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准备审讯

  “那还要继续搜下去吗?”王树成问道。

  “不需要了,我们收队。再搜下去,动静就太大了。难道你还真想把这屋子拆了?这间房子还需要继续留人蹲守。万一还能有所收获呢!”宁志恒打算结束搜查。

  就算这间屋子里还藏有巨款或者其他有价值的物品。宁志恒也不打算再搜下去了。

  东西藏在这里,反正也跑不掉。回去只需要严加审问黄显胜,从他嘴里就可以拷问出来。问不出来,他还有菩提树这个杀手锏。

  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这处房子不能轻易放弃。

  有时候鼹鼠和鼹鼠之间,也有可能产生联系。

  有很多任务并不是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的。需要有人配合。所以有的鼹鼠在长期潜伏时,会有意识的发展一部分对自己完成任务有用的人。手段无非是策反或者收买。

  这个黄显胜能够在中央军担任少校作战参谋。他的履历绝对是经得起考查的。

  这说明潜伏的时间一定很长,谁能够保证在这么长的时间内,他没有发展下线?成为他伸向机密情报的触手?

  就拿红党为例,在解放战争后期,许多国党的军队,一个旅,一个师,成建制的战场起义。

  原来师长,副师长,甚至参谋长都是红党地下党员。完全掌握整个军队的指挥权,改旗换帜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

  实际上那有那么多巧合,几个地下党正好凑到一起去了?其实开始只有一个地下党潜伏,后来慢慢的发展同伴,形成小组,最后掌握全局。

  日本间谍也是一样,有很多意志不坚定的中国人在各种手段下,一样会被拉下水,成为日本人的帮凶。

  宁志恒觉得,还是应该谨慎为上,仗马巷三十二号,有必要进行监视和蹲守。如果真有人撞进来,也是有可能的。

  再说抓捕黄显胜已经有两个小时了,必须要赶紧上报卫良弼。抓捕了嫡系中央军的少校作战参谋,现役军官。即便是以军事情报处这样的特权部门,也不是一件小事情。

  宁志恒有权利先斩后奏,临机处置。但是事后必须赶紧上报,因为军事情报处要对军方作出解释。这是正常手续。

  “现在收队吧,派人通知鸿哥,将那边的蹲守全部撤回来。你去顺心斋将那里留守的队员和那个小伙计黄辉都带回去。”宁志恒说道。

  王树成有些疑惑的问道:“黄显胜已经落网了,还抓那个黄辉做什么?他应该不知情,不然也不会把黄显胜供出来。”

  宁志恒有些无语的看着王树成,这确实是个头大无脑的家伙。白长了这么高的个子,一点脑子都不长。

  “这个黄辉毕竟和黄显胜关系密切。他确实不知道黄显胜是日本间谍。所以说不定现在正对咱们心存怨恨,只是不敢表现出来。

  把他留在外面。一是容易消息外漏。二是我们需要监视黄显胜的住所。他就住在隔壁,万一坏了咱们的事怎么办?

  况且咱们的监视队员也需要需要一个监视点。我看黄辉的房子就不错。到时候,屋里安排两个,黄辉的房子里,再安排四个人手。这样大家也方便。”

  王树成恍然大悟,心里确实服气,同样是刚出军校的毕业生,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那难道真的把这个黄辉关起来,不至于吧!时间长了,这顺心斋的工作就没了,他以后生计就难了!”王树成还没有很快适应特务这个职业。

  一些美好东西只能是在现实生活中慢慢的磨损,丢失!这个善良的青年军官能坚持多久呢?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工作了,你以为现在顺心斋还敢收留黄辉吗!放心,我还真没有那么冷血,等案子过去,就把他放出来。”宁志恒对王树成解释道,“谁都别怨,摊上这个叔叔,算他倒霉!”

  王树成对宁志恒的说词却是不太相信。心想这个家伙心狠手辣,没准还真能干出杀良冒功的事情。这个黄辉进了军情处,出来可就难了!

  宁志恒带队赶回到了军情处。吩咐队员将黄显胜和黄辉隔离看押。

  然后来到魏良弼的办公室,向他汇报具体情况。

  “什么?抓到了疑犯了?这么快!”卫良弼听到宁志恒的报告,惊诧万分。

  昨天刚立的案子,今天就破获了。还将人抓回来了,简直神速!

