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幕后黑手

  徐大川大喊大叫着,疯疯癫癫,这个男人,在自己儿子死去后的这段日子里,承受着极大的心里压力和心理折磨。

  他觉得自己很委屈,

  他觉得自己很痛苦,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很坎坷,很不容易。

  若是换做另一个人代替周泽站在这里,兴许还会被他激发出一些同情以及怜悯。

  但很可惜,

  站在他面前的,是周泽。

  谁都可能去同情他,

  但除了周泽。

  他死了,

  这个眼前正在哭泣,正在疯癫,正在歇斯底里的糙汉子,

  也是杀自己的帮凶之一。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自己可怜,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自己委屈,

  那我呢?

  谁来可怜我?

  谁来替我想一下?

  周泽自然而然地走到了徐大川的面前,他抬起自己的下颚,在这个时候,他心里有无数个情绪正在疯狂地驱动他将面前的男人给杀死。

  将他撕碎,

  不光他的身体,

  还有他的灵魂!

  要让他承受最大的痛苦和折磨,才能抵消自己内心的怒火!

  生活,似乎总是有很多巧合,一辆警车从远处开了过来。

  周泽看着警车上端的光彩闪烁,在这一刻,他没有畏惧,也没有害怕,甚至有了一种破罐子破摔的轻松。

  如果这一切,真的只是一个口袋。

  那么,

  我也跟着一起疯了吧。

  与其让我一个人承受委屈受苦,

  不如大家一起,

  互相伤害!

  徐大川还在喊,还在跳,警车在旁边停了下来,下来两个警察,他们可能是在巡逻,也可能是碰巧经过,但他们还是下车打算了解一下情况。

  警察走了过来,徐大川忽然安静了下来,他以怨毒的目光看着周泽,然后又看了看警察。

  他开始主动地向警察走去。

  而周泽负于身后的双手,指甲已经完全长出,那一团团黑气不停地在十指间环绕。

  闭上眼,

  瞳孔深处,

  似乎有黑色的激流正在流淌。

  这一刻,周泽仿佛又渐渐找到了那日在天台上的感觉,仿佛自己已经被整个社会,被生活,完全地抛弃。

  那种孤独,那种无奈,

  不停地将他内心深处积攒的压抑给释放出来。

  我是鬼差,

  我死过一次,

  我修身养性,

  但并不喜欢忍气吞声。

  如果即将来临的是一场暴风雨,

  那我就在这暴雨之中,

  再放纵一把。

  以前,周泽一直很畏惧,他害怕自己成为和蓉城那位一样,变成被封杀的例子。

  但有的时候,你真的很难控制住你自己,

  当然,更难控制的,是你身边的漩涡,它会主动推着你,怂恿着你,逼迫着你,

  一步一步地,

  迈向深渊。

  “怎么回事?”一个警察走到徐大川面前,另一个中年警察则是看着周泽。

  本能地,中年警察从周泽身上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这是他多年从警经验造就出来的第六感。

  虽然自己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有些瘦削,看起来也有些弱不经风,而且他还闭着眼,但这位中年警察却有些嘴唇发干。

  说出来有点丢人,这会儿,他居然觉得有点紧张。

  嘿,真是见鬼了,

  我紧张什么。

  “没事儿,我喝了点酒,训晚辈呢,晚辈不听话,要和婆姨闹离婚,得训他!”

  徐大川顶着红通通的眼珠子说道。

  两个警察对视了一眼,既然是人家家里事儿,他们也就不管了,二人当即又回到车里,警车开出。

  中年警察再度侧过头看向了身后。

  “崔哥,看什么呢?”

  “没什么。”

  中年警察坐正了身子,摇摇头。

  路边,

  徐大川扭过头,再度看向周泽。

  “喉……呸!”

  一口浓痰,被他重重地吐在地上。

  刚刚闹着要去报警,要去举报周泽的徐大川没有对警察举报。

  作为一个已经失去儿子的父亲,他不至于是担心自己担上干系所以不敢去举报,只能说,在那个关头,他心软了。

  “你最好找人把我也一起弄死,这样就没人能知道你以前做过什么事儿了!”

  徐大川低吼了一声,

  他儿子死了,他不愿意把这个侄子也送去刑场,否则他这一家,就得断根了。

  他的想法很质朴,

  真的非常非常的质朴。

  自家侄子的婆姨在外面有了喜欢的人,

  就帮着搞死那个家伙!

  眼下,自己已经死了儿子,就不能让他老徐家再绝后。

  很伟大?

