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上天的恩赐

  龙颜震怒!

  显然,弘治皇帝现在是气得不轻啊!

  朱厚照有点发懵了,显得不太自信,想要装死,努力的开始想挤出一点泪水。

  方继藩缩了缩脖子,却只能硬着头皮道:“臣和太子,不是在做生意。”

  这是……死鸭子嘴硬!

  倘若他们两个老老实实的认错,倒也罢了,偏偏这两个家伙还在此拼命抵赖,这就是态度问题了。

  “你可知道,这是欺君之罪?”弘治皇帝这时,却想好生教训教训这两个家伙了。

  方继藩朗声道:“陛下,臣和太子殿下,确实不是在做生意,太子殿下,忧国忧民啊,这些日子,天气寒冷,太子殿下眼见百姓们衣不蔽体,而京师之中,木炭的价格一日高过一日,不知多少人饥寒交迫,为此,太子殿下担心得每日都辗转难眠。”

  “对,对,儿臣心好痛,辗转难眠!”朱厚照捂着自己心口,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方继藩随即道:“为此,臣和太子殿下,为了天下百姓的生计,便买下了荒山,让人采煤,对煤进行加工,用这煤来代替木炭,在这京师,一斤木炭三四十个钱,而煤炭,一斤却不过区区三五个铜钱而已,太子得知之后,欣喜若狂,若能大大降低百姓们取暖的成本,这比之平抑粮价,更不知可以救活多少人,太子殿下和臣经营煤矿是假,可实际上,却是为了百姓的福祉!”

  多不要脸的人,才可以将这挣钱的事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朱厚照偷偷地看了方继藩一眼,心里实在忍不住的佩服,厉害,厉害。

  他则继续捂着自己心口,如便秘似的:“是啊,是啊,心好痛,为了百姓的福祉……”

  “……”

  弘治皇帝一看这两个家伙,就晓得十之八九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哪里是什么为了百姓的福祉,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卖煤取暖……”翰林们已经闹成了一锅粥。

  虽然翰林们平时都在象牙塔里,对这柴米油盐之事敬而远之,可他们还是有常识的,纷纷道:“胡说,煤如何取暖,这哪里是救人,这是害人。”

  “殿下莫不是和这方继藩一道,强买强卖了罢,殿下,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

  强买强卖……

  似乎这个理由,最是合适。

  不是强买强卖,谁吃饱了撑着卖煤来取暖?多半是方继藩的馊主意,想要敛财,便和太子一道,去取了那毫无用处的煤,强卖给人,他是太子,谁敢不给银子?想一想那些可怜的百姓,他们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本就生活苦寒,却含血含泪,遭太子和方继藩的压迫。

  有人锤着自己的心口,顿时滔滔大哭起来:“太子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怎么可以如此,秋日降下大雪,本已令百姓们困苦不堪,太子殿下不体恤他们,竟还强买强卖,这是国家之大不幸啊,这一定是方继藩的馊主意。”

  鉴于方继藩的恶名,似乎……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弘治皇帝闻言,更是大怒,其实他一直都在忍耐,就想看看,方继藩和太子到底在搞什么,他也略知一些采煤的事,不过并没有干涉,可万万想不到,这两个家伙采煤的目的,竟是为了将这煤当做木炭一样卖出去。

  弘治皇帝气得发抖,狠狠地看了方继藩一眼,他对方继藩的印象,其实一直还算不错的,这也是为何弘治皇帝一直默许朱厚照和方继藩胡闹的原因。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你们二人可知罪吗?”

  弘治皇帝一声低吼,这是弘治皇帝给他们的最后一次机会。

  “陛下!”就在此时,却传来了一个声音。

  众人忍不住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

  却见一人,徐徐地站了出来。

  敢在这个时候,打断皇帝的,这世上没有几个人,不过,恰恰这个人就在这几个人之中。

  此人正是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

  刘健学问博大精深,敢于仗义执言,以天下为己任,心胸开阔,不记私仇,既是首辅,也是朝中的君子,弘治皇帝对他可谓是信任有加。

  所以他的一言一行,都举足轻重。

  弘治皇帝正准备撸起袖子狠狠重罚这两个家伙,却被刘健所打断,忍不住狐疑地看了刘健一眼,却不得不道:“刘卿家,有什么话要说?”

  刘健郑重其事地拜倒在地道:“臣以为,无烟煤,确实很好!”

  “……”

  崇文殿里,顿时升起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太子荒唐倒也罢了,方继藩这个人渣更不必说,他不荒唐,那真是太阳打了西边出来。

  可刘公……堂堂首辅大学士,陛下对其言听计从的谋国老臣,居然也……

  “老臣也以为,无烟煤好。”这一次,站出来的却是谢迁。

  谢迁早就憋不住了,他心直口快,早就想说。

  嗡嗡嗡……

  翰林们彻底的沸腾了。

  谢公竟也和太子殿下还有那方继藩一个鼻孔出气?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就在所有人错愕不已的时候。

  李东阳亦是徐徐而出,他神色倒显得泰然:“太子殿下与方继藩二人,确实是功不可没,单凭这无烟煤,不知拯救多少苍生!太子与方继藩如此义举,活人无数,老臣佩服之至!”

  这一下,弘治皇帝都愣住了。

  别人的话,他一般都会有所保留。

  可这三人,于弘治皇帝而言,既是君臣,也是值得信赖的密友,三个内阁大学士,大明的宰辅,竟是不约而同,对这煤赞誉有加,便连拯救苍生这样的话,竟也说了出来,这……怎么可能?

  刘健的脸色很平静,他一丁点都没有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而事实上,堂堂大明内阁首辅,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开玩笑。

  弘治皇帝皱眉:“刘卿家,你这是何意?”

  刘健正色道:“陛下,近来不只是京师,从北京城至通州乃至河南、山东诸地突降大雪,据臣所知,木炭的价格,一涨再涨,而寻常百姓呢,却没有薪柴取暖,冻死者,无法计数,民生多艰,陛下宅心仁厚,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百姓们饥寒交迫吗?”

  弘治皇帝动容,他凝视着刘健,一言不发。

  刘健继续道:“可无奈之处就是,即便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今太子殿下与方继藩二人,竟是鼓捣出了无烟煤,此煤老臣亲自用过,比之木炭更为持久,却无味无烟,实乃御寒神物。臣还得知,一斤煤的价格,不过木炭的一成而已,价格低廉,诚如太子殿下所言,怕是连寻常百姓,都可以买来取暖御寒,臣敢说,有了这无烟煤,今年这场寒灾,冻死的人口,将大大的降低。”

  说到此处,刘健大为感触,这严寒来时,他和内阁大臣们还忧心忡忡,谁晓得,被这小小一个无烟煤轻易的化解了。

  这东西一出,犹如久旱逢甘霖,使他至今还感慨,这是上天的恩赐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