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春闱

    “老方……听说你三个门生要考试了。”

  研究之余,朱厚照难免和方继藩说几句闲话。

  “是啊,指着他们给臣养老呢。”方继藩趴在石桌上,看着纸上的构图,聚精会神。

  “本宫可以给你养老。”朱厚照笑呵呵的道:“我们可以研究科学到老。”

  方继藩抬头看了朱厚照一眼,又低下头:“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朱厚照追问。

  方继藩认真的道:“三个门生,就相当于我三个儿子一样,儿子给父亲养老,这是理所应当的。”

  “可我们是兄弟啊。”朱厚照咂咂舌,气呼呼的道:“本宫很讲义气的。”

  “说不准。”方继藩又摇头:“还是儿子可靠一些。”

  朱厚照龇牙:“本宫还听说你和人打赌,输定了。那唐寅是应天府解元。”

  方继藩不鸟他。

  朱厚照便低头又研究他的‘科学’,良久:“你说,烟花能将炮仗升上天,是不是,可以将人升上天?”

  方继藩骇然的看了朱厚照一眼,太子殿下果然聪明啊,居然把火箭的原理想透了:“理论上而言,是的。”

  朱厚照眼里放光:“可是,人若是升上天,会不会摔死。”

  “给他背个伞就可以了,其实可以让刘瑾来试一试。”方继藩若有所思。

  朱厚照兴奋起来:“好,本宫已等不及了。不过……能借点钱吗?”

  “借钱?”方继藩狐疑的看着朱厚照,你特么的逗我,你是太子啊。

  朱厚照哭笑不得的道:“父皇的月例少的可怜,詹事府的供奉倒是没少,可有时,本宫让刘瑾他们出去采买一些吃食回来,谁晓得,过了冬,价格便暴涨,刘瑾说,以往一串糖葫芦,不过几文钱,现在,却需三十多文。”

  方继藩听的咂舌,这是抢啊。

  刘瑾这厮贪污了?

  朱厚照道:“他说是连日的大雪,许多蔬果减产,因而价格暴涨。”

  方继藩恍然大悟,自己还是冤枉了刘瑾啊,刘瑾这厮,想来还不至于敢把算盘打到朱厚照的头上。

  身为方家的大少爷,方继藩确实有些不食人间烟火,此时他才想起一件事,小冰河期所产生的影响,绝不只是冬天取暖这样简单,因为冬日太长,中秋没到,便开始下雪,这等寒冷的天气,足足持续小半年之久,农作物势必也要减产,好在大明的产粮区主要是在江南一带,那里毕竟处在温带,情况还稍好一些,而粮食可以通过大运河送至京师,再加上弘治皇帝的励精图治,至少还能保证军民的粮食供给。

  可蔬果就不同了,这玩意保质期不长,而且现在本来粮食减产就厉害,江南那儿,也不可能鼓励他们多种蔬果送来京师,京师这一带,常年被大雪覆盖,哪有什么蔬果可以存活。

  因而,即便是当季耐寒的一些蔬果,价格也是暴涨到了离谱的地步。

  这小冰河期的可怕,后世人可能无法理解,或者说,即便是在后世,以当时的技术手段,倒也勉强能保证生产,可在这个小农时代,影响却是极大,甚至大明朝的灭亡,小冰河期的贡献可是不小,因为这极端的天气,以至北方许多地方,颗粒无收,大量的百姓沦为流民,流民们积攒的多了,最后汇聚成了洪流,肆虐天下。

  深吸一口气……

  方继藩嗅到了商机:“殿下,可能我们要发财了。”

  “呀……”朱厚照惊讶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道:“若是这个时候,我们能种出新鲜的瓜果,是不是要发财了?”

  朱厚照一听发财二字,顿时激动的血脉喷张。

  “发财,带上本宫啊……瓜果……这个时节,能种什么瓜果?”

  方继藩眯着眼,大棚啊……用大棚制造出温室的环境,什么瓜果种不出?

  而在这时节,所有人口里淡出个NIAO来,寻常的百姓家倒也罢了,能吃饱饭就不错,可是这京师里富户都如狗,权贵满地走,哪一个府上,不需大量的供奉一些山珍海味。

  什么是山珍海味呢?重点在于稀罕,比如夏天吃的瓜,在这连蔬菜都紧缺的时节,却能吃上一口,这不就是山珍海味吗?

  什么是富户,富户就是吃别人吃不着的,买人家买不起的。

  深吸一口气:“得先试一试,老规矩,一人入股一半,不过首先,我们得先研究研究,需要一块地,最好这地在城里,离的太远,不好照顾。”

  “有啊。”朱厚照这个人很实在,方继藩说能发财,他就信:“詹事府里,有的就是地,后园,去后园,那里有许许多多花花草草,叫刘瑾他们全拔了。”

  好气魄!

  方继藩就喜欢和太子殿下合作,怎么说呢,认定了一件事,什么丧心病狂的事都做得出,詹事府的后园,占地极大,不过那里的花草,可都是无数巨匠花费无数心血栽种出来的,一花一木,不知费了多少人的心思。

  那特么的是园林啊,不,该叫苑林!

  不过……管他呢,反正又不是自己家的苑林,自己操啥心?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一个地方,先试一试,詹事府好,太子每日都在这看着,自己也每日都要来当值,方便。一旦成功,西山那儿,当初在煤矿附近收购了荒地,也就派上了用场,当初收购荒地,是担心那一带也能采出煤来,免得被人分了一杯羹,现在却可以派上用场。

  方继藩打起精神:“这就好办,现在开始,铲出几十亩地来,挖出一个窑来,烧砖,盖一片暖房,通上烟道,反正无烟煤不值钱,将烟道中烧热一些,上头再盖上……”

  再盖上什么呢?这个时代没有透明的塑料布啊。

  玻璃倒是可以,无色透明,采光性能很强,不过总不能因为现在这一口试验田,还造出一个玻璃工坊出来吧。

  这片田的目的,在于验证大棚在明朝的可行性,玻璃是肯定要烧的,反正这玩意生产成本低,将来大规模的种植,可以用上,兴许还能连带着玻璃一起卖呢。

  可现在,却不能费这么多功夫。

  方继藩眯着眼,看到了不远处詹事府阁楼殿宇的窗,这窗用的乃是琉璃,不是寻常人家的纸窗,琉璃其实也就是玻璃,只不过不是透明无色而已,某种程度而言,透光性,其实还不错。

  就它了。

  “那个……琉璃窗,拆卸下来,覆在暖房上头,而后就是育种,这个容易,我们先种西瓜试试吧,说起来,我想吃瓜了。”

  朱厚照兴致勃勃,说干就干,捋起袖子:“本宫去喊匠人来。”

  发财,是朱厚照内心深处的冤枉,虽然这败家玩意,显然不知道为了这块试验田,花费多少,譬如那价值不菲的琉璃,譬如那大兴土木的开支,又譬如糟践的后园名贵花草。

  实验嘛,总要有所牺牲,大规模种植之后,成本也就能暴跌了。

  方继藩这样安慰自己,如此,才显得自己良心舒服了一些。

  …………

  春闱将至。

  欧阳志三人可谓是摩拳擦掌。

  这数个月来,他们已不知写了多少篇文章。

  等到了二月初九。

  他们早早起来,却见恩师难得的,也起了一个大早,就在前院里等着他们。

  欧阳志三人上前,郑重其事的朝恩师行礼。

  方继藩欣慰的看了他们一眼,道:“好好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