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还有希望

  梁德佑飞步冲进了房屋,宁志恒也握紧手里的勃朗宁手枪,快速跟紧冲了进去。

  只见屋内已经被爆炸破坏的一片狼藉。屋子中间横七竖八的躺着八具尸体。其中六个穿中山便衣的是行动队员,另外两个身穿普通的粗布褂子,应该就是任务的目标了。

  这时候黄韬光在院外面听到爆炸声,知道出了状况跑了进来。

  梁德佑环顾四周情况,气急败坏冲着黄韬光大骂:“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不是就付诚一个人吗?那另外两个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们不是监视了一个月了吗?我这几个兄弟全搭进去了!你要给我,给行动科一个解释!”

  这时的黄韬光也是一脸的懵逼:“这不可能啊,没有发现一点异常啊!怎么会又突然出现两个同伙!难道这两个同伙这一个月就憋在一个院子里的!这不符合逻辑啊!”

  梁德佑一跺脚,唉声叹道:“情报科提供情报错误,造成了行动队的重大伤亡,你我都逃不了干系。这怎么向上峰交代?”

  梁德佑身后没有什么靠山,这么些年是从军队底层一步一步熬出来。走到今天甚是不易,可以说是步履维艰,小心度日。可是近来行动多次受挫,在他的手下队员多有折损,这次实在是职责难逃了,可想而知他的心情是多么沮丧。

  黄韬光也是头痛,可以说这次的意外情报科是负有大部分责任的,长达一个月的监视,竟然没有发现在目标家中还有别的同伙,这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宁志恒上前查看一下几具尸体,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发生如此剧烈的爆炸,再加上之前的枪战,这些人都负了伤,很遗憾都没能够幸免。

  其中有一具日谍尸体是头冲前倒在卧室门口的,看样子是看到客厅内的同伙被捕,然后觉举枪袭击行动队员,然后被反击的队员打伤。情急之下扔出两枚美式手雷,干脆同归于尽了。

  “妈的,二个人换了我们六个兄弟,真是他妈的疯子!”梁德佑咬牙切齿恨恨地说道。

  “这两个里有目标付诚吗?”宁志恒看了看那两个穿粗布褂子的日谍面貌,两个人的面容被爆炸破坏的有些灰黑变样。他只是在刚才看见过一张比较模糊的照片,不敢确认是不是付诚。

  黄韬光闻声走过来仔细辨认,突然高声喊到:“不是付诚,这两个人都不是付诚!”

  梁德佑一听,人一下就活了过来。一个箭步冲进了卧室。这两个人都不是付诚,这说明付诚有可能还在这个屋子里。

  客厅已经全是死人了,唯一有可能藏住人的就只剩下卧室了。宁志恒也马上反应过来,随后也闯进卧室。

  他同时也是担心梁德佑的安危,这个老大哥别看不爱说话,但是对自己还是不错的,是个靠得住的上司,自然不想梁德佑出事。

  两个人同时握枪在手,一有发现就会第一时间反击。可是卧室里空无一人,这里的空间不大。简简单单的几样家具,就是一张床,一个衣柜,还有一张长桌和椅子,床头柜子上有一盏台灯。一眼就能看全,根本藏不下一个人。

  查看一下床下也是空的,两个人失望地对视一眼。难道付诚根本没有在家?

  这是黄韬光也小心翼翼地进了卧室,看到里面的情况也是失望透顶。

  宁志恒问道:“监视人员是不是确定付诚回到家中就再也没有出门?”

  “肯定是没有出门,同时有两批人员在监视,不可能都会有疏漏,可怎么就不见了?”黄韬光也是不明所以。情报科的队员也是经过训练的精英,不可能出这么大的错误。

  “那就只能是在这间屋子里了,一定是有问题。咱们再仔细找一找。”梁德佑很是不甘心,这时候他真庆幸付诚没死,只要是活着那就有希望抓捕,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命令队员们在院子里仔细搜查,宁志恒就把注意力放到卧室里,他感觉卧室是一个人最私密的地方,如果一个人有秘密物品或者秘密通道,一定会放在离自己最近的位置。这样有突发情况,他才有时间反应,及时应对。

  “把这些家具都搬出去,仔细查看每一块墙砖和地砖,给我一寸一寸地搜!”宁志恒命令手下的队员道。

  队员们一起动手挪动家具,突然有个队员搬动衣柜的时候,手还没有使劲,这个衣柜就向一边滑动了一下。

  “长官,这有问题!”队员兴奋的喊道。

  梁德佑上前用力一推,整个衣柜像一扇门一样打开。后面的墙体漏出来一个门洞。

  “这有通道!”大家都是精神一振,梁德佑更是高兴,挥手示意,两名行动队员小心戒备地慢慢进入。

  大家紧张的等了一会,门洞里传来队员的喊声:“队长,一切安全!”