  “不会搞错了吧?这种案子一定要万无一失。”卫良弼再一次确认道。

  “师兄放心,确凿无疑。刘默林再三确认,就是此人无误。”宁志恒保证道。

  他把搜查工作其中具体的分析和实施步骤,都详细汇报了一遍。

  卫良弼听完赞叹不已。自己这个师弟没有让他失望,给了他大大的惊喜。

  侦破工作实施线路清晰,一环接着一环,每一个步骤,都有根有据。就是自己亲自出手,也不过如此了。

  “志恒,这件案子做得漂亮。案子进展顺利,出乎我的意料。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严加审讯!尽快找到证据定成死案!只是还需要师兄你去出面。黄显胜是中央十一师二团少校作战参谋,军方的现役军官,身份特殊。我们突然抓捕,是不是要给军方作出解释。”

  有些事情还是要领导出面解决协调,自己位卑言轻,不能撑住场面!

  没想到卫良弼却不以为然:“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们是什么单位?军事情报调查处!

  是直接向领袖负责的军事情报部门。抓的就是军队上的蛀虫!

  这件事情我马上会向科长汇报。走正规程序通报军方。放心,这是咱们的本职工作。没有人敢说三道四!

  别说一个少校,就是一个上校。落在我们军事情报处的手里,该怎么审就怎么审,不用客气!”

  宁志恒听到这里,不由得暗自咋舌。卫良弼这话底气十足,显然这种事情没少干。

  军事情报处的嚣张气焰可见一斑。

  “如果万一,万一查不出证据来呢?”宁志恒显得有些心虚的试探道。

  卫良弼瞪了他一眼:“妇人之仁!没有证据,找出证据就是,至于怎么找,还不是咱们说了算。抓他就一定有原因,我们军事情报处抓人怎么会抓错?”

  言下之意昭然若揭!我靠,真正的狠角色在这呢!宁志恒暗自翻了翻白眼,这倒是和自己与王树成说的意思一样。果然能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都不是善茬。

  “我想搜查黄显胜的办公室。还有他的详细档案材料,需要走什么程序?”宁志恒在住所没有什么收获,把心思又放在黄显胜的办公室上。

  至于详细的档案材料只能在军方才有记录。

  “这件事我来处理,事不宜迟,现在就派人去搜查。我看就让石鸿去吧。这次的行动他总要出些力气,分担些工作。不然案子结束后,面子上不好看。”卫良弼拍板说道。

  石鸿毕竟是卫良弼的人。事后一定要分润一些功劳的。现在让他多做点事。将来分蛋糕的时候也有个说辞。看得出来,卫良弼对石鸿还是很关照的。

  “这个黄显胜,你打算怎么审?按程序是要交给刑讯科,要犯必须交给刑讯科关押。这是规定!再说那里的器械齐全,看管起来也方便。”卫良弼说道。

  “上次审付诚,用刑过量,鸡飞蛋打。这次我去主导审讯,顺便监督他们,不会让他们乱来。”宁志恒点头说道。

  军事情报处的刑讯科是有两个职能,一个是配合情报科或者行动科,对抓捕的犯人进行审讯。

  还有一个重要的职能就是关押重要的重犯要犯,地下室里都是层层关卡,防范严密,根本没有人能够逃脱。

  刑讯的时候由情报科或者行动科的军官主导审问,当然大部分都是情报科的军官。毕竟人是他们抓来的,具体情况他们最了解。

  动手拷打的是专门的刑讯科人员。

  这其中配合之间有时候也会出了问题。就像上次付诚案一样,情报科的黄韬光监督不力,结果让刑讯科用刑过量,致其死亡。事出之后,双方都有责任。都受到了上级的训斥。

  这次审讯宁志恒决定要全程监督,他担心刑讯科用刑过量,致其死亡。他必须守在现场,以保证能够随时提取黄显胜临死前的记忆。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卫良弼喊声:“进来!”

  进来的正是匆匆忙忙赶过来的石鸿,他本来在北华街蹲守。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回家。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可是刚过了一天,就接到通知,人犯已经抓获。心里不由得有些懊悔。

  原以为宁志恒他们是大海捞针,最少也得要十天半个月才能锁定疑犯。而自己守株待兔,抓获疑犯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没想到刚刚过去一天,宁志恒就已经带队将人抓获。自己这边做了无用功。

  这心里不免有一些失落,这件案子必须要积极的参与进来。要显示出自己的价值。

  不然最后写报告的时候,寸功未立,可就不好落笔了。

  “石鸿,正好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紧急出动。你马上赶到十一师二团,先找到黄显胜的办公室,将他的所有的物品都带回来。不能耽搁,以防有人收到消息转移物品。然后再去调他的军官档案。次序不要错,先搜查后取档案。我会上报科长,通过正规手续通告他们配合你。”卫良弼下达命令。

  石鸿精神一振,现在他不怕做事,就怕少做事,立刻领命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