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三百年好品质

  “他们在车里。”

  书店门口,白莺莺端着个小板凳坐在那里盯着远处的玛莎拉蒂。

  “唉,玛莎拉蒂的空间其实没有卡宴大,记得上次她开来的是卡宴啊?”

  许清朗也端着个小板凳坐在自己面馆门口。

  “被老板开车时刮蹭了,换车了吧。”

  原本两个人都在做各自的事情,但奈何女尸不是普通人,作为一个曾躺在地底两百年的存在,她的听觉真的很好。

  在这两百年的时光里,白夫人偶尔会来这里和她聊聊天,讲一讲外面的事儿,像是闺中密友一样。

  嗯,就像是大学女生宿舍偶尔也会聚集在一起讨论下长短软硬,

  或者一起看看来自东方某国的教育动作片那样。

  也因此,女尸虽然两百年没出来,她也没有和时代脱节,至于白夫人不在的时候,她就自己听土地里和地上的声音,也因此,她练就了极为可怕的听觉。

  当“听到”剧情似乎开始向不可描述地方向滑落后,她马上端着板凳坐过来,同时拍了拍墙壁,示意隔壁的许清朗出来一起看戏。

  不得不说,二人虽然平时吵嘴有点多,但关键时刻,还是懂得分享的。

  “哟,老板下车了。”白莺莺低呼道。

  “咦,那个医生也下车了。”许清朗直播道。

  “哟,老板打开后车门了。”白莺莺继续低呼道。

  “咦,那个医生进后车座了。”许清朗继续直播道。

  “车在摇啊。”白莺莺捂住了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边。

  “他们估计***吧。”许清朗深吸一口气。

  “空气里弥漫着酸味呢,你厨房里的酸梅汁是不是泄漏了?”女尸摆摆手捂住鼻子道。

  “嘿,扯蛋,来,咱们下注了,多久结束。”许清朗看了一下表,道:“我赌十分钟。”

  “十五分钟!”女尸回答道。

  “一,二,三,四…………八,九,十秒!”

  敲黑板,

  注意时间单位。

  “咦,车子不摇了。”女尸好奇道。

  “难道是换姿势了?”许清朗皱了皱眉,他不愿意相信那个可怕的结论!

  “十秒换姿势?”女尸“咯咯咯”地笑着,“你也是嫩雏儿吧?”

  女尸可是过来人,当年白夫人和穷酸书生幽会,偷吃过禁果,她可是有经验的。

  许清朗面色不愉,作为一个有二十几套房的男人,

  对自己的第一次看得重一些,

  不行么?

  “车又动了。”许清朗惊呼道。

  “一,二,三,四…………八,九,十秒!”

  “车又不动了。”白莺莺吸了口鼻涕,“又换姿势了?”

  “你们老板,以前是不是没结过婚?”许清朗皱眉道,“等下,我好像查过周泽的资料,上面写着未婚,该不会是个*儿吧?”

  “应该没结过婚。”白莺莺回答道。

  “那个医生眉宇没开,也应该是完璧之身。”许清朗猛地一拍额头,道:“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懂了,俩个*儿,第一次居然玩这么高端。”

  白莺莺在旁边沉默不语。

  “你怎么了?”许清朗问道。

  “我记得,夫人和那个书生第一次的时候,书生好像很熟练。”白莺莺有些神伤。

  “古代酸秀才各个鬼精得很,就爱骗你们这帮大家闺秀,实际上都是一些不要脸的老司机。”

  许清朗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卧槽,车又动了。”

  十秒,停。

  十秒,动。

  十秒,停,

  十秒,动。

  女尸和许清朗车每动一次,他们就换一个侧头的姿势,车再动一次,他们再换回去。

  到最后,二人都觉得脖子有些酸了。

  终于,后车门打开了。

  周泽和林医生满头大汗地下了车,然后二人分别坐到了前面位置上。

  “怎么看不懂呢。”许清朗摇摇头。

  “我也是。”白莺莺也是一副莫名其妙地样子。

  “难道周泽的节奏和普通人不同?”许清朗又摇摇头。

  “或许吧。”白莺莺猜测道。

  终于,

  玛莎拉蒂开走了,

  热闹结束。

  许清朗和白莺莺对视一眼,

  互相哼了一声,

  在心里鄙视了一句“*货”!

  然后各自扭头离开,

  一个去厨房,

  一个去看书。

  ………………

  “呼…………呼…………”

  副驾驶位置上,周泽不停地喘着粗气,额头上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林医生驾驶着车,身上也有不少汗珠,更显得一抹风情。

  “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不够有吸引力。”林医生咬了咬嘴唇自责道,“我没有经验,对这方面,我并不懂,让您……没办法尽兴。”

  周泽头往后靠了一下,摇摇头,

  “是我的原因,都那样了,肯定是我的原因。”

  周泽抽出前面的纸巾,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我们都是医生,这个事情,其实我们都懂,是我这方面,确实有问题。”周泽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出来。

  他现在恨不得直接回去,

  把许清朗给抓出来,

  吊在树上用皮鞭抽他个一百遍啊一百遍!

