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厌食者联盟

  洗完澡,周泽穿着白色的衬衫和休闲裤被白莺莺抱出来,安置在了二楼的凉席上,白莺莺下来时,许清朗直接凑了过来,问道:

  “什么情况?”

  偷偷摸摸,

  小心翼翼,

  这种感觉,颇有一种开地下赌场胆战心惊的感觉,仿佛警察就会在下一刻冲进来抓赌。

  白莺莺欲言又止,脸上红扑扑的。

  许清朗皱了皱眉,

  你丫一个僵尸你脸红个屁啊。

  “到底怎么样?”许清朗追问道,他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额……”白莺莺。

  “说啊,石更了没有?”许清朗急切道。

  “这……”白莺莺。

  “难道他下面是一条缝儿?”

  “额……”白莺莺。

  “又或者他的掏出来都没你的大?”

  “啥……”白莺莺。

  “喂,别卖关子了,还想不想换最新款的显卡了?”

  “老板说店搬家后给我换一台最新最高配的主机。”白莺莺扭捏道。

  “你被收买了?”许清朗一脸黑线。

  “昂。”白莺莺很实诚。

  “不对,他手里满打满算也就一万多,搬家还要装修,房租我先担着,他没那么多钱啊。”

  “老板跟我要了两根玉簪子,当了五十万,说半年后还我七十五万。”

  “他忽悠你去当冥器?”许清朗一副看傻子的表情,“你484傻啊!那些可是你的陪葬品。”

  “老板说会还我的。”白莺莺嘀咕道。

  “他说什么你都信,他说他是你僵尸祖宗你也信?”

  “信呢。”白莺莺小声道。

  因为她真的在老板身上感受到了僵尸的气息。

  “你没救了,傻妞。”许清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了,问你件事儿,你还有什么姐妹么?”

  “啥?”

  “我也想找个女僵尸做女仆,一本万利的买卖啊。”

  “哦。”

  白莺莺站直了身子,

  身上冷冽的气息忽然散发出来,

  傻妞瞬间变成了冰山女神,

  还在自怨自艾的许清朗身子忽然一颤,

  那种第一次见面时熟悉的颤栗感再度袭来,几乎是下意识的,许清朗再度变成了一只小鹌鹑。

  “你说,收谁当女仆?”女尸问道。

  “没,我说下午去买个新显卡给你换上,这样你吃鸡时就能开最高画质了。”

  …………

  “喏,这是青衣娘娘的资料。”

  唐诗将一个平板递到了周泽面前。

  周泽此时头发还是湿漉漉的,靠着墙壁坐在凉席上,看起来就像是大学里刚打完篮球洗完澡出来的颓废流帅哥。

  徐乐有各种缺点各种废物点心的一面,

  但你不能否认徐乐长得确实很不错,

  否则也不会被林家父母选择上门女婿。

  “求子的?”周泽看了一眼青衣娘娘的资料说道。

  青衣娘娘,是通城当地的一个小庙,她不存在历史记录之中,甚至主流的神话体系里也没有她的一席之地,哪怕是在通城,也不是什么家喻户晓的存在。

  她的流传度并不广,一些关于她的故事,更多的还是后人瞎编的。

  正如扬州瘦西湖里很多景点都和乾隆下江南有关一样,仿佛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别的什么都不做,就只忙着在瘦西湖里不停地发生各种故事好给这些景点命名一样。

  青衣娘娘的故事也是有些扯淡,通城有个镇叫吕四,相传是吕洞宾曾四次来到这里而得名,而这位青衣娘娘则是吕洞宾来通城时邂逅的一个寡妇。

  寡妇无子,不再嫁,给亡夫守节,又喜欢孩子且心地善良,所以收留了很多孤儿,相当于古代的孤儿院托儿所,吕洞宾发现她后,送给她一件青色的长袍作为鼓励。

  她死后,当地人为了纪念她的功德,给她立了庙,就叫青衣娘娘。

  大部分来这座庙里上香的人,都是求子求自家香火不断的,类似于送子观音的效果。

  不过,最下面提到,旧城区改造,青衣娘娘庙已被推掉了。

  至于重建,很难了,一来她没有妈祖那么有名,二来新建寺庙的难度确实很大,开发商也不会自己给自己增添工作难度,虽然有一些当地的老人反对,但最后庙宇还是被推了。

  资料里有一张前几年的照片,照片里的青衣娘娘庙早就已经破损不堪,连神像的头都不知道在哪一年就掉落下来,只剩下一座无头的雕塑矗立在那里。

  这倒是契合了那位无头女人的形象。

  “所谓庙神,就是以信仰香火塑造出来的魂胎,就像是曾来试探你的无面女,她就是黄泉路上往生者的哀怨所化。”唐诗解释道。

  “她是知道自己庙身快被推了,自己快没了,所以才出来杀人泄愤?”周泽问道。

  “庙神有着自己的行为准则,哪怕最后的疯狂也绝不会无的放矢。”

  “这个我知道,我查过了。”许清朗这个时候从楼梯口走上来,“那个头被吊扇割掉的女孩,曾经在医院打过三次胎,青衣娘娘故意是在以自己的行为准则去进行最后的惩罚。”

  “惩罚?”周泽反问了一声,“谁给了她权力这么做?”

