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偷

    “谁知道呢,也许在大部分人眼里,内耗是温水煮青蛙,长痛不如短痛吧。”韩萧耸肩。

  安狄亚战役,漫长战争的终结之战,奠定六国格局的关键战役。

  安狄亚是一片陆地板块名字,曾经存在着一些国家,当战争爆发后,其他大陆的国家仿佛有无言的默契,纷纷将安狄亚大陆作为主战场,控制着战争的范围,不想让战争毁灭整个星球的生态,无数导弹、坦克、飞机轰炸,上亿人在安狄亚大陆失去生命。

  战争结束后,安狄亚大陆草木凋零、焦土遍野、生灵涂炭,江河湖水散发腐尸的臭味,沃野青山蒙上暗黄的阴翳,成了一片死域。而六国则拍拍屁股收兵,留下一片烂摊子,彻底抛弃安狄亚大陆,就像拔吊无情的渣男。现在安狄亚大陆上的幸存者人口稀少,全都极其仇恨六国。

  韩萧注意到胡弘骏手掌的老茧,“你以前当过兵?”

  “是啊,我以前从军十多年。”

  “我还以为亡国的军人,都会选择加入萌芽组织。”

  胡弘骏摇头道:“我的祖国被星龙通过军事谈判兼并,那些领导都妥协了,我这样的士兵又何必那么仇视,我虽然不喜欢六国,但我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战争持续这么多年,眼瞅着要结束了,可是萌芽横空出世,喊着推翻六国的口号,吸引无数同仇敌忾的亡国军人加入,想要再度掀起战争,唉,我就是一个粗人,搞不懂六国和萌芽的那些理念,不想再被卷进战争。”

  安插话道:“是啊,战争实在是太残酷了,我的眼睛就是被一枚忽然爆炸的闪光弹哑弹弄瞎的,老胡带着我东奔西跑,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虽然做游荡者日子清苦了一点,但比以前好多了。”

  说话间,锅里的肉渐渐散发出香味,韩萧贪婪地闻了闻,好奇道:“你看不见东西,怎么做菜的?”

  安不满道:“别小看人哦,我虽然是盲人,但我还有嗅觉、听觉、触觉,手脚利索,又不是一个废人。”

  胡弘骏苦笑道:“她性子要强,死活不让我照顾她。”

  “我总不能做个废人拖累你。”安语气充满柔情。

  胡弘骏尴尬地挠着头,似乎不适应在外人面前和妻子调笑,急忙转移话题,“对了,让你看看我的宝贝。”

  韩萧脸色微变,想到了一些不健康的东西,悄悄往后挪了挪。

  还好还好,胡弘骏没有掏出大宝贝,他打开旁边的箱子,拿出一杆缠着布条的老步枪,自豪道:“看看你识不识货。”

  [军刀步枪(老旧)]

  [品质:灰(白)]

  [基本属性:攻击力38~40,射速0.9发/s,弹夹容量20发,有效射程200米,输出能级25,耐久度5/300]

  [属性加成:敏捷+1]

  [长度:0.77米]

  [重量:7.1磅]

  [附加效果:精准——弹道稳定,风向影响极低]

  [备注:该武器跟随他的主人参加过许多战役。]

  “好枪!”韩大技师专业素养爆发,赞叹道:“虽然用了不少年头,但手感依旧那么光滑,枪管又长又直,弹药有足够的加速距离,喷射的力道绝对强劲,外表黑黝黝油亮亮,杀气森森,峥嵘挺拔,嗯,真是一条凶器。”

  咦,怎么气氛忽然给给的,莫非是错觉?

  “这是我的老伙计了,陪伴我快十年了。”胡弘骏哈哈一笑:“别看外表崭新,那是因为我经常上油,其实里面的构件都老化了,我已经很久不用这把枪打猎了。”

  两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

  安做好了饭,一锅浓香四溢的肉汤,汤汁浓郁纯白,有着牛奶般的质感,肉块炖得烂熟,油汪汪的汤面上浮着片片野菜,点缀了一抹抹翠绿,让人食指大动。

  肉香宛若勾人的小妖精,牢牢锁住韩萧的目光,他咽了口口水,被干粮折磨了七天的胃咕咕直叫,头顶不停冒出对胡弘骏好感+1+1+1。

  狼吞虎咽吃完晚饭,胡弘骏开口留韩萧过夜。

  盛情难却,再考虑到夜晚确实不好赶路,韩萧便答应下来,用帘子在帐篷里分出一个隔间,胡弘骏和安给他铺了一张床。

  “你的背包太大了,我给你放到外面去吧。”安道。

  帐篷空间有限,他的隔间很狭小,只能摆下一张床,的确放不下装满了各种枪支的背包。

  他想了想,向胡弘骏要来一块兽皮,挑出背包里那些多余的枪械,全部都卸下子弹,拆掉了扳机,用兽皮裹得严严实实,放在一旁角落里。他留了个心眼,在兽皮包裹上夹了一片树叶,要是包裹被翻动,他第二天就能发现。