  就在刚才,

  周泽忽然想到了许清朗对自己说的话。

  你用的是徐乐的身体,

  那么你到底是绿了徐乐还是徐乐绿了你?

  你的身体是徐乐的,DNA,也是徐乐的,孩子也是徐乐的。

  平时不觉得有什么,

  在那个时候,

  周泽甚至连自己下面那东西,

  都觉得有些恶心,仿佛正拿着别人的那东西。

  在这种心理压力之下,

  尝试了很多次之后,

  终于在成就上超越了大禹

  毫无诚意!

  “给我点时间。”周泽点了一根烟,然后想想又把烟给丢出了窗外。

  不是周泽觉得在女士的车里抽烟不礼貌,而是觉得自己似乎没抽事后烟的资格。

  “我下次,会穿丝袜。”林晚秋很认真地说道。

  “那就彻底证明是我的问题了。”周泽苦笑道,不过看着旁边表情很肃穆的林医生,周泽的心里一下子软了。

  甚至觉得自己有些不是东西,

  把自己心里刚刚承受着的愤怒,多多少少倾洒了一些在这个女人身上。

  “对不起。”周泽在心里说道。

  不管徐乐和自己是什么样的复杂仇恨关系,至少这个女人,是无辜的,她对自己的感情,也是很纯粹的。

  上辈子自己看似很成功,但过世半年之后,还记得他的,好像只有她了。

  “就在前面停下来吧,你回去吧,晚上早点睡。”周泽说道。

  “您也早点休息。”林晚秋停下了车。

  当周泽下了车后,她才开车离开。

  之前周泽就说过,他们的生活节奏还是按照之前的方式,照旧。

  也没办法不照旧,哪怕周泽愿意回去面对岳父岳母包括小姨子的苦瓜脸,

  但晚上跟林医生躺一张床上,他睡不着啊。

  难道说让林医生和自己一起睡冰柜?

  自己是冻不死,但林医生怎么办?

  又或者把白莺莺喊过去,大家一起睡?

  周泽还没牲口到那个地步。

  吃饭和睡觉,人生最大的两件事,自己现在都被限制,确实很难放飞自我了。

  文庙早就关门了,不是那次“洗门”的时候大家一起争着上头香人头攒动的时候了。

  中国人对于鬼神一事儿,一向都是那么的功利,当然,这似乎也是一种优点。

  周泽把带来的香烟拆开,

  虽然中途出了一些小插曲,但周泽还是懂得自己要做些什么。

  不管如何,他不可能眼巴巴地等着小萝莉办完事儿回来然后把自己临时工的身份一起抹去,顺带着自己的结局如何还得看人家的心情。

  一根根香烟并排插在地上,周泽一根根地点起来,然后把汤圆摆好,做完这一切后,周泽对着面前拱手喊了一声:

  “小子带着点东西孝敬您老来嘞,还请您老现身一见。”

  话说完,等了许久,还是没声息。

  周泽又将另一条烟给拆下来,准备再点的时候,发现自己刚刚点燃的那一长排香烟忽然集体熄灭了。

  抬起头,周泽看见那个侏儒老者正坐在前面土堆儿上,口袋里鼓鼓囊囊的,乐得合不拢嘴。

  “后生,你这可是无事献殷勤啊。”

  侏儒老者背上背着一面锣,满脸褶皱。

  “确实是有事找您问问。”周泽姿态摆得很低。

  能在文庙边带队巡游,肯定不是孤魂野鬼,应该也是体制内的人,也因此,关于鬼差的事儿,他应该知道不少。

  “莫慌,让老夫我算算。”老者掐着手指头,一连意味深长地看着周泽,琢磨道:“老夫陪侍文庙一甲子,也算是有些道行,你心里所求所渴望什么事儿,老夫肯定能算出来。”

  周泽闻言,就在旁边静静地等着。

  终于,

  老者猛地一拍大腿,道:

  “算到了!”

  “还请老前辈解惑。”周泽很恭敬地问道。

  自己这个鬼差的身份,到底如何把临时工的前缀给去掉?

  自己又到底应该,何去何从?

  老者“呵呵”一笑,一副我已经看穿你内心的表情,

  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他悠悠然地一抚胡须,道:“你最渴求的事儿,老夫已经知晓了。

  也罢,看你这次礼数这么周到的份儿上,老夫我也就给你指一条明路。”

  周泽认真等待着。

  “九芝堂浓缩六味地黄丸。”老者开口道。

  “…………”周泽。

  “咦,不对?不应该,那玩意儿三百年好品质;

  老夫年轻活着时也吃过,管用啊。”

  此时此刻,

  周泽忽然好想把面前洋洋自得的老头,

  给掐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