  许清朗耸了耸肩,“每个人的角度不同,立场自然也就不同,在她眼里,孩子是一条生命,无缘无故地打胎,不负责任的打胎,本就是一种对生命的亵渎。”

  “所以,如果不是我碰巧撞上去,她还打算继续找这类的人去让他们意外地死亡?”周泽问道。

  “应该是这样。”唐诗点点头,“她已经疯狂和魔症了,任何一个人,在走到穷途末路时,总会疯狂起来的,哪怕她是庙神。”

  “我一直很奇怪一件事,为什么她只让女的死了,老周啊,你还记得那个面馆里女孩的男朋友么,他怎么就没事?

  难道青衣娘娘也重男轻女?”

  “所以最可怜的还是那个学生男友。”

  周泽给出了答案。

  许清朗闻言一愣,

  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道:

  “我何时思维能和你一样优秀。”

  “总之,下次你做事可以稍微缓一缓。”唐诗提醒道,“亡命之徒,还是这种庙神,下次不要碰了,她做什么事儿,都有自己以前的功德去抵消,不是你的失责。”

  “不是我想不想碰的问题,是我正好遇到了,就…………”

  想了想,

  周泽又想到了当初的猴子,

  顿时就觉得没什么兴致去解释了,只是挥挥手道:“算了,不说了。”

  唐诗却在此时嫣然一笑,道:“我原本以为你和他不一样,现在我忽然发现,你们本质还是一样的。”

  “我可不想走他的路,对了,你伤好了?”

  “好得差不多了。”

  “那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不去帮你那个朋友,我可以帮你订去蓉城的机票。”

  “去不去,意义不大了,结果,不会因为我去了而改变,而且,我相信他能够回来。”

  许清朗这个时候准备离开了,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道:“对了,那边店铺的事情都处理好了,随时都可以搬。”

  “等我身体再恢复一些吧。”周泽说道。

  他可不想坐在轮椅上去照看店里的生意。

  “行吧,你好好养身子,注意别沾水。”

  许清朗走下了楼。

  唐诗还站在这里,手指一挥,一颗大白兔奶糖主动脱去自己的衣服飞入她的嘴里,

  然后一边咀嚼着一边问周泽:

  “你身上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

  “或许是吧。”

  “但我还是要提醒你要好好保重你这具身体,因为对于我们来说,从地狱回来,选择身体,只有一次机会,一旦这具身体坏掉了,你就会变成孤魂野鬼。”

  “没有例外么?”周泽皱了皱眉,他对这具身体,不是很感冒,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总有一些难言之隐。

  尤其是在面对林医生的时候。

  唐诗想了想,道:“那位好像有换身体的能力,但他只是一个特殊的例子,对于我们来说,只有唯一且单独的一次。”

  “你今天心情似乎不错。”周泽留意到唐诗今天话有点多。

  周泽不会自恋到是因为他安全回来了所以这个女人十分高兴所以话多了。

  “他发来消息了,在月底,会有一个结果。”

  “哦,望夫石得到了消息,所以开心得不能自已。”

  周泽伸了个懒腰,“我希望他在那边能小宇宙爆发,把那帮鬼差无面女什么的全都杀了,哪怕最后自爆也要拉着他们下水,这样我就能继续安逸地过自己的小日子。”

  小萝莉和无面女等于是悬挂在自己头顶上的达摩利克斯之剑。

  “等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他可能也会来这里,到时候,说不定你们也能成邻居。”

  呵,女人。

  说实话,周泽对那位能安全从蓉城回来并没有多少信心,只是他也清楚,对于眼前的唐诗来说,她已经听不进去任何理性的话语了。

  周泽只能顺着这个话头继续道:

  “那行啊,我们还可以组一个组合,漫威不是有个叫《复仇者联盟》么,我们也可以来一个,

  《地狱来客联盟》?

  《地狱者联盟》?”

  “跟风得太明显了,土气。”唐诗显然不满意这个叫法。

  “呵,那你说一个。”

  “《厌食者联盟》,怎么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