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准备回家

  宁志恒的表现完全在黄贤正的意料之中,恍然不敢相信,然后兴奋难言!

  “处座栽培之恩,志恒没齿难忘!”宁志恒也是行以军礼!

  “哈哈,自家人就不用客气了,你们自己争气,我这里也是脸面有光啊!崔国豪这个家伙这次是最占便宜了,什么都没做,就心愿达成!真是无福之人跑断肠,有福之人不用忙!”黄贤生笑着说道,“不过你们放心,他一定有一份心意,还你们这份人情!”

  崔国豪正是这一次的既得利益最大者。一直是黄贤生的老部下,就是因为处座对黄贤生的有意压制,本来早就该晋升,可是一直不能通过。这次终于得偿所愿。

  宁志恒这是才想起放在一旁的箱子,赶紧取过来,说道:“处座,这次缴获的赃款,您看怎么处理?”

  黄贤正之前看宁志恒拿着箱子,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卫良弼也提了一句,没想到宁志恒的手脚这么快。

  昨天下午拿人,晚上得了口供,今天上午连赃款都取回来了。

  “里面是什么?”卫良弼在一旁有些好奇的问道。

  宁志恒笑着没有搭话,将箱子推到面前,翻手打开!

  赫然是一摞子金条和好几打钞票。满满的堆了一箱子,满满一眼的金黄,花花绿绿的美元。

  “好家伙!这个小子可是条大肥鱼啊!这要是便宜了钱忠那个家伙,我可是要后悔的撞墙了!”卫良弼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财宝,心里震撼不已。

  黄贤正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么多的赃款,难得宁志恒不动心思的全带了回来。这个小伙子的心性也是靠得住的。

  其实宁志恒心里早就有准备,毕竟他的眼皮没这么浅。什么钱该拿,什么钱烫手,他一清二楚!

  这笔钱的数目,以后的审讯里,黄显胜自然会交代清楚。所以在他手里不能出现错误,不然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在搭进去,就太愚蠢了!

  他二世为人,心智成熟,早就不会为了小赢小利冒任何风险了。

  “处座,这笔赃款怎么处理?是不是可以请您代我们上交处里安排?”宁志恒心念转动请示道。

  黄贤正没有说二话,伸手在箱子里拿出上前拿出几摞美钞,甩在卫良弼和宁志恒的怀里。

  “皇帝还不差恶兵!这是辛苦钱,拿着不亏心!剩下的我会交到处座那里,看他的意思安排。想必一定会让他满意的!”

  这是官场惯例了,收缴的赃款不可能上交国库,都是按过手的级别高低,各自分润干净。

  处座和黄副处长自然是要拿大头的,这没有人会觉得不对,当然以后这赃款一事,就由两位处座承担,没有人会再找卫良弼和宁志恒的麻烦了!当然也没有人敢不开眼再提这件事!

  二人从黄副处长的办公室出来,匆匆回到行动科卫良弼的的办公室。

  两个人进屋后将房门反锁,赶紧把怀里的美钞取了出来。

  整整四摞钞票,总共是六千美金,每个人是三千美金。

  三千美金是多少钱呢?按照当下的兑换比例是一比四。也就是一万二千元法币。

  宁志恒的少尉军官的薪水一个月是六十元法币。也就是说,要工作十六年才能拿到这么多钱。不过两个人都没有起兑换法币的愚蠢想法。

  实际上在以后的十几年里,随着美元越来越坚挺,法币的迅速膨胀贬值,国党军官的薪水购买力是越来越少,甚至到了难以为续的地步。

  二人相视大笑,卫良弼心情激动难以自抑,又是升官又是发财,今天的好消息真是太多了,太刺激了。

  也就是他为人沉稳,不然早就失态了!

  宁志恒也是笑逐颜开,虽然他的身家远不止此,可毕竟是一笔横财,怎么会不高兴。

  更重要的是马上晋升中尉,这标志着他在国党中的权利又有增加,自保的能力又多了一分。

  两个人都有大收获,心情好的不要不要的。经过这件事,无形之中,二人之间的关系又进一步,显得更为紧密!

  事情到此告一段落,大家都有了不小的收获,宁志恒觉得自己回乡的事情不能再拖了。

  本来一个星期之前就应该出发了,可是被这件案子搞得脚不沾地,根本没有时间回去。

  再说小婉的事情也不能耽误了,说实话,耽误的这个星期,她的家人不知道该多着急!宁志恒内心里不禁有些愧疚!必须要尽快动身了。

  跟卫良弼告假,他当然是满口答应,还特意去买了两件礼物,说是给小师弟的父母问好,宁志恒也没有推辞,有来有往才是最好的相处方式,自己也不用矫情!

