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呵呵

  “喂,徐乐,吃饭啦!”

  小姨子站在楼梯口对着上面喊道。

  这一声喊叫将周泽从刚刚的恍惚之中惊醒过来,

  卧室还是那间卧室,

  床还是那张床,

  墙壁上的结婚照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丝毫的变化。

  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周泽转过身,推开卧室门,走下了楼。

  客厅餐桌上,摆放着三菜一汤。

  一份芹菜炒牛肉,一份宫保鸡丁,一份白菜炒粉丝,还有一碗青菜豆腐汤。

  林医生正站在桌边盛饭,小姨子已经坐在椅子上迫不及待了。

  “某些人啊,就是没良心,老婆在厨房做饭,自己居然在上面悠哉悠哉。”

  小姨子一边吃着一边摇晃着身体。

  周泽也坐了下来,林医生将筷子递送到周泽的手里。

  “以后,回家吃饭吧。”

  林医生忽然说道。

  像是一个温婉的妻子,在对丈夫嘱托,好像,一切如常,也一切正常,春风化雨。

  “嗯?”小姨子瞪大了眼睛,

  徐乐要回来了?

  还是自己姐姐亲自要求的?

  周泽没回答。

  小姨子按捺不住,在饭桌下伸脚踹了一下周泽,

  你这傻瓜,怎么还不接话呢?

  我姐姐都叫你回来吃饭了!

  她愿意下面给你吃,

  你还不主动一点?

  “再说吧。”周泽敷衍了一声。

  “去那个小区住,可以么?”

  林医生又开口道。

  那个小区,当然指的是周泽上辈子住的小区。

  很显然,林医生也清楚周泽住在自己家,和自己父母相处很不愉快,所以,她愿意和周泽去那个家里去,

  一个,

  只有她和他两个人的地方。

  周泽手中的筷子微微一颤,他能感受出来,其实这个女人还没完全克服之前所说的心理障碍,但她在努力地让自己往前看。

  生活已然稀里糊涂,那就稀里糊涂地继续过吧,而且过得更好一点。

  很多人对自己的人生一直充满着精致的渴望,然而真正精致的人生并不存在,正如一些星光灿烂的女星年轻时可能也在哪个酒吧坐台过。

  细究下来,任何完美的事物,总会在某个时间段有着它的瑕疵。

  把握住当下,才是生活的真谛。

  这一刻,周泽犹豫了。

  一些问题,他没有去问,因为林医生是让小姨子来喊自己下来,而不是她亲自上来,但不可否认的是,周泽自己其实也有些害怕问那个问题。

  一旦彻底撕破脸皮,

  原本在自己看来是上天补偿给自己的礼物,

  撤掉了一切的伪装,

  可能会变得让自己有些不忍直视。

  周泽承认自己和大多数男人一样,喜欢长得漂亮的女人,只是,这一次,他有些害怕。

  他的脑海中,难以想象出在自己家里和林医生一起生活一起坐在饭桌边吃饭时的画面。

  这感觉,

  就像是自己是一只宠物猫,被主人宠幸,你的一切行为,包括反抗,也会变得更像是撒娇。

  “没必要。”

  周泽回答道。

  然后夹了一口菜送入嘴里,表情严肃,极为艰难地咽了下去。

  “不好吃么?”林医生问道。

  她看见周泽吃饭时很痛苦。

  “喂,徐乐,你这是拿捏上架子了啊,大爷!”

  小姨子看不下去了。

  在她看来,是徐乐在欺负自己姐姐。

  放下了筷子,周泽决定还是不强迫自己吃了,转而对着林医生道:

  “和我来一下,说一些事情。”

  林医生点点头,放下了筷子。

  “喂,你们有什么事情不能当着我的面说啊!”

  小姨子气呼呼道,她感觉自己成了大灯泡,而她却没有沦为大灯泡的自觉。

  周泽上了楼,林医生也跟着上去了。

  两个人站在二楼的卧室门口,周泽没有推门进去,他不想再看见那张婚纱照,总觉得婚纱照中的徐乐,在看着自己。

  而徐乐,

  其实和自己,

  没什么区别。

  大家都是工具,

  一个是高级的工具,一个是低级工具,

  没必要五十步笑百步。

  “你说吧。”林医生看着周泽,微微低头。

  周泽犹豫良久,话在嘴边,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是质问?

  是求证?

  是呵斥?

  是怒骂?

  又或者,是互相的倾诉?

  其实,归根究底,事情已经被做下来了。

  该死的人,都死了,

  被腾空的身体,也被自己进入了。

  事情,其实已经进入了尾声。

  “我们就这样结束吧。”

  周泽开口道。

  在说完这些话时,周泽一直盯着面前的女人。

  仿佛眼前这个温婉挺拔的女人,在下一刻会撕去一切伪装,将自己压在墙壁上,嘲讽自己的自不量力。

  你只是我的玩偶,

  我喜欢的玩具,

  为了得到你,

  我花费了那么多的心思,

  作为玩具,

  你有说结束的权力?

