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他从地狱来!!!

  2018年4月1日,

  零点二十分,

  蓉城,

  小雨,

  微风3级。

  老街的冥店,已经关门许久,哪怕是附近的街坊邻居,其实都不清楚这家冥店,到底是什么时候开的。

  因为不像是街边的早餐店很多人每天都会去,也不像是服装店那般,下班回家可以去逛逛,不买也可以试试衣服。

  大部分人,宁愿这辈子都不走入冥店去买东西。

  自然而然地,在生活之中,对这家冥店,也就刻意地去忽略了。

  当然,

  它又是什么时候关门的,

  自然也就没多少人在意了,只是偶尔经过时,发现店门居然是关着的,略有些意外。

  有个胖子,每隔几天都会开着警车停在门口,看着关着门的店铺,抽几根烟,然后离开。

  老街里操持着最古老最热情生意的发廊小姐姐们为此真的是不堪其扰,每次都吓得将刚刚请进自己屋子里喝水的客人送出门去,

  连水费,

  都不敢要。

  冥店隔壁按摩店也已经停业许久,据说老板年前卷入了一起杀人案,虽然后来得到了清白,但家里的事情太多,她也许久没回蓉城了。

  偶尔有老顾客过来,怀念着老板娘的手艺,殊不知如果经常找她按摩,舒服是舒服了,但估计距离走进隔壁冥店选寿衣的日子,也就越来越近了。

  生活还是这般的生活,

  蓉城的大街小巷的茶馆麻将馆里,写满的是轻松闲适。

  这是一座悠闲的城市,也是一座会享受的城市,在寒冬刚去,夏日未至之际,整座城市都沉浸在属于自己的鼾声之中,

  惬意,

  舒坦,

  偶尔翻个身,

  裹一层薄毯,

  嗯,

  继续睡。

  凌晨的老街,自然是没什么人了,除了几处夜宵摊还在守候着不是很多的生意。

  那家冥店,

  却亮着光。

  光很暗,只能隐约可见,普通人,甚至看不到。

  冥店里,摆着两排椅子,正中央的两座椅子,一边坐着长须男子,一边则是坐着一位小女童,粉嫩可爱,是一个小萝莉。

  而下首的两侧,

  有人穿着麻衣,长袖飘飘;

  有人戴着高帽子,摇摇晃晃;

  有人眼珠子对齐,时而转动;

  有人摊着大肚子,肥得流油。

  他们脸上的胭脂味,就浓重得多了,甚至,显得有些不真实。

  无论他们是在笑,还是在掏耳朵,还是在闹,总给人一种阴森的压抑感,就像是寺庙里的一百零八罗汉,哪怕他们的形象再憨态可掬,

  作为一个成年人,也不敢去真的笑话他们。

  仿佛冥冥之中在自己头顶,就有着一双眼睛,在盯着你看。

  若是再仔细看,可以发现这帮人的衣着款式,其实和冥店一角里摆放着的那些纸人很是相似,就像是真的从纸人身上扒下来的衣服穿到了自己身上。

  很滑稽,

  很可笑?

  但真的是这种感觉。

  所有人的唇边,都带着诡异的殷虹,像是刻意涂抹在唇上的胭脂,很是夸张,也很是刺眼。

  贾宝玉说他最喜欢吃姐姐们嘴上的胭脂,但如果他看见这里的胭脂,估计会直接吓得魂飞魄散。

  空气中,

  弥漫着灰烬的气息,

  在在座众人中间,有一个小火盆,里面摆放着炭火,同时,架子上一叠叠冥钞,自己会自动飞过来,落入炭火之中燃烧。

  门口,站着一个女人,一个长发女人。

  她微微低垂着头,长发遮挡住了她的脸。

  身材婀娜,体格风、、、骚,

  是普通人看见她,估计会期待着她把头发散开好看看她的真容,谁都有对美丽的好奇心和追求。

  不过,在座的所有人都没这个心思,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女人……没脸。

  “还没来。”

  坐在小萝莉隔壁的长须男子沉声道,微微皱眉。

  “让大家再等等吧。”

  小萝莉说道。

  长须男子点点头,而后道:“护住元气,尽量延迟我们在阳间逗留的时间。”

  一张张黑色的符纸从长须男子的袖口中飞出,飘落在了四周。

  在座的每个人都伸手接过一张符纸,贴在了自己的眉心,就连长须男子自己也给自己贴了一张。

  一时间,

  整个店里万籁俱寂,额头上贴了符纸的人都不动了,仿佛被施加了定身法一般。

  这让他们看起来,甚至和冥店里本就有的纸人,没什么区别。

  小萝莉起身,她手里也拿着一张符纸,走到了无面女的面前。

  无面女缓缓地抬头,

  “我的分身毁了。”

  “一个分身而已。”小萝莉不以为意。

  “她是我留下来监视他的。”无面女提醒道。

  “你说,等我回去之后,还会有他的位置么?”

