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越来越近

  宁志恒让王树成先带队去调阅户籍档案,自己则驱车赶到了昨天中午和刘大同见面的那家小饭店。

  这是他们约好见面的地点,不一会刘大同也匆匆忙忙的赶到。宁志恒将公文袋交给了他。

  “这些照片交给你手下的兄弟们,把网撒的大一些,跟他们说,谁先找到这个王云峰,我有重赏!”宁志恒说道。

  刘大同对自己的这位老大佩服的很,出手大方之极。昨天刚摔出去二百法币,今天又是重金悬赏。

  “您就放心吧,只要他在北华街的街面上出现过,我一定给他找出来。”刘大同拍着胸脯保证道。

  “让陈延庆尽快查找户籍档案,不过我估计这个王云峰不会在这附近居住。不然不管他再小心,总会有相识的人记住他。

  那他每次来北华街是怎么来的,距离应该不近,他经济条件不错,不会都是用脚走过来的吧!

  开汽车的话,太招摇了。况且金陵有车的人都是些什么人!他不一定有车。

  我估计最少他也坐过几次黄包车,这样可以节省脚力,还减少了和人照面的频率。

  你重点按照这个思路去查找,不能错过任何信息,还是那句话,要快!”

  宁志恒这时想到了柳田幸树的暴露,就是因为黄包车夫提供了重大线索,找到了他坐车的地方,然后蹲守数日,终于找到了他。

  他突然发现以前对黄包车夫这个行业不太重视。它就像前世里的年代的出租车司机一样。

  天天游走于市井街道,和常人相比,接触的人和信息要多很多。

  如果在这个群体里安插一些眼线,那么对获取情报是个很好的渠道。

  这个事情最后还是要交代给刘大同的手里,他应该有自己的办法。

  “我今天会很忙,要去查户籍档案,大海里捞针,工作量太大。时间又非常的紧,所以你这面要抓紧。

  现在是上午九点钟,晚上六点钟我还在这里等你,把调查情况汇报给我。”宁志恒仔细交代清楚。

  刘大同点头称是,然后快步离开,他必须尽快安排下去,一天的时间很快,争取六点钟汇报时,能给宁长官一个好消息。

  这一天是紧张而繁忙的,宁志恒和王树成带着行动队员们花了一整天的时间,调阅了大量的档案。

  筛查了两个警察分局辖区的档案。从中挑选出来了二十多位照片形象比较相近的嫌疑人员。

  宁志恒发现这个时代的证件照片,照片质量很差,很多照片拍的模糊不清。筛查起来难度很大进展缓慢。

  照这个速度,要想查阅整个金陵的户籍档案,最少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而且嫌疑人员的数量最少也会突破百人。然后还需要慢慢的筛查甄别。

  工作量之巨大,远超出他先前的预想。

  看看马上就要到六点了,宁志恒对王树成说道:“今天先到这里吧,把这二十四名嫌疑人员的资料汇总一下,明天带着刘墨林去认人。先把这些人排查一遍再说。”

  忙碌了一整天,所有人都疲惫不堪,感觉脖子和手都僵硬了。听到宁志恒说结束今天的工作,这都松了一口气,把收尾工作做好后,都纷纷离去。

  回程的路上,宁志恒特意去看了一下北华街402号租房的情况。

  石鸿带人乔装打扮,布控在每个关键位置。他对这种行动很有经验,安排的井井有条,几乎没有漏洞。

  可以肯定的说,只要王云峰出现在这里,那就没有逃出去的机会。

  石鸿看到宁志恒匆匆赶来,说道:“档案查的怎么样啦?有什么收获没有?”

  宁志恒无奈的摇了摇头:“工作量太大了,筛选出来一些可疑人员,等明天让刘墨林认人,但愿运气好,那就省事儿多啦!你这边情况怎么样?”

  “没有任何异样,根据以往的经验,这种案件十天半个月能有结果就算是不错了,你也别太着急!”石鸿好言安慰道。

  石鸿办案经验较为丰富,耐心要好的多。虽然说现在的情况是大海捞针,但选择的侦破方向没有错,抓到这个王云峰是迟早的事。

  “我是担心时间长了,会出变故。如果这个王云峰被惊醒潜逃了,可就太可惜了!”宁志恒担心的说道。

  距离付诚的落网已经是第七天了,其中到宁志恒找到这个北华街402号,这中间有四天的空白期。

  如果这四天里鼹鼠王云峰有情报要传递,来这间租房发出过信号。

  可是在死信箱里的情报又没有人取走。那么一定会惊动鼹鼠潜伏或逃离。所以一定不能给他时间反应。

  石鸿也是沉默不语了,这种可能性很大,现在大家就是凭运气。

  宁志恒离开后,赶往小饭店和刘大同汇合。这时刘大同已经在门口这里等着了。

  让宁志恒高兴的是,看刘大同的脸色不错,颇有些喜上眉梢的感觉,这一定是有好消息。

  “宁长官,事情有眉目了,我们按照您的指示,把北华街的黄包车夫查了一遍,很快就有人认出这个王云峰了。”刘大同一见面就高兴的汇报。

  “那黄包车夫呢?”宁志恒追问道,很多细节还是要亲自问一问才放心。

  “带来了,就在里面。”

