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领证!

  女孩儿指着周泽,放声尖叫,但好在她本就已经疯疯癫癫,人格不分,所以对于周泽来说,这所谓的“指责”,一点影响都没有。

  没人会去信一个精神异常者所说的话,

  而且这话哪怕是正常人说都会被看作精神异常。

  但之前女孩儿所借用“童子戏”的腔调所唱出的那些词儿,放在别人眼里可能觉得不伦不类,是风言风语,但是在周泽耳中,却听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她唱的,

  是判词!

  所谓的判词,就是以诗词的形式将一个人的一生给概括出来,判定了对方的过去,也判定了对方的未来。

  例如《红楼梦》中“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就是对王熙凤的判词。

  一身孤寡命,克了考妣;

  一世劳碌苦,徒做嫁衣,

  终要落得个妻离子散,众叛亲离戚戚苦苦凄凄!

  说的是王轲,王轲和自己一样在孤儿院长大,在这里的意思就是王轲克死了自己的父母,成年后忙于自己的事业顾不得其他,至于最后的一句就很好理解了,妻离子散。

  周泽觉得王轲可能察觉到自己妻子在外面有人了,但他没有挑破,另外,他的女儿被鬼差选做当了肉身。

  而之后女孩对自己唱的判词,

  自幼孤苦无依,惶惶零丁;

  待攀青云直上梯,却落得个夭折破落下幽冥,当真是唏唏嘘嘘……

  意思就是指的自己,孤儿出身,成年后靠着自己的能力不到三十就做到了科室主任的位置,正是青云直上的时候却忽然遭遇车祸身亡。

  至于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则是指的是徐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长得还算可以,不然也不会被林家父母选做上门女婿。

  这里的“草莽”不是指的杀人越货的劫匪,而是指的徐乐那个人除了长得好看一点其实就是一肚子草包。

  原句“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是《红楼梦》里对贾宝玉的评价。

  其实,周泽觉得判词里对徐乐的形容很贴切,林家有钱,是真的有钱,作为上门女婿的徐乐如果想创业或者做个什么生意应该难度不大,但这货就像是个死文青一样弄出个只会赔钱的书店。

  当然,女孩最后的卡带和惊恐,则是因为她居然在自己身上看见了两个人生。

  一个是肉身,

  一个是灵魂,

  刹那间,

  她就明白,自己见鬼了。

  这让周泽有些莞尔,如此说来,眼前这个女孩儿,应该不是什么鬼上身。

  自己还不至于把一个鬼跟小姨子那样直接给吓尿了。

  两个保姆当即过来把女孩压住,不停地安抚她。

  王轲也过去,从言语上进行劝导。

  周泽则是环视四周,这里应该是女孩原本的闺房,粉红色的主题,公主床,很是温馨可爱,只可惜现在它的女主人却处于疯疯癫癫的状态。

  让周泽有些奇怪的是,既然这个女孩儿不是鬼,那么她刚刚唱的“童子戏”和如此精准的判词又到底是怎么来的?

  “童子戏”是通城地方曲目,现在也就一些老年人还听听,年轻人甚至可能连听都没听说过,这个女孩儿刚刚唱得可是很专业。

  难不成是因为两个人格发生紊乱融合之后造就出了一个新的人格,而且这个人格有这种特殊的能力?

  人们不是常说,天才和疯子,其实就一线之隔么。

  但想想好像又不对,但又不确定到底是哪里不对。

  “先生呢?”

  这时候,女孩儿忽然很沉稳地开口道,她推开了自己身边的保姆,站了起来。

  “我家先生回家了没有?”

  王轲愣在原地,

  周泽也是微微张嘴,

  这就角色切换了?

  变成主母人格了?

  “阿秋,我在这里。”郑先生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然后示意众人先出去,他要安慰自己的“妻子”。

  走到阳台上,周泽点了一根烟。

  “是怎么回事?”王轲站在周泽身边问道,他的希望就在周泽身上。

  周泽摇摇头,“不是鬼上身。”

  “难道真的是精神问题?”王轲抿了抿有些干裂的嘴唇,他现在,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事实上,如果他一开始坚持自己的医生原则对女孩儿进行心理治疗,事情可能根本就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但现在说这些都晚了。

  不过,这些其实也不能算是王轲一个人的错,他想要获得投资人的支持,自然会大力讨好自己的投资人。

  另外,从这位郑先生听到自己女儿人格切换成自己妻子之后马上进来,再看他喊“阿秋”的语气也能看出,问题的一多半,还是出于他本人身上。

  “这间屋子是做什么的?”周泽指了指卧室隔壁的房间问道,里面被披着白纱,落地窗也被遮掩得严严实实。

  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总觉得这里头有什么东西,让自己不是很舒服。

  “是小姐的画室。”一旁年轻管家说道。

  “哦,能让我进去看看么?”周泽开口道。

  “这……”管家有些为难,然后看向了王轲。

  “让他去看看吧。”王轲点头道,“对小姐的事情多了解一下,也有利于治疗的进展。”

