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真知灼见

    这边闹得鸡飞狗跳。

  而弘治皇帝已是到了人群之后,他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闹剧,竟是一时哑口无言。

  对弘治皇帝而言,时间仿佛凝固了。

  在周太后仁寿宫里长大的弘治皇帝,哪里见过这个世上,居然还有这种……这种荒唐的事,他眼睛直了,再看方继藩身边一个个心急如焚的人,就像是一场滑稽剧无声的上演。

  弘治皇帝怒了。

  一声厉吼:“方继藩,滚过来!”

  在这方家,还真没有人敢用这样的口气对方继藩说话的。

  方继藩心里还说,谁这样大胆,定睛一看,这人……咦,竟有些眼熟……

  等他看清了这人身边弓着身的刘钱时,方继藩顿时想起来了。

  皇上……

  方继藩有些发懵,皇帝没事就可以出宫的吗?而且……他还是御医的装扮?

  再看弘治皇帝这铁青的脸,方继藩觉得自己的后颈有点发凉……

  转眼之间,方继藩居然正经起来,他居然用一只手整了整身上的衣冠,站起身,很麻溜的道:“都让让,我要看大夫。”

  杨管事却是老泪纵横的拉扯着他的衣襟:“少爷,你少诓我,让开了,你便……你便要寻短见了。”

  方继藩急了,大声抗击:“寻什么短见,休要侮辱我的清白。”

  好不容易排众而出,急急的走到弘治皇帝的面前。

  弘治皇帝脸色铁青,眼睛怒气冲冲地看着方继藩,格外的严厉。

  方继藩刚想说什么。

  弘治皇帝却道:“书房在哪里,老夫……给你治病!”

  方继藩立即就明白皇帝的意思了。

  “噢!”方继藩居然很老实,乖乖地在前引路,走了。

  留下了方家上下人等,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少爷领着那‘御医’朝书房去,露出匪夷所思之色。

  到了书房,方继藩开了门,弘治皇帝背着手,冷着脸踱步进去。

  方继藩却还徘徊在门口,他心里在琢磨,陛下怎么就来了,除了上一次问了改土归流的事,自己似乎和他没有什么瓜葛吧。

  再看刘钱,心里又想,莫不是这刘钱想要害我?

  “进来!”弘治皇帝在里头厉声大喝。

  方继藩也不是吹牛逼,在这京师,还没几个人敢这样对自己这般呼来喝去。

  可皇帝老子如此,方继藩是服气的。

  弘治皇帝是个好皇帝,这一点熟知历史的方继藩再清楚不过,甚至上一辈子读史时,对这位宽厚的天子,也是佩服不已,心向往之。

  所以,对这个皇帝,方继藩一丁点脾气都没有。

  方继藩进了书房,便见弘治皇帝已坐在了书房里的官帽椅上,仍旧还是声色俱厉的样子。

  一旁的朱厚照满面红光,清澈的眼眸被微眯的眼帘微微射出一丝别有深意的神色。

  姓方的害人不浅啊,这些日子朱厚照可没少挨揍。

  现在好了,父皇,你终于可以知道儿子其实也没有那么荒唐了吧,再怎么样,也比这方继藩好吧,人哪,就怕比。

  “臣,方继藩见过陛下,吾皇万岁。”既然这里没有其他人,方继藩连忙见礼。

  “哼!”弘治皇帝冷哼一声,依旧还没有消去怒意:“你们方家,就是这样的家教?”

  方继藩心里恶寒,这算不算人身攻击呢?骂我就好了啊,现在牵涉到了家教上的问题,这不就是骂我爹吗?

  方继藩忙道:“臣……只是怕看大夫。”

  弘治皇帝怒喝道:“人都有生老病死,有病便要治病,岂可讳疾忌医?胡闹,荒唐,你们方家,世受皇恩,也算是皇亲国戚,这般胡闹,不怕天下人笑话吗?”

  “是,是,是,臣再不敢了。”

  弘治皇帝不依不饶:“不敢什么?”