  两人进了饭店,就看见刘永还带着两个粗衣短褂打扮的人正坐在一张饭桌旁等着。

  桌上还有几盘小菜和一屉包子,那两个人都是古铜色的面色,可以看出是常年在外阳光暴晒的苦力。

  两个人正对着桌上的饭菜狼吞虎咽,平时挣得几个铜币仅够一家人的吃喝,从来就没有下过馆子,吃这些好菜,今天有财神关照,可是饱了口福。

  这是刘永看见宁志恒二人进来,赶紧招呼两个人住嘴。

  两个人都很识趣的放下碗筷,跟着刘永站了起来。

  走到他们面前,宁志恒挥手示意三个人坐下,和颜悦色的说道:“不用客气,你们继续,吃饱了才好做事嘛。”

  两个车夫本来还有些局促不安,可是看到宁志恒态度和蔼可亲。表情才放松下来。

  可是谁都不敢再吃了,都是拘谨的坐在凳子上,等着宁志恒的问话。

  宁志恒看他们实在是不敢吃饭,也不勉强。

  开口问道:“是谁认出了照片上的人?”

  “我,我!”两个人都应声答应。

  刘大同眉头一皱,喝道:“好好说,老魏,你先说!”

  那个看着年纪大点的车夫,陪笑着点头,开始介绍情况。

  原来这个老魏就住在北华街,专门在这片街面上拉人。

  刘大同交代清楚任务后,手下的人四处寻访,重点就是在北华街上拉客人的黄包车夫。

  这个老魏记性很好,他本来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说不知道的。

  可是当刘大同手里的一叠子钞票在他面前摇晃的时候,马上就说出认识王云峰。

  原来他曾经拉过这个王云峰两次,每次都是从北华街上车,到城北的燕山街下车。

  “燕山街!”宁志恒喃喃说道,这可是距离不近啊,重要的是燕山街是人口最为密集的大街区,少说也有二三万人口,不好找啊!

  刘大同上前面带得意,指了指另一个车夫说道:“宁长官,您还没问这个伙计呢?”

  宁志恒带着疑问看向刘大同,刘大同接着说道:“我们上午就找到了老魏,然后一个下午的时间都去燕山街寻人。因为不是我们的辖区才耽误了些时间,可还是找到了这个伙计。”

  原来刘大同等人也是精明,他们带着老魏赶到了燕山街,王云峰下车的地点,然后接着找附近的黄包车夫。

  想着王云峰回来的时候是坐黄包车,那他去北华街的时候也可能会坐黄包车。

  最后重赏之下,终于找到了这个叫春三的车夫。他说曾经见过和照片里很像的一个人。

  “你没有拉过这个人?”宁志恒有些怀疑,接着问道:“就是看着像?”

  “长官,我可不敢骗您。当时他就在我旁边,我问他要不要车,他没理我,就走了。”春三看宁志恒有些不相信他,生怕到手的赏金就要飞了,言辞凿凿的保证道。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这个人手里拿着一包糕点,边走边吃。那味道可馋人了。”说到这,春三有些黯然道:“我家二丫一直想尝尝这个点心,我都没钱买。想着有闲钱了,一定给她买些尝尝。所以印象很深!”

  宁志恒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当时询问房东刘默林的时候,他也曾说过这个王云峰曾经给他带过礼物,就是糕点。

  “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吗?”宁志问道。

  “也就是三天前,就在燕山街,仗马巷的巷口。”春三回答道。

  王云峰给刘默林送礼是很多天前的事了,而春三见到王云峰吃点心是三天前,时间相隔很长。

  这说明这个王云峰很有可能经常爱吃甜食,糕点之类的东西。平时吃,给人送礼也是随手买的糕点。

  他有这样的喜好,那一定会经常去糕点店去买,这样糕点店的掌柜或者伙计很可能认识,最起码可以提供一些信息。

  而且现在可以优先查看燕山街的户籍档案,范围是越来越小,宁志恒有预感,他离这个鼹鼠是越来越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