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半价

  二女儿今年十七岁,小儿子今年十六岁。

  也就是说,那个憨厚的中年男子在把二女儿送走后,马上就怀着愧疚无比思念无比的哀痛心情,和老婆又生了一个孩子。

  所以,之前所说的超生违规,罚款什么的,都是假的。

  他就是想要儿子,第一胎生的是女儿,第二胎也是女儿,所以干脆送人了,然后马不停蹄地孕育新生命。

  就算是送人了,结果连人家住址都不知道,也没个联系方式,摆明是以后不搭理的意思了。

  很幸运,下一胎是儿子,不然又会送出去三女儿,四女儿……

  现在因为儿子得了白血病,需要找匹配,因为大女儿匹配失败,他们这才想到:

  哦,我们好像还有一个送人的丫头咧。

  然后,为了救儿子,他们开始寻找。

  发动媒体,再贴传单寻人启事。

  想要感动别人,就先感动自己,人就是这种感性且复杂的存在。

  在女儿被送走的十多年里,他们或许也曾感到过些许愧疚,但他们并不后悔,如果后悔的话早就开始行动找了,而且刚送走的那几年,肯定比现在十多年过去了找起来更方便。

  如果你做错了一件事让你痛苦,那么你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断地进行心理暗示,去缓解甚至抹除掉这种痛苦。

  那个中年男子做得很成功,他编织了很多个理由,谎言说了一百遍,他自己也信了。

  他觉得自己还是爱和惦记着二女儿的,他觉得自己当初把她送人是出于无奈,是迫不得已,感天动地,情非得已,如同“赵氏孤儿”那般。

  他们不会去想,那位被他们送人的女儿,现在已经十七岁了;

  她应该已经上高中了,有着自己的人际圈子,有着和同龄人没有区别的人生;

  甚至她养父母可能根本就没和她说自己是养女,她觉得养父母就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她的日子应该很平静,

  但很快,她将迎来一道晴天霹雳!

  娃儿啊,告诉你一件开心的事情,你亲生父母找到了嘢!

  娃儿啊,告诉你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你之前的父母不是你亲生爹妈嘢!

  娃儿,告诉你一件欢天喜地的事情,你有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弟弟哦!

  娃儿,告诉你一件伟大的事情,你可以救你得病的弟弟啊!

  意不意外?

  惊不惊喜?

  感不感动?

  “老板,你怎么了?”白莺莺看着周泽站在门口发着呆,问道。

  “有一件事,每次想起来,我都觉得毛骨悚然。”周泽说道。

  “要不要这么夸张,老板,你可是连地狱都下去过唉,还有什么事能把你吓成这个样子?”白莺莺好奇地看着周泽。

  “那就是,做很多工作,从事很多行业,应聘很多岗位,都需要考证,都需要过关,就像是考驾照一样,你得被确认自己技术过关,交通法规认知熟悉,还得让你上路去开,看看你是否能经得起考验。

  否则,让一个驾驶技术和心态不合格的人拿了驾照,其实是对路上其他行人和车主的不负责任。”

  “然后呢?”白莺莺追问道。

  “但当父母,不需要考证。”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上午醒来后周泽原本是按照以往习惯去隔壁吃饭,但隔壁的门却关着。

  这让周泽有些担心昨晚许清朗会不会受的打击太大了,直接心灰意懒了?

  他心灰意懒周泽无所谓,但他的那些汁水,周泽可离不开。

  打了电话过去,许清朗很快接了电话,原来是跑去领彩票奖金了,并且说他待会儿去给大家都买个礼物意思一下。

  没办法,周泽只能点了一份外卖,就着家里还有的酸梅汁狼吞虎咽后结束。

  店门还关着,虽然没上锁,但明摆着懒得做生意的态度,周泽早就随遇而安了。

  只是,坐回柜台后面的椅子上打开抽屉时,周泽却意外地发现抽屉里居然放着厚厚的一大叠冥钞。

  一开始,周泽还以为是白莺莺故意买一些冥钞过来给自己一些惊喜,但想想白莺莺应该不至于那般幼稚。

  把冥钞拿在手中弹了一下,是真的。

  很可笑不……

  现在随着手机端付款的方便,那种去商店或者菜市场买菜双方拿着大额纸钞对着阳光弹一弹辨别真假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少见了。

  但这是真钞。

  周泽思索了一会儿,应该是昨天自己送那位御史大人下去得到的抽成吧,那位日后在清朝把官做到了九卿的层面,家大业大,后人子嗣给的孝敬香火当然不少。

  周泽估摸着,这些冥钞烧掉的话,估计得有人在自己门口丢好几个钱包,少说五千以上应该是有的。

  这波,好像不亏,半夜功夫就赚了五千多,唯一的成本也就来回打车记起来不到一百块的车费。

  周泽没急着现在就跑出去烧纸钱,这些冥钞留着关键时候有用,可以帮你消掉一些小灾和避免一些事情上的麻烦干扰,有时候,比几千块人民币更有效果。

  “徐乐!”

