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持证上岗!

  将这个册子捡起来,这一次,周泽没觉得烫手,反而产生了一种温润冰沁的手感,仿佛自己拿着的是一块古玉。

  自己和这个册子之间,像是产生了一种很诡异的联系。

  周泽以前也看过一些仙侠小说,但此时的感觉却不像是仙侠小说中的法器认主云云。

  册子还是册子,

  他还是他,

  但莫名地,对这个东西,周泽自心底产生了一种亲切感,就像是一个三十岁的男子手里拿着自己三五岁时拍的照片一样。

  陌生,且无比的熟悉。

  掀开册子第一页,那种磅礴的影像画面再度袭来,周泽闭上眼,而后,那些杂乱无章的东西全都消失不见。

  上一次,自己是被动地灌输,

  这一次,自己似乎可以去控制这个把口。

  终于,第一页掀开,上面是一个手印,周泽不清楚是自己的手印还是别人的,现在也没办法做细微的指纹比对,但事实上,这个手印很是奇异,甚至周泽觉得世界上应该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这种手印。

  手印纹路很和谐,和谐到你根本挑不出丝毫的瑕疵,且无比的工整,任何的细节都达成了一种很让人舒服的感觉。

  下面,则是两栏。

  第一栏:姓名:周泽。

  第二栏:职务:临时鬼差。

  其实,周泽之前就有一个念头了,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鬼差证件,确切的说,是阴司证件,毕竟阴司也是一个小社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鬼差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职务。

  当初周泽和许清朗讨论过自己的现状,很清晰的一点就是,自己这个临时工的身份,很微妙,随时可能被拿来顶锅,而且没有丝毫的安全以及地位保障。

  小萝莉上一次归来时,面对自己的质询,她直接承认了这一点。

  同时,她给自己随手画了一个大饼,且压根不在乎自己愿不愿意去吃。

  究其原因,自己差的,就是这个证件!

  有这个证件在手,自己就不是黑户,

  最重要的是,这个证件意味着自己获得了所谓的“考勤”表,就像是古代科举制的创立和发展一样,打通了底层向上层流动的渠道。

  开书店的这几个月,周泽过得很懒散,倒不是周泽天性如此,而是他以前的尴尬身份对于他来说,就是多做容易多错,不做也没什么大事儿。

  类似于十几二十年前那些国营亏损企业的心态。

  现在,自己至少可以给自己订个小目标。

  一个亿就算了,

  但有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把自己的级别往上提一提。

  类似于白夫人那种在人间护佑家乡父老两百年的女鬼都能修成功德回地狱谋求一个出身,他周泽的起步,其实比白夫人好得多。

  不过让周泽有些不舒服的是,为什么自己现在的职位依旧仅仅是“临时鬼差”?

  周泽清楚,这绝对不是什么上天看自己“勤勉”“勤于王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面子上给自己

   biu

  的一下送来了一个证,

  周泽也清楚以自己之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每天就在书店喝喝茶看看小说晚上搂着白莺莺睡觉的工作态度,

  老天爷不直接降下一道雷霆把自己这个邪祟给劈成渣就已经很网开一面了,怎么可能还在这个时候奖励自己?

  这是别人的阴司证件,

  但凑巧被自己捡到了。

  不,确切的说是被郑萍萍给捡到了,但郑萍萍是活人,是普通人,她根本没办法驾驭这个东西,甚至反而遭受其影响,被其弄乱了心智。

  恰逢其母病故的刺激,这才导致郑萍萍的行为开始失常。

  她模糊了自己是谁,因为这个册子里记载了不知凡几的往生者的判词,等于是让你一下子阅读成千上万人的人生。

  庄生晓梦迷蝴蝶,又或者到乡翻似烂柯人,基本形容的就是这个情况。

  迷失了自己,忽略了周遭的一切变化,你本是一粒沙,结果一条大河冲刷过来,别说别人了,你自己还能找到你自己在哪里么?

  不过,既然现在自己把这个东西给“偷”了过来,那么应该也意味着郑萍萍和这个证件被斩断了联系,她的心理疾病应该能很快地恢复过来才是。

  不过,问题的关键是,周泽并不认为这个东西的前主人,也是一个“临时鬼差”。

  一个临时鬼差的业绩表如此的夸张?

  那地狱各个都是劳模都是时代先锋楷模么?

  都他娘的是工作狂?