  人的脑补,

  是最可怕的一种本能。

  这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心理暗示,就像是上次周泽在王轲家里一样。

  王轲到底吃的是什么肉,

  谁知道呢?

  哪怕他明确地和你分析了一遍心理暗示的事情,但这是开诚布公还是欲盖弥彰?

  说不清楚的。

  正如周泽眼前的一幕一样,

  听完了周泽的话,

  林医生只是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周泽看见她的眼眶有些泛红,仿佛带着一种心碎,她花了很多很多的时间去调整自己的情绪,去开解自己。

  在刚刚的饭桌上,她决定抛下之前的包袱,尝试去和周泽相处,而周泽拒绝了,紧接着,她听到了周泽真正的分手话语。

  她失去了自己法律上的丈夫,哪怕她的丈夫还活着,她失去了自己喜欢的人,因为喜欢的人说不想再继续这段羁绊。

  她就像是一叶扁舟,在海浪之中不断地浮浮沉沉。

  听自己父母的话,听来自家庭的话语,听周泽的话,听导师的话,她坚强地活着,活得也很坚强。

  命运,对她进行了捉弄,

  有些东西,执着过,追求过,克服过,但终究,还是会错过。

  “离婚协议,我明天送来,你同意吧?”周泽看着林医生。

  就像是游客隔着栅栏看着动物园里的老虎。

  很复杂的情绪,

  只要她没有真正揭示自己的真面目,

  这种复杂就会在周泽心里继续持续下去。

  这毕竟,

  是一个看脸的社会,

  她又长得这么好看。

  对吧,

  抽徐大川时,反正他一脸褶子,抽得没有丝毫心理压力。

  但你让周泽现在拿一个东西,抽林医生,

  还真下不去手。

  “可以,我们离婚吧。”林医生抬起头,看着周泽,“你也可以开始你的新的生活。”

  你同意了?

  你真的同意了?

  你真的真的同意了?

  周泽看着林医生,

  生怕下一个瞬间,林医生就直接翻脸,然后对自己出手,告诉自己,玩具就该有玩具的觉悟!

  但林医生的一切表现,都显得那么的自然,自然得让周泽都觉得有些不真实。

  她是导演,

  同时,

  也是演员?

  “徐乐死了。”周泽开口道,“和你有关系么?”

  该问的,终究是要问的。

  林医生点点头。

  在她看来,命运似乎是一场捉弄摩人的游戏,是她的执念,酿造出了这场悲剧。

  “其实,这一切,可能都是我的错,是我异想天开了,才让命运开了这样子的一场玩笑。

  你说得对,

  现在是让玩笑结束的时候了。”

  “姐,你哭了?”

  小姨子这个时候走上楼梯,看见自己的姐姐在哭。

  “没事,灰尘进眼睛里了。”

  林医生不想让自己妹妹看见自己这一幕,直接推开卧室门走入了卧室,小姨子瞪了周泽一眼,也跟着自己的姐姐进了卧室。

  周泽长舒一口气,

  这一刻,

  他感觉自己有些轻松,

  像是卸下了一个很重的担子。

  她承认了,

  她也同意结束了,

  结束,就结束了吧。

  自己反正回不到上辈子的生活了,该死的人,也都死了,除了这个女人。

  但扪心自问,

  真给自己机会去杀了她,自己能否真的下得去手?

  而杀她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发泄怒火么?

  走入了卫生间,

  周泽掬起一捧水拍在自己的脸上,

  凉意袭来,让人头脑也变得清晰了一些。

  结束了,

  结束了,

  终于结束了,

  自己等会儿回到书店,不再去理会这个“徐乐”的身份带给自己的任何纷扰,准备过自己的日子。

  做鬼差,

  转正,

  上辈子的自己当医生能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这辈子,

  无非是换了一个环境,

  但却是相同的职场。

  抬起头,

  周泽看见镜子里自己身后还站着一个人,

  是小姨子。

  “你让我姐姐哭了,她哭得很伤心。”

  “这里的事很复杂,不是你这种小孩子可以理解的。”

  周泽拿起一条毛巾,擦着自己的脸。

  却在这时,

  周泽愣住了,

  停住了自己现在所有的动作,

  他看见镜子里的小姨子,

  头部向左侧弯到一个极为夸张的程度,是一个正常人根本做不到的程度,

  她的脸,和左肩膀紧紧地贴合在一起,整张脸倾斜了标准地九十度,但身子却依旧站得比比直直。

  “我知道我姐姐喜欢你,

  我知道我姐姐不喜欢徐乐,

  我知道姐姐不想让爸妈伤心不愿意破坏这个婚姻,

  我为了让姐姐开心,

  让徐乐死了,

  让你死了再回来,

  让你变成了徐乐。

  我做了这一切,原本姐姐应该会开心的,

  你,

  居然又让她伤心了,

  呵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