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十里长车(上)

  “话说,今儿真的很奇怪唉,出租车真的看不见了。”

  丢掉了扇子,许清朗把这些东西重新叠起来准备去家里组装电脑。

  “运气太差了吧。”周泽没把这个当一回事儿,而是走到了店门外点了一根烟。

  大上午的阳光,还是很让人觉得惬意的。

  白莺莺不喜欢晒太阳,这或许和她的身份以及天性有关,不过她倒是不至于类似老港片里的僵尸那样碰到阳光直接灰飞烟灭。

  按照许清朗的说法,就是白莺莺在白夫人灵魂二百年滋养之下,已经不是凡品,虽然没旱魃那种大杀器那般恐怖,但早就不算是什么低级的小僵尸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如果白莺莺乐意的话,她完全可以改头换面以另外一种身份融入到都市生活中去。

  但她的魂血在自己手里攥着,她不能离开,再者,她似乎也不愿意离开,说不定哪天打个雷就会把她给劈死,毕竟她在老天爷那里,并不受待见。

  “少抽点烟,现在你抽烟好凶。”

  小姨子也走出了店门,看样子是打算出去嗨了。

  周泽没搭理她。

  其实,周泽挺羡慕她的,自小长在蜜罐里头,傻白甜一个,但这也是一种幸福。

  哪像自己,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总是有一种先天的不安全感,但凡想去上进的人,会不遗余力地上进。

  类似自己那位发小王轲,上进得不分昼夜,连老婆出去做头发都不知道。

  人,

  似乎就是这么不经想,因为一辆红色的轿车很快就开到了周泽店门前面的马路上。

  下来的是熟人,王轲的老婆,还有那位小萝莉。

  “姐姐好,叔叔好。”

  小萝莉很乖巧地喊人。

  小姨子忍不住蹲下来伸手捏了捏小萝莉的脸蛋,道:“这小娃娃真可爱。”

  妇人对周泽笑了笑,道:“我去做个头发,她先在你这里看会儿书。”

  “好。”周泽应了下来。

  妇人道了谢后就转身回车里开车走了,扭动地幅度很大,显示出一种迫不及待。

  小姨子也打了车离开了,走之前又叮嘱了周泽一遍要帮他打掩护。

  店门口,小萝莉就站在周泽的身边,周泽蹲在那里抽着烟。

  “你没回来吧?”周泽忽然开口道。

  “叔叔,你说什么?”小萝莉有些不明所以,呆萌可爱。

  “呵呵。”

  周泽伸手,在小萝莉脑袋上拍了拍。

  “走,看书去。”

  周泽给小萝莉选了一本《古文观止》递给了她,然后道:“上学成绩怎么样?”

  “我成绩很好的呢。”小萝莉很骄傲地说道。

  “会什么兴趣爱好么?”周泽又问道。

  “会跳芭蕾,也在学弹钢琴。”小萝莉回答道。

  “想喝点什么?”

  “我想喝可乐。”说完,小萝莉吐了吐舌头,“妈妈平时不让我喝呢。”

  周泽点点头,去了隔壁许清朗那里拿了一罐可乐回来。

  “给。”

  小萝莉接过可乐,甜甜地道:

  “谢谢叔叔。”

  喝了一口可乐,小萝莉又翻了一页书,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你回来了。”

  周泽手里端着一杯水,忽然开口道。

  小萝莉脸上的卖萌之色逐渐敛去,转而露出类似于大人的那种深沉。

  扬了扬手中的书,

  “当我意识到我不该看这本书时,发现已经晚了。”

  小萝莉手里拿着的是周泽一开始递给她的《古文观止》,而且不是白话文或者青少年版的。

  “来找我做什么?”周泽问道。

  蓉城的那位,已经被解决了么?

  所以,她回来了?

  “我刚从地狱回来,想你了,来看看你。”小萝莉站起身,微微侧头,看着周泽,笑道:“我发现,你挺偷懒的,而且很消极怠工。”

  “我不懂你的意思。”周泽问道。

  “考勤表上显示,我这阵子的业绩是这块大区的垫底。”小萝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我之前是叫你看着办,但没让你这般的懒。”

  “考勤表?”周泽听到这个时,心里动了一下。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你以为当鬼差不要看业绩的么?”小萝莉反问道。

  “可以给我……看看么?”

  “你为什么不问问,为什么不能直接送给你?”

  小萝莉凑到了周泽身前,她要和周泽对视,但是她太矮了,靠近之后反而变成了周泽俯视她。

  这让她很不舒服,

  当下摆摆手,

  很生气道:

  “把我抱起来。”

  周泽弯下腰,将小萝莉抱起来,让她的眼睛可以和自己平视。

  “你的心思,别以为我不清楚。”小萝莉带着冰凉的手指在周泽下巴位置摩挲了一会儿,“你是不是很想让自己转正?”

