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爱上一匹野马

  郑先生留二人晚饭,周泽拒绝了,王轲也拒绝了,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架势,周泽也没点破他,他知道自己这个发小需要投资人的这个人情,也由得他去了。

  回去时,周泽没看见那位年轻管家,不过周泽知道,当自己“无意之中”说漏嘴之后,郑先生示意自己的两个跟班几句话,然后那位管家就不见了。

  还是王轲的妻子开着车,她有些心不在焉,不时地看看手机。

  王轲自己则是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心境波动之中,郑小姐的病情快速好转,他的压力也就卸下了。

  周泽没告诉王轲管家和自己故意在郑先生面前上眼药水的事儿,那只是他无聊之中的随手之举,也不会去讨什么功劳。

  关键问题在于周泽并不知道王轲的情感倾向到底是拐向哪一头,虽说二人是发小,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谁都有着自己的经历,也自然有着属于自己的变化。

  万一说了之后,王轲觉得: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把我头顶上的绿帽子给摘掉!”

  可恶,

  放肆,

  不可忍!

  那该如何?

  再看着开车的王轲妻子,也就是自己的嫂子,周泽微微撇嘴,

  当真是,

  妻心如刀。

  手机响了,周泽接了电话,是小姨子的电话。

  “喂。”

  “喂,徐乐,我姐开始上班了。”小姨子开口道。

  “哦。”周泽不急不慢地应了一声。

  “她最近身子不舒服,你去看看她吧,别让她太累了。”小姨子又道。

  “哦。”

  “我说,你怎么这样子了,本大小姐给你通风报信,你不感谢我就算了,居然连一点点激动的情绪都没表现出来。

  哦哦哦,哦你个头啊!

  我告诉你啊,你那个玛莎拉蒂的事儿还没解释清楚呢!”

  周泽摇摇头,小姨子这是真的打算帮自己,原因很简单,这阵子她去外面浪,给出的借口和理由都是在自己书店里看书学习。

  自己姐姐工作忙没时间,自己的姐夫虽说是一个废物,但这个废物至少是个大学生,还能辅道自己的功课。

  很好的理由,也是很好的借口。

  竟然连一贯看不惯徐乐的林家父母也默认了自己小女儿去书店补习的事儿。

  周泽有时候真的会忍不住回趟林家,指着林家父母的鼻子告诉他们别说一个大学毕业了的人,

  你就算是让在校的大二大三学生去辅导高中学生,你看看还有几个人能辅导得起来?

  但小姨子还是有些良心的,这傻妞,从最近几件事上来看,除了有点傻,人还可以。

  这不,还专门给自己通风报信。

  “行了,我谢谢你啊。”周泽敷衍道。

  “哼,对了,我今晚还去你那里看书啊。”小姨子补充道。

  挂断了电话,周泽伸了个懒腰,却意外地发现车子刚好从人民医院西门经过。

  这也太巧了吧,

  他可没打算去啊。

  当然,周泽也没让王轲妻子停车,纯当自己没看见,不凑这个巧。

  林医生开始上班了,说明林医生已经挺过来了一些,但是周泽现在刚刚拿到了证件,正准备大干一场早点转正,暂时没精力再去生其他的心思。

  然而,王轲的妻子却主动把车拐入了医院。

  “我岳父最近住院了,我顺路来看看,很快就可以走。”王轲对周泽歉然道。

  “算了,我先走吧。”

  周泽推开车门,下了车。

  王轲也跟着下车,王轲妻子将车子开入医院地下停车场。

  “你自己打车回去么?”王轲问道。

  周泽点点头。

  “那好,兄弟,珍重。”王轲伸手在周泽肩膀上拍了拍,“我不会再主动去找你了,但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客气了。”周泽说道。

  王轲说完,认真地再看了两眼周泽,随即转身走向了住院部大楼。

  周泽默默地点了一根烟,人,确实是会变的。

  王轲比自己大几岁,也比自己早毕业步入社会,自己以前的王哥,二蛋哥,现在看来,却让周泽觉得有些陌生。

  走投无路,不惜去问鬼神,

  唉。

  周泽吐出一口烟圈,想了想,还是走入了前面的急诊大楼。

  没听到小姨子的通风报信,可以不来;

  车路过医院,可以当作没看见;

  现在人都在医院了,不去看看自家媳妇儿,有点说不过去了。

  以前有执念,她又不和我睡,

  现在那个执念不是没了么?

  不对,好像没了那个执念后,又出现了什么奇怪的问题。

  一道女人冷冰冰的声音自周泽背后传来。

  周泽深吸一口气,转身,手指指甲有种要长出来的冲动。

  “哎,老婆,你说医生都看了说我没问题不是么。”

  “滚,老娘才不愿意伺候你,你还算不算男人?”

