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榨取价值

  “现在问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你的贵重物品和钱财都放在哪里?”宁志恒追问道。

  黄显胜已经肿的发涨的脑袋顿时一呆,犹豫不决。

  “不要告诉我,你两袖清风,身无余财!有时候演戏演过头了,也不是一件好事情!”宁志恒轻踱了两步,一双锐利的眼睛紧盯着黄显胜。

  “这世上有什么东西能比命重要呢?”宁志恒紧接着又是一句。

  黄显胜叹息了一声,苦涩的说道:“有时候演戏演的时间长了,都快成真的了!”

  他轻轻挪动了一下身体,调整方位让自己感觉舒服一些,终于开口说道:“在我卧室的睡床东边的床腿,下面是掏空的,藏有一把钥匙。是新华银行保险柜的钥匙,需要和银行的钥匙一起,同时使用才能开启。”

  新华银行是津门的大银行,也是国内仅有的几家最有实力的银行,金陵作为国都,自然也就有它的分行。它的保险柜业务开国内先河。

  “按你的说法,从日本人和你接上头到现在已经六年,你有没有发展新的下线?”这才是宁志恒今天最重要的问题。

  抓一个黄显胜不是结束,顺藤摸瓜,查出整个间谍小组的成员。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没有,我保持的很低调,平时很少交朋友,大多是泛泛之交。尽量不引起他人注意。”黄显胜闭上眼睛,缓缓说道。

  宁志恒听了他的话,仔细想想,还是难辨真假。

  现在黄显胜虚弱的瘫软一团,行为吃力难以动弹,面部又肿又胀,一时之间,他也无法通过他的面部表情和行为,来判断他说的话的真假。

  况且真正经过训练的间谍,很善于掩藏真正的心理过程,要想通过观察他们的言行和举止来分析,也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他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跳过这个问题,因为有没有发展下线,他根本无法求证,除非使用杀手锏。

  不过他有信心,最后时刻准备着,黄显胜不会逃出他的手心。

  在之后的二个小时里,宁志恒又仔细询问了黄显胜,在之前窃取的情报内容,这个黄显胜把能够接触到的情报全部传给了日本间谍部门特高课。

  接触不到的情报,也有很多被他想方设法窃取到传递了回去。看着手里的审讯记录,宁志恒心中暗生凉意。

  日本谍报部门的工作极为有效,一个鼹鼠就能窃取到如此多的情报,那日本人苦心经营几十年,像黄显胜这样的鼹鼠又有多少呢?

  “你隶属的特工小组成员有多少?你们之间有没有联系?”宁志恒觉得应该再努力敲出些线索,尽管他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

  黄显胜听到宁志恒的问话,愣了半晌,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缓缓的问道:“风车也被捕了吧?你这些问题应该去问他,情报员之间没有横向联系,只有他才是我们成员的聚合点。是他供出信号地点在哪里的是吗?”

  “风车!”宁志恒疑惑的问道,突然他警觉的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一瞬间的失态马上被黄显胜捕捉到了,他抬起头来,盯着宁志恒说道:“风车没有被捕?那你是怎么找到北华街402号,怎么知道那盆月季花?怎么可能?”

  黄显胜的目光里充满了疑问和不甘,他心里一直想搞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漏出破绽。

  “黄参谋,你的好奇心太重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宁志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又能挽回什么呢?”

  “我只是很奇怪,一般情况下,你应该最关心的是追查小组里最重要的人物,我的上线风车!

  他是暗影小组的首要人物,他掌握电台,掌握着每个情报成员的情报传递的最后一个环节。

  可是你刚才的问话里,仅仅只是提问了一句死信箱的地点,就再也没有顺着这条线索追问下去了,这说明你根本不关心是谁取走了情报。

  因为你知道是谁!

  风车已经暴露了!

  甚至已经被捕!

  还有你知道北华街402号,还有那盆月季花,这些只有风车才知道的秘密。

  可是现在你的表情告诉我,你不知道风车这个代号,甚至不知道暗影小组,这让我很困惑。

  他没有招供对吗?

  你们没有从他那里问出其他成员的信号地点对吗?

  可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黄显胜明显陷入了思维逻辑的误区,走不出来了!他嘴里反复说着这些问题,想要找出其中的答案,可是都是徒劳!

