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还钱!

  “妈,我回来了。”

  女孩推开家门,喊了一声,里屋里传来自己父母的吵架声。

  她回来与否以及是否吃过晚餐,在父母眼里都不重要。

  父亲瘫痪在床,虽然能移动一下,但除了自己勉强可以在痰盂上上厕所以外,做不了其他事儿。

  母亲每天要去外面摆早点摊,起早贪黑。

  按理说,他们家的氛围应该如很多电视报道和报纸刊登得那样,

  贫寒,坚韧,

  却又不失家庭的温馨与和睦。

  自己也应该学习成绩很好,替父母争气。

  但或许是童话般的故事毕竟是少数,

  自己的家,和以前自己所看的类似报道,差别真的很大。

  父亲瘫痪在家,却没能修身养性,他脾气很暴躁,尤其是对于每天在外工作的母亲,经常斥骂,说母亲在外面有了男人,有了姘头。

  说母亲不要脸,是个J货。

  母亲每每都会和父亲吵架,然后父亲就会摔东西,咆哮。

  这个男人的下半辈子的力气,可能都用在躺在床上骂人了。

  而自己却对母亲没办法彻底同情起来,因为母亲偶尔穿戴回来的小首饰以及一些衣服,分明不是母亲自己会去买的那种款;

  而且有一次她和男友在宾馆,碰到了本该去进食材的母亲和另一个男人和自己走入同一家宾馆。

  当时两方人差点走入同一个电梯,如果不是她反应快一些,对男友说自己先去上个卫生间,可能一场可怕的尴尬就将诞生。

  这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家,

  看起来风雨飘摇,事实上,也的确是四处漏风。

  她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不和父亲离婚,她也不知道作为一个躺在床上失去上班赚钱能力甚至连做家务能力都没有了的父亲,为什么心里却没一点点自知之明。

  总之,

  习惯性用钥匙打开门,

  习惯性听到父母的争吵,

  习惯性走入自己在阁楼上的小房间,

  习惯性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凉白开,

  习惯性地打开自己的最新款苹果笔记本,

  习惯性拿出自己刚买的温和的卸妆水,

  习惯性打开自己经常看的美妆博主视频,

  习惯性地登录了知乎。

  这就是她的生活,也是她现如今的节奏。

  高考,对于她来说,早就是一个遥不可及地梦想了,因为她的成绩太差,差到自己已经绝望。

  她有些后悔,

  后悔在初中时不应该为了那几万块钱,就说自己的班主任侵犯了自己。

  当时母亲很激动,父亲很激动,在自己说出这件事后,母亲几天没出去摆摊,叫来几个亲戚,用担架扛着瘫痪的父亲去了学校门口。

  夫妻俩抱头痛哭,

  凄凄惨惨戚戚,

  记者闻讯而来,像是见了血的鲨鱼。

  道德伦理,人性缺失,

  往往是当下记者最喜欢的热点,因为它不会踩线,风险极低,但所可以收获的热点效应,却是无比的巨大。

  总之,

  那件事情的走向,让她有些始料未及。

  一开始,她只是想要更多一点的零花钱去买衣服。

  自己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也曾接济过自己一些,平时一些学杂费他甚至会提前帮自己交掉。

  偶尔,任老师的母亲也会请自己去她家吃饭。

  任老师还没成婚,

  再加上她经常去他办公室和家里跑,

  也确实给了很多人捕风捉影的机会。

  流言蜚语,在她自曝前就已经有了,但那时的她,并不在乎。

  虽然,她也听说了。

  在有一次她偷偷去酒吧玩,出来的路上被老师撞见后,老师就对她冷漠了下来,他似乎很失望,对自己。

  他的母亲也不再喊自己去吃饭,

  他甚至不再提前给自己交一些学杂费了,

  也不再接济自己,

  这让她感到很愤怒。

  然后她以自己被侵犯作为威胁,去找老师要钱,她需要钱,她看上的口红,看上的衣服,看上的代购品,都需要钱去买。

  但老师拒绝了她,哪怕她威胁将事情曝光出去。

  哪怕是现在,她都觉得自己中学的那位班主任,确实是一个读书人。

  当时的他,甚至对着自己敲着桌子呵斥道:“公道自在人心。”

  然而,

  真的是这样么?

