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授业解惑者也

  欧阳志三人是选了吉时来的,不只如此,还提了腊肉以及桂圆等物一同来。

  上次拜师礼太简陋,在他们看来,既然生米煮成了熟饭,虽是消息传到了许多同窗们的耳里,惹来无数人嘲笑,可欧阳志三人却明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还是郑重其事的拜了师罢。

  于是三人正式来此谒见,同时还带来了束脩之礼。

  只是今日进了这厅堂,方继藩的装束,却立即刺瞎了他们的眼睛。

  只见方继藩穿着一件极名贵的丝绸长衫,头上顶着一个冠帽,冠帽上不但垂下一根绒球在脑后,那冠帽的正中位置,竟是一颗硕大的珍珠,此时阳光自窗外渗进来,这珍珠在光晕下闪闪生辉。

  不只如此,方继藩腰间,除了一根亮瞎眼的‘金腰带’,还悬挂着一个茶杯大的玉佩。

  如此闪光夺目,实在……有点儿……有点儿……

  欧阳志三人苦从心来,造孽啊,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自己等人拜了方继藩为师,本就闹了天大的笑话了,现在再看恩师这‘样子’,欧阳志恨不得捶胸跌足。

  三人个个像吃了苍蝇一般,心里叹了口气,终是拜倒道:“学生拜见恩府。”

  恩府二字,早有出处,自南唐开始,便有‘不得尽忠於恩府,而动天下之浮议’之说;到了北宋徽宗年间,更有一个叫王甫的大臣,为了巴结当时的权宦,便拜太监梁师成为师,亲切的称呼他为‘恩府先生’,自称自己是门下走狗。

  自此之后,恩府便成了恩师的正式称谓,属于书面用语。

  方继藩翘着脚,很豪气地摆摆手:“不要客气,不要客气,起来吧。你叫欧阳志?你呢……你叫刘文善,还有你,江臣?欧阳志这个名不好,为师觉得欧阳锋倒是很霸气。”

  欧阳志心如死灰,颇觉得自己像是从了贼的良家女子,嚅嗫道:“恩府,学生的父亲叫欧阳锋。”

  方继藩一呆,下意识的道:“失敬,失敬。”

  他说的话,欧阳志三人完全无法理解,不过人设这东西就是如此,这些昏话、胡话在别人口里说出来,便有了违和感,可自方继藩口里说出,欧阳志三人竟不觉得有什么异常。

  方继藩的目光便落在了三人提着的束脩礼上,又笑了:“怎么,来了为师府上,竟还带礼来,太客气了,太客气了,里头是什么?”

  刘文善文绉绉地道:“此乃束脩之礼,有腊肉,寓意谢师恩;有芹菜,有业精于勤之意;有龙眼干,此谓启窍生智者也;还有莲子,喻恩师苦心教学;至于红枣和红豆……”

  一听这些不值钱的玩意,方继藩一点兴趣都没有了,忍不住感慨:“还是你们穷书生厉害,不值一钱的玩意,也能东拉西扯这么多,好啦,好啦,不要说了,为师听的头疼。”

  “……”欧阳志和刘文善还有江臣有一种想死的感觉。

  方继藩打起精神,他眼睛眯着,这三个读书人,品行还是不错的,既然收了他们做弟子,这样也好,自己该发挥自己的特长了,做了自己师父嘛,自然希望将三个弟子调教出来,这时代的徒弟就像儿子一样,儿子有了出息,受益最大的是爹啊。

  当然,这些小久久,方继藩潜藏在心底深处,可不能摆在台面上:“听说,再过半月,便要乡试了?”

  “是。”

  方继藩掐指一算:“时间还来得及,要好好用功。”

  欧阳志三人作揖道:“恩师教诲,学生谨记了,定当发奋苦读,不负众望。”

  方继藩便道;“你们有多大的机会?”

