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童年阴影!

  “很抱歉,打扰你们两家人的聚会了,我只是来办我的事儿,然后你们继续好了。”

  说完,周泽下了担架车,走到了陈泽生的尸体面前,伸手,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一道黑色的光圈浮现而出,凝聚出陈泽生的影子。

  这个影子,只有周泽一个人可以看见,普通人是看不见的。

  “还没完婚呢。”陈泽生对周泽道,他本人看起来倒是云淡风轻,似乎要被周泽抓走这件事丝毫不惊讶。

  “你媳妇儿在下面等着你。”

  说完,周泽强行抓住了他,然后直接向外走去。

  “你给我站住!”

  哥哥没再反驳什么,但是弟弟却在此时鼓起勇气伸手指着周泽吼道:

  “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该做的已经做完了,然后,你们继续。”

  说完,周泽特意看了一眼站在三个女人旁边一言不发的神父,对着他笑了笑。

  神父也对周泽笑了笑,头低得更低了。

  周泽记得小萝莉曾这般评价过自己,很懂逼数,

  现在看来,这位神父似乎比自己更懂。

  没再过多的言语,周泽转身离开,那个弟弟依旧指着周泽,但他没敢追过来,因为他清楚一件事,担架车是自己亲自从冰柜里推出来的,这意味着眼前的这个人居然在冰柜里躺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觉得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真的疯了。

  抓着陈泽生一路出来,走到了马路上,两侧是茂盛的油菜花。

  陈泽生这时开口道:“大人,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周泽问道。

  “因为我发现大人您似乎并不乐意帮忙。”陈泽生微笑着说道,“我弟弟精神上有些问题,我有些放心不下他,家里的生意本就不好,只能说是惨淡维持,我一走,他一个人,可能扛不下来。”

  “你弟弟精神上有问题我是见识到了。”

  是啊,能整出一家人哪怕死了的也要整整齐齐在一起的家伙,精神能正常才叫奇怪的事儿。

  “但你说你担心你弟弟一个人扛不下来,之前跳楼的,还不是你?”周泽反问道。

  “呵呵,其实我怂了,当时说好一起跳的,但她跳下去后,我怕了。”陈泽生很实诚地说道。

  “然后呢?”

  “然后我觉得对不起她,第二天从警局做好笔录出来,也跟着一起跳了。

  我本以为能在黄泉路上找到他,但莫名其妙地却发现自己居然又走回到了家里。

  或许,是因为我弟弟把我的尸身修复得太好的缘故吧,虽然那两个殓妆师对质量的要求有些问题,但至少在面子上,他们还是把我复原得惟妙惟肖。”

  陈泽生说完蹲了下来,自顾自地掏出一根烟,点燃。

  这烟是烧过去的烟,普通人闻不到烟味。

  周泽也取出一根烟,其实,说心底话,周泽对眼前这个家伙还真有些好感,做事儿挺干脆,说话也干脆。

  可惜了,这样子的一个家伙,已经死了,否则和他做个朋友,也挺舒服的。

  “是不是被我个人魅力吸引了?”陈泽生对着周泽抖了抖睫毛,“懂得欣赏生活体会美的人,往往不会太差。”

  “这话你自己说出来,有点恶心。”

  “呵呵,我从十岁开始就被父亲带在身边,弟弟不愿意,看见尸体就怕,所以只能我去继承手艺。

  我一开始也怕尸体,后来我发现了他们的美,一种安静的美,这种美能够让你沉浸在某种情绪之中,像是在听着优美的钢琴曲。

  我打理着他们的遗容,他们也在打理着我的情绪,我给予他们最后的体面,他们给予我片刻的安宁。

  其实,还是不想死啊,如果不是她一心想要死,我也确实喜欢她的话,我是真的不想死的。”

  “我也很惋惜,当初我死的时候,殓妆师不是你。”

  这句是周泽的真心话,上次给自己化妆的那个女人,刺得自己好痛。

  “呵呵,大人,再问您一个问题,我现在下去,黄泉路上还能找得到她么?我来晚了一天,我怕下去后找不到她了。”

  “估计是找不到了,黄泉路上很挤。”

  有句话没说,那就是黄泉路上的人,除了特例以外,基本都是麻木地踮着脚往前走,像是一具具,没有形体的行尸走肉。

  “那还真是遗憾呢。”陈泽生摇摇头,“我尽量找找吧。”

  周泽指甲刺在了自己掌心位置,然后拉出了一个四方形,黑色的光圈在这四方形中流转,来自地狱的气息慢慢地溢散出来。

  “进去吧,去你该去的地方。”

  “谢谢。”

  陈泽生走到了四方形面前,身形被吸扯了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阴司有序,黄泉可渡,这应该算是周泽最为平稳地一次将人送入地狱之中。

  默默地将这根烟抽完,周泽回过头再次看了一眼掩映在油菜花之中的那栋别墅,想着那三个女人的神情以及饭桌上的活人与死人一起坐下的诡异画面。

  即使是身为一个死人,身为一个鬼差,

  周泽也对那两家人的行为方式感到了一种头皮发麻。

  类似陈泽生这种死人能够走得洒脱自然,

  而那些活人,却像是舞台剧上画着浓妆的小丑,不停地搔首弄姿。

  这个世界,

  好像一直都是如此,

  也从来都没变过。

  …………

  “啊哈哈哈哈哈!!!!!!!”

