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三才子出世

  弘治皇帝先是看看杨廷和,再看看朱厚照,随即和颜悦色地对杨廷和道:“卿家但说无妨。”

  杨廷和肃容道:“太子殿下,这几日读书心不在焉,臣还发现,在上课时,殿下竟偷偷在袖里藏了一只蝈蝈,臣考教殿下的功课,却发现从前能熟读的书,而今都忘得干干净净了,臣……不敢毁誉殿下清名,只是臣对此,忧心如焚,倘若殿下照此下去,只恐将来……”

  弘治皇帝的脸,瞬间的拉了下来,目光一冷,恶狠狠地瞪了朱厚照一眼。

  朱厚照的脸色煞白,大气不敢出。

  对于太子的教育问题,弘治皇帝可谓是操碎了心,翰林官和詹事府的侍讲、侍读们,没一个不是夸太子殿下聪明伶俐的,可偏偏,太子太顽皮了,眼看着愈发的不成材,令弘治皇帝惆怅不已。

  只是当着众翰林的面,弘治皇帝不露声色,只对杨廷和道:“朕知道了。”

  好在此时,有人打破了尴尬,外头的宦官唱喏:“吏部侍郎王鳌觐见。”

  不多时,王鳌碎步入殿,拜下行礼道:“臣王鳌奉旨主考顺天府乡试,今来缴旨。”

  弘治皇帝因太子的事,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这等焦虑感,使他忧心忡忡,却还是打起精神道:“爱卿辛苦了,取榜来,朕要看看。还有,下旨放榜吧,考生们想来早已是翘首以待了。”

  “遵旨。”王鳌起身,站在了一侧。

  接着,便有宦官小心翼翼地捧着今岁北直隶乡试的录取名录来,搁在了弘治皇帝的御案上。

  这名录乃是用红纸包着的,弘治皇帝显然对此很有兴趣,正待要揭开名录来看。

  可说起了乡试,翰林官中倒是有一人在此时站了出来:“陛下,臣也有一事要奏。臣听说,前几日,有个御史弹劾的奏疏,被压下来了,所奏的人乃是南和伯子方继藩,此人在实为不肖,胡作非为,要挟三个读书人拜他为师,耽误了他们的前程。臣听闻之后,每每想到,便为这三员秀才惋惜,读书人苦读实是不易啊,却因为京师恶少的荒唐,而前途尽毁,臣窃以为,陛下万万不可因为这恶少与南和伯有关,便对此不闻不问,陛下善待读书人,天下读书人,无不称颂,若因此而使读书人见疑,臣只恐坊间流言蜚语,引发对宫中的猜忌。”

  又是方家那恶少的事。

  其实校阅之后,便该分派差遣了,其他的勋贵子弟,俱都充入了各个亲军,有人在金吾卫,有人在锦衣卫,唯独这个方继藩,弘治皇帝还有疑虑,特意让亲军府暂时看一看再说。

  现在想到这小子净知道惹麻烦,谁不好招惹,偏偏去招惹读书人,便不禁有气,读书人是好招惹的吗?

  上一次是内阁大学士谢迁专程谈起此事,现在连翰林都跑来重新提及了,可见方继藩这一次是捅了马蜂窝,只怕在坊间,许多读书人已是义愤填膺了。

  这家伙,看来是该敲打敲打了,毁人前途,整日就晓得胡闹,怎么跟自己的儿子,一副德行……

  他冷着脸色,恶声恶气地道:“下旨申饬,同时,令都察院彻查。”

  那翰林官方才松了口气,一旦都察院彻查,那个方家的恶少,总算要倒霉了,想到那家伙横行京师,实是朝廷的耻辱啊,收拾他一顿,看他老实不老实。

  弘治皇帝却已坐下,重新审视起案牍上的这份名录来,他轻轻地剥开红纸,面上凝重,弘治皇帝甚至眼中放出几分庄重的光泽,接着,他将名录打开,入目的第一个名字,却是令他微微一愣。

  翰林官们此刻也引颈踮脚,虽然他们知道即便把脖子再如何伸长,也看不到那一份名录,不过依旧不妨碍他们有着巨大的好奇心,每一年的科举,无论是会试和乡试,总是会引起许多大臣的猜测。

  “欧阳志……是何人?”弘治皇帝左右看了看。

  众人默然,也一时想不起是谁来。

  “江臣呢?”

  “……”

  “还有此人,刘文善,诸卿可有耳闻吗?”

  一个都没有。

  都是无名之辈。

  按理来说,但凡是才子,多少大家都会有所耳闻的,毕竟大臣们也都是读书人出身,总对士林的事保持着一定的关注。

  可现在陛下念的这三个名字,大多人似乎没有什么印象。

  倒是据闻此次乡试最出风头的乃是字荐仁的刘安,怎么,他榜上无名吗?

  弘治皇帝却是沉吟:“这三个名字,朕似乎有一些印象,可是……在哪里听说过呢?”

  只这弘治皇帝一提醒。

  猛地,却有人想起了什么。

  这三个名字,有些耳熟啊。

  只是那人似乎觉得不太确定,因而嘴唇嚅嗫着,显得踟蹰。

  “怪了!”弘治皇帝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这三人,也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倘若是才子,这么多翰林官,总有人会知道的,可显然,这三人都是籍籍无名之辈。

  可偏偏,弘治皇帝却又发现自己对这三人,有点儿模糊的印象……

  终于,有人咳嗽了一句:“陛下,臣……臣……”说话的人,正是方才弹劾方继藩的翰林,他涨红着脸:“臣若是记得没错的话,欧阳志、刘文善还有……还有江臣,此三人,就是被那恶少方继藩所迫害的那三员秀才。”

  一时,殿中突的寂静了。

  弘治皇帝瞳孔收缩了一下,仿佛见了鬼似的,他瞠目结舌,良久才道:“可以确定吗?”

  “这……”翰林沉吟片刻,他对那一份弹劾比较关注,所以对三个名字有印象,若说有一个名字记错了,也不可能三个名字都错了,于是他笃定地颔首点头道:“臣记得没错。”

  弘治皇帝却已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若如此……若如此,岂不是……岂不是……”

  天子的身子,竟是颤了颤,吓得满殿翰林一个个担忧起来。

  有人道:“陛下,出了什么事?”

  弘治皇帝抬眸,扫视着满殿翰林,目中却丝毫没有神采,显然是此刻他脑子已乱如浆糊,似乎他又有点不太确信了,于是忙又低下头去,那欧阳志、江臣、刘文善三人的名字,依旧清晰地赫然眼前。

  接着,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用带着几分颤抖的声音道:“此次顺天府乡试,欧阳志名列第一,江臣次之,刘文善再次之!”

  一下子,满殿哗然起来。

  先前那弹劾方继藩的翰林涨红着脸,既觉得无法置信,却又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更多的人,则是睁大了眼睛,他们的表情比之陛下还要夸张。

  甚至连那皇太子朱厚照,也将嘴巴张得比鸡蛋大。

  殿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京师恶少,压迫读书人啦。

  京师恶少,压迫的读书人,竟是包揽了此次北直隶乡试的前三名。

  ……

  弘治皇帝突然想起了什么,厉声道:“来人,来人,申饬方继藩的旨意放出去了没有?”

  宦官匆匆地道:“陛下,这个时候,可能还在待诏房里草拟诏书。”

  “立即,立即收回成命,要快!”

  倘若申饬的旨意放了出去,那可就成了天大的笑话了。

  宦官也知道事态的严重,再不犹豫,飞也似的往待诏房跑去。

  ………………

  锤着小胸口,老虎苦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