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抓捕鼹鼠

  宁志恒挥手示意大家禁声,让赵江把黄辉带到一边,亲自询问!

  这时的黄辉已经完全吓瘫了,可是他还是不发一言,不愿意交代情况。

  看到他如此顽固,宁志恒没有废话,掏出手枪顶在他头上:“我没有耐心和你闲扯,我从一数到十,如果你仍然不愿意交代,我就开枪!”

  说完他开始计数:“一、二、三~”

  黄辉开始还低头不语,可是颤抖的双手和发白的嘴唇足以显示他内心的恐惧。

  “八,九~”当宁志恒数到九时,拇指将勃朗宁手枪的保险打开,清脆的机括声音,终于让黄辉彻底崩溃了!

  “我,我说!”

  他没有继续隐瞒,很快将实情交代清楚。

  原来这个黄辉是本地人,可是自小父母双亡,留下一间房屋安身,日子过得很艰难。

  四年前一个人买下他家旁边的一处房屋,成为他的邻居。这个人叫黄显胜。

  黄显胜三十多岁,是个军人。他看到黄荣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饥一顿饱一顿,生活艰苦。

  就经常资助他,后来因为二人同姓,还认他为侄子,二人叔侄相称。

  在黄显胜的帮助下,黄辉的日子才好过了起来,后来还学会做甜点,进了顺心斋。所以对黄显胜非常感激。

  当他看到素描照片的时候,第一眼就认出照片上的人就是他的叔叔黄显胜。

  黄显胜爱吃甜食,他就经常带些糕点回去。但黄显胜则是很少到糕点店买糕点。这也正是宁志恒查了这么些糕点店都没有人认出的原因。

  尽管崔警长说过,如果包庇疑犯以同罪论处。可他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不愿出卖黄显胜。

  “黄显胜是军人,在哪个部队服役?”宁志恒问道。

  “第十一师的二团作战参谋。”

  “军衔?”

  “少校。”

  “有家人吗?”

  “没有,一直是单身。”

  “黄显胜的住址?”

  “仗马巷三十二号。”

  “中午在家吗?”

  “中午一般都回家,工作忙了才在部队吃午饭,晚上回家。”

  在宁志恒的追问下,黄辉彻底放弃了抵抗,一五一十全部说出来。

  把黄辉的口供都记录了下来,宁志恒叫过掌柜问道:“店里有电话吗?”

  掌柜诚惶诚恐,赶紧回答:“有,有,专门为了老顾客订糕点安装的。”

  一般小商铺都舍不得拉电话线,这笔费用不小。不过顺心斋生意很好,肯花这笔钱。

  “那好,现在开始停止营业,所有店铺人员一律不准离开,不能和外界有任何联系。电话只能接入不能打出。放心,很快放你们回家。”宁志恒吩咐道。

  掌柜的岂敢不答应,连声称是,心里却暗暗叫苦,不知道这些凶神恶煞什么时候才肯放人。

  宁志恒打电话通知还在警察局查档案的王树成,查找出黄显胜的户籍卡。

  有了黄辉交代的具体地址,查找起来也就很快了。

  黄显胜是现役军人,他的档案应该在军队登记。可是只要是在金陵买了房产,那么在当地的户籍档案里也应该有记录。

  让王树成找到档案后,带队到顺心斋集合。同时他又安排行动队员开车去北华街接刘默林前来。

  很快,王树成带着队员和档案好了过来。又等了一会,刘默林也被接来了。

  刘默林一脸的无奈,没想到事情还是要找到他的头上。不过行动队员根本不和他解释,直接带人就走,态度强硬,搞得他也不敢说话。

  见到宁志恒才有所放松,毕竟他和宁志恒相处的不错,知道他性格比较温和,对人很和气。

  宁志恒看着他战战兢兢的样子,知道行动队员对他不是很客气。

  连忙和言悦色的说道:“刘先生,非常抱歉。请你来还是为了王云峰的事情,只是让你在远处认一下人,不会对你有任何不利。”

  说完又作势瞪了那个队员一眼,解释道:“手下人做事鲁莽,我也没有交代清楚。让你受惊了!”

  宁志恒平日里对人都是客客气气,尽量不在言语间得罪人,这是他处事的方式。

  何况对这个刘默林印象还是不错的,相处也还融洽。

  刘默林看宁志恒态度和蔼,也放下心来,连声说没关系。

  将黄显胜的档案交给刘默林,看着户籍卡上的照片,刘默林端详了半响,开口说道:“照片很像,但是不见到真人我也不敢确认!”