  一个下午的时间,他先去买好了明天回杭城的火车票,又去准备了一些给家人的礼物。

  然后又带了些礼物,去北华街刘默林的家里登门拜访。

  昨天刘默林出力不少,安排队员来接他的时候,还受了些委屈。之后还冒险去抓捕现场指认黄显胜。

  宁志恒眼里看得明白,刘默林嘴上说的客气,心里还是有怨气,只不过敢怒不敢言而已。

  宁志恒前世身处官场多年,深知与人相处,细节很重要,说是决定成败也不为过。

  有些人不经意间结了怨,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在关键时刻卡你一下。你都不知道为了什么,就是因为当初你让他不痛快。

  况且宁志恒破案得了好处,也该对出力的刘默林慰问一下。

  刘默林没想到宁志恒会登门拜访,老实说,他心里是对这些手握生杀大权的特务很抵触的。

  他昨日在远处也看到了宁志恒抓捕黄显胜的情景,回到家中,脑子还不时回想起那惊险的一幕。

  毕竟一个普通百姓,谁愿意跟这些个一念之间就能破家取命的凶人打交道。

  宁志恒的登门完全出乎意料,还带着不菲的礼物。

  宁志恒姿态放低,先是对昨日的失礼再次道歉,然后为刘默林对侦破案件做出的贡献表示感谢。

  他前世久历官场,口才极好。言语之间和气委婉,让刘默林夫妇心情大好,芥蒂尽去,相谈甚欢。

  面容年轻,稍带稚气,一身中山便装的宁志恒,看上去完全就是个年轻的学子,再加上谈吐斯文,气质温和。言谈之间,刘默林夫妇几乎都忘了他特务的身份。

  最后宁志恒保证,如果刘默林以后有解决不了的麻烦,可以去找他,他必尽全力帮忙。

  刘默林夫妇大喜,他们知道宁志恒供职的军事情报处,手握军警宪三方特权,可说是权柄极大,有了宁志恒的承诺,以后最起码不用担心飞来横祸,不啻于救命底牌!

  婉拒了夫妇二人的晚宴的挽留,又匆匆赶往小饭店等刘大同。

  很快刘大同进了饭店。

  这两天刘大同每次上下班都会特意进来看一眼,看看宁志恒有没有在这里等他。

  这年头通讯不方便,宁志恒有办公室电话,可是刘大同一个巡警哪里有办公电话,只能是这个笨办法,这也是他们联系的一种方式。

  看到宁志恒坐在店里,刘大同顿时精神大振。几步上前:“宁长官,您来了!案子顺利吗?是不是有用得着我大头的地方?”

  自从跟了宁志恒后,刘大同感觉自己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走路不再发飘了,脚底下也有根了。

  以前看着警局里的局长和警长们都是躲着走,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上司,给穿了小鞋。

  可这几天他完全没有了那种瑾小慎微的心态,这些个往日里高不可攀的人物,对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威慑力。

  心态上的变化让他的作风也有了明显是改变。同事见面的时候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一个声度。甚至有一次和警长开起了玩笑,让对方明显感觉有些诧异。

  习惯弯下的腰身不知什么时候挺了起来。走路呼呼带风,身边的人都感觉出来他语气中显露出来的自信。

  就连自个媳妇都说,他这几天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好像年轻了好几岁。

  他知道这是因为他以前总觉得自己在这个世道里,犹如漂浮的浮萍,没有根基,一阵狂风就不知卷向何方。

  可是宁志恒的出现,让他觉得自己身后有了坚实可靠的一堵墙。

  宁志恒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说:“案子很顺利,昨天抓获了疑犯,上峰也很满意!你和弟兄们立功不小,这是下发的赏金,三百美金,自己看着分吧!”

  说完又是掏出一叠子钞票,放在桌上。不过这次他没时间去兑换法币,市场上美钞也是可以通用的。

  刘大同都有些傻了,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就是在这个小饭店里,宁志恒已经是第二次给他发赏金了。

  第一次是给他二百元法币,那就是一大笔钱了。让他在兄弟们面前着实的长了一次脸。

  这次更是夸张,花花绿绿的美钞,一给就是三百元。他常年混迹在外,可是知道美金的价格的。

  “宁长官,上次您给的赏金才刚散下去。兄弟们这心里高兴的都不知道怎么好了。这次一下子这么多钱,这让我怎么说好呢?”刘大同双手挫在一起,说什么也不好意思去拿桌上的那笔巨款。

  宁志恒呵呵笑道:“有钱拿还不是好事?真不要我可就拿回去啦!”

  刘大同这才伸手取了这叠美金。他可以想见这次的赏金对手下弟兄们的生活有多么大的帮助。

  想想他们拿到这笔赏金时的表情,刘大同这心里就是一阵兴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