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回来了!都回来了!!!

  人生,最怕的就是认命。

  因为认命,则意味着不再折腾,从而你的人生也将按照现有的既定路线,没有太多波澜没有太多意外地平稳地走下去。

  你能看见自己五年后的样子,你能猜出十年后的自己在做什么。

  但,人生最需要的,其实也是认命。

  脚踏实地,安安稳稳,不再有杂七杂八的心思,过着自己的日子,平平淡淡方得始终。

  认不认命,纯粹是看自己的选择。

  周泽坐在书店沙发上,发了一个下午的呆,好像是想了很多,又像是什么都没想。

  玻璃里,倒映出模糊的自己,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不会在照镜子时觉得变扭了。

  人的适应力确实是强,哪怕你的皮囊,哪怕你的生活轨迹,当你习惯了之后,也就不再觉得有什么。

  这是自己的书店,这是自己之后的生活,

  伸手,摸了摸自己刚刚让白莺莺修剪出来的短寸。

  很干脆,很利索。

  周泽看见唐诗站在门口,她已经站了三个小时了,从中午一直站到了下午,基本就没动过。

  周泽没去问她站在那里做什么,每个人都需要独处放空自我的时刻,而这个时候,并不需要别人的安慰。

  拿出手机,登录了自己的微信,没有消息,也没有回复。

  执着于上辈子的自己,执着于这辈子的徐乐,

  周泽真的有些疲乏了,

  其实,还不如就踏踏实实过这辈子,新的自己。

  看开不看开,都没什么影响,

  毕竟过去的过不去,

  未来的毕竟还未来。

  拿出自己的小册子,翻阅着它,感知着它的触感,

  周泽觉得自己下面的人生,将会和它羁绊在一起,至少,会羁绊很久很久。

  好像那个女鬼差也有一个册子,但周泽问了一下,白莺莺说他们没找到,或许,那个册子已经随风湮灭了,毕竟在那个时候,册子其实已经有了崩溃的趋势,随着女鬼差的消亡,它最后存在的意义也将消失。

  唐诗终于动了,她慢慢地蹲下来,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可能站得太久了,所以腿发麻或者抽筋了。

  周泽笑了,

  然后唐诗扭过头,看着隔着玻璃正在幸灾乐祸的周泽,嘴角也露出了一抹笑意,但这笑意,显得有些含蓄。

  仿佛在此时,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之前的她,可没这么严肃。

  小猴子跳到了周泽的面前,手里拿着玩具锤子挥舞着,周泽伸手,在它脑袋上拍了拍。

  一直以来,周泽都不懂小猴子弄来的泥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似乎效果很不错,想着以后如果开书屋不赚钱过不下去的话,自己还能开个药铺。

  “祖传五指山黑玉断续膏套”?

  这想法不错。

  “吱吱吱吱……”

  小猴子手里拿着一部手机,对着周泽挥舞。

  猴子的手机是老道帮忙买的,这足以可见老道对猴子的溺爱。

  “做什么?”周泽问道。

  猴子伸手指了指书店墙壁上的音响,然后又指了指手机。

  “连蓝牙音响么?”周泽问道。

  猴子一脸懵逼,

  但感觉应该是吧,还是点了点头。

  接过猴子的手机,周泽帮它连接上了蓝牙,猴子试了一下,放了一首“《大圣归来》”,音响当即发出了声音。

  猴子很开心。

  紧接着,书店里的背景音乐在猴子手中不停地更改,好在这会儿书店里也没什么客人,周泽也随猴子玩闹。

  其实,很多大型商场的背景音乐,是有讲究的。

  比如一开始如果放的是李玉刚的《清明上河图》,如果商场保安或者哪个内部人员看见有脸熟的惯偷走入商场,会马上通知传达室那边,然后那边的人马上会改背景音乐。

  接下来说不定就会放迈克尔杰克逊的《 Beat it》,又或者是《你好毒》,然后商户会提醒自己身边的顾客说有贼过来了,注意小心。

  各地商场,基本都有这种约定俗成的潜规则,甚至有时候公交车上,司机师傅看见自己眼熟的惯偷上车了,也会按一个按钮发个提示。

  所以,有时候坐公交车听到“请乘客们保管好自己的随身物品…………”千万别当作一句敷衍的废话语音。

  而这些贼,

  基本上成了自带BGM的存在,

  当他们走入时,

  独有的BGM响起。

  书店的吧台上面有一个悬挂电视,正在播放着《少林足球》。

  也就在此时,周泽发现整个下午好像都没见到老道,不过,很快,里面传来了三声“滴答”声。

  小猴子会意,调了音乐,很快,蓝牙音箱里播放出了:

