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素描画像

  不过这并不能怪刘大同,如果不进房屋他也无法确定王云峰的嫌疑身份。

  反正也并不重要,只要王云峰敢再次来到这间租房,宁志恒会第一时间将他抓捕。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打算放长线钓大鱼。

  只要抓到王云峰,严刑逼问口供,实在不行,最后就动用菩提树截取他临死前最后的记忆。

  这种手段很霸道,根本不取决于你自愿或者不自愿。都无法阻止宁志恒获取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

  有金手指的人生就是这么任性!

  想到这,宁立恒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说道:“以我们现在了解的情况。也就是说,只有这个房东才知道这个王云峰的真实面容。”

  刘大同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确实是这样,他们没有见到这个王云峰。邻居也没有见到,所了解到的情况全部是房东提供的。

  “会不会是这个房东有问题?”陈延庆恍然大悟道。

  宁志恒伸手摇摇:“这个可能性不大,有脑子的人都不会把通讯地点选在自己的房屋,就太明显了。而且他也可以虚构更为合理的身份。首先这个牙医的身份就是一个破绽。”

  宁志恒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他接着问道:“这个房东有家人吗?王云峰去找他交房租的时候,他的家人有没有看到。如果他的家人有看到,那么说明这个王云峰确有其人,这个房东的嫌疑基本上就可以排除了。”

  “他有家人,有妻子和一儿一女。这个人的情况我没有记录,我开始没有把他列为怀疑对象!”陈延庆在一旁补充道。

  “现在是晚上八点,时间还不算晚。我今天晚上就要见到这个房东。”宁志恒沉声说道。

  现在时间是最紧迫的,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机会稍纵即逝。一分钟都不可以浪费。

  刘大同三个人没有想到宁志恒会这么着急,不过宁长官的吩咐不能够打折扣。

  没有多余的废话,宁志恒站起身,挥挥手示意三个人一起出门。

  北华街离宁志恒的住处距离要走很长一段路程。刘大同三个人也是走路赶过来的,路上就要耽误不少的时间。

  宁志恒的住处离军情处很近,当时选房子的时候主要考虑了上班方便的因素。

  他先是带着三人回到了军情处,军情处是重要的军事机构,即便已经是夜晚,仍然是警卫森严。宁志恒也不能带陌生人进入,除非是有必要的手续。

  让他们在门卫处等候。他取了军用吉普车,四个人一起赶往房东的住所。

  路上陈延庆介绍了房东的简单情况。这个房东名叫刘默林,金陵本地人。家产殷实,家里有不少祖产出租。妻子是附近一所小学的老师,还有一儿一女,根底干净。

  很快赶到了刘默林的住所,这是独立的二层小楼,尽管天色已黑,还是依稀能够看出外面装饰的很精致,这是一处档次不低的住宅。

  陈延庆上前敲门,过了会里面的人问了问,二人应该认识,听出是陈延庆的声音把门打开。

  “你怎么又来了,这么晚了,有急事吗?”一个中年男子有些无奈的声音。

  “刘大哥,下午有些事情没有录全,还是要耽误你一点时间。”陈延庆语气很客气。

  像是刘默林这样有些家资的本地人,祖辈居住在这里,人脉关系圈都很广。除非是回避不了的矛盾,一般的警察也是不好得罪的。

  刘默林打开房门,让几个人进屋。金陵毕竟是国家首都,尤其是这里大多居住的人都是富裕阶层,相对来说治安情况还是不错。再加上认识,不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人进去。

  这就是有地头蛇的好处,做什么事情都方便了许多,不然就凭宁志恒一个人来,都叫不开房门。

  几个人在客厅坐下,刘默林看到了宁志恒这个陌生面孔,问道:“这位小老弟?以前可没有见过,是你们警局新来的同事?”

  尽管宁志恒的面貌很年轻,可在气质上最是沉稳,刘大同三个人进屋后,明显都是站在他的身后。

  刘默林也是有阅历的人,看出几个人中应该是以宁志恒为首,所以开口询问。

  宁志恒轻轻挥手阻止了刘大同的介绍。从上衣兜里取出自己的军官证件:“宁志恒,军事情报处行动队长。”

  听到“军事情报处”这五个字,刘默林的眼皮子猛的跳了跳,妈的,竟然不是警察!

  不同于普通平民,刘默林对于这个军事情报处是听说过的,金陵城里有数的几个特权部门。

  尤其是这个部门掌管军警宪三大部门,权利大得吓人。就是自己那个在市政府里当处长的大舅子,都刻意交代过,这样的军事权力机构有多远就躲多远,粘上就是一层皮,搞不好命都没了!