  周泽点了点头。

  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我可以给你一个盼头,我过阵子就会去蓉城,等我把那个搞事情的家伙给解决了,我可能会得到右迁的机会。

  到时候,我原本的位置,就可以转交给你,只要你在下一个月,把我的业绩重新提上来。”

  小萝莉给周泽画了一个大饼。

  周泽有点理解了,小萝莉这个行为,有点像是一个人本来在一个公司上班,结果他把自己的任务交给了另一个人去帮自己做,然后自己去做外快。

  “或许,我可以再期待另一个可能。”周泽道。

  “什么可能?”

  “你死在了蓉城,然后位置,就自然变成我的了。”

  从内心深处,周泽是不希望那位出事的,毕竟上次在梦里,对方也算帮了自己一把。

  至于为何说得如此直白,这很简单,他们之间,确实没必要太多弯弯绕绕的东西。

  “呵呵……”

  小萝莉没有发怒,也没有生气,转而主动从周泽怀里跳下来,双手负在身后,道:

  “你以为,那位还有机会么?你不知道这次到底来了多少鬼差。”

  “你不该对我解释的。”周泽重新点了一根烟,吐出一口烟圈,道:“解释则是在说明,你也在怕。”

  “别给他,也别给你脸上贴金。”小萝莉转身,深邃的眼眸盯着周泽,“你不是医生么,你为什么会期待我死?

  难道人家不可爱么?”

  “哟,好可爱的孩子啊,哪里来的?”

  白莺莺这时候正好从二楼下来,看见小萝莉后当即很开心地走过来准备抱抱这个孩子。

  “白夫人?”

  小萝莉微微皱眉。

  “额…………”

  白莺莺再傻也知道眼前这位不是什么邻家小孩了。

  “哦,我那位老邻居已经修成功德下去了,你是她留下的躯壳。”小萝莉瞪了周泽一眼,“你留着她在你身边,难怪主动凑到你面前的鬼变少了!”

  “你是?”白莺莺有些怯生生地问道。

  “我的时间不多了,这次只是来提醒你一下,我不怕你有其他的心思,谁会没有其他心思?”

  小萝莉昂首走到了书架前,

  “一个月后,我会回来。你能否接任我的位置,我不清楚,我能否确定右迁,也不清楚。

  但你如果没能把下个月的业绩给我提上去。

  你也就没必要留在这个阳间了,回你的地狱,等着喝孟婆汤吧。”

  说完这些话,小萝莉头一歪,整个人昏厥了过去,紧接着一道黑光忽然升腾而起,

   biu!

  直接窜入了地下!

  “老板,她是谁?是判官?”白莺莺问周泽。

  “是鬼差,我是临时工,他是有编制的。”周泽把睡着了的小萝莉抱起来,送到了自己柜台后的老板椅上,给她盖上了一条毛毯。

  “不就是个鬼差嘛,感觉判官的架子也没她大。”

  “你见过判官?”

  “没。”

  “你家夫人下去后,会是什么身份?”

  “不清楚呢,但应该能获得地狱的一个诰命吧。”

  这时,一个身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推开书店门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

  就感觉这个书店里温度似乎上升了一些,而周泽和白莺莺同时感知到了一种不适应感。

  仿佛芒刺在背。

  周泽转过身,看向他,对方戴着警帽,上面的国徽在外面阳光的折射下熠熠生辉。

  国字脸,嘴唇厚,块头大,颇具威严。

  “老板,推荐几本好看的书看看,我等会儿要去出差,路上解闷用。”警察大叔摘下了帽子伸手抓了抓头皮说道。

  “哦,好。”

  周泽微微一笑,仔细观察了对方一会儿,确定对方不是鬼。

  这才转身去书架,找了几本书,然后递给了他。

  警察大叔伸手接过这一叠书,看到第一本时,愣了一下,居然是《公安基础知识》,

  翻到第二本时,

  警察大叔又愣了一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

  下面还有两本,分别是:《纠纷解决的理论和实践》以及《擒拿格斗术讲解》。

  警察大叔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在思量如何组织措辞,然后把手里的书放下,

  “我刚说错了,我要带我儿子一起去旅游,怕他在路上无聊,给他买几本书打发一下时间,他比较喜欢看恐怖类的。”

  “哦,晓得了。”

  周泽从下面的箱子里取出了两本书,重新递给了对方,

  分别是:《恐怖网文》和《恐怖广播》。

  警察大叔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这个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