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棍棒底下出孝子

  天色已是黯淡,夕阳照在宫中屋脊上的琉璃瓦上,渲出光怪陆离的光晕。

  此时,在暖阁里,弘治皇帝正靠在一个垫上,捧着书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

  御案上的茶已是凉了,不过今日无事,所以弘治皇帝决定亲自督促太子的功课。

  故而现在太子正乖乖的坐在下首,抄着‘改土归流’策。

  朱厚照耸拉着脑袋,时不时的偷偷瞄了父皇一眼,然后发出类似于唧唧哼哼的声音,这声音既带着幽怨,又带着可怜。

  没错,朱厚照方才挨揍了。

  父皇亲自敦促他抄书,结果检查时,竟发现字迹潦草,以往的时候,父皇最多只是骂他一顿,可谁知,今日直接揍了他一顿。

  虽然下手并不重,可朱厚照委屈啊,他一下子老实了,眼看天色渐渐黑了,父皇依旧如老僧坐定一般的在那看书,完全没有让他休息的意思,自己唧唧哼哼着,父皇也全无同情心,充耳不闻。

  朱厚照感觉自己的人生轨迹改变了,以往的时候,父皇哪里有这般的严厉。

  日子没法过了啊。

  他突然走了神,脑子里又开始浮想联翩的想到自己的蝈蝈,以及在詹事府里偷偷养着的几条犬,便听父皇传出咳嗽的声音,朱厚照吓得脸色紧绷,忙是下笔如飞,继续抄书。

  这时,外头有宦官道:“陛下,奴婢缴旨来了。”

  弘治皇帝终于将视线从书上抬了起来,抖擞了一些精神,眼角的余光不忘扫了朱厚照一眼,朱厚照则连忙条件反射地坐直身体,乖巧得不能再乖巧了。

  弘治皇帝这才淡淡道:“进来吧。”

  传旨的宦官蹑手蹑脚的进来,而后行云流水般拜倒。

  弘治皇帝抬了抬眼皮,懒洋洋的道:“如何,那方继藩怎么说?”

  宦官倒是犹豫了,踟蹰了老半天,才道:“他……他说……”

  “但言无妨。”弘治皇帝看出了端倪。

  宦官只得战战兢兢地道:“他说……金腰带怎么是铜的啊……”

  “……”弘治皇帝先是一愣,而后抑郁了,突然开始怀疑人生,甚至开始后悔自己怎么就吃了猪油蒙了心,就因为那方继藩的‘改土归流’策作得好,就点了这么一个东西成了第一,早知道,就该压一压的。

  朱厚照已将头埋得更低,十之八九是躲在窃笑。

  弘治皇帝阴沉着脸:“小子不懂事,他父亲一定教训了他吧。”

  宦官却是依旧匍匐在地,身如筛糠。

  弘治皇帝大抵明白了什么,便叹了口气:“朕忘了,南和伯将他儿子是宠到了天上的人,想来是不舍得呵斥他的儿子,肯定是默不作声。”

  宦官期期艾艾的想要说什么,却是显得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你说便是。”弘治皇帝面上,掠过了一丝严厉。

  宦官胆战心惊地连忙道:“南和伯……南和伯掐着自己脸说,陛下是不是老糊涂了。”

  “噗嗤……”朱厚照这一次是真的没有憋住,一口吐沫喷出来,接着捂着肚子,案牍上未干的墨水顿时被他袖子揩的糊了一片,接着,朱厚照觉得自己肚子抽搐得厉害,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弘治皇帝竟是无言,沉默了很久,似乎又不好发作。

  金腰带已赐了下去,方继藩也褒奖了,金口玉言,总不能收回成命吧,那南和伯方景隆,平时看他挺本份的,征战在外的时候,也算得力,怎么……

  哎……弘治皇帝终究是个宽厚的人,也只是一声叹息。

  可转过头再看朱厚照,见他案牍上已是一片狼藉,墨水也泼出来,方才抄写的文章俱都乌七八黑,弘治皇帝的眉头不知觉的就皱起来,一股杀气自他体内弥漫开。

  朱厚照顿时觉得不妙,他是真没忍住,只恨不得捧腹大笑,可见父皇这凌厉的眼眸如箭一般射来,便晓得要完了,忙忍住笑,可怜巴巴的道:“儿臣……万死!”

