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旧时代与新时代

  补给对他太重要,韩萧叹了口气,点齐一百五十颗子弹,正准备交钱。

  大胡子摇了摇手指,坐地起价,“一百八十颗子弹。”

  韩萧眼神一怒,你大爷的奸商,你这是坐地起价,生孩子要没**的!

  大胡子见状,夸张地叫了起来,“哦哟,好吓人的眼神啊,你还想杀了我不成,大家快来看看啊,这里有人想杀人啦!”

  此言一出,周围几十个的游荡者纷纷围了过来,有的人甚至拿起了撬棍、铁棒之类的武器,虎视眈眈。

  “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敢闹事?”

  “成,你牛逼,一百八十颗,就这个价,撑死你算求。”韩萧气得牙痒痒,不想多生事端,从牙缝中挤出话来,甩手把子弹倒在地上。

  大胡子得意一笑,让人把东西都提了过来,交到韩萧手上。

  确认地图和补给无误,韩萧对大胡子竖了个中指,不想多待一秒,转身就走。

  这时,大胡子商人又开口了,“嘿,你想靠腿走出这片森林吗?”

  “怎么,你有问题?”韩萧停下脚步,没好气道。

  “我有一辆旧皮卡,你要不要。”大胡子云淡风轻,仿佛刚才的不愉快没发生过,

  “我可付不起你的价钱。”韩萧刺了他一句。

  “你付得起。”大胡子指着韩萧的背包,“你有这么多子弹,肯定带了不少枪,用那些枪来付款。”

  高质量的枪械很受游荡者追捧,他们一般依靠打猎维持食物来源,多一条好枪就能多一个猎人。

  韩萧包里的都是夜枭小队的装备,品质很好,还有狙击枪、防弹衣这种抢手货,换一辆旧皮卡绰绰有余,但他摇头拒绝了大胡子的提议。

  森林里开车留下的痕迹太显眼,基本等于指着追兵的鼻子说看见没有老子走的就是这条路,如果不想和直升机赛跑,还是走路比较好。

  而且他还有另一层考虑,这些枪械都是萌芽的制式武器,一旦有萌芽的小队来到这个聚居地,发现组织的制式武器,聚居地会遭遇灭顶之灾,出售这些枪支等于间接杀人,而且会留下自己经过的线索,甩不掉追兵。

  虽然韩萧刚刚被商人宰了一笔,但他还不至于如此丧心病狂。

  大胡子依旧不死心,还想推销几句,旁边忽然响起一个洪钟般的声音。

  “凯洛,你又在坑外人!”

  一个穿着兽皮猎衣的魁梧男人大步走来,途经之处人群自动分开,显然在这个聚居地很有威望。

  大胡子凯洛脸色一苦,“胡弘骏,我好不容易做成一单生意,你别来管闲事!”

  胡弘骏一把抢过大胡子到手的子弹,递到韩萧面前,豪气道:“你要的东西都不值几个钱,送给你了,喏,这是你的子弹。”

  韩萧愣了愣,仔细打量胡弘骏,这个男人是黄种人,身材雄壮,两鬓微白,目光锐利,谈吐间豪气纵生,归还子弹的仗义行为,顿时让韩萧心生好感。

  “喂,那我怎么办?”凯洛叫道。

  胡弘骏头也不回,“不就是一点食物吗,明天我还给你。”

  凯洛气急败坏,好不容易开张宰客,你给我搞了个平价交换,你知道啥叫商业不?

  胡弘骏很热情好客,道:“远来是客,看你憔悴的样子,不适应森林的生活吧,这样,到我家住一晚,明天再上路。”

  韩萧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他的确想好好休息一下,而且胡弘骏给他的第一印象是个直肠子的豪爽男人,不像坏人。当然了,就算对方居心不良,韩萧也不会怂。

  两人结伴离开,围观的游荡者也散去了,只剩下大胡子凯洛捶足顿胸,敢怒不敢言,没办法,胡弘骏是聚居地的猎人之一,大家都要靠他打猎带回食物,而且为人大气,人缘极好,他不敢得罪。

  ……

  胡弘骏带着韩萧回到他的帐篷,一掀帘子进门就喊道:“安,我有客人,今天的饭做多点。”

