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家中琐事

  宁志恒看着众人乱糟糟的,一旁的小婉怯生生的不敢与生人说话,怕她不自在,于是安排一个面容和善的女佣人带着她去客房先休息,吃点东西。自己和家人到餐厅等候父亲回来。

  佣人们手脚麻利准备晚宴,母亲桑素娥说是不等父亲宁良才,可宁志恒可是不敢。

  宁家世代书香,是杭城有数的大家族,虽说宁志恒家是众多分支之一,可是老式的规矩必须遵守。

  宁志恒的大哥宁志鹏,三年前已经娶妻生子。在自家酒楼的后面购置了一处院子,已经搬出去住了,已经派人通知去了,估计要晚一点才能回来相见。

  不多时二姨太郑氏听到宁志恒回来,也赶过来相见。郑姨太三十出多岁,年轻的时候很漂亮,不过进门十多年,容貌也泯然众人,还算的上清秀妇人。

  说实话也就占了个年轻的便宜,母亲桑素娥年轻时也很漂亮,不亚于郑氏。

  郑氏是姨太,在家中地位不高,尤其是桑素娥是个很强势的大太太。见了太太赶紧问安,桑素娥示意她坐下。

  “姨娘安好!”

  宁志恒自小对这个姨太也不太亲,只是礼貌的问候了一声。

  “志恒这次回来倒是变了好多,怎么忽然间就感觉成了大人了呢!这才几年的工夫,啧啧!”郑姨太一脸的赞叹不已。

  她口甜懂事,一向又不多事,当然这和桑素娥手腕强硬大有关系,所以家里的气氛还算是和睦。

  这时三弟宁志明和小妹宁珍也都过来了。

  三弟宁志明十四岁,长相清秀,性格内向,个头倒是长得很快,都快赶到宁志恒的肩头了。

  小妹宁珍十二岁,清丽可人,和母亲郑氏很相像,生性活波,是家中的开心果。因为是唯一的女孩,家里人都很喜欢她。

  宁志明生性腼腆。进屋之后,见到二哥也只是点头喊了一声二哥,就没有再多话了。

  他这性格倒是跟宁志恒跟相像,宁志恒自小性格谨言内向,本来话就不多,只是现在二世记忆相融合之后,才变的开朗了些。

  宁志明对着他倒是比对大哥宁志鹏更拘谨些。

  小妹宁珍和宁志恒志的关系很好。连蹦带跳的跑到宁志恒面前。一把抱住宁志恒的手臂:“二哥,你回来有没有给我带礼物?”

  宁志恒溺爱的摸摸她的头发:“不会少了你的,吃完饭我给你去拿。”

  宁珍嫌他把自己的头发搞乱,撅着嘴,摆头把他的手甩掉,撒娇的说道:“我要秦丽颖的唱片,这是现在最流行的,很多同学们家里都有。”

  宁志恒一愣,这个时代就开始有追星族了!

  “这我可没带,等明天我上街给你买去。要多少给你买多少!”

  郑姨太看到宁珍跟他二哥,兄妹两人亲热交谈,心中也是高兴。这个家中,老大宁志鹏性格宽厚,颇有长兄之风。

  对郑姨太和两个弟弟妹妹还算亲厚,并没有拿他们母子三人当外人看。

  可是老二宁志恒性格就大不一样。自小不爱言语,内向寡言,不易与人亲近,可是做事极有主见,对郑姨太也一向疏远。在性格上要比老大宁志鹏冷得多。

  所以平日里对宁志恒,郑姨太说话就不敢太随意。后来他报考军校之后,相处之时,甚至有些讨好的意思。

  总觉得老二不是一个好相于的角色!

  “珍儿,不要一回来就老缠着你二哥。女孩子文静一些,一天欢实的撂不下脚。”郑姨太在一旁假意嗔怪着说道。

  宁珍根本不怕母亲,反而朝着母亲做了一个鬼脸,完全不把她的话当一回事。

  母亲桑素娥这时候才想起来,儿子好像还在上军校,怎么会突然间回来了?

  她开口问道:“志恒,你不是还在军校上学吗?怎么这次突然想着回来了?”