  看小萝莉那个懒散样子,她其实和自己差不多嘛,不然也不可能放着业绩丢给自己去做,自己跑去挣外快了。

  仔细一看,周泽发现自己名字和临时鬼差原本位置上,有一层淡淡的白斑,有点像是用修正液涂抹过的样子。

  周泽伸手去搓了搓,甚至还用自己指甲刮了刮,但是什么都没刮下来,白斑还是白斑。

  这让周泽有些犯强迫症了,真相就在白斑的下面,

  原本这里应该是写着这个证件原主人的信息,只不过那个原主人很可能已经嘎屁了,自己继承了这个证件,而证件上的官职等信息也因此而被“刷新”。

  周泽甚至想着回书店后叫白莺莺试试汰渍洗衣粉试试看能不能搓掉。

  册子有好几页,当周泽翻到第二页时,看见的是很简单的一行字:

  “百分八”

  “这是经验条?”周泽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其实,中国古代也早就有“分数”的表达了,当然不是以现在人们用的阿拉伯数字分母分子加一横线的方式,而是直接以这种方式进行形容。

  《史记·天官书》就有“……三分二……九分八……”的写法,“三分二”就是“三分之二”,“九分八”就是“九分之八”。

  这里的百分八,也就是百分之八的意思。

  周泽摇摇头,有些汗颜,之前自己还觉得小萝莉对自己偷懒消极怠工的愤怒有些无所谓,觉得她是小题大做。

  但现在来看,自己这俩月以来,只做了临时鬼差任务完成度的百分之八,

  确实够懒的。

  同时周泽心里也在想着,这是否意味着如果自己把另外的百分之九十二给完成,凑个百分百,自己的“临时鬼差”身份就能转正了?

  从合同工变成有编制的?

  周泽以前对这个并不是很看重,他甚至在上辈子对那些一心往体制里钻的人很不屑,自己有些同学,家里花了几十万运作,终于进去了,然后每个月拿两三千的工资,却依旧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美滋滋,认为其他还在外面打拼事业或者在北上广奋斗的同学都是打工的。

  但现在,周泽对去掉“临时”两个字,进入地狱体制内,有着很深刻的迫切感!

  这意味着安全感,意味着自己是否能够在今晚稳稳地睡觉不用担心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或许,自己以前那些这样子的同学,也是为了这种安全感吧,毕竟,三百六十行,没什么比铁饭碗更安稳的行当。

  周泽还想翻到下一页,却发现下面的几张纸粘合在了一起,任凭自己如何去分都分不开。

  或许,

  是因为自己现在的级别,之后几页的讯息根本就没资格查看?

  收起了证件,周泽伸了一个懒腰。

  王轲还在隔壁卧室那边,郑萍萍已经苏醒过来,且缓缓地恢复了意识,王轲很激动也很兴奋,作为一名资深心理医师,他能敏锐地捕捉到此时郑萍萍的状态正在飞速地好转!

  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他下意识地在做出“努力的样子”。

  周泽走出了画室,又点了一根烟,心里想着回书店后要如何如何奋发,以后没事儿做就在书店门口摆个香烛弄点冷食吸引一些鬼混进来。

  到时候甭管三七二十一,全都送入地狱投胎去。

  比如上次那位想要陪着儿子高考完再下地狱的母亲,周泽下次碰到就不可能随意挥挥手让她自己离开了。

  你可以说这会有些不近人情,但资本的原始积累本就是这般的血腥。

  为了早日转正,

  周泽真的会为所欲为的。

  就在这时,周泽看见在楼梯口那边,王轲的妻子和那位年轻管家站在那里像是在说着什么,周泽没靠太近,但耳朵里捕捉到了“什么时候再做头发”等字眼。

  而且说心里话,看王轲妻子此时略带娇羞强做镇定的表情,一切也就不言而喻了。

  现代的管家和以前不同,这是一个新型的职业,而且收入颇高,一般也就类似这种高档住宅区才会有现代管家配备,算是高级服务人员,其B格不亚于十多年前人们眼中的“空姐”。

  周泽当然不会跑去大喊大叫,痛斥“奸夫Y妇”,王轲估计是猜出到了什么,但他这个当事人既然故意不戳破,周泽这个外人也就没理由去帮什么忙。

  但作为发小,王轲被绿了,周泽心里当然也会有些不舒服。

  郑先生正站在阳台上抽着雪茄,他的表情稍有放松,因为王轲刚刚对他说自己女儿的病情有了极大的好转。

  “徐先生在哪里高就?”郑先生这时候才有心思和周泽聊几句话。

  “开个书斋。”

  周泽回答道。

  没办法,面对这种大富商,你只能在高雅方面装装逼了。

  “哦,很好很好,有机会我会去拜访的。”郑先生客气了一句。

  周泽则是顺势问道:“郑小姐刚刚是大小便失禁了么?在下不才,精通一些调理心身固本培元的方子。”

  郑先生闻言,脸色忽然一沉,他是大富商,当然会不缺好中医,他生气的是周泽居然当着他的面说自己女儿大小便失禁!

  明明只是尿失禁了一次,

  而且没有屎!

  “谢谢先生的好意了,小女只是精神上有些倦怠,身体上没有什么问题。”

  伸手不打笑脸人,周泽说要献方子帮忙,郑先生自然不能对周泽发怒火。

  周泽脸上露出了很是明显的诧异之色,道:

  “没有么?但管家刚刚明明在那里和谁说这个来着,说小姐裤裆里全是……”

  说到这里,

  周泽意识到了似乎这样说不雅也不合适,当即打了个哈哈,道:

  “小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