  而背包里装着所有弹药,大小刚好放在床尾,韩萧给一柄73式黄蜂手枪装满子弹,压在枕头下,虽然很感激胡弘骏的热情招待,但该有的警戒不能放松。

  然而当韩萧脑袋一沾枕头,绷紧了七天的疲惫爆发出来,几乎是眨眼间陷入了最深沉的睡眠。

  胡弘骏听见细微的鼾声,笑着摇摇头,小声对安说道:“看来他很累,不要打扰他。”

  安点头,放轻打扫卫生的动作,捧着锅碗瓢盆走出帐篷,到外面洗碗去了。

  ……

  “叔,叔!我饿了!”

  胡飞冒冒失失闯进来,灰头土脸,额头上还肿着一个被硬物砸出来的大包,如果韩萧醒着,就能认出这个家伙正是白天打劫他的长发青年,同时也是胡弘骏的侄子。

  胡弘骏皱眉道,“你今天跑哪去了,一天都不见人影。”

  “我、我去外面打猎。”胡飞唯唯诺诺,自从他父亲牺牲后,便一直跟着胡弘骏生活,他很怕胡弘骏这个大伯。

  看侄子这个怂样子,胡弘骏就知道他说谎了,揪着胡飞的耳朵,低声却严厉喝道:“你是不是又出去鬼混了!上次我就告诉你,要是你再拿着那把破枪出去吓唬路人,我他妈把你三条腿打断!”

  耳朵被扭着,胡飞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心里委屈不已,你侄子我今天踩到硬茬,被吊打了不说,还被捆在树上大半天,饿得头晕脑胀,吃亏的是我啊,叔你能不能讲点理。

  “别啊叔,给我留一条腿吧。”胡飞哭丧着脸。

  “那你想留下左腿还是右腿?”

  “中间的那条……”

  “甭想了,那条我肯定给你打骨折了。”胡弘骏扬起巴掌,忽然想到不能打扰韩萧睡觉,便松开胡飞,恨恨道:“明天再揍你。”

  胡飞注意到帐篷里多了一个人,好奇探头过去,目光越过帘子,想看看客人是谁,不看还好,这一看,胡飞脸色刷的白了。

  这不是白天那个凶人吗!

  哎呀,额头更疼了。

  “瞅什么瞅,你今天滚外面睡去。”胡弘骏没好气道,出乎他的意料,胡飞竟然没有反驳,一脸见了鬼的样子,连滚带爬逃了出去,让胡弘骏看得莫名其妙,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我长得有那么丑吗?

  ……

  胡飞惊慌失措跑出帐篷,被夜风一吹才反应过来。

  “不对啊,我跑什么呢,这里是我家!”

  那凶人好死不死,撞到了我的手里,我能这么轻易饶了他吗?胡飞就要回头,脑海里忽然闪过韩萧把他打飞的一幕,瞬间就怂了,硬生生刹住脚步,没那个胆子找韩萧算账。

  怕归怕,要说胡飞对韩萧没有怨气,那纯粹是屁话,他不敢找韩萧的麻烦,但却不甘心就这么算了。

  “胡飞啊胡飞,拿出点男人的魄力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胡飞把心一横,想到了报复的办法,他对韩萧那鼓鼓囊囊的背包非常好奇,刚才在帐篷里他就注意到了兽皮包裹,胡飞清楚记得家里没有这个东西,所以肯定是那个凶人的行李。

  ……

  半夜,万籁俱寂,聚居地里的所有人都入睡了,等了好久的胡飞终于开始行动,踮着脚尖,做贼一样偷偷溜进帐篷里,小心翼翼摸向兽皮包裹。

  “嘿嘿,让我看看你带了一些什么东西?”

  翻开一层层兽皮,胡飞瞬间瞪大了眼睛,差点被吓得摔个屁墩。

  枪支!

  全都是精良的枪支!

  胡飞脸色狂喜,眼神贪婪,果然是好东西!

  他很想把所有枪支都拿走,但一想到韩萧凶猛的样子,胆子登时一缩,要是那个凶人发现行李不见了,绝对会打死他吧。

  “不能全都拿走……”

  胡飞一脸不舍,咬咬牙,拿起两支73式黄蜂手枪,没有胆子多拿。

  “算了,好歹我叔招待了你,拿你两把枪不过分。”胡飞在心里说服自己,把兽皮包裹恢复原来的样子,蹑手蹑脚离开。

  只少了两把小手枪,那个凶人应该察觉不到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