  宁志恒有些不好意思的揉揉脑袋。他自从毕业这十多天,真是忙得脚不沾地,甚至忘了把自己已经毕业的消息打电报告诉家里。

  他有些尴尬说道:“”母亲,半个月前我已经在陆军军官学校毕业了,这一届的军校生提前半年毕业。”

  “什么?你已经毕业了?你这孩子也不通知我们一声!那你分配到哪个部队去了?”桑素娥的心一下提了起来。

  自己的这个儿子一向不听话,固执己见不听劝告,投笔从戎,执意报考陆军军官学校。

  她的心里是非常反对的,俗话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

  这年头兵荒马乱,军阀混战。当了兵就要去打仗,有哪个母亲愿意自己的孩子冒着生命危险,去奔赴沙场。

  可是宁志恒一意孤行,顶着家里的压力离家出走,与同学结伴报考了军官学院。直至被录取后才通知家里,家里人看实在劝解无效,这才勉强默认了下来。

  没想到转眼间,孩子就毕业了,就要入伍当兵去了,这让她的心里怎么放得下?

  “母亲,您放心。这次的毕业,我的老师帮我安排了一个好的职位。就在金陵工作,军政府的后勤部门工作,不用上战场!”

  宁志恒自然知道母亲担心什么?赶紧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当然也不会说自己是在军事情报处供职。

  说了母亲也不明白,这些具体的军事部门是干什么的,还要解释一大堆。

  “后勤好,后勤好啊!风吹不着,日晒不着,不用上战场,还有油水捞!”郑姨太一听一拍大腿,高兴的说道。

  “咱们家也出了个拿枪的。这以后志鹏在外面支撑家业。志恒为家里保驾护航。咱们宁家的家业还是要兴旺发达的。”

  说完,她又殷勤的笑着对宁志恒说道:“到时候别忘了照顾你的弟弟妹妹。我们宁家就全看你们兄弟两个了!”

  “看你说的!他们是亲兄弟,亲兄妹。这些话还用你来说!”母亲桑素娥心中的石头落地,心情大好,自然看谁都顺眼。对郑姨太说话语气也亲热了起来。

  “那是,那是!都是我说错话了。还是大姐你看的明白。”郑姨太听着桑素娥的嗔怪,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不停的陪笑道。

  正说着话间,外边一阵脚步声传来,父亲宁良才从外面走进来。

  说起来四个孩子中,倒是宁志恒的长相与父亲最相像。

  宁良才一身合体的青色缎子,袍袖翻着雪白的里子,短发短须存留,眉眼之间透着一分练达,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

  宁志恒看到父亲走了进来,赶紧站起身来:“”父亲,您回来了!”

  进门后就从佣人那里知道,二儿子回家了。他看着眼前的儿子,也是感觉与往日有较大的不同,说话语气不急不缓,气质越发稳重。

  暗道还是军校锻炼人,往日那个年轻青涩的孩子,转眼间已经长大成人。

  短短一年不见,却气质已大为不同,宁良才暗自点点头。

  嘴里却是一副严父口吻:“做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好。既然在军官学校里上学,就要有个军人的样子。突然间回来,是怎么回事?”

  端坐在一旁的桑素娥听到丈夫见面就训斥儿子,大为不满。眼睛一瞪说道:“孩子已经毕业半个月了,你都不知道吗?可想你的心里没有孩子,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志恒这次运气好,毕业直接留在了金陵,还在什么军政府的后勤处供职,这可是天大的大好事儿!”

  “毕业,不是还有半年吗?”宁良才奇怪的问道,“怎么会分到军政府后勤处,那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

  宁良才毕竟经商多年,见多识广。能够在国都军政府的后勤处供职,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宁志恒只好将错就错,解释道:“我的老师贺锋在军中人脉甚广,分配的时候帮我安排了这个职位。”

  宁良才听到这话,不觉心中大慰。毕竟他嘴里不情不愿,可是心里又何尝愿意自己的孩子去外面打打杀杀。

  没想到宁志恒军校毕业。分配结果如此满意。他点点头笑道:“确实是件好事情,值得喝上两杯。”

  众人点头应是,宁良才落座,全家人开始有说有笑吃顿团圆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