  众人赶紧陆续进入,门洞很短,长度也就两米左右。连通了后面一间房屋。这时先前的队员报告说:“队长,这屋子也是空的,房门都开着,人应该是跑了!”

  梁德佑没有死心,只要是一线希望就不能放弃:“大家分开搜,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众人不敢怠慢,分开搜索。很快将屋里屋外搜了一遍。宁志恒看了整个房屋的布局,基本和付诚房屋的布局相同。

  原来这些日谍很是狡猾,同时住进了前后两条巷道里紧挨的两套住房,然后把相邻的墙体打通,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监视人员一直以为付诚是单身一人居住,和外界没有接触。

  可实际上他一直同两个同伙有接触,想来这两个同伙也有自己的伪装身份。居住在他旁边就是为了保护和策应这个付诚。真是个巧妙的布置。

  宁志恒看房屋里可以藏人的地方不多,心想从抓捕枪声响起,到现在最少有十分钟过去了,目标有足够的时间逃离现场,现在还在屋子里的可能性不大了。

  他直接几步到了院门,推开院门走了出去。发现门口是一条巷道,顺着巷道走了一段,发现是死胡同,返身又往回走,很快就来到了北华街主干道。

  这这时发现石鸿带着手下的队员和一些警察正堵在巷道口,设置了路障,禁止路人通过。

  石鸿一眼发现宁志恒从旁边的一条巷道走了出来,赶紧几步跑过来,急声问道:“志恒,里面怎么样了?枪声一响我就知道不好,人手不够,干脆叫上附近的巡警把这条街道戒严了!”

  宁志恒暗赞,这个石鸿应变能力极强,当机立断在第一时间就控制住了现场附近所有的出口,最大限度的降低目标逃离的可能性。

  宁志恒赶紧把里面发生的情况都说了一遍。石鸿一听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损失惨重,目标还没抓到,这次报告还怎么写,怎么也交代不过去啊!

  “鸿哥,枪声响起到你们开始戒严有多长时间?有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宁志恒问道。

  “大概有五分钟,之前人手少,只封锁了一个巷口,好在南京是国都,巡警比较多,亮了身份后召集了附近的警员,才勉强控制住了街面。”石鸿大概回想了一下说道,“不过时间不能太长了,不然不好交代!”

  南京建筑成群,人口密集,如果没有在限定的范围之内抓住目标,即使是设卡搜捕,成功的可能性也是很小的。

  宁志恒思索了片刻说道:“鸿哥,你帮我分析一下,目标付诚在抓捕前肯定是没有察觉的,不然要跑就全跑了,不会留下两个同伙送死。既然没有察觉,那在开始进行抓捕时一定在屋子里。”

  石鸿点点头,同意宁志恒的推断。

  “那也可以推断付诚的身份在他们组织里地位是高于那两个同伙的,因为卧室里的同伙没有跑,而是留下来阻击掩护,而他却从暗道逃跑,这个时间很短,在你们戒严前逃跑的可能性不大。也就是说他应该还在我们的抓捕范围之内。”宁志恒目光一凝,一字一顿地说道:“他还没有跑掉!”

  石鸿听后很是赞同,心里暗自诧异,想到这个宁志恒虽然年轻,可是遇事冷静,头脑清楚,短时间里就分析出了这么多情况,完全不像一个刚从军校里毕业的新手。

  他不知道宁志恒前世早就练就了遇事不慌,做事谨慎的作风。这是在风云莫测,关系盘根错节的机关里生存的护身本事,论起心思缜密可是远超他们这些人的!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石鸿对宁志恒的观感起了不小的变化,认为这个年轻的搭档不能够等闲视之,所以下意识的询问他的想法!

  “还能怎么办?笨办法!加派人手控制住进出口,然后挨家挨户的搜,挖地三尺也要搜出来!”宁志恒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所谓一人藏物百人找!就是说一个人藏的东西需要一百个人才能找到。

  在这么大的地方,随便找个角落就能藏一个人,可是要找到他就需要花大力气进行大面积的搜查,就是这样能找到也算是好运气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