  对,

  很伟大。

  但在周泽看来,

  却分外地恶心。

  徐大川弯下腰准备捡起自己的旱烟杆,他准备离开,他准备回家,他想了很久,也愤怒了很久,但在这个时候,他还是没有勇气去真的拉徐乐给自己的儿子陪葬。

  然而,徐大川的旱烟杆却被周泽踩在了脚底。

  徐大川抬起头,有些发愣。

  周泽慢慢地弯下腰,捡起旱烟杆。

  “砰!”

  旱烟杆重重地抽在了徐大川的身上。

  徐大川发出了一声闷哼,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周泽。

  “你敢…………”

  “砰!”

  又是一记狠狠地抽上去,徐大川被打倒在了地上,他的腿前阵子做过手术,还没好完全利索,这个时候面对周泽的忽然暴起,他只能蜷曲着倒在地上。

  警察已经远走,自然发现不了这时的画面。

  “我叫你伟大!”

  “砰!”

  一记再度抽上去。

  “我叫你心软!”

  “砰!”

  又是一记再度抽上去。

  “我叫你觉得自己很委屈!”

  “砰!”

  “我叫你觉得自己很不容易!”

  “砰!”

  “我叫你觉得日子艰难!”

  “砰!”

  “我叫你觉得可怜!”

  “砰!”

  …………

  忍耐压抑了许久的周泽像是发了疯一样,对着徐大川一阵连续的猛抽,抽得徐大川倒在地上不停地颤抖。

  最后,

  丢下了手中的烟杆,

  周泽踉跄地后退几步,

  靠在了电线杆上。

  “咳咳…………咳咳…………”

  重重地咳嗽声从他嘴里传来,

  他抬起头,

  看着暗淡的夜空。

  心中的怒火被发泄出去了一些,

  但内心深处,并没有因此舒畅多少。

  这帮人,

  他们父慈子孝,

  他们兄友弟恭,

  他们互相帮助,他们互相体贴,

  但越是这样,越是让周泽觉得恶心。

  转过身,留下蜷曲在那里鼻青脸肿的徐大川,周泽一个人慢慢地往前走。

  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而后用指甲掐灭了火头,将剩下的烟草揉碎,放入嘴里,慢慢地咀嚼着。

  拿出手机,准备打车,但附近却没有车。

  不得已,

  周泽拨通了许清朗的电话:

  “喂,老周啊,干啥呢,今儿个不开门做生意了啊。”

  “来接我一下。”

  周泽报出了地址。

  “等下,我给老道打个电话,他刚开我车出去给那个女人买糖去了,让他顺路接你回来。”

  挂断了电话,

  周泽将嘴里的烟渣吐出来,就靠在电线杆上,发呆了许久。

  徐大川,他没杀。

  在这张口袋之下,

  其实没有谁是无辜的,

  但似乎每个人都是提线木偶,在预定的节点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到最后,

  用完销毁。

  有个人,在引导着这一切的发生,就像是催化剂一样,加剧了这一切的运转。

  那个人,

  才是真正的推动者,才是害得自己上辈子在一场车祸中身亡的罪魁祸首。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一辆黑色的尼桑停在了周泽旁边,车窗摇下,露出了老道的身影。

  “老板,找到你了。”

  老道殷勤地先下车,帮周泽打开了车门。

  周泽坐了进去,老道又殷勤地从大包装袋里取出一块奶糖,递给周泽:

  “老板,吃。”

  周泽推开老道的手,示意自己没心情。

  老道讪讪一笑,不以为意。

  要知道,比起周泽,他上一任开冥店的老板,其实更难相处。

  周泽比起上一位,其实平和融洽得多了,当然,也不是说上一位有多脾气差,但他只要往柜台后一坐,老道就自然而然地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

  “不吃糖,抽根烟吧。”

  老道给周泽递了一根烟,再帮其点燃,随后才坐回自己的驾驶位置。

  车子开动,老道拐了一个弯,往回走。

  到前面路口,老道右拐,在经过小区门口时,他下意识地降低了车速,同时探头向小区里看了看。

  这里,是林家所住的小区。

  之前,周泽来到这里,接走徐大川、俩人散步了一段距离,但也不可能走太远。

  “看什么?”周泽问道。

  “老板,就是这里啊,你不知道?”

  “什么?”

  “之前唐小姐不是和你说过,她受伤时只能选择灯下黑的地方藏一藏么,通城也就两个灯下黑的地方。

  一个是你的那家书店,

  还有一个就是这里的小区。

  不过唐小姐说这个地方的灯好像出了点问题,所以最后我们还是选择靠在你那边躲避追杀。”

  老道自顾自地说着,

  没有注意到,

  周泽拿烟的手,

  微微颤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