  从他话里的信息。宁志恒终于知道了付诚,也就是柳田幸树,他的代号是风车。

  他们隶属于暗影特工小组,风车是所有成员的上线,应该也是他们的组长,从他的身边随时安排两个间谍守护,就可见一斑。

  可惜,他的意志也最顽固,挺过了审讯室的酷刑,毙命于电刑之下。如果不是宁志恒的出现,那么军事情报处最终将会一无所获!

  这时敲门声响起,江文德和值班医生走了进来。

  “宁队长,审讯时间很长了,让医生检查一下犯人的身体状况,如果可以坚持,你再接着审讯。”江文德示意医生上前检查。

  之前黄显胜受刑太重,虽然进行了简单的救治,但是宁志恒又连续审讯了两个小时。

  江文德怕宁志恒这个愣头青紧追猛打,抓住不放。这样好不容易开口的人犯会经受不住。

  毕竟犯人开口,虽然功劳是行动科的,但是刑讯科作为辅助单位也能分一杯羹。

  值班医生仔细检查了黄显胜的身体状况,回头说道:“他的身体不能再接受审讯了,伤口还在渗血,体征指标都在下降,体温开始上升,很快就会高烧!”

  说完对着江文德苦笑道:“江队长,看来要再申请一支磺胺多息针,不然我不能保证他能熬过这一关!”

  江文德一听顿时头大,现在的磺胺刚刚出世不久,是现今世界最有效的抗菌消炎药,国内存量也是极少。

  可以说每一支都是价比黄金,还是有价无市,也就是军事情报处这样的单位才有渠道购买。

  上一次审讯付诚的时候就申请了一支,这次又要申请,可以想见上司看申请报告的那副嘴脸,只怕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斥责。

  他把头转向了宁志恒:“宁队长,我们刑讯科这边的份额很紧张,还是你们行动科出面解决吧!”

  宁志恒心里雪亮,可不能当这个冤大头。再说他心里还巴不得黄显胜这个汉奸日谍去死呢。

  正好可以查看他的记忆,获取最真实的情报。老实说,他对黄显胜交代的情况还是半信半疑,需要做最后的求证。

  “江队长,你们对人犯的身体状况有些危言耸听了,开口就是一支多息,你们可真是财大气粗!”说完站起身来,收拾物品准备撤退。“不过一个疑犯,用上好的云南白药,就已经是很对得起他了。”

  江文德气的眼眉直跳,这个小子滑不留手,软硬不吃。毕竟人在刑讯科,死在这里就是他们的责任。

  “那我们可不能保证他能挺过马上到来的高烧,对我们来说无所谓,不过是斥责一顿,可对你们行动科损失可就大了!”江文德语气像结了冰一样。

  “反正该交代的都交代差不多了,也没有什么价值了。死了也就死了,大家还是洗洗睡了吧,生死由命,就看他的造化了。”宁志恒平静的说道。

  两个人谁都不是省油的灯,都硬挺着等对方做出让步。值班医生也只能在一旁看着,场面又一次尴尬起来。

  反正宁志恒也不怕这些干脏活的狱卒,说到底对方虽然资历老些,可无论是根基还是背景都差的远,真想要收拾他们,手段不要太多!

  “我出钱!”又是一声微弱的声音传来。

  你真是猴子请来的救兵!每次都能成功打破尴尬的局面!

  “我的银行保险柜里有钱!”

  “我不想死!”黄显胜的目光死气沉沉,口中喃喃的说道。

  “黄参谋,我提醒你,你保险柜里的钱已经是国家财产了,你无权分配。”宁志恒鄙视的看向黄显胜,作为一个汉奸,一个日本间谍,一点觉悟都没有吗?

  “我不想死,求求你!”黄显胜为了活命哀求道。丢弃信仰的人,已经毫无自尊可言了!

  他在军中多年,知道在战争中军人致死原因最多的就是受伤后的感染。因为现在的国内医疗条件根本就没有什么有效的手段!

  自己的伤势创伤面积遍布全身,一般的消炎药效果不大,只要有一个部位发生感染,死亡几率就极大。他不想在昏昏噩噩死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

  “好吧,我就破例帮你一次。不过黄参谋,以后怎么做还要看你的表现,不要让我失望!”宁志恒脸上带有一丝轻蔑的笑意。

  生死之外无大事,只要怕死就好办。相信这个黄显胜身上应该还可以榨取一些价值。

  况且第一次和刑讯科合作,也不想把关系搞得太僵。真要是和刑讯科撕破脸,以后还是要打交道的,今天不妨退一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