  呃……

  方继藩眼珠子发直,不对啊,不敢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啊,就听见一声吼,一群人便涌上来,哭爹喊娘,我……我冤枉哪。

  见方继藩搜肠刮肚着,在想自己到底算犯了什么罪要坦白交代的时候。

  噗嗤……

  朱厚照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忙捂着嘴,拼命憋住笑意。

  弘治皇帝竟也觉得滑稽,可细细一想,这少年,也不过是和厚照年纪差不多大,自己和他置个什么气,如此,倒显得自己过于小家子气了。

  于是脸色微微缓和一些:“朕听说,你收了三个门生?”

  方继藩有些心虚,不会真怀疑我作弊吧:“是。”

  弘治皇帝目光幽深,带有几分值得玩味的样子,这幽深的眸子,似乎想要洞悉方继藩身上的一切,随后,他淡淡道:“朕倒是勾起了好奇心,极想知道,这半月,你是如何教授三人读书。”

  方继藩松了口气,看这口气,似乎不像是涉嫌舞弊的事,他心里庆幸,也幸亏这一科的主考官乃是王鳌,这位先生实是太出名了,不但皇上信任,天下的读书人也敬仰,没有人敢质疑这一场乡试的公正性。

  不过陛下问起,方继藩却有些心虚,该怎么回答才好呢?他踟蹰了很久,才结结巴巴的道:“其实,也就是随便教了一下,东教一点,西教一点。”

  弘治皇帝面不改色,却依旧稳稳坐着,不过眉头却是微皱,他觉得方继藩在忽悠自己,这是欺君罔上。

  噢,几个学业不精的秀才,你随便教了一点,就包揽了乡试前三,你把朕当傻子吗?

  还是把天下的大儒,朕的满朝臣工们,都当做了傻子?

  他目光微冷,掠过了一丝冷芒,对付方继藩这等人,弘治皇帝自有他的办法,于是厉声道:“方继藩,你从实说来,否则,朕绝不轻饶你!”

  方继藩骤感压力巨大,看来,这一次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是无法蒙混过关了。

  想了想,于是斗胆的打量了弘治皇帝一眼,弘治皇帝身边还站着一个小子,这就是太子朱厚照吧,真是久仰,久仰。

  不过现在朱厚照似乎对自己不太友好啊,眼看着自己吃瘪,似乎乐在其中,优哉游哉的看热闹。

  “揍啊!”方继藩突然道。

  “什么?”弘治皇帝被这莫名其妙的家伙气坏了,他有点不太明白方继藩的意思。

  方继藩胆子大了,我方继藩是败家子,令人发指的京师恶少,这一点,皇帝肯定是知道的,既然知道,战战兢兢做什么。

  想到这里,胆子一下子大了,他眯着眼,顿时眉飞色舞起来,很直接的道:“一个字,就是揍。不揍不成器,不揍不成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读书要揍,不老实听话,也要揍,看不顺眼时往死里揍,即便看得顺眼时,也要揍一揍,这叫防微杜渐!他老老实实的,你都去揍他一顿,他便老实了,再没坏心思了,揍得他娘的屁滚尿流,从此便晓得上进,晓得努力刻苦,一年揍个几十次,就成了良家子弟;倘使一年揍个几百次,什么举人、解元、进士,俱都是手到擒来。”

  “……”

  朱厚照一下子不笑了,而是脸色微微有些发青,他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一个极严重的问题。

  方继藩放肆的挥舞着拳头,青筋爆出,人性之中的暴力基因也毕露出来:“臣教人读书,没别的方法,往死里揍就对了,白天拿鞭子挂在树上抽,夜里吊在房梁上,依旧还是揍!平时有了空闲,随便揍个一两个时辰,不但能强身健体,还有治疗心理创伤的功效,被揍的,也就知道要刻苦用功了,什么悬梁刺股都不在话下,想不成才都难。当然……这是臣的一点浅薄见识,倒是教陛下见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