  大中午的,许清朗的笑声就传来了,他笑得很夸张,像是捡了十多万一样,事实,也差不多吧。

  周泽昨晚回来得晚了,休息得也晚了了,也就早上的时候躺在白莺莺的腿上小憩了一会儿,

  没睡多久就被许清朗的笑声吵醒。

  “老周啊,还是你有能耐,刚刚刘家人给我打电话,那个铺子五万块一年租给我们,五万块一年,在南大街啊,这等于是白送啊!”

  “哦。”周泽倒是没有太多意外,自己昨晚去抓鬼,顺路睡了一觉,撞破了对方两家人玩冥婚的场面,这应该算是给自己的封口费吧。

  “走,我们去铺子上看看。”

  就这样,周泽被许清朗拉着打车去了南大街,那处铺子在南大街的对面,对面是文峰大世界和百货大楼。

  铺子面积有一百多个方,以前是服饰卖场。

  “你还打算开面馆么?”周泽问道。

  “开啊,我下面很好吃啊。”

  许清朗回答道。

  “那你看看他们下面好吃不好吃。”

  说着,周泽指了指铺子两边隔壁。

  许清朗看过去,脸皮在此时抽了抽,在铺子左手边,有一家“重庆小面”还有一家“岐山臊子面臊子面”,铺子右手边则是“兰州拉面”和“云吞面馆”。

  “你之前看铺子时,没发现么?”周泽问道。

  许清朗摇摇头,一副生无可恋。

  “到时候再看吧,你先把你书店搬过来,实在不行,我就在书店里做做咖啡卖卖小点心。”许清朗说道。

  “你之前就是这么打算好的吧?”周泽可没这么好糊弄。

  “作为一个有着二十几套房的男人,

  让自己的双手和皮肤继续受到油烟的摧残,这是犯罪!”

  “那挂谁的牌子?”周泽问道。

  “挂你的‘深夜书屋’吧。”

  “这个可以。”

  “饿了没有?”许清朗问周泽,同时从自己口袋里取出了一个保温杯,“去吃碗面吧,我想先去看看这里的面好不好吃,如果很难吃的话,我就再考虑考虑要不要打个擂台。”

  保温杯里装的是酸梅汁。

  周泽没拒绝,他起来后还没进餐,也就跟着许清朗进了这家云吞面馆,叫了两碗面,两个人就在一张小桌边坐着等面上来。

  “哎呀,一想到要搬到这个闹市区来做生意,还真有些激动呢。”许清朗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然后他看见周泽似乎没在专心听自己说话,而是微微抬头,向上看。

  头顶上就有一个吊扇,正在快速地转着。

  最近气温明显升高,阳光也很大,而且因为这家面馆的后厨其实就在店铺里,没有隔间,炭火和水汽就在店里徘徊,如果不开电风扇的话,里面就有些闷热难当。

  “这有什么好看的?”许清朗问周泽。

  “小时候上学时,夏天坐在教室里经常抬头看这些吊扇,生怕它什么掉下来砸到自己。”周泽说道。

  “嘿,还真巧,我小时候也担心过。”

  “对可,你会看风水么?”周泽问道。

  “半桶水的水平。”许清朗倒是毫不掩饰,然后继续道:“其实很简单,你如果没觉得在这里住的特别舒服,就意味着这里风水还不错。”

  反正你是鬼。

  周泽深思了一下,发现许清朗说得好有道理,自己竟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二人的面上来了,

  许清朗挑了一根,慢慢地吃。

  周泽打开保温杯,喝了一口酸梅汁,然后吃下一大口面。

  看看自己狼吞虎咽,再看看许清朗一根一根吃的姿态,周泽摇摇头道:

  “作。”

  “你懂什么,我这是在细细品味我竞争对手的味道。”

  周泽听了,推开自己面前的面,吃不下了。

  “…………”许清朗。

  就在这时,隔壁桌一个男青年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对电话道:

  “我在云吞面馆,我早到了,你到了没有?”

  男青年看起来像是在校大学生的样子,很青涩。

  这时,店门口跑来一个背着挎包的女生,女生站在店门口手里拿着好像是通知单一样的东西,对着男生激动地喊道:

  “我考过啦!考过啦!”

  然后女生直接跑向了男生,

  张开双臂,

  求抱抱。

  “真羡慕大学生的生活。”许清朗羡慕道。

  女孩跑向了男生,直接跳到了男生怀里,男生习惯性地接住,然后将女孩抱起来,这应该是这两个年轻情侣之间习惯性地热恋方式。

  这是青春的味道,

  是年轻的美好。

  然而,

  吊扇很低,

  在男孩将女孩习惯性抱起来后,

  女孩的头正好撞到了上面的吊扇,

  “噗通……”

  一颗头颅,

  落到了周泽和许清朗面前的桌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