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妥协保全

  “那又怎么样?人死不能复生!难道还要给孔良策平反昭雪,我们军事情报处的面子往哪搁!”宁志恒有些困惑。

  就在几个小时前,卫良弼还有恃无恐的说,军事情报处抓人怎会抓错!嚣张跋扈,气焰不可一世。

  现在又担心事情有反复,前后表现难以接受。

  卫良弼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苦笑道:“问题是这个孔良策的身份很有问题,他的岳父就是军政府执行委员会的成员韩兴昌。

  当时因为领袖震怒,虽然韩兴昌四处奔走,最后只得了个低调处理。杀了人给了个因公殉职的名声。

  可是韩兴昌是军中宿老,资历甚高,虽然现在不掌兵权。可影响力还在,这件事一直就是他的一块心病。

  咱们军事情报处本来就是这些军方大佬头上悬着的一把利剑,他们早就对军事情报处的做法十分抵触,只是有领袖的压制,他们不敢造次。

  可是如果这次这份审讯记录泄露出去,马上就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韩兴昌必然会以此反击,攻击我们军事情报处,搞不好我们也会深陷其中。”

  宁志恒和石鸿都是面色一变,没想到事态会有这么严重。

  石鸿有些局促不安的说道:“我们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干脆就把这事情按下去。这样也不会把我们也牵扯进去!

  宁志恒却不同意他的说法:“绝对不行,首先这份审讯记录是不可能隐匿下来的。我们出动人手抓捕现役军官。上报后还通过正规手续通报军方。审讯犯人,刑讯科里面也有记录。我们不可能撇的那么干净。

  最重要一点,黄显胜将第十一师的所有情报,泄露得干干净净。此事事关重大,我们必须据实上报。以便军方高层作出应变准备。

  此事关乎党国前途,不容我们有半点隐瞒。我等也是党国军人,岂能因为私利而忘国事?这是底线,也是原则,不容置疑!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口说无凭,必须要有人证物证,高层才会相信。这个黄显胜就是人证,审讯记录就是物证!”

  说到这里,卫良弼赞同的点点头,这时他对宁志恒的欣赏又提高了一个高度。

  说到底,孔良策的事情是小事,况且当时调查时发现,作为后勤处处长的孔良策上下其手,贪污巨款,就是真枪毙了也不算冤枉他。

  只不过在国党内部,贪污腐化严重,何况是后勤处处长作为油水最为丰厚的职位,大家都心照不宣,反而觉得习以为常。

  重要的是第十一师的军情严重泄密是国家大事,不能因为个人得失误了大事。

  他们这一代的年轻军人大多都是热血青年,报考军校不就是为了保家卫国。在大原则上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石鸿也点头称是,他刚才一时心急,忘了其中牵扯的事情太大。有些欠考虑了。

  卫良弼思索了半天,突然笑道:“一叶障目,竟然让我有些是举止失措。为什么把麻烦攥在自己手里,把它扔出去不就是了!”

  宁志恒和石鸿都看向他,想听听组长有什么高见,卫良弼笑着说道:“当初侦破此案的是情报组组长钱忠。此人是处座的心腹,还是同乡。

  当时他接手此案,也是处座的意思。应该是被上面逼的急了,最后出了这么一个昏招,把孔良策当做了替罪羊。

  现在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没有理由让我们替他担着。这样,我去找黄副处长,由他出面和处座沟通一下,我如果猜的不错,钱忠一定会第一时间接手这个案子。

  至于以后会怎么样?用不着咱们操心,就看他的手段了。”

  宁志恒和石鸿一听觉得也是个办法。

  钱忠作为办案人,他是最不想这件事捅破出去的。一旦事发,哪怕他是处座的嫡系和同乡,也保不住他。

  虽然把麻烦甩给了他人。可是这次花了大力气,抓出黄显胜这条大鱼,最后却要把把案子拱手让人,宁志恒心里还是不舒服。

  “当然,我们也不能白忙活,黄副处长会和处座沟通好的,该咱们的功劳不能少,咱们也不是没娘的孩子。现在当务之急是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交出去!”卫良弼拍了拍宁志恒的肩头安慰道。

  他生怕宁志恒年轻气盛,分不清利害,放不下到手的功劳,心里转不过这个弯。

  这个师弟这次的表现实在惊艳,初出校门,短短的十几天,就亲手抓捕了两个日本间谍。

  一下子把其他人都比了下去,老实说,军事情报处这一年里才抓到几个日本间谍!

