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我有杀手锏

  方继藩依旧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是吗,这银子你们当真不要?不要,本少爷便将这银子丢给街边的乞丐了,看来你们是不想治那痨病鬼了。”

  这痨病鬼三字说出口的时候,其实他自己都觉得恶毒呀。

  可三个读书人此时却又面面相觑。

  显然,那位叫王政的同窗,若是再不医治,病情耽误下去,怕是活不成了。

  三人很有默契地交换了眼色,虽然脸上带着愠怒,不堪受辱,可最终,为首的一个秀才终于软化了下来,他面如死灰,目光闪过一丝苦楚,沉重的双腿终是极不情愿地跪下,朝方继藩狠狠地行了个礼:“学生欧阳志,字伯仁,拜见……拜见……拜见恩师。”

  等他仰脸的时候,眼眶已是通红,像是泪水将要夺眶而出。

  为了救同窗,只能出此下策,这不但是侮辱,最重要的是,读书人讲究的是天地君亲师,他们将君臣、父子、师生这等名分看的极重,现在为了救人,竟拜方继藩这等恶毒的人为师,将来天知道会惹来多少麻烦。

  欧阳志拜下之后,其余两个读书人也都含泪拜倒,一个道:“学生江臣,字子川,拜…拜见恩师,还请恩师赐些银子,给……给王政兄治病吧,他……再迟……”说着,喉头似堵了似得,只剩下低泣。

  “学生刘文善,字元祐,拜见恩师。”

  看客们见方继藩如此落井下石,更是对这三个秀才同情不已。

  只是方继藩早被人误会得习惯了,却只是冷冷一笑,随手将两锭银子丢在欧阳志的面前,随意的道:“这银子便赐你们了,真没意思,说跪就跪了。”说着打了个哈哈,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败家子要做好人好事,实是不容易啊。

  那欧阳志屈辱地收了银子,站起来,又朝方继藩作揖行了个礼,显得很郑重,似乎在他们心里,师生的关系,绝不只是拜一拜这么简单,他道:“却不知恩府高姓大名,也好让学生知晓,将来……若是学生有幸能高中,将来必定好生侍奉恩府。”

  方继藩背着手,对他的话倒是觉得意外,随即,方继藩恍然大悟,这个时代,做臣子的,最大的不道德便是对君王不忠;做儿子的,最可耻的是不孝;而做门生的,最怕的便是被人指责对恩师不敬。

  师生的关系,有若君臣、父子。

  方继藩笑了笑,自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我叫方继藩……”

  “……”

  场面一度尴尬,方才还怒容满面的看客,脸色明显的顿了一下,然后……然后……

  像是一阵风猛地刮过,竟是嗖的一下,转眼之间,方才还里三层外三层的看客,个个仿佛刘翔附体一般,竟跑了个一干二净。

  要不要这么夸张,难道这是奥运会百米跨栏?

  方继藩的脸色很不好看了,不至于吧,名声真有这么臭?

  而欧阳志三人,竟也是一副如遭雷击的样子,三人突又觉得腿软起来,大抵是恨不得想要锤自己的心口,脑子里嗡嗡作响,立即想到了一句话——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啪的一声。

  却是那客栈的掌柜已眼疾手快,有如神速一般,快如闪电的钻进了店里,然后将门啪的一声关得死死的。

  街面上,只剩下了风,风扫着落叶,沙沙作响。

  倒是……这清冷的街道上,还是有人给了方继藩一点点面子,一个扎着通天辫的女孩儿留了下来,脆生生的样子,睁着大眼睛打量着方继藩。

  方继藩总算心里有了一些安慰,大人们都不懂事啊,还是孩子知道好歹,晓得我方继藩并非是一味作恶。

  他蹲下,心里充斥着温馨,打量着小女孩儿,即便是她面上风干的鼻涕,竟也觉得可爱,方继藩轻轻地捏了捏了她的脸,温柔地道:“小姑娘,你好。”

  冷不防这小女孩儿在瑟瑟发抖的同时,突的啐了方继藩一口,吐沫星子便洒在方继藩这俊秀的脸上,小女孩儿在完成这个壮举之后,虽是吓得瑟瑟发抖,却还是表现的神气十足,脆生生的道:“我……我可不怕你!”

  “……”

  “滚!”邓健护主心切,朝小女孩儿一吼。

  小女孩儿顿时滔滔大哭,捂着脸飞也似的逃了。

  欧阳志三人目若呆鸡一般站着,他们在拜师的前一刻,原本是有心理准备的,可万万想不到这个人竟是——方继藩……

  方继藩啊……那个在京里只呆了半个月,便听说他偷看妇人洗YU,特意用熟肉吸引狗至茅厕旁,再一脚将其踹下去引以为乐,崽卖爷田就不说了,其他各种传闻,更是数不胜数。

  方继藩却朝他们微笑,只是再如沐春风的微笑,在他们眼里,简直比怒目金刚还令人可怕。

  方继藩道:“好了,拿着银子,去救你们的同窗去,还有……三日之后,来为师府上,乡试就要到了,为师要好好给你们补补课……”

  此言一出,欧阳志几乎要吐血,脸色一下子的更显苍白。

  补课……

  方家的败家子……啊,不,恩师居然还要给我们补课!

  这一次,他们本就耽误了学业,乡试无望,若再让这‘恩师’给补补课,说不定这辈子都考不中了。

  三人心里悲戚至极,却是欲哭无泪。

  而方继藩则再没说任何话,极潇洒地带着邓健转身,飘然而去。

  行善积德的感觉,真好啊。

  方继藩感觉自己现在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这三个徒弟品行不坏,不过,三日之后,他们会不会登门呢?或许他们得了钱,收拾了包袱,会跑路吧。

  试一试吧。

  若是当真登门,说明这三人对师生的关系看得比天还高,自己对他们的帮助,都是值得的。

  北直隶的乡试……现在是弘治十一年,那试题,倒是在北京的府志里有记载……若是对症下药,凭着他们秀才的底子,应该很有希望。

  方继藩最遗憾的事,便是自己明明知道弘治年间的所有考题,偏偏作为贵族后裔,却无法参加科举,既然如此,我方继藩不去考,就收几个门生去考好了。

  本少爷,可是有无数杀手锏的人!

  迎着夕阳,夕阳的余晖洒在方继藩的眼里,这面带着邪笑的少年郎,那眼底深处,却是说不出的清澈。

  一路轻快地回到了方家。

  刚进家门,门子一见方继藩回来,却是一脸惨白的看着方继藩道:“少爷,你可回来了,家里……家里来了客,伯爷请少爷去。”

  方继藩便背着手,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什么客?不去。”

  门子带着哭腔道:“是英国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