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心狠手辣

    种植……

  弘治皇帝的眉头拧得更深了些,事有反常即为妖啊,忍不住问道:“所种的是何物?”

  朱厚照道:“种瓜。”

  “噢。”弘治皇帝不禁笑了,颇为欣慰。

  种瓜,其实也是务农嘛。

  国朝以农为本,市农工商,这农乃是大事,尤其是春耕时节,朝廷都是需谕旨各地官府劝农的,不只如此呢,每年的时候,皇帝还需去地坛,亲自去天坛里祭祀,这天坛分为祈谷、圜丘二坛;祈谷坛的祭祀,便是天子和百官对农耕的重视,甚至祭祀之时,皇帝还需亲自拿着锄头,在祈谷坛中象征性的翻一翻地,以示为人君者以身作则,为万民表率。

  “嗯,什么时候,你竟有这份心了。”他一面抬头,看着华盖之外,雪絮飘飞,此时虽要开春了,可是这些年的天象怪异,所以这个时候种地……

  好吧……至少有这份心就好了。

  弘治皇帝意乱烦躁的心情总算舒缓了一些,微笑道:“走,带朕去看看去。”

  一听父皇要看自己的小瓜苗,朱厚照眉开眼笑,兴致勃勃地忙道:“儿臣遵旨。”

  一路和朱厚照走到了后苑,弘治皇帝心里得到了不少的宽慰,无论如何,那科举的弊案固然使他略有烦心,可皇儿的成长,令他心里不满感到欣慰。

  小小年纪,就也知道农为本的道理了,太子乃是储君,就该做天下人的表率。

  虽然……这个时节,有些不合时宜……不过……

  他的脑海里略过不过这两个字的时候,脚下已拐过了无数的亭台,突的,本该是玉宇琼楼的后园里,出现了一个格外不和谐的怪异棚子,令他思绪瞬间打断了。

  “父皇,你看,里头就是……”

  “且慢!”弘治皇帝眯着眼道:“花圃呢?”

  这是后园啊,当年,弘治皇帝还是太子的时候,稍稍成年一些,就在这里住过几年,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记得。

  显然,朱厚照完全没注意到弘治皇帝的神色,很耿直地道:“拔了呀,留着做什么,儿臣要搭棚子,不搭棚子……如何种瓜……”

  “……”弘治皇帝感受到心里,有一丝丝痛的感觉。

  詹事府后园的营造,当年可是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的,就说里头的花圃,以及一些花岗,那可都是自天下各处上贡来的奇珍。就不说这个,单单是在皇家的开支里,詹事府每年的修葺费用,为数就不少,其中有极大部分,都是修葺后园的。

  现在竟然……拔了……然后……去种瓜……

  猛地,弘治皇帝竟还发现,这奇异的棚子上方,虽是覆盖了一层薄雪,却还可显露出一些琉璃的边角。

  琉璃?

  琉璃价格高昂,一般只有皇家和皇亲国戚才会使用,而现在……

  弘治皇帝这才想起,方才自己所过之处,似是有许多亭台楼榭的窗上被蒙了一层黑布,当时弘治皇帝也没在意,原以为是宦官在清扫,可现在……

  “那上头,是琉璃吗?”

  朱厚照的心情依旧很好,笑盈盈地道:“是啊,这都是透光极好的琉璃,父皇,你听儿臣说,眼下大雪纷飞,一天也未必能有两个时辰的太阳,这光照对儿臣所种植的瓜是极重要的。除此之外,儿臣在地底让人挖了烟道……”

  “且慢,你是为了种瓜?”

  “是啊……”朱厚照带着几分激动道:“瓜苗都种下了,再有两个月,就差不多有瓜吃了。”

  然而……弘治皇帝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朱厚照在侮辱他的智商啊。

  这样的天气,种瓜?

  第二个反应就是,这个败家玩意,你毁了这么多花岗和花草,居然连琉璃都给拆卸了下来……

  呼……他深呼吸,一副极力忍耐的样子!

  这个儿子,有时候,确实是糊涂,什么都不懂,好心办了坏事。

  虽然这样糟蹋东西,一向节俭的弘治皇帝有些心疼,可……

  弘治皇帝又用力地深呼吸了一下,没事,至少皇儿尚且知道民间疾苦,晓得农为本的道理,此时是万万不可打击了他的积极性的。

  弘治皇帝极艰难地露出了微笑,慈爱地看着朱厚照道:“皇儿种瓜,所为何来啊?”

  朱厚照歪着头,想了想才道:“挣钱,种出了瓜,不就发财了吗?”

  朱厚照手舞足蹈,兴高采烈,似乎无数的银子已经触手可及!

  本宫这是要干出一件大事,让人刮目相看啊。

  可他哪里想到,弘治皇帝的脸色已在不经意之间,瞬间的拉了下来,那本是慈爱的目光,也不经意的突然冒出了一团火般,拢在袖里的手,微微的颤抖,手指头蜷在手心,抠了抠,有一种手痒难耐,却又尽力克制的冲动。

  朱厚照依旧神采飞扬,笑呵呵地道:“父皇,等儿臣种出了瓜来……你看着吧……”

  只是……朱厚照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道再也忍耐不下的厉喝声打断……

  “来人!将他吊起来!”

  ………………

  这时候,顶着严寒而来的方继藩,还未到詹事府,只到了街角,便看到这附近出现了不少的锦衣卫校尉和成群的宦官了。

  只看这架势,方继藩便晓得,陛下来了。

  一想到弘治皇帝在,方继藩便心里有些发寒,下意识的想躲。

  谁料在这詹事府外,一个宦官探头探脑在外张望,见到了方继藩,立即露出了惊喜,瞬即又一副沮丧面孔的奔上他道:“方总旗,方总旗,不妙了,不妙了,陛下龙颜震怒,说要抽死太子殿下,快……快去。”

  这是老子打儿子啊,只是……和我有啥关系?

  方继藩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可细细一想,算了,还是要讲义气的,于是乎下了马,匆匆地随着这小宦官进了詹事府。

  到了后园,还未靠近,便听到了一声惨叫。

  这惨叫声,真是惊天动地,不过方继藩却是气定神闲!

  太子殿下嘛,别听他歇斯底里、撕心裂肺,可按照他历来见了弘治皇帝就可怜巴巴的样子,这惨叫声,肯定是大打折扣的,不过是弘治皇帝随手教训了一下,无碍,无碍。

  他不以为然地继续信步闲庭,可当他刚转过了一个假石,却是惊呆了。

  只见朱厚照竟被吊在了树脖子上,树下的弘治皇帝正手持长鞭。

  这鞭子……竟还眼熟……

  似乎早有几鞭子下去,而朱厚照的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衣,身上的鞭痕在这白色天地下显然很是醒目。

  那些宦官们早已吓得面色全非,一个个拜倒在地,皆是惶恐不安之态。

  这一次……玩大了。

  下手真够黑啊。

  ……

  今天晚上还有一更,一号凌晨上架,会有十更,之后保持每天五更以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