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筛查店铺

  宁志恒想到这里,心里总算有了些根底。

  他看向春三问道:“以你看到照片上的疑犯的地点,那个什么仗马巷的巷口为中心,附近有多少个糕点店?”

  “大概有两家,再远些还有几家。”春三回答道。

  所谓南甜北咸,南方人好吃甜点,街面上的糕点店还有不少。

  一旁的刘大同反应很快,上前说道:“明天我去糕点店查一查!”

  宁志恒想了想,摇摇头:“你们不能去,还是我带队亲自去查。”

  这个王云峰的真实身份不会是普通人。普通人的身份是无法接触到机密情报的。

  这几个商铺可不比这两个黄包车夫。几十元对于一个黄包车夫来说可就是一笔巨款了。为了这笔钱出卖个陌生人,当然没有心里负担。

  可对于商铺来说,如果真的有人认识他,可能不会为了几个钱随便得罪一个有地位的客户。

  况且刘大同不是燕山街的巡警。手下像刘永这样的人更是不能取信于人。

  如果刘大同他们查,明显威慑力不够,事倍功半,难有效果。

  商铺也不知道询问者是好人还是坏人,怎么可能给他们提供准确的情报,去出卖自己客户的信息。

  对付这些人还是应该行动队出面,头顶上悬挂着军事情报处这块招牌。

  阻碍调查就抓人,行动队有这样的特权,等枪顶在脑门儿上的时候,看谁还敢不说真话。

  宁志恒又看向老魏和春三,拿出几张大钞,微笑着说:“你们提供的情况很重要,我说话算数,这些钱拿回去。春三,别忘了回去给你家二丫多买些糕点,给孩子解解馋。”

  老魏和春三看到宁志恒手里的大面额的钞票,都有些不敢相信,只是提供了些消息,这位年轻的大人物随手就赏了这么多的钱。比他们想要的多的多。

  这些钱对一个挣扎在温饱线以下的贫困家庭来说,足以改变他们的生活状况。

  看着两个人手足无措的样子,宁志恒也不多话,直接将钱分别塞在他们手里。

  刘大同和刘永看着老魏和春三得到重赏,心中暗自可惜。

  这样的家伙几个小钱不就打发了,宁长官撒起钱来真是不当钱花。

  不过也是高兴自己跟的老板是个不差钱的主,以后可是能过上好日子了!

  宁志恒又转身对刘大同和刘永说道:“自己兄弟我就不说客气话了,你们的辛苦我心里有数,等这件案子办完,我不会亏待你们!”

  又特意拍了拍刘大同的肩头说道:“大头,好好做,钞票和前程,都不是问题!”

  刘大同只觉得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一句话都没说,只是连连点头!

  一夜无话,一大早宁志恒和王树成带队赶到了燕山街区所属的警察分局。

  得到通知的警察局长在大门口亲自迎接,不敢怠慢。

  宁志恒简单客套后,兵分两路,安排王树成带一部分队员调查燕山街的居民档案。

  自己则调用了两名熟悉当地情况的警长随行,带着十二名队员迅速赶到了春三所说的仗马巷口。

  按照远近的顺序,开始排查街区里所有的糕点店。

  最近的一家就旁边不远处,在两位警长的带领下,一进店铺就将里面的人都控制起来,聚在一起店堂里。

  所有人被突如其来的行动搞得不知所措,掌柜和其中一个警长还认识,开口问道:“崔警长,您们这是要干什么,有话好好说,我们可都是老实本分的人。”

  崔警长没有理睬他,转身看向宁志恒,见宁志恒点头示意,才走上前对众人说道:“现在我说一下,这些都是军队里专门抓捕重犯和要犯的长官,现在有个重要疑犯曾经到过你们店铺。一会对着照片认人,我可是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有人敢知情不报,等抓住疑犯后,审讯出来确实在你们店铺买过糕点,那这里的所有人都会以包庇罪,抓去坐牢。记住,是所有人!所以我劝大家不要心存侥幸。”

  此话一出,众人就像炸开了锅一样。好端端的竟然天降横祸,怎么就突然间和重要疑犯扯上关系了。一个个吓的惶恐不安。

  纷乱的嘈杂议论声让宁志恒眉头一皱,身旁一个队员看到队长不悦的表情,马上掏出手枪喝道:“都把嘴闭上,从现在开始,不准交头接耳,排队上前来认人。如果发现有人互相串通,立即逮捕!”

