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吊打同行

  唐寅看着榜。

  第三名,会试第三名,已是极好的成绩了,即便是他应天府的解元,能得到这个名次,也足以令他欣慰。

  只是……他赫然看着自己名字之上的欧阳志、刘文善,满脸错愕。

  这怎么可能。

  自大明开国以来,从未有过北直隶的举人能名列一甲第一名。何况,连第二竟也被包揽。

  更不必说,第八名的那个江臣。

  他已惊讶的下巴都合不拢了。

  整个贡院之外,所有人都已经忘记了呼吸一般,像见鬼了似得,看着这榜单。

  张家兄弟以为自己看错了,张延龄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眼睛。

  而张鹤龄身躯一震,脸上的微笑,一点点的流失。

  安静……

  可怕的寂静……

  方继藩长呼了一口气,大功告成,不枉苦心,本少爷……这下牛叉了。

  他回头,看到三个面带喜色的门生。

  接着,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眼一个个错愕的人。

  很快,无数双眼睛,朝方继藩看来。

  这是何其可怕的眼神啊。

  其中有为数不少人,甚至恨不得将方继藩生吞活剥。你方继藩,凭什么教出了三个这样的弟子,你方继藩何德何能?你到底凭借的是什么?

  莫不是……舞弊!

  这几乎是每一个人,心底最深处的想法。

  赤裸裸的妒忌,令一双双眼睛充了血,变得分外的鲜红起来。

  方继藩脸上的笑容,却是一点点的在消失,他能感受到这种被万千人的眼神QJ的感觉,事实上,方继藩一丁点都不害怕有人状告自己舞弊,证据呢?有证据吗?

  不过……这些高傲的读书人,总是给方继藩一种很不爽的感觉。

  你们……平时不是很牛叉吗?平时不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吗?

  本少爷今日……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碾压!

  方继藩心下冷笑,深吸一口气,突然,一声厉喝:“江臣!”

  所有人的目光,俱都无比复杂的被方继藩所吸引。

  这家伙,一定高兴坏了吧。

  一定要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可方继藩怒斥:“江臣,给为师跪下。”

  江臣吓了一跳,原本还兴奋自己高中第八名,这若是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可恩师这般一吼,他哪里敢造次,直挺挺的跪倒:“学生恭听恩师教诲。”

  服气了。

  彻底的服气了。

  恩师了不起,没有恩师,就没有我江臣啊。

  可方继藩,却是露出了痛心疾首之色:“你……你……你……丢人现眼啊。”

  “……”丢人现眼四个字自方继藩口里出来,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恩师……”江臣呆了一下,忙是道。

  方继藩大手一挥:“不要叫我恩师,我没有你这样的门生,耻辱啊,耻辱啊,会试第八,你是如何考的。你……你……你考了个第八来,你还好意思做为师的门生吗?丢人啊,你叫恩师以后,怎么出门,叫恩师以后怎么敢拍着胸脯告诉别人,我方继藩桃李满天下,门生一个个都是尖顶尖的俊才。怎么好意思跟人说,为师教导有方?你来说,你怎么对得起为师,你……你……我没有你这样的门生……”

  “……”

  贡院之外,依旧还是鸦雀无声。

  那原来高中的人,原本还眉开眼笑,可一下子,表情凝固了。

  呃……很尴尬的样子。

  看看人家江臣,考了第八,就差要被逐出门墙,被方继藩这败家子骂了个狗血淋头,你考了八十八,还笑得出来吗?

  那徐经,更是脸色堪比猪肝,原以为自己考了二十七名,可喜可贺,自己也算是吴中才子,可现在……他忙是收起了笑容,一副死了NIANG的样子。

  事实上,似乎除了今科会元欧阳志之外,似乎其他的人,都没有资格笑。

  江臣悲痛的无法呼吸。

  唐寅和徐经也悲痛的无法呼吸。

  所有的举人,无论中没中的,此时此刻,都是痛彻心扉。

  什么江南士人,江北士人,什么才子,什么举人,此时此刻,宛如蝼蚁。

  刘文善见状,倒也乖巧,二话不说,也跪下下来:“学生,也考的不好,还请恩师责罚。”

  是啊,毕竟没有考到一百分,只考了九十九嘛,还差一丁点,所以,给恩师丢人了,虽然名列第一的乃是他的师兄。

  “要知耻!”方继藩厉声棒喝:“你们两个,要知耻!知耻而后勇,否则,丢人现眼,我的老脸,都被你们这些不肖的东西,丢了个尽。平时为师是怎么教导你们的,怎么教导你们的,罚你们回府,面壁思过三日,什么时候知道什么叫丢人现眼了,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再来和为师说话。”

  江臣和刘文善热泪盈眶,拜下:“学生……谨遵恩师教诲。”

  “哼!”方继藩一声冷哼,犹如一根刺,将这贡院的读书人,俱都扎了个遍。

  突然……有一种索然无味的感觉。

  没中的人,觉得自己真是猪狗不如。

  而中了又如何?你中了第几?你算什么东西?人家名列第八,还丢人现眼呢,那么你是什么?便是那名列第二的刘文善,不还要面壁思过,你以为你中了,了不起了?可以做官老爷了?你错了,你就是一个渣,渣渣中的战斗机!

  无数人垂着头,今日这会试看榜,比之往年,既没了许多撕心裂肺的痛哭,也没了那范进中举一般的狂喜,很安静,安静的可怕,即便是中了试的人,也乖乖的垂着头,此刻他若是露出个笑容,教人瞧了去,都害怕被人指着鼻子骂不要脸。

  唐寅脑子里,已是嗡嗡的响。他看着方继藩,再看看榜,那刺眼的唐寅二字,无论怎么看,依旧还是列在第三,这是既成事实,无法更改,他身子打了个寒颤,自己……堂堂应天府解元,竟是远远不如欧阳志、刘文善,只稍比江臣好一些罢了,可这江臣,现在却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

  方继藩骂完了,痛快,尤其是看到那些灰溜溜的读书人,更痛快。

  你妹的,平时这帮孙子,可没少在街头巷尾诽谤我方继藩吧,本少爷心里可有记账的账本呢,来啊,狂啊,有本事到本少爷面前狂啊。本少爷一根手指头,把你们按在地上摩擦,爽不爽?

  他目光所过之处,所有人都羞愧的垂下头。

  只有他方继藩昂首阔步,轻描淡写的道:“好了,起来吧,不可有下次了,下次再丢为师的人,为师决不轻饶!哎,教不严,师之惰也,为师也有责任,平时还是打你们打的少了,以后……要努力!”

  …………

  姑姑过世了,正在奔丧,章节都是定时发布的。其实看到书友的抱怨,想要加更的,无奈电脑不在身边。

  人在外面,哎,终于才知道自己年纪大了,已经奔三,从前从来没觉得什么,如今看着越来越多人凋零,方才知道,人生短暂,悲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