  女人和男人估计刚刚从男性泌尿科出来,正在吵着架。

  周泽表情有些苦涩,

  在这个时候,

  仿佛那只勤奋的乌鸦又出现了,从头顶飞过去,

  发出了“呱……呱……呱……”的叫声。

  地上,也正好又出现了一片落叶,被风吹起来,从周泽脚面上翻过去。

  周泽又不想去急诊大楼了,

  他觉得自己应该给林医生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去接受去适应,而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去刺激她。

  是的,

  自己应该多为她想想,多给她一些时间和空间,自己不能逼迫她。

  周泽点点头,觉得说服了自己,准备离开。

  但就在此时,一辆救护车开入了医院,然后周泽看见从急诊大楼里跑出来了几名医生和护士,其中还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林医生也看见了周泽,一时间怔住,周泽对她微微一笑,走过去,温柔道:

  “我刚准备上去看看你。”

  林医生忽然捂住了小腹,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怎么了,不舒服?”周泽问道。

  林医生摇摇头,道:“没事。”

  “你身体到底出现了什么状况?”周泽仔细地问道,他记得小姨子对自己说过这几天林医生身体不舒服。

  “女人的事。”林医生低下头说道。

  冰山女神,在此时也显露出了些许羞赧。

  来月经了?

  周泽心里一阵无语,或许,对于小姨子那种傻妞来说,来月事儿就是最痛苦的一件事吧。

  “林医生,病人情况有点严重,是个孕妇。”

  一个年轻男医生推着担架车急匆匆地过来,他显得有些紧张,然后再看向周泽时,他表情一变,当即道:

  “您也在这里?”

  上次周泽进医院做了一个抢救手术,顺带对林医生坦白,这位,就是那天六神无主的实习医生。

  “先进去,我来看看。”

  林医生强撑着站起来准备查看病人情况。

  周泽也只能跟着一起进去。

  到了急诊楼之后,陪同孕妇一起来的年轻女孩一直对着实习男医生问着什么,实习男医生有些招架不住,慌得厉害。

  “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你快点啊,没看我姐都疼成这样了么,孩子到底怎么样了啊,我哥都三十了,好不容易才有这个孩子,你知道多不容易么!”

  “我……你等等……我再看看…………”实习男医生开始紧张起来,甚至连手中的记录本都掉了下来。

  “你什么你,喂,你们这里没有其他医生了么,不能这么草菅人命啊!”年轻女子继续咋呼道。

  “我去看一下。”后面的林医生加快脚步过去准备看看情况,但没走几步,又痛得皱起了眉头。

  “你这问题有点严重。”周泽说道,“最近饮食不规律,把身子弄差了。”

  林医生没说什么,但还是向病人那边走。

  “算了,我去看看。”周泽伸手在林医生腰上拍了拍。

  “你……”林医生觉得这有些不合适。

  “你信不过我的医术?”周泽笑了笑,“你可是我带出来的。”

  只不过,当初我没想到你以后能变得这么漂亮,我眼瞎是我的错。

  周泽主动走到病人那边,准备检查。

  年轻女人当即喊道:“你谁啊你,喂,你干嘛!”

  周泽没穿白大褂。

  “医生,你来看看。”实习医生仿佛遇到了救星。

  周泽瞥了一眼这个年轻女人,道:“我要下班了,你不要我看我就回家。”

  年轻女人当即赔着笑脸道:“对不起,我错了,您快给我姐看看,她还没到生的日子呢。”

  周泽从实习医生手里接过手套,然后检查了一下,问道:

  “怀孕多久了?”

  “28周。”年轻女孩替自己姐姐回答道。

  实习医生看向周泽,在旁边打下手。

  “羊水早破,宫口全开,羊水污染严重。”周泽一边脱手套一边说道。

  “这……这是要……要……”年轻女孩当即吓得不轻。

  “早产。”周泽吐出了这两个字,然后对实习医生道:“通知妇产科那边准备手术。”

  “好。”实习医生马上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

  周泽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这货运气好,没分配到自己手底下实习,不然依照自己以前对林医生的脾气,直接把这货给骂转行都可能,真是笨死了。

  “早产?”年轻女孩听到这个当即吓蒙了,然后抓着周泽的手臂道:“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姐,救救她肚子里的孩子,我哥能有这个孩子不容易啊,真的不容易啊。”

  周泽不为所动,这种事儿,作为医生他见得多了,每次都为之流泪的话,估计医生都得变成人干了。

  “那你去问问你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好不容易有个孩子,怎么搞成这样。”

  “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年轻女人有些不能理解。

  周泽看着病床上的女人,问道:

  “男人**了是个畜生,你也不会为你肚子里的孩子劝劝他?”

  怀孕都快三十周了,这点都忍不了?

  病床上的孕妇没说话,好像很紧张也很害怕。

  但陪她来的年轻女孩却直接炸了,喊道:

  “这不可能啊!我哥为了孩子奶粉钱年前就去北京打工了,这半年一直没回来过!”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实习男医生的手机铃声响起,他马上接了电话,然后对周泽道:

  “妇产科那边说手术室准备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