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钦点

    有道是伴君如伴虎,刘钱把头都磕破了,自是痛疼无比,可现在他顾不上这个。

  倒是弘治皇帝只是淡然地一挥手,却是若有所思起来。

  他的脑海里依旧浮现着方才所见的一幕,想到那商贾,竟是死死抱着方继藩的大腿,死不松开的要方继藩将乌木卖给他,实是匪夷所思,可这毕竟是商贾之间的事,他还不至太感兴趣,更令他在意的是……

  他猛地又想到了那改土归流,眼眸抬起来,却是看向在一旁待着的朱厚照,和颜悦色的道:“厚照。”

  “儿臣在。”朱厚照出宫游玩的兴奋劲还没过去,面上还带着激动的红晕,兴冲冲的应和。

  弘治皇帝带着几许慈爱地看了朱厚照一眼,才道:“朕也听你说一说,若是皇儿参加了校阅,朕给你出题,何以定西南,你如何答?”

  朱厚照顿时精神百倍,兴奋不已,他毫不犹豫的就道:“父皇,西南的土司,不过是一群小贼而已,哪里需要这么麻烦,父皇给儿臣十万精兵,儿臣发兵三路进剿,管他们服气不服气,儿臣先取了十几个土司头颅,谁敢不服?这三路兵马,儿臣也早已想过了,一队自古道出击,一道命云南黔国公府沐……”

  朱厚照自小就好枪棒,喜欢烈酒和骏马,向往沙场上的事,今日父皇考校他,他自然流露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满心希望得到父皇的欣赏。

  可朱厚照才说到了一半,弘治皇帝顿时露出了萧索之色,竟是喃喃道:“别人家的孩子,怎么就……”

  是啊,南和伯宠溺自己的儿子,那孩子固然是个混账,看着就不像好东西;而朕也有一个儿子,嗯……总还算是听话,可人家胸有成竹,再混账,却能一语道出西南问题的关键所在,而朕的孩子,明明每日都读书,还算聪明,可偏偏就……

  孩子不但不能宠溺,而且若是天份不够,还得笨鸟先飞,要格外的严加管教才是啊。

  弘治皇帝感慨万千,目光变得严厉起来。

  朱厚照只听到了别人家的孩子几个字,再见父皇目光如电,突然又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了。

  他结结巴巴起来,不等他继续道出他尾大的构想,弘治皇帝已是冷哼一声,厉声痛斥道:“别人不读书,你却读书,何以读书者,尚不如不学无术之辈?朕为了你,操了多少心,为了你,请了多少名师,你的书,读到了哪里去?你是朕的儿子,将来要克继大统,承继祖宗基业,每日只知道枪棒、刀兵……太祖高皇帝靠马上得来的天下,难道你为人子孙,却还妄图靠马上来治天下吗?你少来一副委屈的样子,从前你每次卖乖讨巧,朕都容你,可今日开始,却绝不准你这样胡闹下去了,那改土归流的文章,罚你抄写一百遍,少了一个字,朕决不饶你,即便是你母后来求情,朕也绝不再留情!”

  朱厚照懵逼了。

  这是招谁惹谁了,看着父皇疾言厉色的样子,莫非……这是别人家的爹?

  不过听到让他抄写‘改土归流’,朱厚照算是明白了,忍不住磨牙,方继藩坑我啊。

  弘治皇帝余怒未消,却又冷静下来,他气定神闲,徐徐地将目光落在了案头上的一堆试卷上,方继藩那改土归流的文章尚在,沉吟良久,弘治皇帝提了朱笔,似乎他又犹豫了一下,最终,这朱笔落在了试卷上,在卷尾处画了一个红圈。

  随后,将笔有板有眼的落回那象牙牛角笔筒,方才长舒了口气。

  ………………

  方继藩被那王金元死乞白赖的拖着去签了契约,才带着邓健打道回府。

  今日心情格外的爽朗,乌木的事有了着落,这令方继藩对未来有了信心。

  那沉船的乌木,至少证明了一件事,那便是自己脑中所记忆的事,在未来每时每刻都会发生,历史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偏差,这……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宝藏啊,通州发生了什么事,京里在此后一个月里会发生什么,杭州或是南京有什么变化,那一篇篇在上一世自己所熟读的府志、县志里,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发财了。

  方继藩得意起来,倒是那邓健,却是愁眉不展,此刻的他胆战心惊,他见了皇帝,已是吓得魂飞魄散,也听不明白方继藩和天子说了什么,不过大多数时候,他看到的是天子对方继藩怒容满面,这令他心有余悸。

  陛下,不会因为少爷的胡闹而怪罪吧。

  此时,倒是方继藩想起什么了,道:“小邓邓。”

  邓健忙道:“小的在。”

  “方才在外头的事……”

  “小的明白。”邓健很善解人意的点头。

  方继藩反而不明白了:“你明白什么?”

  邓健体贴的道:“伯爷若是知道少爷在外头惹到了天皇老子,估摸着又要吓死过去,还有那做买卖的事,小的不会告状的……”

  自己惹到了皇帝老子了吗?好像……没有吧。

  也罢,随别人如何理解吧。反正在别人眼里,自己无论做了什么,准不会有好事。

  方继藩摇着湘妃扇,心里唏嘘,这一次更坑了,不但要在家里做败家子,便是出了家门,为了免得使人怀疑自己装疯卖傻,也得是一副混蛋的做派。

  好在……方继藩已习惯了。名声再坏,也不会坏到哪里去吧?

  何况……方继藩很安心地摸了摸自己袖里的几锭银子和一沓大明宝钞。

  这是王金元的定金,七十两现银,还有九千八百两的宝钞。

  到了弘治朝,大明宝钞已经贬值了许多,再不是一两兑换一两真金白银了,所谓的九千八百两,实则却只能兑换九百多两银子,十比一的汇率,可这东西毕竟携带方便,后续的银子以及折价的田契、房契,自然会拱手派人送到府上。

  不管怎么说,现在有钱了,使方继藩心安不少。

  行至半途,远处却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

  方继藩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可一旁的邓健却是眼睛一亮,兴奋地道:“少爷,有热闹瞧。”

  方继藩沉默了一下子,然后看着兴冲冲的邓健。

  有热闹瞧,瞧你个大头鬼。

  不过,瞧邓健很期待的样子,是不是从前那个败家子最爱瞧的就是热闹?

  好吧……

  方继藩觉得自己必须得慢慢带入进那败家子的角色,于是湘妃扇一打,十足电视剧中高衙内的做派:“走,去瞧瞧。”

  只是那街边站在三个读书人,儒衫纶巾,不过瞧他们这半旧的衣衫,便晓得是落魄的读书人。

  三人在这街上,面如枯槁。

  看样子是被客栈赶了出来,这客栈的掌柜正朝着他们拱手,面带苦笑道:“三位公子,你们是秀才老爷,小店可不敢得罪。只是小店做的是小本买卖,可眼下公子的朋友……晦气啊,若是再不寻医问药,肯定活不成,三位公子为了朋友治病,花费不少,这一点,小人也是敬佩的很。可现如今,公子们带着这将死的病人一直留在此,也不是一个事,还请公子们另谋住处吧,小人也自知,三位公子囊中羞涩,此前欠下的店钱,就此作罢,得罪,得罪。”

  …………

  没有人支持,心……好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