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复诊

    不晓得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见过两位世叔,世叔,听说你们二位,联名弹劾了晚辈?”

  “……”张鹤龄脸上的笑容有点儿僵。

  弹劾是肯定弹劾的,为了弹劾的奏疏,他可没少费功夫,他原以为皇帝陛下还未处置方继藩呢,所以方才笑的很开心,可现在方继藩居然将此事摆到了台面……张鹤龄有一种一万头草泥马在心头奔过的感觉。

  这说明什么,说明陛下已经当着方继藩的面,‘处理’过这件事了,可现在方继藩完好无损,还如此开心的跑来告诉自己,你是不是弹劾了我啊……

  就这样平安过关了?

  方继藩依旧在笑,还笑的很张狂和得意。

  张皇后听到弹劾,一头雾水,便狐疑的看向张鹤龄。

  张延龄立即耸拉着头,而张鹤龄则是仔细打量方继藩,不可能啊,搜罗了这么多罪证,怎么可能……

  谁料方继藩这时又笑着道:“陛下真是鸿恩浩荡,非但没有加罪于晚辈,反而还要让晚辈去陪太子殿下读书……”

  张鹤龄还没反应过来。

  可张皇后霎时之间,便明白了什么。

  陪读?

  二十年的夫妻,张皇后又怎么不明白夫君是什么样的人,在他的心里,世上再没有比太子更重要的了,国朝没有太子设陪读的规矩,可现在特意命方继藩陪读,而且还是在自己这不成器的兄弟弹劾之后,那么……除了说明自己兄弟的弹劾纯属污蔑之外,还说明,方继藩一定做了什么事,令太子得到了某种改变,而使陛下深信,方继藩将来会在太子身边,给予太子殿下巨大的帮助。

  这两个不成器的兄弟啊。

  相比于自己儿子,两个兄弟的分量自然要差一些,何况,她对方继藩的印象也是极好。

  何况,陛下在弹劾之后,做出的决定,显然别有用心。

  现在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惹是生非,张皇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方继藩,你去偏殿,给公主殿下复诊吧。”

  语气平淡,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方继藩道:“臣遵旨。”

  说着,很开心的去了。

  方继藩一走。

  张鹤龄和张延龄依旧还未回过劲来。

  便听张皇后厉声呵斥:“跪下!”

  张鹤龄一呆:“姐……”

  张皇后面带愠怒:“平日就知道你们两个,是没王法的东西,本宫念在姐弟的情面,一再纵容,哪里晓得,你们还想要构陷忠良不成?”

  张延龄吞了吞吐沫,很小心翼翼的纠正张皇后:“阿姐,方继藩不是忠良……”

  “住口!跪下说话。”

  张延龄立即道:“姐,我不跪,我不服气……”

  他话还未落下,却见自己的兄弟张鹤龄啪嗒一下跪了,张鹤龄比自己的弟弟智商还是高那么一丢丢的,他已察觉不对劲了,他很实在,毫不犹豫的跪了。

  张延龄顿时心口疼的厉害,自己的兄弟……居然将自己卖了,于是再没有什么骨气了,马上趴在了地上。

  ……

  方继藩在偏殿里,远远听到了张家兄弟的哀嚎声,他心里乐了,两个笨蛋,他们是一丁点都不明白张皇后的心思,方才自己那番傻乎乎的无心之言,明摆着是告诉张皇后,这两兄弟犯事了,而皇上在看到了弹劾奏疏之后,非但没有加罪自己,反而委以重任,这不明摆着,陛下对于张家兄弟构陷自己很是不满,而且对张家两对活宝,没有一丁点的信任吗?

  雷霆雨露,俱都君恩,陛下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对张家兄弟的态度不言自明,这是极大的不满啊。

  闹事闹到了皇帝那里,而且还是弹劾奏疏,这可是满朝文武都看着的事,张皇后不抽这两兄弟才怪了。

  还真以为本少爷只会胡闹?

  进了偏殿,里头烛火冉冉,一个老嬷嬷站在墙角,面无表情。

  公主殿下似乎早就候在这里等待诊视了,欠身坐在锦墩上,她面上含着嫣然笑容,那长长的睫毛,带着几分羞怯的颤抖,一双如星辰一般的明眸,只匆匆看了方继藩一眼,旋即又移开目光,那目光里似有感激,却又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复杂。

  在这烛火之下,方继藩这才注意到,她的脸精致无比,隐约有几分张皇后的影子,绝对没有任何老朱家的遗传,从前方继藩匆匆见过她,一次是在大殿,一次是在病榻,那时候也无心欣赏,可这一次认真去打量,方继藩突的心砰砰跳动起来,这小妮子,居然给方继藩一种和公主将来孩子叫啥都已想好的感觉。

  面对方继藩如此侵略性十足的凌厉目光,公主殿下居然还是带着浅笑,可眼底深处,除了羞涩,却也有了几分愠怒。

  当然,她却还得带着浅笑,在母后身边,她一直都是嫣然带笑的样子,性子也恬静,既然方继藩说她是脑疾,为了防止病情复发,所以张皇后对她尤为上心,于是乎,公主殿下身边,总有三班倒的老嬷嬷随时盯着。

  否则,一旦显出和以往有什么不同的性情,比如她现在就想愠怒的瞪着方继藩,然后告诫这个臭小子,不可如此放肆无礼。可她却不敢,只能无奈的浅笑,因为这难保不会让人怀疑她是否脑疾复发了,复发了就要吃药,药很苦,公主一点都不想吃。

  方继藩见公主对自己笑,心里暖洋洋的。

  方继藩上前,笑呵呵的道:“见过殿下。”

  公主显得无奈,却还是微笑着对方继藩道:“有劳……张总旗了。”

  方继藩立即道:“为殿下效力,赴汤蹈火,哪里敢称劳。”

  “咳咳……”角落里的嬷嬷面无表情,用冰冷的声音道:“张总旗,请立即复诊吧。”

  “噢。”方继藩觉得这老嬷嬷大煞风景。

  公主也只不经意的微微皱了皱鼻子,显然对于老嬷嬷,既有几分忌惮,在她面前又不敢造次。

  “伸手。”方继藩捋起袖子。其实他不知道,自己这复诊的架势,倒不像是大夫,更像是杀猪匠。

  公主迟疑。

  “不伸手如何复诊?”方继藩义正言辞的道。

  那嬷嬷终于开了口:“是否要垫上一层帕子?”

  把脉而已……方继藩没好气的道:“垫了帕子就不准了。”

  嬷嬷显得很无奈。

  公主含羞带怯的伸出纤纤玉手来。

  方继藩安慰她:“别怕,反正殿下大病的时候,该摸的都已摸了。”

  “……”公主的纤纤玉手,下意识的想要缩回去。

  方继藩名声有些不好,她虽在深宫,又怎么会不晓得呢?

  再看此人嬉皮笑脸的样子,一看……就是纨绔子弟,没几分正经,虽然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可是戒备的心理却是极重。

  方继藩却是一把将她的脉搏抓住,装模作样的开始把脉。

  心跳有些快啊,这脉搏怕是每分钟有一百五十上下了。

  方继藩别有深意的看了公主一眼,见她局促又羞愤的样子,旋即放开了手,哈哈一笑:“嗯,没问题,病情没有反转的迹象。”

  公主一呆,明眸凝视着方继藩,她原以为,方继藩会趁机揩油。

  可谁料方继藩只轻轻一抓,便收回了手。

  方继藩又笑了笑:“公主殿下玉体金安,我就放心了,好啦,告辞。”

  也懒得说什么,起身便走,不肯逗留,只留下一脸错愕的公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