  人还没进屋,但是声音已经喊过来了。

  周泽抬起头,看见自己小姨子走了进来。

  “喏,给你的。”

  小姨子今天背着一个单肩包,从里面取出一沓钱放在了周泽柜台上。

  “还你的钱。”

  周泽笑了笑,“你可以直接手机转过来的。”

  “不要嘞,直接拿一叠现金出来还钱更有感觉。”小姨子撇撇嘴。

  经过上次的事儿后,小姨子对周泽的观感好了一些,当然,也是因为以前的徐乐太孬了,自己媳妇儿都镇不住,小姨子当然更是看不起他。

  而现在周泽对她有些不假辞色,属于长辈的那种架子端起来,人家反而拿你当回事儿了。

  “徐乐,你这生意真的好差哦。”小姨子双手插着口袋说道。

  “今天不上课?”

  “周末唉。”小姨子很不满地撇撇嘴,“不过待会儿我要去酒吧,我跟我姐说我来你这里看书做功课了,你可别给我说漏嘴了啊。”

  你姐都半个月没和我联系了。

  周泽有些怅然,原本以为那次坦白后林医生主动拥抱自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或许那只是林医生在当时的勇气使然。

  而人一旦冷静下来,心思也就慢慢地多了,那个怪圈和症结,林医生可能还没转出来。

  自己不喜欢的合法丈夫死了,

  然后自己喜欢的人借尸还魂上了他合法丈夫的身,

  看起来皆大欢喜的格局,

  却有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道德鸿沟。

  好在,经过了上次无面女的事儿后,周泽对这方面也就不急了。

  至少那种“她又不和我睡”,已经很久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了。

  可能也是和最近每晚都有白莺莺陪着睡觉的原因吧,

  虽然白莺莺只能看不能用,

  但能看看,也是好的。

  “酒吧那种地方,少去。”周泽提醒道,“等你考了大学,再放松和做喜欢的事情也不迟。”

  “行啦,你就跟我爹妈跟我姐一样,你说你也是一个大学生,怎么混成这个样子了?”

  小姨子这种说话的方式,

  往好的形容,是心直口快,

  往坏的形容,就是缺心眼儿。

  周泽相信,徐乐这个孬种当初之所以会下定决心花钱雇人买自己的命,这个小姨子在旁边不停地给他刷“怒气值”肯定起到了助攻的效果。

  看样子,小姨子不知道那位女同学的事儿,可能因为保护未成年的考虑吧。

  “我回来了!”

  许清朗抱着一堆东西回来,

  “累死我了,今天也是邪门儿了,打不到一辆出租车,也不知道是我今天运气太背了还是出租车司机师傅们开年会去了。”

  许清朗把东西放下,然后擦了擦汗。

  白莺莺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看见地上的东西眼睛直接发亮。

  这是电脑主机配件。

  “安在我店里,你想玩就来玩。”许清朗对白莺莺说道。

  “好。”

  随即,许清朗又拿出了一个包给白莺莺,丢给了周泽一个精致的打火机。

  “来,雨露均占!”

  “这是什么?”

  小姨子对这些礼物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许清朗脖子后还插着一把塑料扇子。

  冬天还没过去,带扇子,有意思。

  “走过商场时有一群人在做活动,硬塞给我的。”许清朗回答道。

  小姨子把扇子拿在手里,这是很普通的塑料扇子,上面印刷着广告,看了之后,小姨子忍不住“噗”一声笑出来。

  “笑什么?”周泽问道。

  “这上面印着‘爸爸去哪儿’。”小姨子回答道。

  “这有什么好笑的,你笑点这么低?”许清朗伸手接过扇子,然后睁大了眼睛。

  “正好,你跟我姐夫一起去。”小姨子用促狭的眼神扫了一眼许清朗和周泽。

  “《爸爸去哪儿》的广告?”周泽问道。

  许清朗表情有些阴晴不定,但还是把扇子丢给了周泽,“你自己看吧。”

  周泽拿起扇子,扫了一眼,

  只见上面背景是一个医院大楼,

  最顶端有一行大字:“爸爸去哪儿?”

  然后下面还有两行卡通字:

  “带儿子一起*吧!

  ***半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