第四十二章 再做准备

  “对了,宁大哥,不知道前段时间市政府出台的福源码头的配套设施方案,你有所耳闻吗?”陈广然笑盈盈的说道。

  宁良才和宁志鹏听到陈广然的话,顿时精神一振。

  这所谓的福源码头的配套设施方案,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无非就是几个大佬瓜分了水运重要码头福源码头的基建和地皮,上下其手,分享这餐盛宴的一项举动。

  知道是知道,但是能够参与其中,无一不是在杭城的顶尖势力,像宁良才这这样的实力,也就是看着眼馋的份了!

  不过,身为专门负责此类工程的主管官员,陈广然说出这话来,明显是有别的意思在里面。

  这是要投桃报李,给宁家分好处了!

  “早有所耳闻,这事情杭城商界传的沸沸扬扬,只是我们宁家财力有限,不敢有非分之想。我听说已经都分配完毕了!怎么,事情还有转机?”宁良才心里一阵激动,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能错过了。

  “宁大哥太客气了,以后就叫我的名字,我们两家就是一家人了,这么称呼太见外了!”陈广然佯装不悦,然后说道:“别人问当然是已经分配完了,可是你宁大哥问,自然是还有商量!”

  “这可是太好了!陈~,广然老弟,你具体给我说说!”宁良才心情大好,有了陈广然的示好和支持,让他知道以后在杭城商界,他宁良才也可以算是一号人物了!

  “我手里还有靠码头西面,南部湾的一块地,如果宁大哥有意,就交付给你们宁家,不知你还满意吗?”陈广然说道。

  “满意,满意!这可是太谢谢老弟了!哈哈!”宁良才心头一阵狂喜。

  南部湾这块地可是黄金地段,如果能拿下来,可以说是一本万利,天降横财。

  别的不说,哪怕就是在这里盖一片库房,光是每年收的租金就是一笔巨大的收益啊!

  而且这是个长期的收益,就如同家里多了个聚宝盆,天天坐着收钱就行了,陈广然的人情可是还大了!

  最重要的是他宁良才从今往后,在别人眼中的不在是一个普通的店铺老板,而是身后有公务局局长撑腰,可以在众多势力面前分一杯羹的实力人物。

  在人前,在那些商界同仁面前,在宁氏的族人面前,地位迥然不同了!

  大家越说越投机,陈广然也是有意交好,气氛越发的融洽,相谈甚欢!

  在宁家逗留了两个多小时,看着已是深夜,陈广然一家人才告辞回家。

  送走了陈家人,宁家人也是有些乏了,都纷纷回去休息,宁氏父子却还是处在兴奋之中,三人回到书房继续商议。

  小婉的事情得以圆满解决,最后的结果出乎意料的好。

  尤其是宁家和陈家从此结为联盟。宁良才这心里有兴奋,有激动,也有感慨。

  原以为自己经营半生,宁家也就是眼下的产业了。没想到在他的手里,也有插翅高飞的一天!

  宁志鹏也是高兴激动,和父亲高声谈论着如何开发好这块地王,打造出自家的聚宝盆。

  一直在一旁很少说话的宁志恒,却不以为然,觉得有些事情还是给父亲和大哥提前说明的好。

  “父亲,这块地我看还是不要费那么大的心。到手后尽快卖出去,绝对能卖个天价,还是把钱那拿在手里妥当些!”宁志恒对着父亲说道。

  正在热情讨论的父子二人,突然听到宁志恒的话,如同浇了一盆冷水,都愣住了。

  “志恒,你就是不懂做生意,也应该知道,这地在手里,就是个聚宝盆,咱们宁家的家业就全靠它了!怎么能卖掉?”宁志鹏觉得自己这个二弟脑子有坑,到手的富贵岂能让它飞了。

  “是啊,这是陈局长对宁家的回报,可是你把地卖了变现,让陈局长怎么想,这不是笑话吗?”宁良才皱着眉头,没好气的对宁志恒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宁志恒把小婉带回来,促成了今天的好事。再加上现在知道宁志恒的身份已经不同往日,宁良才甚至会开口训斥自己这个儿子。

  宁志恒觉得有必要把利害得失说清楚:“父亲,有些事情你们可能不太了解,你们也接触不到这个层面。

  别看现在国内局势还可以维持,其实在党国高层中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中日必有一战。

  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是普遍认为也就是在这一两年之内,我估计最晚明年年底,日本军队必将入侵中国。

  咱们杭城离上沪太近了,离国都金陵也太近了,一旦爆发战争,杭城是首当其冲,会以最快的速度沦陷。

  到那时,一切都会化为泡影,搞不好整个杭城成为焦土,连命都保不住,还要那些地皮做什么用。

  这次回来,我主要就是和父亲商量一下咱们宁家以后的安排。”

  宁良才和宁志鹏被这突如其来的信息打到懵了圈,怎么说的好好的,突然就拐到中日战争上去了,这都哪跟哪儿啊?

