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名列一甲

  其实跟着方继藩出门,倒是难为了欧阳志、刘文善和江臣,尤其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露脸,确实是需要极大勇气的,所以三人低着头,在方继藩身后亦步亦趋,像犯错的孩子。

  “你好呀,方贤侄……”

  这时,人群中窜出了两个人来,俱都是瘦高个子,面上带着苍白,竟有几分营养不良的迹象,不过此刻,二人面上却还带着些许的红光,春风拂面一般。

  这不是寿宁侯和建昌伯吗?

  方继藩也笑,朝他们作揖:“见过两位世叔,二位世叔你们好呀,吃了吗?”

  张延龄眉开眼笑,听哥说,今日就准备好簸箕去装银子,要发财了,他笑嘻嘻的道:“吃了呀,吃了两碗粥。”

  张鹤龄瞪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开口说话,方才笑嘻嘻的道:“贤侄吃了吗?”

  方继藩道:“吃了,也是喝粥,还加了几个鸡腿,一只小乳猪,可惜吃不了这么多,其余的,丢了。”

  张延龄吞了吞口水,开始流涎。

  张鹤龄正色,严厉批评方继藩道:“这样吃,不健康,不养生。”

  “噢。”方继藩颔首。

  “看榜,看榜,本侯身为国舅,自也要关注咱们大明抡才大典,贤侄,你请。”

  方继藩笑道:“小侄也是一样,小侄也很关心我大明的俊杰才子,两位世叔先请。”

  “不要客气嘛,贤侄,还是你先请吧。”

  方继藩觉得没意思,便背着手,当真先请了,到了榜下,却发现唐寅、徐经人等也拥簇着在另一边,唐寅看到了方继藩,便觉得自己骨头有些疼,可惹不起,只好假装没有看到方继藩。

  方继藩呢,也只是笑笑,不做声。

  这榜下无数人七嘴八舌,热闹非凡,无数人满怀着期待,不过更多的人,几乎已经看到了结果,单以赌局而论,唐寅是必胜了。

  好不容易捱到了吉时,一声锣响,有人高省唱喏:“张榜放红。”

  所谓放红,其实就是这榜乃是大红色,寓意喜庆的意思。

  随后,贡院的中门大张,一个学官领着众差役鱼贯而出。

  嘈杂的贡院之外,一下子安静下来。

  万千攒动的人头,此刻都聚焦在了那放榜的位置,许多人屏住了呼吸,眼睛发直。

  此榜一放,榜上有名者,自此鲤鱼跃龙门,一飞冲天,从此成为人上之人。

  而名落孙山者,十年寒窗,俱都白费,如东流之水,所有的努力,乃至于人生,俱都没有了意义。

  第一张榜放出。

  贴在了右手的位置。

  在古人眼里,左贵右轻,这榜贴在了右边,往往都是排名较为落后的中榜者。

  数十个名字,赫然在列,无数人开始疯狂的搜寻自己的名字,终于,人群中爆发出一个喜极而泣的声音:“我……我中了……”

  声音哽咽,似乎连自己都不可置信,虽然排在后尾,现在中了,也只是贡生,只有经过了殿试,才可以成为正式的进士,不过,这已是预备进士了,因为排名落后,只能名列三甲,其实没什么前途。

  可即便将来只是区区三甲,那也是高中,进士就是进士,这意味着,很快他便可以得到授官,最差,也是一县之长,是真正的官老爷。

  “我也中了……”

  “我中了!”

  激动的难以遏制的声音,一个又一个起伏而出。

  许多人抱头痛哭,有的发出狂笑。

  方继藩突然觉得这一幕场景,竟和上一世恭喜某某总喜提玛莎拉蒂一般……很欢乐。

  不过此时他心情也颇为紧张,毕竟三个门生跟着自己混吃混喝这么久,这要是没中,岂不是坑死了?

  好在方继藩对三个门生还是很有信心的。

  八股这玩意,是巨坑,自古以来,多少才子聪明绝顶,还不是照样名落孙山?江南四大才子之中,历史上的唐寅就算是抛去作弊的因素,其实也并没有列入一甲头名,至于其他三个所谓的江南才子,譬如号称祝枝山的祝允明,连乡试都考了五次才中,七次参加会试,次次都是名落孙山。再有那文征明,也是屡试不弟,最后靠着父荫,才勉强作了个官。

  最后一个徐祯卿倒是好不容易在接近四十岁时中了进士,却也不是名列前茅,没过几年,就死了。

  在这里方继藩不得不要表扬一下太祖高皇帝,他所定制的八股文,简直就是才子克星,才情再好的人,即便聪明绝顶,却也得按着那繁琐的规矩来,破题、承题、起股、二股……每一段都需按着格式和规矩来,不能多一个字,不能少一个字,还得押韵,不只如此,你还得在一天之内做完试卷。

  而即便做完了,那也不过是勉强合格罢了,在这短短的几个时辰里,你的文章,还得入考官法眼。

  要知道古人作诗作词,都是需推敲润色的,别看人人才情通天,却也绝不是随口吟唱出千古佳句,这诗词面世之前,需要删删改改,每一个字,都要琢磨。

  而八股,其实就是讲废话,你这废话还得说得通,还得符合规范,还得蕴含圣人的道理,很抱歉,时间还不多,若是让人十天半个月专门去写一篇八股文,只怕站在榜下的举人,人人都可以写出一篇锦绣文章,可要在一天不到的时间里,完成这个操作,还想让人叫好,很抱歉,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包括了唐寅。

  自己三个门生,将这些题,作了足足半年,科举的这篇文章,他们已不知绞尽脑汁练习了多少遍,每一个人肚子里,都有几十种破题的方法,乃至于每一个字,都推敲过数十上百遍,这是什么,这就是优势,无以伦比的优势!

  古代的读书人,为何最喜欢押题?这是因为,若是能押中题,便是一个平时不起眼的人,也有了能金榜题名的资格。方继藩自认三个门生虽然老实一些,可在贫困和没有名师教导之下,尚且能中秀才,再加上这大半年来,在方家的调教,实力绝对不差,事先又练习了无数次这篇会试的文章。

  很不客气的说,什么狗屁才子,在自己三个门生面前,大罗金仙来了,你也得歇菜。

  等一张张榜放出来,耳畔,总会有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而那些榜上暂时无名的,更显焦虑,欧阳志三人见连帖了六七张榜,都是榜上无名,也不禁焦虑起来。

  张家兄弟呢,则吞着口水,虽是晓得此番必胜,却还是不免有些紧张。

  待第五张榜贴出,赫然,一个名字出现在方继藩眼前——江臣……

  江臣……第八名……

  呼……

  有人显然看到了江臣的名字,不禁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方大败家子,果然还是有几把刷子,竟是让自己的门生,高中会试第八。

  这个名次,已是极好了,只要殿试不出大的差错,十拿九稳的二甲进士,光耀门楣。

  还剩最后一张榜。

  唐寅依旧显得淡定,身边至交徐经已名列榜中了,第二十七名,这个名次,不算太好,也不算太糟糕,二甲颇有希望,不过还需在殿试中加加油。

  徐经已面露喜色,不过他还不急着庆祝,因为,现在每一个人都在等最后一张榜单。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许多榜上无名之人,已经心灰意冷了,毕竟,第一张榜,只会有三个名字,显然,自己的希望已经渺茫。

  最后一张榜,旋即张贴出来。

  方继藩屏住了呼吸……

  第一名……会元:欧阳志……

  是欧阳志……

  第二名……刘文善……

  一下子,人群已爆发了惊叫。

  第三名……唐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