  “好。”

  管家马上去拿了钥匙,打开了门,然后站在门外,周泽和王轲一起走了进去。

  “你小时候就喜欢画画,我记得你曾对我说过,你想当个画家。”王轲有些缅怀地说道。

  “那时候孤儿院没这个条件。”周泽说道。

  对于周泽当时的处境来说,学画画搞艺术,真的有些不切实际,所以最终他高考之后还是选择了医大方便找工作养活自己。

  “放心,这次的事儿不管最后怎样,我都不会再去打扰你。”王轲苦笑了一声,“其实我也怕,上次来找你时,我整个人都是提心吊胆的。”

  你女儿就是个鬼差,你要是知道这事儿不得直接吓晕过去?

  这时候,管家在门口喊道:“王医生,郑先生找您。”

  “我先去看看,等会儿我送你一起离开。”王轲离开了画室,留周泽一个人在这里。

  周泽一个人在画室里散着步,看着地上和墙壁上的一些画作,有些出神,老实说,这些化作虽然能看出是年轻画手的作品,但每一幅似乎都带着一种特有的灵性,体现出了画师本身的天赋。

  最终,周泽在一个披着黑布的画架前停下了脚步,没有丝毫心理负担地直接伸手将黑布掀开,随即,周泽瞳孔猛地一缩。

  画架上的这幅画是一张骷髅头,

  看起来没什么特殊的,毕竟这种骷髅头画像网上很容易就能见到,

  但是这张骷髅头却给周泽一种心脏停拍的感觉,就连呼吸仿佛都因此滞缓了下来。

  这是一种特殊的感觉,一种不同寻常的共鸣。

  连续地几次深呼吸,平复了心绪之后,周泽才得以更仔细地打量这幅画,然后周泽发现这幅画中的骷髅头是立体面,尤其是最左边有一个空间感的折叠。

  这就像是书的封面画平面图和书的封面画的立体图的区别。

  这是临摹的作品,因为之前女孩的化作都是小家碧玉流水人家的风格,但眼前这幅,和她之前的风格迥然不同!

  从画中来看,

  她临摹的应该是一本书,或者是一本小册子?

  而那本书或者小册子上的封面,就是这个骷髅头。

  周泽开始四下寻找起来,女孩画这幅画时应该是把那个东西放在面前临摹的,所以那个东西很大可能就在这个画室里。

  很快,周泽发现了画室角落里的一个小柜子,上面没上锁,周泽打开柜子,里面有一些插画册子和一些绘画书,连续地翻动之后,周泽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是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册子,看起来有点像是驾驶证。

  将其拿出来放在自己面前,正面就是那张骷髅头,和画中一模一样。

  没错了,女孩临摹的,就是这个东西。

  周泽下意识地翻开了册子,但就在册子被翻动的瞬间。

  原本躺在隔壁卧室里刚刚睡下的女孩忽然睁开眼,眼中显露出一抹赤红,而后从床上直接跳了下来,若非身边的几个保姆眼疾手快把她抱住,可能她就要冲出卧室了。

  “呜呜呜…………呜呜呜…………”

  女孩拼命地挣扎着,指甲在几个保姆脸上划出了好多条血路子。

  “又怎么了!”

  郑先生再度跑回卧室,看着自己女儿这个样子,无比痛心。

  而在一墙之隔的位置,周泽一直保持着翻开册子的动作一动不动。

  然而,在周泽的脑海中,却在刹那间出现了一个个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出现得很快,消失得也很快,但每出现一个在他们身边就会同时显现几行黑色的毛笔字,上面写着他们的判词。

  一时间,恐怖的信息量让周泽的脑袋开始发晕。

  “嘶……”

  猛地,周泽仰起头,倒吸一口凉气,同时将册子闭合了上去。

  这不是普通的骷髅头周边册子,

  这里面记载着许许多多往生的人以及他们一生的注解,

  这也是周泽从没见过的东西。

  这时候,周泽才发现这个册子封页上的骷髅头中间位置,有一道烧焦的痕迹。

  周泽下意识地用自己的指甲去触摸这个痕迹,

  也就在此时,周泽的黑指甲仿佛不受控制似地长了出来,指甲上黑色的气息卷入了册子之中,整个册子开始变得无比地烫手,但是丢又丢不掉,像是烙印在了周泽的皮肉里。

  而隔壁原本正在疯狂挣扎的女孩忽然安静了下来,像是终于得到了解脱,直接昏睡了过去。

  痛苦的感觉没持续多久,但足以让周泽大汗淋漓,仿佛自己刚刚正在承受着炮烙之刑!

  “吧嗒……”

  册子从周泽手中掉落下来,

  周泽低垂着头,汗珠子不停地往下滴淌,

  但他看见原本只是黑色封皮的册子背面浮现出了两行清晰的血字:

  “阴司有序,

  黄泉可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