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万事俱备

    王金元伸出手来,赌咒发誓,信誓旦旦的样子,尤其是那一脸仰慕之色,连方继藩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名声,难道有回暖的迹象吗?

  不管怎么说,王金元的加盟,这‘镇国煤业’便算是成功了一半了,他毕竟久经商海,人脉多,经验丰富,无论是朱厚照,还是方继藩,都更适合退居幕后,让这等专业人士来处理问题。

  方继藩是大东家,王金元乃大掌柜,至于太子殿下,自然也就成了最合适的推广代言人。

  听说代言人三个字,朱厚照歪着脖子,搜肠刮肚的在想着任何和代言人有关的词句,最终还是一知半解:“代言人大,还是大东家大?”

  方继藩翘起大拇指:“一样大!”

  “噢。”朱厚照随即乐了:“虽然这名儿不够霸气,不过本宫想了想,这样也好,做买卖嘛,要平易近人才好,代言人……听着也不容易吓坏人。只是,代言人是做什么的?”

  方继藩笑吟吟地看着朱厚照道:“将咱们的煤,广而告之,代表的乃是咱们镇国煤业的形象。”

  朱厚照顿时龙精虎猛,眼里放光:“本宫英姿飒爽,这再合适不过了,还是你最了解本宫!”

  方继藩立马翘起了大拇指:“殿下形象伟岸,与咱们镇国煤业,实是太般配了。”

  心里则忍不住的骂,臭不要脸!

  ……

  内阁坐落在紫禁城里的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落里。

  可这里虽是不起眼,却是整个天下的中枢。

  天下无数的奏本,都会先送入这里,给内阁大学士们阅览,待这些宰辅们对奏疏进行票拟之后,方才送去给皇帝过目。

  而所谓的票拟,就是内阁大学士们的建议,譬如某地某官奏某某事,大学士看过之后,根据自己的经验,在奏疏下写下建言,再送至皇帝面前,皇帝先看奏本的内容,再看大学士的建议,做出最终的裁决。

  出于对内阁大学士的尊重,一般情况之下,建言都会被采纳,因而,皇帝只需在奏疏下画一个红圈,便按着内阁大学士的意思将事情给办了。

  正因这票拟的大权,所以内阁大学士在大明有宰辅之称,他们虽非宰相,却有着和宰相同等的地位和权力。

  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大学士李东阳和谢迁会在每日清早入宫,接着拜见皇帝,在暖阁里与皇帝议事。

  随后,再回内阁票拟奏疏,等到了正午时,三个既是同僚,又是密友的老家伙们,便一起会到值房隔壁的茶房里喝喝茶,吃一些糕点,顺道谈论一些各自对近来时事的看法。

  在这温暖的茶房之外,大雪纷飞,积雪已有一尺厚了,此时尚在中秋时节,这等天生的异象,足以令三位大学士忧心忡忡起来。

  刘健呷了口茶,放下了茶盏,叹了口气才道:“也不知为何,自弘治九年以来,每到中秋,天气便骤然转寒,以至春不像春,秋不似秋了,减产了粮食倒也罢了,这几年陛下励精图治,府库中有足够的陈粮,于朝廷倒是无碍,只是苦了百姓啊。听说许多流民,至今还在街头,更不必说,这么多贫民百姓,连个取暖之物都没有,诸公,若是年年如此,可怎么得了?”

  谢迁哀叹口气,茶也没心思喝了:“老夫听流言说,是不是朝廷有什么失德之处?”

  “咳咳……”李东阳咳嗽,这谢迁善辩,逮着了谁都要逞一下口舌之快,嘴巴里藏不住事,李东阳显得谨慎:“谢公慎言,坊间的流言,不足为信。”

  刘健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老天爷的事,可不是内阁大学士管得着的。

  却在这时,刘健察觉到这房外有人探头探脑,刘健眼皮子微抬,露出威严之色:“进来。”

  来人是个小宦官,佝偻着身子,等他抬起脸,刘健却依稀记得此人,这人竟是太子跟前的大伴刘瑾。

  刘瑾谄媚地笑着道:“见过刘公、谢公、李公,这几日变了天,突降大雪,太子殿下,挂念着三位师傅呢,所以特遣奴婢来,给三位师傅添一些薪柴取暖。”

  刘健和李东阳还有谢迁三人呆了一下,面面相觑。

  太子殿下平时看见了三人就躲,莫说是主动亲近了。今日这是怎么了,居然主动关心起三个老家伙起来了。

  刘健顿时露出了欣慰的样子,捋须颔首:“好,好,好,太子殿下懂事了啊。”刘健不但是内阁首辅,同时还是太子太傅,太子太傅虽是虚职,可名义上,却还是太子的老师,作为太子,孝敬自己的老师是应当的。

  这说明什么,说明太子殿下长大了,晓得疼人了。

  刘健眼中神采奕奕,眼角竟有些湿润,太子是国家未来的希望啊,这个孩子,终于懂事了,这等体贴臣子,竟有了乃父之风,令人欣慰啊。

  谢迁也咧嘴笑了,倒是李东阳,似乎觉得蹊跷,他神色如常,只是道:“请转告太子,臣等谢殿下所赐。”

  刘瑾却滴溜溜着眼睛,依旧不肯走,笑吟吟地道:“殿下说了,要亲眼看着三位师傅添了薪柴再走。”

  刘健便抬手:“那就添吧。”

  “好嘞,太子殿下也吩咐过,要让奴婢亲自为三位师傅换火盆。”

  说着,喜滋滋地出了房,过不多时,便与另一个詹事府的宦官马永成一齐抬着一个火盆进来,火盆里的‘薪柴’已是点燃,冒着滋滋的热气。

  “且慢着!”李东阳心最细,他总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简单,眼睛盯着那火盆,皱起眉头道:“这不是木炭?这是煤!”

  是煤!

  一下子的,茶房里犹如炸了锅,烧煤跟自杀没什么分别啊,会死人的啊,何况还是刘健这三把老骨头。

  刘健脸色骤变,这……是儿戏么?

  谢迁顿时给气得差点没有呕血了,太子殿下,这是要杀人啊,缺德不缺德啊,小小年纪,竟是如此。

  这时代的煤,自是和后世的煤不同,不能对其进行精加工,这煤中的含硫量极高,一旦燃烧,便会生出大量的二氧化硫,若是吸入过多,是真的会死人的。

  烧煤取暖,形同于是自杀,这是常识。

  谢迁怒气冲冲,正待要骂。

  刘瑾却是笑嘻嘻地道:“几位大人无忧,不会中毒的,此乃无烟煤是也,不生烟,自然无毒,您看,这里哪有烟?”

  这么一说,刘健等人定睛一看,果然,这煤烧起来,竟不是寻常煤那般乌烟滚滚,却只是冒出袅袅的白气,似乎……也没有闻到什么刺鼻的味道。

  嗯?世上竟有这样的煤?

  谢迁眯着眼,不由道:“此物,定是极为昂贵吧?”

  “不贵,不贵。”刘瑾笑道:“不过几个大钱一斤,无烟煤烧的久,用一天也是管够的。”

  此言一出,刘健突然激动起来……

  …………

  总觉得该和亲爱的读者们交流一下,相互交流,能促进彼此之间的友谊,可是该说什么好呢?嗯,求支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