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与猴子同居的日子

  小小的废弃工棚,勉强能够遮阳挡雨,四周的环境,也是乱糟糟的,但至少没有明显的垃圾,反而有一些属于小孩子的玩具,堆放得整整齐齐。

  哦,还有一个人,躺在那里。

  可惜,当时没有记者路过那里,否则如果能抓拍到数十只流浪狗流浪猫一起拖拽着一个人移动的画面,发出后绝对会让许多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小猴子手里正在捏着一团黑不溜秋的东西,像是一团团烂泥,但这团烂泥看起来却很干净。

  然后,它取出一点,慢慢地涂抹在了身边男子的伤口位置。

  男子伤口真的太多了,胸口位置的两处烧伤,背部的贯穿伤,以及上上下下无数个皮开肉绽的口子,导致涂抹完之后,男子身上近半以上的区域都被烂泥所覆盖。

  像是一只即将出土的“叫花鸡”。

  猴子有时候也很无奈,因为它确实看男的很不顺眼,时常会在心里产生掐死他的冲动,但每次纠结无奈之后,它还是只能下意识地想办法帮他续命,不让他在自己面前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死掉。

  他其实应该死了的,这么重的伤势,哪怕最后从天台上掉下来是砸中了垃圾堆卸掉了大部分的力道,但他原本的伤势就已经足够让普通人死好几个来回了。

  但他没有死,猴子有时候把自己的耳朵贴在对方胸口位置,能够听到那种强劲的心跳声。

  从心跳声来看,对方似乎很健康,一点都没有虚弱的样子,但从整体上来看,他还有心跳真的是一种奇迹。

  仿佛他的心脏和他整个人是分割出来的一个单独部分,

  哪怕本体其他器官早就走向衰亡,心脏依旧撒开欢儿蹦跶得我行我素。

  就这样,一连过去了七天,这七天里,男子一直没有苏醒过来,还是处于昏迷状态,猴子尝试过给男子嘴里喂一些捣碎的食物。

  食物都是流浪狗流浪猫找过来孝敬它的,它用东西捣碎,喂给男子吃,但每次喂进去之后,昏迷中的男子会很快吐出来。

  这让猴子大为光火,它把最干净最美味原本属于自己的口粮给他吃,他居然还吐出来!

  猴子觉得自己的生活有点没品,你看看,自己平时觉得很棒的食物,但人家哪怕昏迷着依旧本能地拒绝吃。

  这是瞧不起本大爷!

  猴子心气儿不顺之下,从窝棚里找到了一罐还剩下半瓶的“老干妈”直接给他喂了下去,猴子以前吃过,辣得它上蹦下跳。

  令猴子诧异的是,这家伙居然吃下去了,猴子又取了一些食物过来捣碎继续喂,他也是吃下去了。

  猴子震惊了,

  这他娘到底是多重的口味!

  终于,在第八天,周泽眼皮微微颤抖起来,他缓缓地睁开眼,有些莫名其妙自己身处于何处,不是医院,也不是书店。

  更像是一个流浪汉的简易住所。

  同时,一只毛茸茸的尾巴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一个小妹妹的脸蛋正对着自己,

  哦不,

  是一个红通通的苹果正对着自己,

  好像也不是,

  终于,

  周泽看清楚了,

  是一只猴屁、、股正对着自己。

  猴子手里正捏着泥巴往自己伤口位置上涂抹,周泽甚至嗅到了泥土的腥味,他有些着急,想要开口提醒这猴子这样弄可能会导致自己伤口发炎溃烂,但张开嘴后,周泽只能发出“额额……”的音节。

  嘴唇有些干涩,喉咙那里也很是疼痛,声音根本发不出来。

  猴子被惊动了,终于调转了小妹妹的脸蛋用自己的脸蛋对着周泽。

  一人一猴开始了对视,

  猴子忽然抓耳挠腮,这货醒了,但这货睁开眼睛的样子好像更欠扁啊!

