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误交匪类

  今儿,方继藩洗漱了一番,便直接赶到了书房,见欧阳志三人已早早在此等着了。

  接着这位恩师一坐下,腿翘高,先看欧阳志一眼:“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书?”

  欧阳志道:“是礼记。”

  方继藩就不高兴了:“拿来。”

  欧阳志不敢怠慢,将礼记交给方继藩。

  方继藩当着他们的面,撕拉一声,直接将《礼记》撕了。

  欧阳志三人生气了,没天理啊,就算你是恩府,可也不能这样缺德,考试就要近了,要温习功课,这四书五经,乃是考试必备之物,恩府……你竟撕……撕了啊,这可是圣人经典,是……

  方继藩却是眉头都不带皱,轻描淡写地道:“以后,不可再看这些闲书了。”

  闲……闲书……

  欧阳志顿然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这《礼记》之于科举,就形同于是后世的教科书之于高考。

  欧阳志怒目而视地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撇嘴道:“竟敢不服,伸出手来,打手心。”

  “恩师……”江臣欲言又止。

  陈凯之便又看向江臣:“看来你也不服,你的手心也举起来。算了……”方继藩叹了口气:“三个门生,手心手背都是肉,只打两个,这叫厚此薄彼,你们三个都将手心伸出来,为师要狠狠惩罚你们。”

  刘文善的性子急了一些,没见过这么做恩师的啊,他已是暴跳如雷,偏偏又不敢发作。

  这个时代就是有这么一点好,门生若是敢顶撞恩师,这是大不敬,已经和不忠不孝没什么分别了。

  所以是虎你得卧着,是龙你得盘着。

  方继藩已举起了他早已准备好了的教鞭,等三人伸出掌心,也不客气,啪啪下去,打的三人龇牙咧嘴。

  这下子,舒坦了。

  难怪世人都喜欢做皇帝,做别人的爹或是为人师,都可以这样不用讲理由的蛮横,更何况是天地君父的皇帝了!

  原来有几个门生,竟还能治愈自己被这个世界扭曲后的心理。

  方继藩接着道:“现在开始,给为师写文章,嗯……为师出三个题,你们好好作。”

  “恩师,学生人等,现在根基不稳,还是先打好基础,这八股文,需……”江臣手心火辣辣的疼,听说恩师要让他们做题,却忍不住想要提醒。

  你这样教,是不对的!

  方继藩却是瞪他:“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

  “……”江臣竟是无言,好在这几日的泪水早就流干了,倒也不至于哭哭啼啼。

  方继藩起身,在这书房里背着手,来回踱步,一副正在如何出题的样子。

  其实根据顺天府的府志记载,方继藩早知道今年的乡试考题乃是《当今之时仁政》,这个题很坑,坑在哪里呢?因为这是截题,所谓的截题,就好像‘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这句诗一般,正常人出题,大抵是‘飞流’、‘三千尺’、‘银河’、‘九天’,而截题不一样,它出题却是‘直下’,你以为这就完了?‘直下’之后,那坑爹考官还会空一格,再在后头加一个‘落’字,于是,题就成了‘直下落’。

  这种题,属于丧心病狂,‘当今之时仁政’,就是这等类型,因为前面四个字和后面两个字压根就没有任何关联,却偏偏要考生根据这等瞎扯淡的题,扯出一大通道理来。

  考官下贱到这个地步,不活埋了都没天理。

  可方继藩却知道,自己不能直接将这题抛出来,而需将真实的考题藏在众多的题目中,这样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所以他笑吟吟地道:“嗯……第一道题:富贵不能。第二道题:就以必也使无讼乎为题吧。这第三道……嗯,为师再想想,有了,‘当今之时仁政’,就它了,现在开始,你们做题,做不出,嘿嘿……”

  这三道题中,最容易的是富贵不能,其次便是必也使无讼乎,而最难得,便是当今之时仁政,这出题的水平,其实还可以的,欧阳志不禁一呆,朝方继藩作揖行礼:“恩府随口出的三道题,倒是……咳咳……莫非恩师也学过四书五经,会作八股文。”

  “不会!”方继藩的这两个字,直接让三人跌入深渊。

  特么的,你没读过四书五经,你还好意思来教秀才,你不会作八股,还嘚瑟个什么劲,跑来出题让人做题?

  方继藩却是笑了笑道:“不过,为了好好做这个做一个合格的师父,为师特地买了一本《八股》三百篇,这三道题,就是《八股》三百篇里截出的。”

  欧阳志等人彻底的绝望了,误交匪类啊。

  这一次乡试,他们似乎已不指望了,也罢,当初得了恩府的银子,救下了同窗的性命,且已拜了师,还能说什么呢,凡事……总要付出代价。

  三人只得围着书桌,各自摊开纸,开始做题。

  方继藩则是让人搬了一个太师椅来,仰躺在椅上,脚翘在书桌,不一会儿,便已起了鼾声。

  教书这种事,虽然方继藩也不怎么懂,可想来也和上辈子年少时,在家里养猪差不多吧。

  方继藩乃是严师,手里拿着教鞭,自然要隔三差五的打一打,他们作了文,方继藩看了也不太懂,只觉得这之乎者也的,实在头痛,不过自然要瞎比比几句,你们这水平欠火候啊,重新做题,再写。

  但凡谁敢质疑,就少不得要打一打手心,这书房里,隔三差五的便传出了嚎叫声。

  邓健三五不时的来给方继藩斟茶递水,一听少爷揍人,便觉得浑身都舒坦,就好像别人成亲,他去闹洞房,不从洞房里听出点声响来,都觉得不自在。

  倒是府里的杨管事,却是心急如焚。

  他也是读书人出身,也是秀才啊,只可惜屡试不第,这才委身到了方家,成为方家的大管家。

  现在看着三个老实的秀才,被少爷这般的玩弄,杨管事居然产生了代入感。

  感同身受啊,每每听到书房里的哀嚎,还有方继藩时不时来几句,八股文为师不懂,不懂难道就不可以教你们吗之类的话,杨管事更觉得揪心的疼,这三个秀才,怕是前途都要毁在少爷手里了。

  连着过去好几日,杨管事终于鼓起了勇气,这个事,不能袖手旁观。

  所以等傍晚时分,伯爷下值回来,杨管事忙是迎了伯爷在厅中高坐,他亲自捧了茶。

  疲惫的方景隆随口道:“继藩在家里,还安分吧?”

  杨管事笑中带苦:“伯爷,学生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少爷自强迫了三个秀才拜他为师,便将他们叫到了府上来……呃……教他们读书……伯爷……”

  杨管事露出了苦瓜脸,接着道:“这三个秀才,都是有功名的读书人啊,国朝优待读书人,学而优则仕。少爷呢,却对他们动辄打骂,各种胡闹,眼看着,乡试就要开始了,这可关系着读书人一生的事,错失了机会,便又是三年,学生并没有诽谤少爷的意思,只是……学生觉得,伯爷该管一管,万不可耽误了三个秀才的前程,何况,此事若是传出去,也不好听。”

  ……

  老虎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一群这么好的读者。

  好了,夸完了,票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