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哦

  屋子里,女孩没说话,周泽则是慢悠悠地点了第二根烟,然后又拿出女孩的一盒粉底,扭开盖子,看来是打算继续当烟灰缸用。

  当然,外面女孩父母的吵架声还在继续,女孩母亲开始哭起来,说男人没良心,随后男人也开始哭起来,说女人变了。

  女孩慢慢地抬起头,看着周泽:

  “大哥哥,我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林忆是好朋友,你是她的姐夫,那我们应该……”

  “嗡!”

  周泽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把匕首,倒刺在了女孩书桌上。

  这是女尸的陪葬品之一,说削铁如泥,夸张了,但确实很锋锐。

  周泽不想在面对普通人时也跟梅超风一样玩“九阴白骨爪”,因为那意味着很多的麻烦,而周泽,最怕麻烦。

  一把匕首,

  一声“嗡”响,

  赛过了千言万语。

  女孩的脸色开始慢慢地变化。

  周泽原本以为,事情也应该了了,他来,只是想拿回自己给出的钱,另外把傻妞小姨子的钱包拿回去。

  他没想过多的节外生枝,哪怕他也觉得,这个女孩儿出门直接被车撞死似乎是最好的结局。

  蓉城那位的前车之鉴还在,

  周泽懒得去搞什么法律外的惩罚,

  他没那么闲,也没那种情操。

  他只要钱,因为他穷。

  有时候,生活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尤其是当周泽环顾四周时,

  自己的老婆很有钱,买自己房子当纪念品,开着卡宴,自己小姨子也很有钱,五千块无非是一个月零花钱的一部分。

  许清朗有二十几套房,

  白莺莺还有陪葬品,

  自己身边都是有钱人,但就自己钱磨子压手。

  然而,周泽还是低估了这个女孩儿。

  一个早就步入社会,早就经历了“锤炼”的女孩儿,在这个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冷静,

  几乎可以让人胆寒。

  女孩儿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扣子,

  只剩下一套内衣,

  但接下来,

  她却连内衣都准备解开。

  “你是要杀人么?”女孩儿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眼神里,也不见了惊慌,反而很深邃,深邃得让人有些不可思议。

  “你来杀吧。”

  女孩儿主动向周泽走了一步,

  “我父亲瘫痪在床,他没能力阻止你。

  我和我母亲都是女人,也打不过你。

  你来杀吧,

  杀了我们全家。”

  女孩儿走到了周泽面前,声音平缓。

  周泽侧着头,看着女孩,顺带欣赏着对方的身体。

  只是,

  的确是有些头痛啊。

  这位,

  生冷不忌的样子。

  而且,

  她似乎笃定自己不想杀人。

  周泽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应该让白莺莺上来,让女人来对付女人,似乎是最合适的方式。

  “又或者,我现在喊一嗓子,就说你非法入室打算强、、、、奸。”女孩儿低下头,让自己年轻的脸凑到周泽面前。

  “然后,我父母会听到我的声音过来,邻居们也会来,也会有人报警,你就会身败名裂。”

  周泽笑了笑,道:“是不是这次我不光讨不回我的钱,还得另外再给你钱消灾?”

  “你不缺钱吧?”女孩微微抬起下颚,她下颚圆润,锁骨也很精致,连那眼睫毛,都带着些年轻女孩迷人的姿态,“林家,很有钱的。”

  但我穷啊。

  周泽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一千块,我陪你睡一次。”女孩盯着周泽,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就在这里,就在我家,就在我父母房间的隔壁,怎么样?”

  周泽感知到一种老司机的气息扑面而来,

  羞愧,

  万分羞愧,

  有了上次的三过家门而不入之后,

  周泽觉得眼前这个女孩经验丰富到足以引领自己入门。

  只是她的皮囊很好看,

  但内在,

  却有些阴毒。

  “当初你的老师,也是这样被你逼死的么?”周泽问道。

  女孩愣了一下,微微皱眉,有些惊讶于周泽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他对你不错,还经常接济你,还请家里不方便的你去他家吃饭,他没碰过你,你却诬陷说他侵犯了你。”

  “我对不起他。”女孩耸耸肩,“他确实没碰过我,但我真的没想到他会傻到直接跳楼自杀。我当时只是想要学校赔一点钱而已。”

  “你父母,也知道吧。”周泽问道。

  “当然。”女孩微微一笑,站直了身子,看着周泽,“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周泽很认真地说道。

  手微微抬起来,模仿起了书店里看书的中年男子说话的架势:

  “他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也对得起自己的职业道德,而这些,都是他最看重的东西,你却把它们都毁了。”

  “你是来说教的?”女孩有些不能理解周泽的脑回路。

  自己衣服都脱了,就剩他亲自解开自己最后的扣子了,结果眼前的这个男人,却在这里和自己上课。

  她以前倒是遇到过一个客人,是一个好为人师的教授,出手也很大方,做事儿前还教育她应该好好学习,不应该做这个,女孩要自重,谆谆教导她。

  然后那个教授一晚上要了自己七次。

  这种人最虚伪了,明明打算解开皮带了,却依旧要跟你装一下正人君子。

  “你应该给你老师证名,他是被诬陷的。”周泽说道。

  “凭什么?”