  弘治皇帝瞪他一眼,冷声道:“重新抄过,不抄完,不必用膳了!”

  “……”这一下,朱厚照再也笑不出来了。

  …………

  大清早的,方继藩舒舒服服的起来,小香香便来伺候穿衣了。

  方继藩起身,见小香香的脸色总算有了些血色,想来是病好了,便笑了笑,下意识地抓住她的手:“嗯……很滑……”

  “少爷,你……你真坏。”小香香俏红着脸,眼眸看着自己的鞋尖,几乎不敢扬起脸来。不知怎的,她越来越觉得,少爷并没有恶意,何况,杨管事早暗中嘱咐过,少爷若是不毛手毛脚,那才见鬼了,说不准,就是犯病了,小香香深以为然,竟也认得这个道理,是以,每一次少爷美滋滋的揩了油,她却有如释重负的轻松。她自幼就伺候着少爷的,将这当做了神圣的使命,虽有些羞怯,可不知怎的,有时回想这些,竟有几分……说不清的滋味。

  方继藩便夸张地哈哈大笑起来:“少爷不坏,那还叫少爷吗?怎么,今日这么早叫少爷起来做什么?”

  方继藩抬眼的功夫,便看到邓健在外头探头探脑的,更是抓紧了小香香,使她身体凑自己更近一些,完全一副登徒子的模样。

  少女身上散发着一股别样的气息,与那平时里洗漱的皂角香味混杂一起,倒是教方继藩有些许心猿意马。

  “邓健,死进来。”

  “来了,来了,小的恭喜少爷,贺喜少爷,少爷了不得啊,少爷不考则以,这一考,就将所有人比下去了。”邓健谄媚地对着方继藩笑。

  方继藩嗯了一声:“有事吗?”

  “有,有,老爷请少爷去厅里吃早点,老爷交代了,他有大胆的想法,所以请少爷去商量、商量……”

  方继藩心里顿时冒出寒意,老爹这是太膨胀了啊,原以为他昨日只是随口一提,原来竟还当真了。

  “走。”方继藩也爽脆的动身,直接到了厅里。

  只见在这家徒四壁的厅中,方景隆正坐在那长条凳上,手搭着残破的柳木桌,一见到方继藩来,方景隆顿时红光满面:“好儿子,好儿子,来,来,坐下,吃蒸饼,还有白粥。”

  方继藩便上前坐下:“父……”叫这父亲,竟有些不太习惯,怪怪的,见方景隆面上重新带着诧异,方继藩便笑了笑:“老头子,有话直说,还有,别提你那大胆的想法。”

  “不提,不提。”方景隆哄着方继藩:“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嘛,这是爹操办的事,怎么能让你操心,为父……为父自去请你张世伯想办法。”

  顿了顿,方景隆叹了口气:“你现在出息了啊,校阅第一,震动了京师,爹吃了早点,便要去当值,现在真恨不得插翅飞过去,也让那些老兄弟和同僚们看看。儿子,你说你是如何考中的,平日里,也没见你……咳咳……”

  这意思很明显了,你平日不学无术呀!

  方继藩却是理直气壮地道:“我猜的。”

  方景隆长舒了一口气,其实昨天晚上,他一宿没睡,先是很激动,可而后细细一想,居然恐惧起来,这儿子……莫不是作弊了吧。

  这么一想,便觉得方家要凉凉了,细思恐极啊。

  校阅虽然不比科举那么严厉,可作弊这等事,无论是什么考试,这都是欺君杀头的大罪。

  儿子说是猜的,方景隆像是一下子松了口气,这下子好了,总算放心了。

  …………

  突然想到新书期,作为一个有良心的老作者,居然忘了求大家支持,失败啊失败,求支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