  “浪奔……浪流……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伴随着《上海滩》的主题曲,穿着一身崭新道袍一改之前颓唐邋遢形象的老道从楼梯口缓缓走出。

  身后楼道那边应该放着一台电风扇,吹得他长袍偏偏,别说,还真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气息。

  手持桃木剑,

  舞出一道剑花,

  老道脚踏七星,威风凛凛!

  周泽伸手搓了搓下巴,也得亏是老道了,若是换了别的道士或者和尚敢在一个鬼开的书店里这么秀,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小猴子举着手机,摄像头对着老道,找着角度,周泽撇过头看了一下,发现是小猴子在给老道做直播。

  好吧,

  这猴子确实聪明,

  聪明得有些过头了。

  直播屏幕上,一堆弹幕刷了起来:

  “一楼我的,吃口屎没人看见吧?”

  “卧槽,老道你他娘的下午好啊!”

  “老道,快半年了,你终于复播了!”

  “道长,我好想你啊,你这么久不见了,人家真的好想你啊!”

  “道长不乖,这么久躲着不出来,嘤嘤嘤,撸你小管管,嘤嘤嘤。”

  “冥钞还卖不卖啊,断货了啊!”

  “你们看见没有,镜头左边有一撮黄毛,是什么玩意儿啊,难道是一只猴子?”

  “哈哈哈,你难道想说是一直猴子在给他拍摄?楼上怕是个傻子吧?”

  “同意,楼上是个傻子。”

  “一楼说得对!”

  “一楼说得真鸡儿对!”

  “一楼说得太太太对对对了!”

  “尼玛,楼上刷一楼的缺德不,逼死强迫症啊!”

  伴随着老道的复播,直播间里的热度开始噌噌噌往上涨起来。

  老道大大小小也是一个网红,在户外直播领域也算小有名气,且有一批固定的死忠粉,不离不弃。

  毕竟,愿意花钱从老道这里按比人民币更高的价格去买冥钞的,

  这是绝对的死忠啊!

  老道表演了一番舞剑和拳脚功夫,

  热了场,

  许久不练的他,显得有些气喘吁吁,但在下一刻,他还是对着空中撒出了一把纸钱:

  “无量天尊!”

  桃木剑向上举,

  “风雨雷电,听我号令!”

  那些纸钱一个个开始自动围绕着老道旋转,整整齐齐,且不断地飞舞出各种形态,随着老道的指令进行着配合,相得益彰。

  “擦,这他娘的特效牛逼啊,绝壁不是五毛钱的那种!”

  “一楼说得对!”

  “这次一楼是真的对。”

  “这次一楼没吃屎。”

  “这是直播还是放的视频啊,喂!”

  “对啊,吊大的确认一下,这是后期处理的视频么?”

  “这是直播啊,不像是视频!”

  “老道,我要改变对你的看法了,原来以为你只是一个逗比,现在发现你居然是一个会变戏法的逗比!”

  “嘤嘤嘤,逗楼上的比,嘤嘤嘤。”

  “擦,楼上变态吧!”

  “一拳打死一个嘤嘤怪!”

  周泽看向门口,

  唐诗站在那里,

  很显然,老道的冥钞飞舞,是唐诗操控的结果。

  周泽很好奇,以唐诗的性子,是什么使得她愿意配合老道玩这种直播把戏。

  冥钞整齐地落下,堆叠在了老道手中,老道从猴子手中接过了手机,看了一下系统通知,一张褶皱的脸当即笑得蜷缩起来,像是一朵老嫩菊。

  “感谢台风饭店老哥的超级火箭!

  感谢老秋老哥的超级火箭!

  感谢兰雪小姐姐的空投补给箱!

  感谢书友160107110901124的……的……的大飞机!

  老道我今天,复播了,

  水友们,

  你们还在么!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

  我想死你们了!”

  吧台上电视中正在放着的《少林足球》电影正好进入了中间的那个情节,画面中,周星驰对着自己的师兄弟们喊道:

  “我感觉到,

  回来了,

  都回来了,

  大家,

  都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