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败家玩意儿

  弘治皇帝走了,他走得很匆忙,主要是堤防张皇后和方继藩继续许诺出什么,弘治皇帝虽也爱惜后辈,却是个端庄的人,看不惯那种看人眼熟就认亲,瞎扯几句就烧黄纸做兄弟的事。

  当然,对他而言,他更注重的是,此事若是传出去,难免会使臣民们生出无端的猜测,何况……方继藩的名声确实不大好,说实话,他觉得方继藩是个定时炸弹,不知何时又会闹出天大的笑话,最后波及到宫中来。

  方继藩父子和英国公三人恭送了陛下离开。

  临行时,坐在凤辇上的张皇后笑吟吟地看着目送的方继藩:“有闲来见见姨母,姨母也是寻常人家出身的,你不要有什么疑虑。”

  “好的,好的。”方继藩小鸡啄米的点头答应。

  待圣驾远去。

  张懋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是有点没回过味来。

  倒是方景隆眉飞色舞,谁说自己儿子没出息,现在连陛下和皇后娘娘都这般喜欢他呢,他兴奋地搓着手:“老张,你说我该不该也摆几十桌酒,毕竟……这是光耀门楣的大事。”

  还不等张懋回话,方景隆又挠挠头:“好像太高调了,会不会遭人非议了,算了,算了,索性就关起门来,咱们两个再请几个老兄弟来喝几口酒。”

  张懋却连忙的摆手:“不喝了,不喝了,你们家这妖孽,老夫看不懂他的路数,看不透,也惹不起,明日都督府里见。”

  说着,便逃也似的走了。

  ………………

  天气愈发的寒了,虽是中秋时节,可清晨起来,竟是凝结了冰霜,方继藩也冷得直哆嗦,只觉得这寒意无孔不入。

  今日,他穿了一件袄子,外头则是棉布加上丝绸料子的麒麟服,脚下是一双鹿皮靴子,小香香蹲着身给方继藩穿靴,方继藩倒是心疼这个小丫头,见她卖力的样子,便怒喝道:“养你这么大,竟连穿靴都不会,本少爷教你。”说着抽出脚,自个儿将靴子穿上了。

  匆匆吃过了早点,动身去当值。

  眼看到了詹事府,迎面却见两个眼熟的家伙自詹事府里出来。

  这二人见到了方继藩,顿时两眼放光。

  “方贤侄,你好啊。”来人竟是寿宁侯和建昌伯这一对张家兄弟。

  张鹤龄很和气的打招呼,方继藩却懒得和他们多话,只是淡淡的道:“噢,两位世伯好。”

  “要不要到世伯的家里去坐一坐,喝口水?”张鹤龄殷勤地扯着方继藩。

  方继藩很干脆的摇头:“不喝!”

  张鹤龄像松了口气的样子,哈哈笑起来:“不错,不错,喝水也不好,伤胃,方贤侄到哪里去?”

  方继藩道:“当值。”说着,忙不迭的走了。

  张鹤龄脸上的笑容却没有散去,目送方继藩进了詹事府,他这笑容突的有些僵住,锤了锤自己的心口,而后一声叹息。

  张延龄不由道:“兄长,咋了?”

  “难受!”张鹤龄捂着自己心口道。

  “哎呀……”张延龄吓坏了:“是不是今早的粥吃坏了肚子。”

  张鹤龄龇牙,却眼眶通红起来,眼睛眨巴了一下,泛出点点的泪光:“我说的是心,是心里难受,你看,这个小傻瓜,我一见他,就生出了亲近感,在咱们大明朝,就算打着灯笼,也再难找到一个这样的败家子啊,我还真想和他交交朋友,可惜,他现在怕已是一个穷鬼了,竭泽而渔听说过吗?想到这些,为兄……就难受得很。”

  张延龄听罢,居然感同身受起来,也幽幽的叹息:“是啊,太可惜了。”