  女孩后退两步,将衣服穿起来,她知道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对自己并不感兴趣。

  “凭良心,做人的良心。”

  “做人的良心?”女孩摊了摊手,故作调侃道:“我没想当人啊,如果有的选,我想当鬼的。”

  “哦,是么。”

  周泽慢慢地站起来,

  双手负于身后,指甲已经完全长出来,

  同时,周泽的眼眸里开始有黑色的光圈流淌,整个人的气质也瞬间改变。

  当初,性子大大咧咧的小姨子见到这样子的自己,吓得直接尿失禁。

  而眼前的女孩也是脸色骤然一变,“噗通”一声坐倒在了地上,手指着周泽,害怕得说不出话来。

  “你……你是人是鬼……”

  周泽从抽屉里取出了五千块钱,还有小姨子的钱包,放入自己口袋里。

  至于里面的其他东西,他没兴趣。

  他只是回来取走自己被骗的钱,

  合理合法。

  其他的事儿,他不想去做。

  离开时,周泽弯下腰,伸手提起女孩的下巴,很认真地对她道:

  “我多么希望你现在是一只鬼,那样的话,我会让你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说完,周泽离开了这个乌烟瘴气的家。

  而女孩,则一直瘫坐在那里,身体不停打着摆子。

  …………

  走到外面,白莺莺在那里等着,她在嚼着口香糖,当周泽出来时,她主动剥开一片口香糖讨好似地送入周泽嘴里。

  “老板,钱拿回来了?”

  周泽点点头。

  “那女的呢?”白莺莺不在乎钱,这点小钱,她随便拿自己陪葬品卖一件都不止了,她只是关心那个女孩的下场。

  当初自己的老板可是把自己虐得很惨,所以她很期待自己老板如何料理那女孩的。

  “在家啊。”周泽开始准备打车。

  “在家?死在家里了?”白莺莺问道。

  “我没对她怎么样。”周泽回答道。

  “为什么啊!”白莺莺很不解,“那种女人,就该受到惩罚。”

  “那也不是我应该做的事。”周泽很平和地说道。

  “老板,你好怂唉。”

  “人家老师都对我说不关我的事了,我干嘛要自找麻烦?”

  说着,周泽伸手指了指四周的花圃草丛,继续道:

  “再说了,这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双通红的眼睛,等着我犯错呢。”

  蓉城的那位到底日后如何,周泽不清楚,也不确定,小萝莉可能联合了其他鬼差一起去围剿他了,甚至连黄泉路边的无面女也被放出来参与这次行动。

  当然,因为自己在梦中欠了对方一个人情的原因,周泽希望那位能够安然度过这次事儿。

  但是,让自己去学他一样直接做判官,他做不到。

  前世他是一个医生,只会救人,可不会杀人。

  打车回到了店里,一路上,白莺莺一句话都不说,显然,她对周泽的消极应对很不满意。

  回到书店时,周泽看见那个中年男子仍然坐在那里看书,他没跑,哪怕周泽说要把他送入地狱,他也依旧没跑。

  “帮我倒杯水。”周泽对白莺莺道。

  “我累了,去休息。”白莺莺哼了一声,直接在柜台后面坐了下来。

  周泽没说什么,在中年男子面前坐了下来。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么?”

  中年男子闻言,抬起头,“父母都已经过世,只有一个姐姐。”

  “你姐姐联系方式告诉我,或者告诉我住址。”

  周泽拿出了手机,点开了一个视频,声音从里面传出:

  “又或者,我现在喊一嗓子,就说你非法入室打算强、、、、奸。然后,我父母会听到我的声音过来,邻居们也会来,也会有人报警,你就会身败名裂…………”

  手机视频里录制了当时的情景。

  中年男子嘴唇微张,有些激动,也有些彷徨,然后战战兢兢道:

  “这个公布出去,会毁了她的人生的。”

  “那么,谁来给你的人生负责?以及,被你牵连的学校和你的亲戚妇人之仁?”周泽很不客气道,“以及,对教师这个职业名誉负责。”

  中年男子面露挣扎之色,然后点了点头,“好吧,我把我姐姐地址告诉你。”

  在中年男子说出了地址之后,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虚化,慢慢地像是融入了地下。

  书看完了,

  执念也了结了,

  他不需要周泽强制送,自己就步入地狱去了。

  真正的读书人,走得洒脱。

  周泽把视频发给了白莺莺,白莺莺有些惊喜道:“老板,只要他姐姐把这段视频交给警方,他走在黄泉路上时应该就不用戴帽子了吧?”

  “呵……”周泽笑了一声,“帽子,摘不掉了。”

  “怎么会呢?这件事反转了呀。”白莺莺有些不理解,“公道自在人心。”

  “通常来说,在网上一名消防员战士殉职的新闻点击和讨论量远远比不过一条宠物狗被虐杀的新闻。”

  “这是什么意思?”白莺莺显然有些不了解,她刚接触网络才只会玩一些单机游戏。

  “你知道,人们对一件事的关注度取决于什么么?”

  “比如这件事么?肯定是事情的真相啊。”

  “不,人们只关心他们所看见的‘真相’是否有趣。”

  周泽伸手指了指头顶,

  “当初给他戴上那顶帽子的人,其中能有多少会看见辟谣反转的消息尚且不得而知,哪怕其中有一小部分人看见了,你猜他们会有什么反应?”

  “羞愧,难受?”

  “如果是面对面做错了事被别人当面批评了,正常人都会愧疚和难受。”

  “那不就对了么?”

  “但隔着一个屏幕的话,大部分人通常只会有一种反应。”

  “什么反应?”

  “哦。”

  “哦?”白莺莺不理解,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该干嘛干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