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故人相逢

  听到外面众人的喧嚣声,

  原本蹲在那里的周泽有些颓然地坐在了地上,瓷砖地面有些冰凉,但更凉的,还是他的内心。

  哦,

  忘了,

  自己没心了。

  掀开衬衣,周泽发现自己原本被掏空的位置已经复原了,仅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彻底复原。

  这让周泽不禁怀疑,自己是否是中了对方的幻术,其实,自己的心还在。

  因为他能感知到心跳,自己这具身体,还保持着活力,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但似乎,某种情绪被抽走了。

  自己的一些本能反应,也被打上了禁止符号,如同有一道无形的墙壁,将自己给困锁住。

  昨晚的自己,本该和许清朗一样冲到死者身边去,哪怕他第一反应判定死者肯定已经死了,但原本的自己,应该会做出那样子的反应的。

  就比如刚才,许清朗呵斥自己时,自己反问了一句“和我有什么关系?”

  其实,以昨晚自己的状态,先是搏杀了那只猴子,再被那个莫名其妙的老头拉到餐桌边品尝了一顿独一无二的餐点,本就有些恍惚。

  就算是在那帮人玩笔仙游戏时,自己感应到了什么,但也不可能做出什么清晰的反应。

  昨晚的自己,本就是惊弓之鸟,草木皆兵,任何的所谓“悸动”,都有些似是而非。

  当然,这些都是借口,周泽现在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就像是在做“牙齿矫正”一样,吃你能继续吃,喝水也能继续喝水,但总是受到了一些限制,而且就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人就是这样,当你遭遇到再大的不幸和压榨,只要你面前还有希望,总是能够继续死死地抓住它,继续迈开自己的步子走下去。

  以前孤儿院里的周泽是这样,在医院里的周泽是这样,

  哪怕是现在他,也是这样。

  说的好听,叫坚韧,说得不好听,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双手撑着地,

  抬起头,

  长舒一口气,

  自己没来得及,

  他一直在心里说自己要早点找到那个东西,然后抓住它,丢入地狱,赚业绩,这绝对是一个肥美的业绩。

  但何尝没有清楚地知道那个东西一天不找到,只要死了死一个人,接下来,就肯定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鬼一旦真的杀人后,只会越来越疯狂,幡然悔悟,对于鬼来说,是烟消云散。

  也因此,会不断有人以这种方式莫名其妙地结束掉自己的生命。

  但周泽不能那么想,不能以此作为目标去焦虑,否则胸口的那种绞痛能让他痛不欲生。

  正如那个老头在餐桌上说的那样:一个人,只要没了良心,那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就在这时,他目光有些怔怔地看着上方,他看见天花板位置,好像有一条轻微的黑色的线。

  猛地,

  周泽身体一颤,

  他找到了,

  他找到那个东西了。

  它根本就没有进来,昨晚也不在这个书店里,

  它在上面,

  它的目光在向下看,

  注视着这里的一切!

  甚至,它伸出的手,影响到了笔尖,以这种方式,一点一点地,加入到了这个游戏之中。

  这是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一种超脱了周泽理解的方式。

  “这下终于不要再死人了!”

  “嘶……好疼……”

  刚刚站起身的周泽不得不再弯腰蹲下去,

  “这下业绩终于可以做出来了。”

  好了,不疼了。

  艹!

  …………

  “死者是陈亦农。”许清朗一边咀嚼着槟榔一边对刚刚走出来的周泽说道。

  “昨晚准备表白的那个男的?”周泽问道。

  “对,就是他,我刚凑在警察旁边听了一些,他应该也是刚刚做好笔录的,谁知道刚离开警局就出现在了这里,然后跳了下来。”

  警方并没有锁定具体的犯罪嫌疑人,所以在周泽和许清朗做完笔录之后,其余人也都在调查结束后让他们离开,唯一的限制条件是这段时间不允许离开通城。

  “所以他刚从警局回来就殉情了?”周泽感叹了一声,“还真是恐怖的婚礼。”

  “喂,你能不能嘴上积点德,人家都死了。”许清朗对周泽说道。

  “积德?你需要积德么?我那里还有一些冥钞,需要的话你可以去烧一烧。”周泽耸耸肩。

  “靠烧冥钞来积德的这种傻缺方式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你以为烧冥钞就能让你积德解决一切问题?”

  “这话听起来像是说金钱是万恶之源一样,那你为什么不把你二十几套房都卖掉然后捐献给希望工程?”

  “…………”许清朗。

  “陪我去一个地方。”周泽说道。

  “哪里?”

  周泽指向了西侧的高楼,道:“那里。”

  …………

  这个商业中心里有几座高楼,都有通道连接在一起,当然,随着这座商业中心的荒废,这几座高楼里的商家也早就搬迁出去了。

  这是城市发展过剩的表现之一,高楼大厦的建筑超出了人们日常生活的需求,往往就会出现这种巨大的鬼楼,也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电梯已经停运了,周泽和许清朗只能走楼梯上去。

  “喂,那两个人跳楼的时候是在对面。”许清朗提醒道,“是在对面,我和你的店的正上方,你跑这里来做什么?”