  小萝莉微微一笑,

  “他只是暂时给我代班,帮我掌管一下地狱的钥匙而已,一个通城,容不得第三个鬼差。”

  “那我怎么办。”

  无面女厉声问道,

  “没有我,你们可引不到他过来。”

  “通城鬼差加上我本就有两位,其中一位已经濒临崩溃,这是我给你预留的位置。”小萝莉伸手,抓住了无面女的发尖,“等这里的事情结束,我会帮你安排一个身份,让你在阳间逗留。”

  无面女再度低垂下了头。

  “我很好奇一件事,你为什么对那个家伙那么执着,他只不过是通城的另一位造就出来的玩物,哦不,是礼物而已。”

  “礼物?”

  无面女隐藏在长发下的头干笑了两声,

  “在我看来,这件礼物,比你们在等待的人,更重。”

  小萝莉眼睛微微一眯,她能听出来无面女话里有话,这个诞生于黄泉路边,怨念之潭里的女人,存在了很久,自然也能知道更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哦,这样看来,等我回去之后还得好好拷问拷问他喽。”

  无面女脸上的头发此时忽然散开,没有面容的脸却开始凝聚出一张女孩的脸,她的表情,很痛苦,像是在挣扎。

  “她,你还没控制得住么?”小萝莉有些意外。

  “挣扎得很厉害呢。”无面女回答道,“意志坚定,比你们鬼差,不差的。”

  小萝莉微微一笑,伸手将手中的符纸丢入了炭火之中,

  “终究是……没有意义的挣扎而已。”

  火光幽幽,

  夜色幽幽,

  炭火盆里迸溅出一串火星:

  “吧唧”

  ………………

  “吧唧!”

  “吧唧!”

  “吧唧!”

  小雨之中的老街,带着些许凉意,不是那么平整的道路上,随处可见小水坑。

  一名身穿着卫衣的男子缓步行走在这条略有泥泞的小路上,

  他的头,隐藏在卫衣帽子之下,而他的身形,仿佛和这身后的黑夜,完全地融为一体。

  “喵。”

  在他身旁,

  有一只通体发白的猫咪,迈着优雅的步子,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一人一猫,

  在昏黄的路灯下,拉出了两道绵长的影子。

  四周偶尔传来风声,

  空荡且幽幽,盘旋在老街的上方,经久不散。

  男子的身形并不魁梧,但却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他就像是一把无声的刀,只要出鞘,就能把这黑幕给劈碎。

  前面,有一个夜宵摊,摊主是一对夫妻。

  今晚的生意,并不好,丈夫坐在旁边不住地咳嗽,显然是感冒了。

  男子走到摊位边,

  老板娘抬起头,看见男子,笑了笑,道:

  “好久不见了呢。”

  “嗯。”男子应了一声。

  “喵。”白猫也应了一声。

  老板娘开始做汤,鱼滑汤,她知道他只吃这个。

  在深夜,喝一碗鲜嫩的鱼滑汤,是一种享受,岁月静好,莫不如是。

  老板还在那里咳嗽,见客人吃东西时皱着眉,以为是在嫌弃自己,只能歉然地笑笑,侧过身去。

  男子一愣,他知道老板会错了意,他吃东西,向来是这种表情。

  只是今晚,有点冷,

  否则对于进食这件事,他是能省则省,能忽略就忽略。

  放下了碗筷,给了钱,男子转身,向老街更深处走去,那只白猫还是跟在他身后,不离不弃。

  不管夜色再深沉,

  人们总是能从中找到家的位置。

  男子走到了冥店门口,驻足。

  白猫则是窜到了台阶上,它找到了自己熟悉的位置。

  是的,

  熟悉的位置。

  曾几何时,

  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搬出一张椅子,坐在台阶上,一动不动地晒着太阳。

  隔壁的按摩店老板娘还会调侃他像一个老爷爷。

  目光微侧,看向隔壁,她还没回来。

  有的人,走了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但也有人,走到远处后,却还在看着自己。

  他以为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孑然一身,

  哪怕他忽然在这个世界消失,也不会有谁注意到,喜欢孤独的人,总是喜欢把自己染上孤独的色彩以获得更多的安全感。

  正是因为有人在看着自己,

  正是因为有人在在意着自己,

  所以他才回来,

  他需要一个交代,

  给在意自己的人,一个交代,

  同时,给自己一个交代。

  走上台阶,

  来到门前,

  他没叩门,

  这里是他的家,他有钥匙。

  钥匙孔插入门锁的刹那,

  门后的无面女长发猛地飘起,

  小萝莉像是小大人一样站直了腰杆,

  两排椅子位置上所有人阴差额头上的符纸瞬间消散,

  大家集体睁开了双眸,

  看向了大门的方向!

  “吱呀……”

  门被从外面推开。

  小萝莉看着门外的人,笑道:

  “终于抓到你了。”

  男子微微摇头,示意对方说错了,

  纠正道:

  “不,

  是我,

  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