  事情闹开后,

  他直接被学校停职了。

  来自社会舆论的庞大压力,最终让他崩溃。

  他愤怒地反击过,

  长篇大论地在网上回击过,

  满口“之乎者也”,

  哪怕她当时只是一个中学生,她只是一个学渣,在那时也能看出来,老师的回击,很苍白,也很无力。

  虽然看似掷地有声,一身浩然正气,不畏流言。

  但在外人眼中看来,这是死鸭子嘴硬,自以为是,靠着教师的身份想要蒙混过关。

  老师教了一辈子语文,教了一批又一批学生如何写好作文,但他的“作文”,写得却不好。

  外界和舆论所希望看的,并不是他的这种文体,而且他那掷地有声带着“鲁迅”风格的回击和反讽,更是刺激到了外界舆论的神经。

  什么,

  我们都是错的?

  就你英明?

  不可能。

  然后,是更加强烈地反扑。

  现如今,明星陷入绯闻就得马上请公关公司,以各种操作,将事态抚平。

  如果只是说道理,摆事实,事情如果真的就这般简单,

  那么现在大部分的公关公司就得饿死。

  而那时,又被挖出一条消息,老师的一个叔叔,在当地教育局当科长。

  一个很小的科长,年逾五十,平日里恪守道德,也是一个老学究,喜欢研究心学,也因此,人际关系很差,五十岁了,没机会再往上升。

  但外界对于这个消息,只需要短短一句话的标题:禽兽教师背景揭幕!

  一切,彻底引爆。

  人们纵情发泄着自己的“怒火”,觉得自己正在与黑暗势力和人间权贵做着斗争,

  媒体尽情地博取着流量和曝光度,

  这是一场由她掀起的饕餮盛宴。

  最后,以老师在教学楼上的纵身一跳,化作了结束。

  而校方一开始为了息事宁人恢复正常教学给自己家赔付的几万元,也为这起事件做了“盖棺定论”。

  不心虚,

  怎么可能赔钱?

  是吧。

  得知老师死后,

  她痛苦了一晚上,然后遗憾了一个月。

  痛苦一晚上,是因为她还有良知;

  遗憾一个月,是她发现,如果等到自己上大学后再以这种方式来一次,自己可以获利更多,比如保研,比如更多的赔款。

  从口袋里取出了钱包,是那个叫林忆的女生的,她是自己的同学。

  钱包里现金不少,还有很多张VIP卡。

  她嘴角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呵,有钱人。

  有钱的bitch。

  再将兜里的五千块取出来,放入了自己上锁的小抽屉里,她觉得今天收获不错,实际上事后她曾收到过很多次捐款,都是自己和父母对半分了。

  卸了妆,洗了个头,

  她重新打开网页,

  登录了知乎,

  今天,准备写自己一天的生活。

  比如她有一个开书店的姐夫,比如她有一个做医生的姐姐,比如她有一个开医药公司也曾当过医院院长的父亲。

  她写到今天有一个曾被教师侵犯实际上却是绿茶婊的同学,钱包丢了,她心里很鄙夷她,却依旧从自己姐夫那里拿了五千块给她。

  因为五千块,对于她来说,不过是每个月零花钱的零头。

  就当可怜这个绿茶婊吧。

  她有一大批粉丝,关注她的动态,只要她一发消息,就有很多人过来回复和点赞,她喜欢这种感觉,在这里,她找到了自己新的人生。

  甚至,有时候她都有些分不清楚网络的虚拟和现实的真实。

  她觉得她就是林忆。

  当然,也有人讽刺她仗着自己有钱家庭条件好就看不起穷人,狗眼看人低。

  她很淡定地回复了:Who care?

  她合上了电脑,准备休息,熬夜,是女人的天敌,她需要保养好自己,自己的皮囊,似乎是父母留给自己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她去了卫生间,洗漱。

  父母的争吵还在继续,父亲在摔杯子,骂母亲,母亲回骂他窝囊废,为何不赶紧去死,

  去路上找辆车往底下一躺,然后给家里赔一笔钱也算是尽到男人的责任了。

  她听了笑笑,

  洗漱好后回到自己卧室。

  打开门,

  却发现自己床上坐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

  男人在抽着烟,

  烟灰就抖落在自己刚买的一款护肤品盖子里。

  一时间,她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姿态去面对这个男人。

  原本她闭合上去的笔记本被男人重新翻开,

  男人在看自己在知乎上的回帖。

  沉默,

  持续了大概三分钟。

  她终于颤颤巍巍地问道:“你来做什么。”

  她认识他,刚见过,林忆的那位开书店的姐夫。

  周泽将烟头插在她护肤品里头,

  她嘴角抽了抽,那一款,很贵,是她陪了一个老男人一次后才买回来的。

  周泽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然后很认真地道:

  “还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