  兄弟二人,蹉跎起来,长吁短叹。

  另一头的方继藩进了詹事府,朱厚照得知方继藩来了,立即命刘瑾请他去。

  刘瑾这个人,方继藩印象不太深刻,只觉得他和普通人没什么分别,却又知道,等朱厚照登基之后,他会变成凶名赫赫的八虎之一,成为坏蛋中的坏蛋。

  不过对每一个坏人,方继藩都绝不会歧视的,因为自己和刘瑾半斤八两,大哥也没资格笑话二哥,何况一个人能坏到名留青史,这应当也算是一门特别的手艺活吧,这是匠人精神哪,千百人里才出这么一个。

  朱厚照今日没有摆出军棋来,却是穿着一件鞑靼人才穿的袄子,学鞑靼人的模样,喝着滚烫的马奶。

  历史上的朱厚照酷爱军事和骑射,颇有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风采。

  不过他一见到方继藩,却立即来了精神:“你还会治病?”

  方继藩谦虚地道:“哪里,哪里,被研究得多了,也只比御医好一点点而已。”

  朱厚照却是笑嘻嘻地道:“本宫听说你买了寿宁侯一大块地?来,和本宫说说,你要做什么?”

  方继藩倒是不瞒朱厚照,说句实在话,来到这个世界,每日装疯卖傻,总觉得和这个世上的人有那么一些隔阂,可唯独对朱厚照,感觉却好多了,可能是这厮和自己一样,脑子都有一点问题吧。

  方继藩道:“做生意。”

  “做生意?”朱厚照的眼睛刹时亮了起来:“什么生意,带上本宫啊,我们是兄弟。”

  方继藩瞪他一眼,慢条斯理地道:“殿下有银子吗?”

  这一句话,无疑是戳中了朱厚照的痛处,于是朱厚照有些不自信的道:“上一次,你送给本宫的银子,倒还留了不少,够不够?”

  方继藩只微微一笑,也不做声。

  “不就是银子,小气,本宫乃是太子,什么银子没有?”

  虽是这样说,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朱厚照还是有些心虚,弘治皇帝是格外节俭的人,朱厚照虽平时的用度都由内帑供给,待遇优厚,可现银,却是一个铜板也要不到的。

  他眯着眼,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口里则道:“好了,不和你说了,你去当值吧,今日杨师傅不来授课,说是染了风寒,本宫去给父皇和母后问安。”

  ………………

  紫禁城里。

  皇帝的御驾自奉天殿到了暖阁。

  今日廷议,是在奉天殿举行,弘治皇帝在问政之后,便要来暖阁歇一歇,等过了正午,还有一场朝会要进行。

  只是今儿刚刚走进暖阁,弘治皇帝便感觉到了一丁点异样,目光在这暖阁的周围看了看,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猛地,他想起来了,这暖阁上除了挂着一个‘敬天法祖’匾额,还有一幅他最喜爱的《千里江山图》,此图乃宋时画家王希孟的作品,这位北宋画院的学生,亲受宋徽宗指点笔墨技法,而此画乃是他唯一传世之作。

  画师虽非是如雷贯耳,可这幅画,却是雄浑壮阔,气势恢宏,乃是宫中所收藏的至宝,堪称绝世,皇家所收藏的书画之中,此画也当得上不可多得四字。

  弘治皇帝最喜爱的也是这幅画,所以特意命人装裱在暖阁之中。

  可现在,挂在墙壁上的千里江山图却是不翼而飞,望着空空如也的墙壁,这一大片留白,弘治皇帝有点发懵,似乎无法接受世上竟有如此匪夷所思之事。

  “来人!”弘治皇帝轻描淡写的传唤,事实上,此时他并没有太多情绪,这里是紫禁城,是天子的居所,失窃……不存在的,或许是神宫监的宦官取下来清扫了吧。

  刘钱今日当值,只是今日的神色也有点古怪,他战战兢兢地上前:“奴婢在。”

  弘治皇帝淡淡道:“画呢?”

  “奴婢……奴婢……”刘钱一下子拜倒在地,竟是身如筛糠起来。

  弘治皇帝突然有了一个不太好的想法:“太子来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