  宁志恒对这个很有眼力的队员,投以欣赏的眼神:“赵江,你来安排他们认人,从掌柜的先开始。”

  他则是在旁边仔细观察每一个人观看素描照片的表情,包括眼神和肢体动作。

  前世身处官场,领导的秘书,最先学习的就是察言观色,他曾经仔细研读过关于语言和肢体表现的书籍。

  而这些知识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而言,还是非常超前的。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所以就观察力而言,他自认不输于这个时代的任何人。

  如果有人在观察照片时和接受队员询问时,有疑问或者回避的表现,都会被筛选出来进行重点盘查。

  可让他失望的是,众人全部排查完毕,没有一个人能够认出照片上的王云峰。接受盘问时的表现也都符合正常人的表现。

  崔警长看宁志恒摇头示意,知道没有什么收获。于是上前说道:“今天的问询到此为止,我再强调一遍,此事事关重大,不要为不相干的人,把自己的前途毁了,不值得!大家回去之后要守口如瓶,同时还要仔细的回想有没有疏漏的,想起什么,直接到警察局报告给我。”

  宁志恒也没有气馁,调查才刚刚开始,他也没有期望一开始就有收获。

  挥手示意收队,继续赶往下一间糕点店铺。

  很快调查了四间糕点店,都没有什么收获。快到中午的时候,他们来到了最后一家。

  这个店铺店面很大,装修也好。招牌上写着“顺心斋”三个字。

  崔警长介绍道:“这是燕山街面上最好的一家糕点店,做的糕点远近有名,很多人都慕名前来购买。人流量很大,疑犯有很可能在这里购买过糕点!”

  宁志恒看到店面里还有不少的顾客,确实生意很好,也觉得崔警长说的有道理。

  进入顺心斋,一行人的装束和冷峻的外表,让店里的气氛顿时凝固起来。

  很快识趣的顾客们纷纷离开,几名队员横在门口,阻止有顾客进入。

  和之前的程序一样,把人聚集在一起,然后崔警长将情况和利害关系说明。

  在行动队的监督下,逐个筛查认人,宁志恒从旁观察。

  他的付出没有白费,观察了一个上午现在终于有了回报。

  一个二十出头的伙计看到照片时,眼光突然一凝,瞳孔收缩。这个人肯定对王云峰有印象。顿时引起了宁志恒的注意。

  可是当赵江询问时,他却摇了摇头,表示没有见过这个人,同时右手自然的搭上左手的肘部。

  双臂交叉的姿势表示一种防卫的、拒绝的意义,显示出矛盾、多种情况交互影响或紧张等心理因素的存在。

  当人说谎后担心谎言被拆穿,都会表现得很紧张、焦躁不安,就会将手背到身后掩饰心神不定的心理状态,或者互相紧握着,或者是握住另一只手的腕部以上的部位,握的部位不同,心情紧张的程度也不同。一般来说,握的部位越接近另一只手臂的肘部,他的紧张程度也就越高。

  宁志恒上前以审视的目光紧紧盯住这个伙计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刚才崔警长已经把利害关系说的很清楚了。包庇和隐瞒情况不报,你会坐牢,甚至以间谍罪枪决。你现在最好想清楚你说的每一句话,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宁志恒的话像一柄巨锤重重的砸了过去,这个伙计顿时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这时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这里,在这一上午的搜查过程中,宁志恒都是在旁边观察,一直没有出手询问。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而目标的表现已经足以说明问题,这个伙计在撒谎,他已经认出了照片上的人,可是却开口否认。

  真是没想到,在如此高压的情况下,仍然有人企图蒙混过关。如果不是队长的目光如炬,这个线索就这样错过去了。

  这时那个掌柜的几步跑了过来,啪的一声,狠狠的给了这伙计一个大嘴巴。

  他咬牙切齿的吼道:“黄辉,你个混蛋!你怎么敢撒谎,怎么敢包庇疑犯。你知不知道,这会让我们大家都坐牢的!”

  那个叫黄辉的伙计半边脸被打的通红,已经吓得说不出来话了,浑身瑟瑟发抖!

  这时其他的伙计又都反应过来,纷纷开口骂了起来。

  “黄辉,你疯了,你不想活了别拉上我们啊!我一家老小全指着我养活呢!”

  “小辉,我和你嫂子对你可就像亲兄弟一样啊!你怎么忍心?你这是要害死我们啊!”

  “这个混蛋平时就不是个好东西,长官,这可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啊,我们可都是老实人,都是实话实说,没有半点假话啊!”

  喊冤叫屈和痛声斥骂声中,宁志恒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可以确定,他的手已经触摸到了那个鼹鼠的尾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