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放榜

    看那宦官的背影飞快的消失,翰林们这才开始恢复了方才的震惊,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显然,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所有人想破了脑袋也无法理解,怎么高中的人,就是那三个所有人都抱有同情的三员秀才呢?

  而这时,弘治皇帝却又想起了什么,眼眸一张,道:“立即传旨,命人去学里问一问,这三人院试时,成绩如何?”

  对啊,看这三人的水平很简单,只需要知道他们上一场考试成绩即可。

  于是这宫中已乱做一团,今年的考生,都是有学籍的,而学籍里,都记录了他们院试的成绩,寻常人要查起来很难,可对于宫中而言,却是再容易不过了。

  接着便是焦灼的等待,半个时辰之后,便有宦官气喘吁吁地跑来,拜倒在地道:“回陛下,奴婢查到了,此三人在院试之中,成绩并不出彩,只有欧阳志好一些,可在保定府,却也不过是二等增广生员,其他两个,就更加差了,尤其是那个刘文善,险些就名落孙山。”

  所有人又都倒吸了一口气,这分明是三个学渣啊。

  可偏偏,这三个学渣,却只因为一个方继藩,直接霸榜了。

  “这个人……”弘治皇帝顿了顿,所有人都知道,皇帝所称的这个人是谁,可想到这个人,又是令所有人都觉得有些尴尬,这个人,不就是个人渣败类吗?

  此刻,弘治皇帝的目光却是落在了皇太子朱厚照的身上,目光有点难以言喻的复杂,可旋即,皇帝只淡淡地道:“放榜吧。”

  …………

  放榜的日子总是热闹的。

  方继藩一大清早收拾利索了,便带着三个门生兴冲冲的坐了马车出门。

  辛辛苦苦教出了三个门生,这是大事啊,方继藩甚至觉得,古人的师生制度实在是太好了,将这门生收入自己的门墙之下,将来只要有了出息,这就形同于是三张可移动的长期饭票,为师……咳咳……下辈子说不定还可以吃定你们。

  自然……现在这个并不是重要的。

  重要的是,方继藩要检验自己的成果。

  自己的脑子里装了太多太多这个时代的东西,就如乌木,又如改土归流,还有考题,总而言之,犹如一个巨大的宝藏,有太多值得发掘的东西了。

  倘若这一次考题可以成果,那么下一步,一鼓作气,冲击会试去。

  可方继藩还是有些忐忑的,这三个家伙,天份实在不高啊,不会是榆木脑袋吧,别不是中不了举,这就亏大了,这半个月来,三张嘴都快把方继藩吃穷了,将来说不定还是一个累赘。

  待到了府学门口,这里已是门庭若市,喧闹无比,到处都是纶巾儒衫的读书人,汇聚成了人海。

  系着金腰带的方继藩摇着湘妃扇打头阵,邓健在旁拨开人流,倒是欧阳志三人,却显得踟蹰,他们一出现,顿时有人认出了他们:“欧阳兄、刘兄……”

  众人一听欧阳兄和刘兄等字眼,便有许多人翘首相看。

  “这便是那……那三个人?”

  “就是他们了!”

  于是众人接下来的目光很一致地落在了系着金腰带,一身华服,那身上的珠玉耀得人几乎要瞎眼的方继藩身上。

  欧阳志三人顿时收获了无数的同情。

  更多人不屑地看着方继藩,虽然没有你家有钱,没有你家门第高,可照样鄙视你。

  方继藩旁若无人,这败家子的最大好处,便是一旦自己被人认了出来,便好像有了避水珠一般,自己还未将人群挤开,这人头攒动的读书人便自觉地分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

  待到了榜下,当然,现在这张榜的地方依旧是空空如也,显然还未开始放榜呢。

  方继藩站定了,欧阳志三人也焦虑地等待。

  “欧阳兄,欧阳兄……”此时,却听到后头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

  回头一看,原来竟是那王荐仁,王荐仁一见到欧阳志,便道:“不得了,这下糟了。”

  欧阳志一呆,不明所以地看着王荐仁。

  王荐仁捶胸跌足的样子,道:“我回去之后,事后想了想,好像做题时,竟是写错了一个字,这下糟了,原以为此番稳中第一,可就这一字之差,说不准就惹来考官的不快,极可能要险落第二了,哎……若只考了第二,我便无颜去见家乡父老了。”

  他一副很懊恼的样子。

  方继藩却听得眼皮直跳,不由侧目朝着痛心疾首的王荐仁看来。

  “哎……罢罢罢,这便是命,第二便第二吧,只是我县试、府试、院试,连中小三元,每次都是案首,却在这乡试摔了一跤,实是生平最遗憾的事……”

  王荐仁又是感慨。

  欧阳志是老实人,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好。

  倒是王荐仁随即朝欧阳志笑了笑:“不过欧阳兄,此番也祝你能中,即便只是能在末尾,可若是当真运气,得一个举人功名,却也是光宗耀祖了,考试这东西,也未必就和平时学业有关,靠的都是运气嘛,若是时运来了,倘若能中,也未可知。”

  这话……怎么听,怎么刺耳呢?

  方继藩觉得浑身都不舒服,这是侮辱自己的徒弟啊,打狗还要看主人……呃,好像自己的门生也不能称之为狗,好吧,那该是狗眼看人低。

  方继藩正想去和王荐仁理论一番,却听到有人激动地大叫起来:“放榜了,放榜了!”

  一下子,人头攒动,无数人引颈翘足。

  方继藩也屏住了呼吸。

  那王荐仁方才还在抱怨,却一下子住嘴,也直勾勾地盯着那榜单。

  他疯狂的搜寻着,待这榜最终贴好,连忙将目光定格在了榜首的位置。

  榜首就是解元,解元啊,这可和寻常的举人千差万别了。

  只是……

  突的一下,他的脸唰的白了。

  不是自己!

  上头并不是王安的名字,而是……欧阳志……

  欧阳志?

  他忙顺着榜朝下看……江臣……

  第三……刘文善。

  噗……

  他突的觉得自己喉头很是干涸。

  自己既没有在第一,也没有在第二,甚至连第三都没有。

  这怒极攻心之下,一口老血竟是喷了出来,他勉强站着,还来不及想着谁是欧阳志,因为现在脑子里只是一团浆糊,第四……不是……第五……竟也不是……直到第六,他方才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第六……

  他喉头滚动,随即,仿佛身体的所有气力都已抽空,只觉得天旋地转,要昏厥过去。

  而他的耳里,却已传出了无数的惊叹:“欧阳志……江臣……刘文善……”

  这无数人一齐发出的声音,直冲云霄。

  欧阳志已激动得不能自己了,他浑身瑟瑟发抖。

  方继藩比欧阳志三人更加激动,中了,中了,甚至是比预想的更好,竟是包揽前三,没有给其他人任何的机会。

  呼……

  这三个举人都是自己的门生啊,其中一个还是解元!

  接着,他听到周遭有人狂喜道:“我也中了,我也中了。”

  可更多人是面如死灰,滔滔大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