  此时二人所处的位置,在周泽和许清朗店铺的西面,和接连发生跳楼自杀的地方,有近百米的差距。

  “你也算是一个玄修,那么,又是什么让你这个内部人士也误以为鬼魂杀人需要跟活人杀人一样,必须站在面前拿刀去捅呢?”周泽反问道。

  “那你凭什么判断那个东西会在这里?”

  “瓷砖上的凹槽。”

  二人已经上了第四层,周泽选取了一个直线正对自己店铺距离最短的位置,然后伸出自己的食指,在面前轻轻地一滑。

  “这是什么意思?”许清朗问道。

  “如果你只是当一个好奇宝宝在我旁边问‘为什么’的话,我建议你去演悬疑电视剧,因为那里总是需要一个二百五助手站在主角旁边不停地问‘为什么’,给主角搭台配合他去装逼。”

  “靠,你说话越来越尖酸刻薄了。”许清朗不满道。

  “因为我一直把你当兄弟,没把你当女人。”周泽伸手拍了拍许清朗的肩膀。

  “那你对白莺莺好像也没怎么温柔。”

  周泽又做了一次食指滑动的动作,然后道:“其实,这应该是一条平行线,你能理解么?”

  “你的意思是他们那帮人昨晚玩笔仙游戏时,是真的把什么东西给召唤来了,但那个东西却没有靠近,而是站在我们现在所处的差不多的位置。

  然后以自己手指的方式,操控了笔尖的移动,指向了你?”

  “答对了。”周泽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所以,那位胆子很大,昨晚那帮爱好者协会的人,问的问题是他们今晚能不能顺利见到鬼,然后笔尖就被操控地指向了我。

  它不介意冒犯到我,甚至不介意在我边上杀人。”

  “这么狂?”

  “不,在我眼里这意味着它的价值更大,送进去后能获得的业绩也更明显,这是一条大鱼,一个连鬼差都能不放在眼里的大鱼。”

  “那岂不是很危险?”许清朗有些嘀咕道。

  “所以我才喊上你。”周泽看向许清朗,“我说过我把你当兄弟,所以如果对方很恐怖,我们就一起死,是不是很浪漫。”

  “…………”许清朗。

  “浪漫你个鬼,你个死变态!”

  “没事,大不了下地狱,我去过,路熟。”

  周泽又比划了一下,然后拿出手机翻看照片里的那条线,继续在心里估算着角度,然后又指了指楼顶道:“在第五楼,应该不会偏差太大。”

  “喂,你至少早点通知我让我带点法器啊!”许清朗一边跟着周泽跑楼梯一边抱怨道。

  “记得在收服白莺莺的那一晚,你有没有法器,区别不大。”

  许清朗一时语塞,骂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

  周泽脚步一顿,笑了笑。

  然后,

  二人一起走到了第五层东面最靠窗的位置。

  这里原本应该是一个游乐场,但已经积攒上了尘埃,一些没被运走的机械和设施还摆放在那里,显示出一种极为荒凉的氛围。

  许清朗有些紧张,周泽则是不紧不慢地继续往前走。

  应该,就是在这个位置了。

  忽然间,周泽在一个气垫玩具城前面停下了脚步。

  “哎呀,好久不见啊!”

  熟悉的声音自气垫床后传来,

  周泽抬起头,

  看见一个穿着满是污渍肮脏道袍的老头从那里跳下来。

  “大兄弟,好久不见啊,真的好想你啊,来来来,今晚我们喝酒,我请你,还你上次的人情!”

  老道走过来和周泽打招呼。

  而就在此时,

  许清朗本能地双手掐印:

  “天地无极,玄心正法!”

  直接咬破了自己的食指,而后点在了老道的眉心位置。

  速度很快,毫不拖泥带水。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许清朗震惊了,老道就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瞥了许清朗两眼,不满道:

  “你这娘子有毛病吧,或者这是你们家的习俗,喜欢见面打招呼时往人家脸上抹血啊,这他娘的玩得比傣族泼水节还要炫酷!

  来来来,贫道也教教你我们老家的习俗。”

  说着,老道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裤裆,像是要回敬许清朗。

  但就在此时,周泽猛地伸手,指甲长出,直接掐住了老道的脖子。

  而老道刚刚掏裤裆的手里不知道何时居然捏出了一张明黄色的符纸,正一脸诧异地看着周泽:

  “奶奶的……你比我……快……”

  周泽目光扫了一眼那张符纸,而后指甲发力,老道整个人如遭电击,最后被周泽轻轻一推,老道直接倒地滚了好几圈。

  没去管倒在地上陷入昏迷的老道,周泽直接跳过了气垫床,

  在气垫床后面,

  躺着一个人,

  浑身是伤,

  找到了,

  果然在这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