  有才能难得,可更难得的是刚才那番话,一个不惜已身,干冒风险,也不肯放弃原则的热血青年。

  这让卫良弼对林志恒的认同感大增,也让他更重视宁志恒的感受。

  “组长放心,我知道轻重,这种事情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只是咱们开价可不能低了,老实说,我还欠着给我提供线索的兄弟的大笔赏金,可不是小数目,这钱总不能让我自己掏腰包吧!”宁志恒也知道这是如果硬撑下去,搞不好就惹一身的腥,他处事谨慎,怎么肯轻易趟这潭浑水。

  不过付出这么多辛苦,甚至差点把命都交代了。不拿点好处,实在是不甘心。

  “哈哈,钱是小事情,放心,这次钱忠这个家伙可要破一笔大财,不然这道坎他可过不去。”卫良弼笑道。

  “说到好处,组长,还有一件事可要快点出手。”宁志恒心中一动。

  “什么事?”

  “这个黄显胜可是交代,他在新华银行保险柜里存有大笔资金,这可是算是咱们行动队的缴获赃款,必须赶紧提出来,不然等案子交接可就便宜别人了。”

  “对,这可是要紧的事,这样明天一早,不,今天一早就去提出来,绝不能便宜了钱忠,刚才还搭进去两只多息针呢,可是不能亏了!”卫良弼顿时想起来,档案记录里还有黄显胜的赃款记录。

  这时也已经是凌晨一点,三个人商议一下收尾细节,然后就各自回家休息。

  灵台空间是最适合精力的恢复,尽管是短短的几个小时,仍然让宁志恒的身体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他今天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取出黄显胜保险柜里的物品,今天上午一上班,卫良弼就会将情况汇报给军情处的保定系大佬黄副处长。

  估计钱忠会很快接手案子,他必须抢在这之前提出赃款。

  先是赶到黄显胜的房子,这时房子里还藏着两个行动队员,隔壁黄辉的房子里藏着四个。

  看到是队长推门而入,屋子里的两个队员都迎了出来。

  宁志恒让他们把卧室里床腿抬起来,果然找到了一把钥匙,这是一把精致的圆形钥匙,是新华银行保险柜特制,上面还刻有保险柜的编号。

  这种特制的钥匙,必须和银行持有的匹配钥匙,两把钥匙同时插入,才能够将保险柜打开,安全性极高。

  新华银行是只认钥匙不认人,任何人只要持有这把钥匙,都可以取走保险柜里面的物品。

  宁志恒安排队员们继续蹲守,不要漏了行踪,然后驱车赶往新华银行。

  事情办的很顺利,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宁志恒带着一只箱子赶回了军事情报处。

  他提着箱子,径直走向卫良弼的办公室,敲门进入后,看见卫良弼正笑盈盈的等着他。

  看到卫良弼的笑容,宁志恒心里一喜,看来事情应该很顺利。

  “你来的正好,现在马上和我去见黄副处长。他让你一回来就去见他。我这是特意在这里等你的!”卫良弼一见宁志恒进门,赶紧站起身来,示意他跟着一起出门。

  宁志恒心里有些诧异,进入军事情报处已经十多天了,可是这个黄副处长一直就没有要见他的意思。

  自己的老师贺峰与黄副处长还是老战友,自己就是应黄贤正副处长的要求,被老师安排加入军事情报处的。

  黄副处长无疑是军事情报处里保定系的首脑人物,不过两个人地位悬殊,宁志恒也不好贸然拜访,没想到今天黄副处长竟然亲自召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