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天下英雄唯孤与卿

  看着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谈兴正浓,躬身站在一旁的邓健和刘瑾二人却俱都开始翻白眼。

  煤是可以烧的,这一点,天底下的人都知道。

  可为何大家都是烧柴、烧炭,偏偏就不用煤来取暖呢?你以为就你们两个聪明?

  这是因为那煤一经烧起来,不但浓烟滚滚,生人都不敢靠近,更别提是取暖了,何况这浓烟中是有毒,要死人的。

  太子殿下竟和方继藩指望着卖煤发财,这……悲剧啊……

  刘瑾翻着死鱼眼,偏偏他不敢纠正,因为……怕挨打。

  邓健也一副死了娘的样子,他已经可以预料到,少爷挖出了煤,而后血本无归的悲壮场面了,不过……好像……这就是少爷的常态啊!

  朱厚照显得大为高兴,顿时觉得找到了知音。他似乎对赚钱极为热衷,不过赚钱的目的,就有点可疑了。

  可对方继藩而言,拉太子下水,似乎是一个不坏的选择,至少……若是运气不好,临死之前还能拉一个垫背。

  可朱厚照是真的很佩服方继藩,他突然觉得有一种英雄识英雄的感觉,顿时觉得全天下的人俱都是笨蛋,你看,连本宫都知道煤可以烧,可为何就没有人烧煤取暖呢?还是方继藩聪明啊,当然,本宫也很聪明。

  只有刘瑾和邓健两个人失魂落魄,他们似乎都在权衡诚实相告的风险,挨揍可能是轻的,最重要的是,二人的主人都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地主儿,会不会恼羞成怒呢?

  既然已经确定了发财的大计,方继藩自然忙碌起来,西山附近的一些大地主现在个个就像是捡了金元宝似的,因为南和伯子方继藩下了帖子,说要买地。

  倘若是别人来买地,大家还要犹豫,地是祖产啊,怎么能卖,可方继藩那个败家子,据说花钱如流水,这是天上要下元宝了啊。

  果然,败家子很痛快,不太爱讲价。

  许多人眼里放光,而今哪里是方继藩找人买土地,而是人家跑来求方继藩买地了。

  南和伯府,而今是热闹非凡,何止是西山周遭的地主,就算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地主,也兴冲冲的拿了地契来,公子,买地吗?我这地好得很,是上好的良田,和西山附近那一大片的荒地不一样。

  而他们往往得到的回答却是:“滚,本少爷买的就是荒地!”

  那王金元乖乖地送了二十万两银子到了詹事府,方继藩挥舞着这些银子,只两三天,便挥霍了近十万两。

  京师沸腾了,无数人泪流满面,若是自家当初有一块西山的荒地,那可就发财了。

  方景隆脸都黑了,他每日到了都督府当值,便总有几个老兄弟贼兮兮地寻上门:“令子要买地?方老哥,我也有地啊,肥水不留外人田不是?”

  方景隆顿时有一种全世界都将自己儿子,继而同时也将自己当做天下第一大傻瓜的感觉。

  他一口老血呕了出来,吓得都督府里的人都慌了。

  方景隆破口大骂:“谁再给老子提地的事,老子剁了他!”

  众人面面相觑,而后带着既同情又古怪的表情看着这位可怜的南和伯。

  这般一顿操作下来,方继藩也算是宇内皆知了,就算是京师里前来上贡的各国使臣,都为之瞠目结舌,知道了此事,有位自倭国东渡而来的僧人忍不住感慨,中华之富饶,但见京师人士方继藩买地一事,就可管中窥豹。

  方继藩却一下子从人憎鬼嫌的人物,转而变得受欢迎起来,从前不太爱联络的亲戚,竟也登门来,家里长短一番,那些街坊邻居,也再不是见方继藩走出门去,便个个作鸟兽散了,反是个个殷勤的打着招呼,前倨后恭:“方少爷好啊,方少爷又买地了?方少爷……我二叔的娘舅的堂兄也有一块地,正想卖呢……”

  “滚!”方继藩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很干脆地自牙缝里蹦出一个字。

  被骂的人居然也不恼,还陪着笑道:“方少爷这个滚字,真是荡气回肠……哈哈……哈哈……那地……其实方少爷可以再……”

  方继藩自是懒得再管这人,吹着口哨,便脚步轻快地扬长而去。

  买地的目的,是将西山矿脉附近的土地全都握在手里,以免等煤矿发掘出来,有人在附近开采,除此之外,这些地屯着,迟早也要开发,不讲价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营造出败家子败家的目的,使人产生一种卖不了吃亏、卖不了上当的感觉,可实际上,真正的溢价,其实并不高。

  方圆十数里的西山矿脉,再加上上万亩的荒地到手,接下来,就该大有可为了。

  …………

  京师里,已是炸开了锅,这消息自然不免传到了宫里。

  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双提心吊胆的入宫,在暖阁里候了良久,待天子驾临暖阁,牟斌便拜倒道:“卑下见过陛下。”

  这牟斌虽是人见人怕的锦衣卫,不过却极为本分,在他的治理之下,许多人对锦衣卫的印象有所改观。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遇到了似弘治皇帝这种不喜兴大狱的天子,这锦衣卫也变得人畜无害起来。

  弘治皇帝化掌为拳,磕了磕案牍:“说罢,怎么回事?”

  牟斌是个老实人,此时哭笑不得地道:“卑下查过了,太子殿下拿了陛下的画和文玩,卖……卖了……”

  弘治皇帝看似是宠辱不惊的样子,可老脸却还是不经意的抽了抽。

  坑爹啊,世上有皇太子偷皇帝的东西去卖的吗?

  牟斌小心翼翼地看了弘治皇帝一眼,估摸着是害怕皇帝承受不了刺激,他绞尽脑汁,想要用不太刺激的语言,好教皇帝更容易接受一些,口里道:“卖了二十……五十万两银子,买的人,叫王金元,据说……据说买的时候,王金元的脖子上,架了一柄刀。”

  弘治皇帝不做声,不过脸涨得有点红。

  牟斌继续道:“卑下所探听到的是,殿下拿着这银子,去和方继藩合伙做买卖了。”

  弘治皇帝差点没和方景隆一样,一口老血喷出来。

  牟斌又小心翼翼地抬头,似乎觉得弘治皇帝还承受得住,继续道:“他们到处在西山周遭买地,据说几日功夫,就花出去了十多万两银子,附近的土地,抢购一空,足有万亩之巨。”

  “十多万两银子……荒地……几天时间,就没了?”弘治皇帝终于承受不住了,厉声喝道。

  弘治皇帝也是哭笑不得了,沉默了老半天,才叹了口气道:“朕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陛下,是不是要让锦衣卫出面……”

  弘治皇帝摇摇头,道:“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说,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插手,还怕闹的笑话不够吗?方继藩……朕再看看,且看看他到底要折腾出什么?”

  对于方继藩,其实弘治皇帝的心思是复杂无比的,有时对他颇欣赏,有时又被他气得半死,他原本还侥幸,幸亏自己不是他的爹,否则要气死,只是可怜了他那个爹;可现在……

  弘治皇帝竟也觉得自己和方景隆同病相怜了……

  可弘治皇帝却又不免勾起了好奇心,这方继藩,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他觉得,一个能想出改土归流,教出三个举人的人,理当不至一味胡闹吧。

  “再看看,再看看吧,咳咳……”弘治皇帝忍不住咳嗽:“这天气,是愈来愈寒了,入城的流民也不知如何,顺天府,要好生安置才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