  户籍档案里的资料简单,照片只是简单的肩部以上的黑白照,确实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无误。

  其他的身高,举止,动作都是很重要的确认凭据。

  至于更加详细的档案资料,只能去军队查看。

  尽管军事情报处也有权利调阅现役军人的档案资料,可是需要上报,经过程序才可以。

  宁志恒现在不想这么麻烦,因为他首先要确定这个黄显胜是不是北华街402号的租客。

  没有确凿的证据,也不好上报。

  只有刘默林确认无误,那么接下来无论上报还是抓捕,以及刑讯逼供,就都没有问题了!

  留下几个队员留下来监管顺心斋的店员。小心无大错,细节上一定要谨慎行事,不能让消息有泄露的可能。

  剩下的所有人都赶往黄显胜的住所。赶到仗马巷,王树成带人去堵住后面的道口,宁志恒又安排了六名队员在巷道里埋伏。

  他决定在巷道里进行抓捕,就是吸取了抓捕柳田幸树的教训。

  不敢让黄显胜进入他的住所,因为房屋里的情况不明,万一里面在再出现个什么暗道之类的,可就麻烦了!

  自己则带着其他人进入了仗马巷巷口的一家酒楼。这个巷口是黄显胜平日的必经之路。

  宁志恒考虑再三还是没有把人散开,主要是手下这些行动队员都是军人出身,举手投足难掩军人气息。

  他们不像那些情报科的人员经过训练,散在街道各处难免引人注意。

  尤其是观察力远超过常人的间谍,这样很容易惊动黄显胜。

  看了看时间,按照黄辉的交代,黄显胜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果然没有等多久,巷口外就走来一个身着军装的男子,此人中等身材,体形健壮。容貌和素描照片上也很相似。

  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在酒楼临近街道的二层窗户的位置,坐在宁志恒身边的刘默林,精神高度紧张,睁大了眼睛仔细观察啊。

  “是他吗?”

  “是,就是他,换了衣服也能认出来!”

  太好了!宁志恒心神大定,刘默林的确认让他不再犹豫。

  他下楼挥手示意在酒楼大堂里等候的队员,队员纷纷起身,向门口走去。

  这时已经刚刚走进巷口的黄显胜却是感觉有些不对,经过严格间谍训练的他,感觉极为敏锐。

  他能够隐隐感觉到,有人在暗中注视着他,这纯属是一种直觉,但是对于素来谨慎的他来说,已经足以引起他的警觉。

  所谓直觉,就是人脑对于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事物的一种迅速识别,一种敏锐判断。

  其实上次行动中,宁志恒脑海突然出现的危险预警,就是一种直觉。

  不同的是他的这种能力在菩提树神秘力量的加成下,远远超过了常人的想象,已经达到了科学无法解释的地步。

  但是有些感知力天生敏锐的人偶尔也会有这种感觉,可惜的是,黄显胜就是这种人。

  可以说宁志恒的安排已经是非常小心谨慎的了,放弃在街面上露面,都躲进酒楼监视。根本不和黄显义照面。可是没想到还是出现了纰漏。

  黄显胜脸色不变,脚步却是开始放缓。已经提高警觉的他感觉到,平日这个时间正是人们回家吃饭的时候,巷道里多少总会有几个行人行走。

  可是现在巷道里没有一个人,这是巧合?还是有人在里面拦住了行人通过?

  还好,他平日随身都带配枪。他慢慢将手向腰间。可是他的举动还是让埋伏的行动队员发现了。

  行动队员也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就在黄显胜放慢脚步时就感觉出了问题,等他准备掏枪时,就干脆动手抓捕了。

  还没等黄显胜碰到枪柄,一阵劲风袭来,身体背部被强劲的撞击,即使是他的身体素质很强,也被打的扑倒在地。

  可是他毕竟早有准备,身体前倾时已经卸掉打击的力道,身形翻滚,配枪已经掏了出来。

  其他埋伏的队员果断出手了,一记直拳正中黄显胜的胸口,肩头一晃,又是一个鞭腿几乎是贴身而过。

  手腕也是是被重重的一击,刚拿到手的配枪被打的脱手,已经不用奢想夺回来了。

  因为头顶上又扑下来一个身影,他只来得及摆头躲过要害,肩膀上又是中招,强劲的冲击力几乎让他跪倒在地。

  一连串的动作让黄显胜措手不及,几个队员都是身手矫捷,一起动手,双拳难敌四手,即便是同样精通技击的他也是难以抵挡。

  但是他也不是没有杀手锏,左手一翻,没有人能看清从哪里掏出来的一柄匕首出现在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