  “这个……”三人面面相觑。

  踟蹰了很久,欧阳志叹了口气道:“不敢欺瞒恩府,学生三人天资平平,学业……不精,若是努力一些,或许有稍许的机会能入榜。只是,前些日子,因为同窗生了病,耽误了学业,乡考在即,只怕……只怕……”

  这意思就是,这一科乡试,他们没戏了。

  方继藩噢了一声:“不要垂头丧气,为师相信你们,还有半个月呢,谁说就不成了?只要用心读书,就有机会。”

  这句话,倒像一个恩师该有的样子。

  欧阳志三人居然很欣慰,感动得眼眶都发红了。毕竟任何时代,好人只做一件坏事就不能被原谅;而坏人做了一件好事顿时就令人交口称赞。在他们心底,恩府……嗯……有点那啥,他们对恩府的阈值比较低一些,只要他不开口说怪话,就已是稀罕了,倘若还能有一点恩师的样子,勉力他们一句,这……就足以令他们感激涕零,慰藉不已。

  “是,学生三人,一定努力。”

  只见方继藩笑吟吟地继续道:“努力当然是重要的,而最重要的,却要有一个高人因材施教,好生指导。”

  欧阳志等人觉得有理,三人家境并不好,资质又是平平,全凭着刻苦才有今天,反观许多读书人,也是资质平平,却有名师指导,学问却比自己三人精湛的多。

  恩府的话,他们是很认同的。

  刘文善心里一喜,莫非恩府当真请了高人来?不禁道:“敢问恩府,这位高人在哪里?”

  欧阳志和江臣二人,也是下意识的左右看看,倒是很盼见一见是哪一位高人。

  方继藩脸色顿时不太好看了,亏得他脸皮厚,总算还没有翻脸,却是指着自己的鼻子:“这位高人,自然就是恩师。”

  “……”欧阳志三人彻底的震惊了。

  “从今日开始,恩师亲自教你们读书,为乡试做最后冲刺,你们资质虽是泛泛,可有为师出马,这金榜题名的希望可就大了。”

  欧阳志一惊,或许是实在承受不住了,直接一屁股的瘫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

  刘文善和江臣也突得眼眶湿润,夺眶的泪水涌出来。

  天亡我也!

  本来近些日子就荒废了学业,再加上他们天资也不聪明,原本还想着趁着这些日子好生用心苦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谁料……谁料……

  完了……全完了……

  拜了一个恩师,还要随他去胡闹,这样下去,莫说是今年中试,怕是给他们三百年,也没中试的希望,前途灰暗啊!

  “恩府,我们想自学。”江臣年纪最轻,哽咽着祈求道。

  方继藩原本还想好声好气的,毕竟是人家的师傅嘛,可一想,这等霸王硬上弓的事,人家是绝不肯的,幸好我方继藩是败家子啊,那么……就只好本色出演了。

  方继藩狞笑一声,换上了那一贯的霸气,道:“少说废话,现在开始,你们搬到了为师府上来,足不出户,安心在此读书,为师亲自来调教你们,不听话,就打断你们的狗腿!”

  “邓健!”方继藩高吼。

  邓健早在外头探头探脑,一见少爷又胡闹,心花怒放,方才大夫还询问过他少爷是否有病情反复的迹象呢,自己还有些担心,少爷现在虽脑疾渐好了,可听说这病容易反复发作的,现在一看少爷在这耍弄三个读书人,顿时心安,小跑着进来道:“小的在。”

  方继藩一脸肃然的道:“找根鞭子来,少爷要棍棒底下出才子。”

  这些话,方继藩说出之后,觉得有些耳熟,咦,这不就是英国公的话吗?

  看来,坏毛病是会传染的啊。英国公不是东西啊!

  “好的,好的。”邓健笑嘻嘻的连连应声,贼兮兮地偷看了一眼已是脸色煞白的欧阳志三人,心里乐开了花。

  京师里已恢复了平静。

  许久不曾有方大败家子的消息了。

  这家伙仿佛一下子销声匿迹了一般。

  可在方家,却是鸡飞狗跳起来。

  每日一大清早,心情良好的方继藩便匆匆的起来,全心全意的扑在了大明的教育事业上。

  …………

  熬夜上传、业界良心、人类楷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