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滔天巨浪

  宁志恒出了刑讯科,赶回到行动科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

  他发现卫良弼的办公室里还亮着灯,正好磺胺的事情还需要上报解决,他敲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这时候才发现,石鸿也在卫良弼的办公室里,办公桌上摆放的一些档案材料和物品。

  这是黄显胜的档案和用品,卫良弼和石鸿真正在仔细检查,不知道有没有收获。

  “审讯情况怎么样?”看到宁志恒回来,卫良弼第一时间放下手里的材料,急声问道。

  他这么晚没有回去,就是在等宁志恒的消息,如果案情有了突破,那就是一件大案,一件足以让他们大家都收益丰厚的功劳。

  “黄显胜开口了,收获极大,案情触目惊心!这个家伙枪毙十次都够了!”宁志恒加重语气,狠狠地说道。说完将手中的审讯记录递了过去。

  听到宁志恒的话,卫良弼和石鸿的眼睛顿时一亮,这可是好消息。

  “八个小时,就拿下了!干的漂亮,志恒!”卫良弼激动的上前双手半抱着宁志恒的肩膀,使劲的晃了晃。

  “不过用刑过重,人犯现在发高烧,身体熬不住了。不能继续审问,不然应该还有线索可以挖掘,”宁志恒一副无奈的表情,恨恨的说道:“刑讯科这些人下手太狠了,现在还不愿意使用多息针消炎,估计人犯坚持不下去!”

  宁志恒把黑锅扣在了刑讯科的头上,毕竟人犯确实是江文德和章平动手刑讯的,他可没有动一根手指头。

  卫良弼一听就急了,功劳就在眼前唾手可得,可人犯却要没了,不是空欢喜一场。

  “刑讯科这帮蠢货,什么事情到他们手里都能办砸了。不管了,此事事关重大,我们先出这笔钱,等事情过去,再找他们算账!”卫良弼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

  他转身对石鸿说道:“马上去冷库领两支多息针送到刑讯科,看着他们注射。我打电话通知冷库,明天一早我去补手续,要快!”

  石鸿听到命令,知道事情紧急不敢耽搁,马上出门而去。

  卫良弼这边也打电话通知,军事情报处机构齐全,管理严格,自己就有独立的医护人员和药库。夜里也有专门的值班人员,不怕耽误事情。

  办完这件事,卫良弼迫不及待的将审讯记录打开观看,同时也示意宁志恒检查黄显胜的材料,最后两个人还要把意见做一下汇总。

  宁志恒也将档案打开,仔细翻阅。档案很干净,大致和黄显胜交代的一致。想想也是,如果档案有问题,他能在中央军作战参谋的位置坐得安稳吗?

  他在山东临沂老家还真有母亲和兄长健在,难道他的身份真是中国人。这不合理啊?

  档案上看不出来问题,他又开始检查黄显胜办公室里的东西,只是一些普通的办公用品。

  不过这也正常,以他的谨慎不会把有价值的物品放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过了不多时,石鸿也赶了回来。他进屋后看两个人还在各自阅读资料,也没有多说,等在一旁。

  “鸿哥,你去调档案的时候顺利吗?”宁志恒问道。

  他很快把手里的资料看完,有些失望。其实也没有什么可看的,能摆在明面的东西怎么会有问题。

  看到石鸿在一旁无事,就先和他了解一下情况。

  “调档案当然顺利,没有人多事,不过都躲得远远的,我想找个人问一问黄显胜的日常情况。都找不到人,跟躲瘟神一样。”石鸿粗声说道。

  “那是当然了,在那些人眼中,我们军情处的人就是阎王,是判官,是恶鬼!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就是要让他们惧怕,恐惧,让他们不敢出来掣肘,我们才好行事。这就叫既有利也有弊。”终于看完了审讯记录,卫良弼插口说道。

  “组长,您有什么指示?”宁志恒看着卫良弼问道,当着石鸿的面,宁志恒还是有所约束。

  他只有在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直接称呼师兄。

  “一条大鱼,志恒你知道吗,这个审讯记录放出去,足以引起一场掀起一场滔天巨浪!”卫良弼站起身,接过石鸿递过来的茶水,慢慢在屋子里走了两个来回。

  终于再次开口说道:“根据这里面的内容,中央第十一师所有的军备存储,火力配备,人员名单,军事部署等等,在这几年里都被泄露了干干净净,已经毫无秘密可言。可以这么说,一旦中日开战,如果我们启用第十一师加入战斗,面对他们的就是一场血淋淋的屠杀。”

  “这个混蛋,也只是一个团级作战参谋,怎么会得到这么多重要情报?”石鸿吓得脸色发白,这样的后果太严重了,追究起来十一师所有的军事主官都会受到牵连,这绝对是一场政治灾难。

  卫良弼眼眸中透露出寒冷阴森目光,冷冷的说道:“对于我们来说是军事机密,对于这些身处其中的作战参谋来说可不是,根据他能接触的来往情报,作战指示的分析,只要有心人舍得下功夫,就这样咱们的军事机密,一点一点的被这些老鼠偷的干干净净!再加上咱们军队中的这些官僚尸位素餐,毫无保密意识。”

  他翻来一页记录,指着上面的一段内容,恶狠狠地说道:“一个堂堂黄埔毕业的中校参谋,喝了几口猫尿,就在酒席间把炮营的部署位置泄露了出去。他脑子里都是屎吗?”