  “志恒,你是不是傻了,在说胡话啊?日本人还远在东北,也就是在上沪有点驻军,这两年不是还挺安分的吗?”宁志鹏也觉得宁志恒的突然抛出的消息完全不可信。

  “老实说,这些消息现在还都是机密,其实在党国高层,很多人都开始找退路了,有很多政府高官都在后方购置房产店铺。只是平头百姓不知道而已。我的老师和他们身边的朋友都已经开始行动了,”宁志恒觉得很难说服他们,自己在他们眼里不过还是一个毛头小子,说出的话毫无可信度,于是干脆把老师贺峰搬出来。

  “你们只要仔细打听一下,现在后方城市的地价都在上涨,上涨的速度会越来越快,就知道我有没有说错!”

  宁良才这才重视起来,自己的儿子在军队里,消息肯定比自己这些普通百姓灵通。何况听他的语气,他的老师肯定不是一般人物,不然也不会将他安排进军事情报调查处这样重要的部门。

  他说的有根有据,再说自己只要派人打听打听内陆城市的地价,也不是难事。

  “难道真会打仗,可咱们宁家世代居住杭城,难道还要背井离乡,去逃难,去当难民?”宁良才这一辈子都在杭城度过,让他离开自己的故土,他还是没法接受的!

  “也不是逃难,就当是出去住几年散散心,仗不会一直打下去。战争结束了,我们再回来。

  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战争打响,枪炮无眼,我不想我的家人们有任何损伤。

  我的老师在重庆已经开始布置后路了,我也想跟在他的后面也做好准备!”宁志恒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就是杭城被日本人占领了,难道还会把人都杀了,这老百姓的日子还是要过的。”宁志鹏在一旁喃喃的说道,语气犹豫不决。

  宁志恒气的脑筋都痛:“真要是留下来,以日本人的凶残本性,沦陷区的平民别说财产,就是生命都无法保障,到那时人为刀斧,我为鱼肉,想反抗也是晚了!

  再说,别的人不走,那是因为没有后路,不知道往哪里跑,到时候当亡国奴,也就认倒霉!

  可我们宁家现在提前准备,置办产业,不过就是搬一次家而已,难道这都做不到,非要冒险留下来给日本人当顺民?”宁志恒觉得这人有时候真是无法理解,有能力脱离险地,可就是不愿意去做。

  “可这么大家业,还有铺子,酒楼,说不要就不要了?”父亲宁良才在这里奋斗半生,才挣下这份家业,连这处大宅院都是他一砖一瓦盖起来的,这里的一切都是他的心血所筑,一时间怎么舍得。

  “父亲,这些都是身外物,放在那里也不会丢!人才是最重要的,再说咱们提前出手,换做钱财护身,等战争结束,回来时再买回来就是了!”宁志恒把利害得失讲明,相信以父亲的精明,很快就会想明白的。

  宁良才不禁有些茫然,今天的事情太多,信息量太大,搞得他有些难以接受。

  先是儿子回家,告诉他已经军校毕业,然还带回来了小婉,再接着找回了亲人,同时和杭城大佬陈广然两家交好,又平白得了一块宝地,天降富贵!

  还没高兴的尽兴,儿子又是一盆冷水浇在头上,透漏出要打仗的消息,这一喜一忧来的太突然了,让他一时转不过来弯!

  考虑了良久,他还是做了决定,如果按照宁志恒说的情况,宁家还有一年的时间准备,先派人去打听一下后方城市的地价,看看真假,至于出手自家的产业他还是不能下定决心,还是要再观望一下!

  同时调动人手和现有的资金去重庆,借着宁志恒的老师贺峰的关系,先购置一部分产业以防万一,这样真是最坏的情况发生,全家人也有一个退路!

  宁志恒看到父亲终于做出了明智的决定,心里非常高兴。这次回家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心里这块石头也终于放下了。

  他同时也告诫父亲和大哥,他所说的消息严禁泄露。不然消息泄露,不是没有人相信,就是引起恐慌,这都会给家人带来麻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