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家门有幸

    弘治皇帝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要知道,能名列第八的,那可绝不是省油的灯,这是精英中的精英啊,全天下的读书人,层层遴选,数百万读书人,先中秀才,此后再中举人,最终参加会试,能考中会试,就已算是天下读书人的佼佼者,这考了第八名,足以笑傲无数读书人了。

  可是……

  人渣……丢人现眼……可耻……去死吧。

  这些词汇,竟和会试第八名的人有了联系。

  弘治皇帝表情格外的古怪。

  王鳌笑了笑:“陛下,何故……”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哭笑不得的道:“江臣,今科会试,名列第八!”

  “……”

  王鳌的表情,霎时凝固了。

  这是什么感受呢,就好像被几十个精壮的大汉围着,然后直接喂了满嘴的苍蝇给你吃。然后眼前仿佛浮出了方继藩得意的样子,亲切的问候自己,好吃吗?

  暖阁里,鸦雀无声。

  他们甚至已经不觉得方继藩两个弟子高中榜首有什么稀奇了。

  反而是……这个江臣,竟和可耻、垃圾、去死、丢人有了关联。

  王鳌老脸抽搐,老半天回不过神,仔细一回味,自己的侄子,那个高中了五十二名的侄儿……哪里还有金榜题名的风光,连名列第八人者尚且被人骂的狗血淋头,那么王道和,岂不成了垃圾中的垃圾。

  亏得自己方才还喜气洋洋,得意忘形,现在想来……竟有一种耻辱的感觉,丢人了,丢人了啊,方继藩那等败家子,尚且将名列第八的门生骂了个狗血淋头,自己堂堂帝师,吏部天官,竟为子侄侥幸忝入二甲,而兴高采烈。

  这是摩擦啊,这是被人用手指头按在地上,反反复复的摩擦,摩擦完了,再将人吊起来,然后左右开弓,横七竖八的打脸,啪啪啪啪啪……

  呃……

  王鳌表情凝固,立即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

  这若是还表现的喜气洋洋,没得让人笑话。

  弘治皇帝真是哭笑不得……

  呼……

  弘治皇帝似乎想为王鳌解围:“这个方继藩,真真是胡闹,下次……要训斥他。”

  暖阁里依旧鸦雀无声,似乎并没有因为弘治皇帝的安慰,而缓解尴尬。

  于是暖阁里,依旧是安静的吓人。

  尤其是王鳌,更是尴尬到了极点。

  他羞愤,他想找一个地缝,而后钻进去。他甚至……想死!

  王鳌是个要脸的人,毕竟是堂堂吏部天官,在这种场合,他是真的想死。

  “王师傅……”弘治皇帝看出了异样,心里有几分恼怒,方继藩这家伙,真是……

  他本想用得意忘形四字来形容方继藩,可方继藩哪里得意忘形了,人家明明谦虚的过了分,这厮一谦虚,结果天下人都如丧考妣了,这算什么事啊这……

  王鳌脸很僵,老半天,才尴尬的道:“老臣……老臣……惭愧!”

  “……”

  又是安静。

  因为暖阁里的君臣们,真不知该如何安慰才好,不过王鳌的心情,大家却是能感同身受的。

  弘治皇帝摇摇头,苦笑:“你们……退下吧。”

  弘治十二年的会试放榜,绝对属于史上最为尴尬的一次。

  高中的人,没有一个嘚瑟的放炮竹,连那些报喜的人,也跟着遭了殃,无论敲锣打鼓到了哪家客栈或是府邸,结果人家大门一关,喜钱?抱歉,没有!为何?丢人啊,考的不好,才七十多名,有辱门楣,这算什么喜事?喜从何来呀?现在闭门反省都来不及,还四处敲锣打鼓的告诉别人,自己高中了啊,金榜题名了啊,了不得了啊,呃……你们不嫌尴尬,我还怕被人笑话呢?所以……再会。

  那报喜的人,一路跟着骂娘,走在哪儿,都没有三年前那般的热闹,更别说喜钱了,你不掏钱随个份子给那些金榜题名的读书人道一声节哀就不错了。

  其实读书人是最要脸的,也最看重自己的名声,现在已经不是谦虚的问题了,现在任何一丁点的高调,都可能遭人质疑,读书人靠四书五经来求取功名,这就注定了,他们必须白玉无瑕,做道德上的完人,即便心里有什么龌蹉,或是因为上榜而狂喜,因为成了贡士,便有了殿试的机会,接着便成为官老爷。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你再高兴,也得憋着,要夹着尾巴做人。

  …………

  王家。

  右春坊右谕德王华,此刻心情是极好的,榜文已经颁出来了,自己的儿子王守仁,名列第四,这个成绩,令他有一些小小的遗憾,因为王华乃是状元出身,现在在翰林院任侍讲学士,同时兼任詹事府右春坊右谕德一职。

  按理而言,老子英雄儿好汉,自己是状元,自己的儿子至少也该中个会元才是。

  不过……无论如何,这也是值得可喜可贺的事。

  他今日特意的告假,没有去当值,事实上,在詹事府里当值,也没什么意思,王华的职责是辅助杨廷和教育太子殿下,只是可惜,太子殿下压根就没心思在学习上。

  他倒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不似杨廷和那般,因为太子不读四书五经而心忧如焚,因为……自己的儿子王守仁,其实也是一个‘怪才’。

  “少爷回来了,回来了。”

  外头传来了喧哗的声音。

  王华听罢,正襟危坐在厅中。

  过了片刻,就见一个二十八岁的青年人踱步入厅,随即见了王华,拜下:“见过父亲。”

  王华捋须,含笑道:“老夫听得了喜讯,很为你欣慰,家门有幸啊。怎么,你何故不喜?”

  王守仁想了很久,然后道:“父亲,儿子看榜时,见四处都是滔滔大哭,所以不喜。”

  王华皱眉:“人家名落孙山,难道还不可以哭吗?”

  王守仁想了想:“他们以不登第为耻,儿子却以不登第却为之懊恼为耻……”

  呃……这句话有点让人无言。

  可毕竟王华是状元出身,而且这个儿子,历来脾气古怪,总有惊人之语,所以早就习惯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那些名落孙山的人,因为考不中,所以伤心欲绝。可在王守仁看来呢,考不中就考不中,哭个毛线,可耻。

  王华笑了:“你登第了,自然可以这样说。”

  王守仁也不和父亲辩解,却是道:“今日儿子见了一个叫方继藩的人。”

  王华一听方继藩,心里咯噔一下,他对儿子的性情,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能令他产生兴趣的人可不多,可一旦产生了兴趣。

  王华的脸色变了,义正言辞的道:“如何?”

  王守仁沉吟了片刻:“他在榜下,对他的门生江臣一通臭骂,真是痛快,将天下读书人都骂尽了。”

  “……”

  王华无言,这个傻儿子啊。

  王华正色道:“你也是读书人。”

  王守仁道:“儿子一直想跳出读书人的框架,抱着书本,是学不来真知的,儿子……”

  又开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