  “知道了。”一个女人回答道。

  韩萧走进帐篷,见到了被称作安的女人,长相普通,穿着朴素的布裙,韩萧注意到她的双眼无神,分明是盲人。

  “这是我老婆。”胡弘骏笑了笑。

  “你好。”安听见声音,朝着韩萧的方向笑了笑,摸索着拿出锅碗瓢盆和肉干野菜,放在帐篷中心的简易石窑火炉上烹饪起来。

  既然对方这么热情,韩萧也不拘谨,席地而坐,和胡弘骏聊了起来。

  一番交谈后,韩萧确认了胡弘骏没有其他居心,单纯是热情好客,他不禁放下了一点戒心。

  “刚才我注意到,这个聚居地大多数都是白种人,你怎么会和他们抱团?”韩萧问道。

  海蓝星的智慧物种是人类,一共四个人种,黑种人、白种人、黄种人、沙努人,都是自然选择衍化的产物。达尔文说过,物竞天择,越险恶的环境造就越强韧的生命,沙努人体格比黑人更加健壮。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当时战乱,我碰巧遇上了这群游荡者,那时候安生病了需要照顾,于是留了下来,虽然祖国、人种不同,但我们都是旧时代的遗民、亡国之徒,分什么你我,不过是同病相怜,抱团取暖。”胡弘骏语气唏嘘。

  海蓝星本来有上百个国家,接触到星际势力后,明白了一个星球存在这么多国家完全是对有限星球资源的浪费,不统一就是无止境的内耗,如果持续下去,当星球资源消耗殆尽,文明将被困死在星球之上,失去踏入宇宙的机会。

  于是在有心人推波助澜下,几十年间社会环境产生剧变,战争、谈判、经济施压,通过和平或不和平的途径,大浪淘沙,最后缩减到只剩六国。

  失去祖国的人,有些选择加入六国,有些选择加入萌芽,剩下的人就是游荡者。

  海蓝星的世界正处于旧时代跨向新时代的阵痛期,那些国家被兼并、毁灭、解体的人民,沉浸在悲痛与幻灭里,谁都希望自己的国家能留存,可当历史的车轮觉得停了够久需要继续前进时,一些看起来不可或缺的东西只能接受被时代抛弃的命运,变成留在历史书上的三言两语,举一些浅显的例子,比如九十年代初的下岗潮,无数铁饭碗被打碎,又比如华夏五千年历史,直到民国,绵延了数千年的皇朝制度才覆灭,在此之前,皇帝的存在是所有人认为天经地义的事情,再比如西方中世纪的黑暗宗教。

  文明的进步,如滔滔大河,无法阻挡,每个人、每件事、甚至国家,都只是裹挟在江河中的泥沙,随波逐流。

  个体力量有限的人,只能在网络或游行中发泄着悲痛,抑或是沉浸在往昔的国家荣誉中郁郁寡欢,激进点的便拒绝接受六国的公民邀请,成为荒野游荡者,在野外抱团聚居,游荡者占整个星球三成的人口。

  而一些曾经为国家奉献血与汗的战士,则用更极端的行为反对六国,萌芽组织就是这种社会环境下诞生的庞然大物,理念是推翻六国,同仇敌忾,地下世界当之无愧的龙头。

  守成容易,改革总伴随着疼痛,即使是宇宙通用的知识,也依旧有顽固分子不愿意接受,相比私人利益与社会进步,总会有一些人选择前者,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而这些人通常在进化的路上扮演着“阻力”的角色,毕竟私心能带来实际利益,而大义只是虚无缥缈的信念。大公无私的人都是珍稀动物,不然“无私”也不会被称作美德,否则每年的感动华夏评选就没必要搞了,还不是为了告诉大家:“看,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你们好好学学,也让组织上省点心。”

  胡弘骏道:“自从安狄亚战役之后,历史被划分为了两半,过去的几千年被称为旧时代,而如今则是新时代,有时候想想,其实过去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呢,和平安定,却因为所谓的内耗理论而掀起战争,付出的后果,恐怕比内耗更加严重,再说就算要发生,也只会在几百年以后,以后的问题扔给后人解决,关我们什么事。”

  韩萧叹了口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