  卫良弼越说越怒不可遏,心中的无名火涌上心头。一把将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茶水四散飞溅,将宁志恒和石鸿的鞋面都打湿了。

  “亡羊补牢,未为晚矣!现在既然已经知道情报泄露,我们赶紧上报,上面自有办法补救,情况也没有咱们想象的那么糟糕。”宁志恒见到他如此震怒,赶紧在一旁劝解着说道。

  “可惜呀!事情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糟糕!”卫良弼闭着眼思索良久,才睁开双眼,对着石鸿问道:“二年前你已经是加入军事情报处了吧?”

  石鸿有些莫名其妙,组长怎么突然间会问这些事。

  “是的,属下在武汉分校学习,学期是一年半,所以毕业比较早。先是分配中央第七师,半年后,也就是民国二十二年年底调入军事情报处。”石鸿赶紧把履历简单介绍一遍,其实这些卫良弼都知道,他主要是介绍给宁志恒听。

  原来所谓的黄埔门生也是有区别和等级的。在金陵总校学习和毕业的军校生,那是根正苗红的嫡系,入学时门槛比较高,选拔难度大,学期也比较长,一般都在二到三年左右。

  宁志恒就是学期二年,因特殊情况提前毕业。而是石鸿上的黄埔武汉分校,档次就低了一级,入学时门槛较低,学期也都是一年到二年左右。

  这样,对外都可以说是黄埔毕业,可实际上在内部还是有等级之分,总校毕业生无论在军队资源,人脉关系,提拔速度上都占有优势。

  这也是石鸿愿意投靠卫良弼这个学长的一大原因,在先天等级上就要逊色一筹,再加上卫良弼又是他的主官。

  “那你还记得孔良策这个名字吗?”卫良弼接着问道。

  “孔良策?您是说二年前那件失密案的疑犯,不是已经秘密处决了吗?对了,他也是第十一师的。”石鸿终于想起这个人的名字。

  宁志恒听一头雾水,这件案子发生时他还在军官学校学习,根本没有耳闻。

  他疑惑的看向卫良弼,卫良弼只好给他解释原委。

  二年前,第十一师出现了一件情报失密案。为了应对上沪事变,第十一师紧急指定了防御计划,可是一大早上班的师参谋长突然发现,藏在自己保险柜里的作战计划,有两页纸次序颠倒了。

  这位参谋长也是一个极为细心的人,他清楚地记得昨天放入保险柜时,翻阅了一下计划,次序绝对不会弄错。

  事关重大,他紧急上报。当时负责侦破此案的军事情报处迅速出动,可是案情一直没有进展,所有可疑人员筛查了一遍,最后把目光聚焦到了当时的后勤处处长孔良策身上。

  因为当天晚上整个办公楼内只有他在办公室加夜班,没有回家,而作为师机关重地,守卫森严,不可能有人能毫无察觉的出入。

  于是孔良策被抓捕回军事情报处,很快就招供了。是他故意以加班的名义留在办公楼内,然后打开保险柜偷看了作战计划,可是慌乱之下,恢复原状的时候把两页纸张的次序搞乱了,这才被参谋长察觉。

  这个结果出来后,高层指令,为不影响军心,低调处理,军事情报处负责执行。

  于是孔良策被就地处决,对外宣称他是外出时被土匪袭击身亡。因为当时是偷看的情报,没有盗取,所以也没有物证。这件事情就算是圆满解决了。

  “怎么会这样?”宁志恒听得目瞪口呆。

  因为他清楚的记录了黄显胜的口供中,就有一件情报来自这件案子。

  当时的情况是,黄显胜下班后,深夜潜了回来。通过下水道进入了办公楼内,他熟悉环境,轻车熟路的躲过了巡逻警卫,进入参谋长的办公室。

  花了很长时间终于打开了保险柜,等他用微型照相机拍完照片。可是因为打开保险柜花费了时间太长了,这时候天快要亮了,时间已经不够了。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他恢复原状时出现了差错,搞乱了页序。然后他顺着原路脱离了现场。

  在记录里,他没有交代后续情况。因为在他心里,任务已经圆满完成,至于一个孔良策的生死根本无关紧要。所以宁志恒不知道孔良策这个人。

  宁志恒清楚的知道,以刑讯科里面的那些酷刑手段,什么样的口供得不到?

  现在看来。这个孔良策是被军事情报处的办案人员推出来当了替死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