  周泽则是觉得有些荒唐,他已经有些遗忘那天在天台的记忆了,只记得自己好像痛痛快快的打了一架。

  好像是和一个女人在打,又像是在和一个日本人在打,总之打得稀里糊涂,最后的结局,也是稀里糊涂。

  这感觉,像是一个酗酒过度的人第二天醒来,关于昨天喝醉后的记忆有些断片儿了。

  说不了话就不说了,动弹不了就不动弹了,身边有只猴子就有只猴子吧。

  借尸还魂以来的书店老板生活,已经成功地将上辈子还是勤勤恳恳一心往上爬的周医生变成了一个很懂得随遇而安的美男子。

  就像是八九十岁的老人,该看淡的也看淡了,而周泽,其实已经死过一次了。

  猴子照例每天给自己伤口上涂抹泥巴,每天喂自己老干妈再给自己喂辣条、旺仔小馒头、半根鸡腿等等这些食物。

  然后每天伺候好自己后,还站在自己面前,拿着一个塑料玩具锤子,一次次地敲击猴子自己的头,显得很是不爽。

  周泽觉得这猴子精神好像有点失常。

  不过,这猴子是真心聪明,不像是普通的猴子,甚至,它能读懂你目光里的意思,不过它一天大部分时候除了伺候完周泽以外,都不愿意在周泽身边过多停留。

  经常屁、、股一撅,把小妹妹的脸蛋对着周泽,然后自己看着天上的太阳或者月亮发呆沉思。

  这是一只有故事的猴子,还懂得思考人生。

  醒来的头些天,周泽并未觉得有什么异常,但过了四五天之后,周泽忽然想到了什么。

  齐天大圣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本就殊为不易。

  小小的通城接二连三地出现如此“通人性”的猴子,想来可能性也不大。

  而自己前些日子,似乎刚刚见过一只猴子,

  然后,

  那只猴子还被自己杀了。

  那件事最后引申出一件很艹蛋的事情,一个自称是自己仆人的老菜帮子请自己吃了顿饭,然后把自己的良心做了一道菜。

  但那只猴子,的确是被自己杀了啊,哪怕自己最后没能找到它的亡魂,但它也应该失去了肉身才对。

  一天晚上,猴子出门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张捆起来的报纸,摊开报纸,里面有一根油条。

  周泽现在已经勉强可以自己吞咽了,猴子撕下油条,喂自己一口,用老干妈蘸着油条喂了周泽一口。

  一人一猴,倒是在这段时间里生活出了些许的默契。

  油条吃到一半,猴子忽然愣住不动了,它在看着报纸。

  周泽有些意外,他觉得猴子很聪明,但没料到猴子居然聪明到可以看报纸的程度。

  就像是家里的宠物狗一样,它如果能定点拉屎撒尿能听你口令坐下和匍匐就已经觉得它很聪明了,但如果某一天你看见自家的狗坐在马桶上上厕所然后还会冲马桶,

  你就不会觉得它聪明,而会觉得惊悚了。

  好在,

  猴子其实不是在看字,

  而是在看这张报纸的封面图。

  “三条腿男孩手术取得成功”。

  猴子看着这张图,

  愣了许久,

  像是一个人,叹了口气,然后猴子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周泽看着猴子,这个时候,他心里反而没什么畏惧,是的,这猴子是他曾杀的那只,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

  而眼下,这只猴子却在以德报怨。

  它救了自己,虽然不知道那些泥巴是怎么回事儿,但至少控制住了自己的伤势。

  当初猴子就是因为被自己救下的伐木工抓住取了猴脑吃了肉而导致修行毁掉,但看样子,这只猴子哪怕是失去了之前的一些记忆,但它的本性,依旧如此。

  猴子有些惆怅,然后继续和周泽把剩下的油条分完,猴子找来了绳子,一端系在了周泽脖子上。

  周泽没反应,任凭猴子施为,一直到绳子在周泽脖子那里打了一个圈儿,猴子又在周泽的床边坐定。

  它看着周泽,周泽也看着它。

  猴子眼里有些许的泪光,有愤怒,有仇恨,有不甘。

  正如周泽认出了它一样,猴子好像也认出了周泽。

  两个人的恩怨,说不清楚谁对谁错,但如果哪一方说需要做一个了结,似乎也理所应当。

  猴子慢慢收紧了绳子,它现在完全可以把周泽给勒死,正如当初周泽在医院用指甲刺入自己身体把自己杀死一样。

  周泽躺在那里,看起来没有丝毫地反抗能力。

  这时候,几只流浪狗出现在了窝棚外,动物的本能告诉它们,待会儿可能有一顿大餐。

  以它们的智商水平自然不懂得为何自家猴哥救了这个人后还要杀了这个人,估计是觉得把人养好了肉才好吃吧?

  猴子却猛地转过身,对着外面的几只流浪狗龇牙咧嘴。

  几只流浪狗吓得落荒而逃。

  猴子又颓然地看着周泽,然后伸手把周泽脖颈上的绳子解开。

  “啪!”

  猴子抽了自己一巴掌,很响很响的一巴掌。

  然后它跳下了床,从垃圾堆里翻找出了一部屏幕破损的手机,然后又跳到了周泽面前。

  手机处于开机状态,这是昨天猴子带回来的东西,而且周泽看见手机破损的屏幕上有信号显示,这意味着手机里插着可以用的卡。

  猴子知道手机是什么东西,它伸出自己的爪子指着手机上的按键,示意周泽告诉它该按什么。

  周泽伸出手,从猴子手里接过了手机。

  猴子被周泽伸手的动作给惊住了,它没料到,他居然已经能动了。

  只要他的手能动,那么他的指甲也能动。

  少顷,

  周泽笑了。

  然后猴子再度拿起自己的塑料玩具锤子,

  这次是对着周泽的脑袋:

  “啵啵啵!!!”

  叫你装!

  叫你装!

  叫你装!

  敲了一阵子,

  猴子丢下了手中的塑料玩具锤,

  坐在那里,

  也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