  心里暗恨刘大同和陈延庆竟然把这样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带到家里来,可是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伸手接过仔细检查了一下,做工精细,宁志恒的照片赫然印在上面,应该不是假的。

  双手将证件恭恭敬敬的还给宁志恒,躬腰陪笑:“真是失礼了,没想到是军事情报处的长官登门,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刘先生,深夜登门,实在冒昧。不过公务在身,还请谅解。”宁志恒语气和蔼,尽量让刘默林的情绪放松下来。

  “这次来主要是为了下午人口调查的事情,你名下的北华街402号房,那位名叫王云峰的租客有重大嫌疑。我们怀疑这个人是潜伏的日本间谍,我想知道除了你见过这位租客外,你的妻子或者孩子有见过吗?”

  刘默林一听就知道又是这个王云峰的事情,肯定是这个家伙屁股不干净,惹了大麻烦,搞得军事情报处都找上门来。

  可笑自己以前还以为这个家伙是个老实人,总是主动上门给自己交房租,真是识人识面不识心!

  “请不要误会,我这只是调查,绝不会对你和你的家人有任何不利,主要是想对这个王云峰的容貌有一个更详细具体的了解。”宁志恒看出刘默林心中的犹豫,努力安抚的说道。

  “当然,你也清楚,如果是隐瞒事实,知情不报,可视以同案犯共处!”

  “是啊!刘大哥。这件事情很严重,不然也不会惊动宁长官他们。你可不要糊涂。”一旁的陈延庆也开口解释道:“大家都不是外人,还能害你吗!本来就没有什么,说清楚不就没事了。”

  刘默林思索了一会儿,终于回答道:“他一般都是来家里交房租,我妻子见过几次!”

  这话一出,宁志恒顿时放下心来。他的妻子见过王云峰,就说明了这个王云峰确有其人。刘默林的嫌疑就可以排除了。

  “那就麻烦嫂夫人一起描述一下王云峰的相貌!”宁志恒说道。

  刘默林只好点点头,在宁志恒的注视下将妻子唤了出来。

  刘默林的妻子是个教师,倒是表现的比刘默林镇定,听到需要描述王云峰的样貌的时候,仔细回忆了一下说:“这个人长相还算端正,身材不高,大概跟这位兄弟一般高。”

  说完她指了指刘永,大家回头看了看他。刘永的身高也就一米六八左右,在南方人里属于普通身高。

  随后她介绍的一些情况和刘默林说的大致相同。还提到了王云峰的口音偏向北方人。因为南方人说话的语音都有些软。

  但是她也说不出具体是哪个地方的口音,只是知道应该是北方人。

  “这个人很有修养,说话客气,有一次还特意带了糕点送来,真是看不出来!”刘默林有些感慨。

  宁志恒让他取来白纸和铅笔,按照他们夫妇的描述,慢慢地勾勒细描起来。

  他在前世里就曾经学过素描,说起来还是父母在他上学期间报的学习班。

  当初的想法是想着考学的时候走特长这条路,可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放弃了。不过几年的学习让他对素描还是有很好的功底。

  人物肖像讲究的是笔架间构,从构图到着笔,阴影着色,描绘细节,整个画作都是立体表现。

  两个小时的时间里,随着不断的修改和矫正,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下,终于一副清晰的素描图在他笔下慢慢成型。

  这个时候的民国,西洋画法还是刚开始进入国人的视线范围,接触的人还很少。宁志恒表现出来的这幅画,给了他们很大的震惊和意外。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刘默林不禁感慨,他么的,现在搞特务的都这么有才华了!

  “真的非常像了,您的西洋画法比国画更贴近真实,几乎可以当照片用了!”刘默林的妻子不禁的赞叹道。

  一旁的刘大同三人也是震惊不已,宁长官年纪轻轻,能文能武,身怀绝技啊!光是这手画技就足够养家糊口了。

  宁志恒最后也很满意,其实他不仅是素描画的好,国画水平也不错。

  在前世最后的几年里,他除了古玩就是字画。这笔下的功夫都没有放下,今天一出手,震惊四座,有木有!

  “哈哈!过奖过奖!平日里爱涂鸦两笔,让大家见笑了!”宁志恒谦虚的回答道。

  这时候天已经很晚了,宁志恒起身告辞:“深夜打搅了刘先生夫妇的休息,万分抱歉!这就告辞了。”

  刘默林夫妇开始还对宁志恒的身份有些尴尬和抵触,不过交谈良久,发现这个年轻人不仅没有半点仗势凌人的作风,反而谈吐温和,彬彬有礼。慢慢的对他的观感愈来愈好。

  夫妇二人将众人送出门,临出门的时候,刘默林还邀请宁志恒有空过来坐坐云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