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愤怒和悲伤

  “阿乐哥?”堂弟看着周泽就这样捏碎了玻璃杯,看着周泽掌心鲜血不断地滴落,整个人吓得下意识地连续后退好几步。

  “阿乐哥,你手头紧的话,就算了,真的就算了。”堂弟显然是怕了,说话时都带着一点点哭腔。

  他们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谈不上谁威胁谁,当然,他一开始只是打算靠着这个人情再蹭点钱花花。

  如果把自己的堂哥逼急了,

  是的,他堂哥是主谋,他呢?

  他也是参与者,甚至从中牵线搭桥,罪名不见得比堂哥轻,至于那位卡车司机,几乎就是杀手了。

  所以,他不敢把自己堂哥逼得太急,他也怕。

  周泽终于明白自己对徐乐借尸还魂后为什么徐乐身上的钱这么少,书店亏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徐乐将自己大部分的钱都花在那件事上了。

  很荒谬,

  很可笑,

  到头来,

  自己的死因,居然是这样子的一个结果。

  颓然地坐回了椅子上,周泽看着自己掌心处插着的玻璃渣子,看着自己鲜血不停地滴落下来。

  他没去止血,也没觉得有多疼,

  甚至,他觉得很是有趣。

  哪怕是再优秀的黑色幽默剧也写不出现在自己所感受到的讽刺吧?

  那个他一直觉得很懦弱,

  很没骨气,

  很废物,

  甚至卑微得让自己都觉得有些可怜的男人,

  竟然是买凶杀自己的主谋!

  一切的一切,兜兜转转,仿佛又回到了一个圆。

  是的,

  你可以说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是的,

  你可以理解成因果天注定!

  是的,

  你可以欢呼老天有眼,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但这些都是旁观者的看法,在旁观者看来,他们期待看见一个罪恶的故事以一个坏人被惩罚好人被补偿的结局作为收尾。

  这会让旁观者觉得很有安全感,让他们觉得很美好,

  让他们在吃晚餐时心情不错多吃两口米饭。

  然而,

  谁又能为自己原本的人生买单?

  周泽微微地低下头,他的身体开始慢慢地抽搐起来,

  强烈的愤怒感开始充斥自己的全身。

  周医生,

  周主任,

  自己从孤儿院走出来,步步荆棘,步步不易!

  自己没关系没背景,硬生生地靠自己的努力靠自己的实力在医院系统里往上爬,一边恪守着自己的医德操守,一边希望获得更大的成功和更高的位置。

  自己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自己好不容易在那个年纪爬到了那个位置,

  自己好不容易凭借自己的医术在圈子里扬名,

  自己付出了多少汗水?

  深夜躺在床上时一次次对自己的激励和鼓舞,

  甚至,多少次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没啦,

  都没啦!

  就是因为这个王八蛋废物,

  他发现了自己老婆对自己的暗恋,

  他自己的媳妇儿不和自己睡,

  他委屈,

  他愤怒,

  他不甘!

  他不会反思自己为什么会丢掉一切尊严主动去当这个上门女婿,

  他不会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处处受人看不起,

  他不会反思自己,

  也不会反省自己,

  他把发泄愤怒的目标对准了自己!

  自己如果真的和你老婆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也就算了,

  但那时候的自己,根本早就忘了自己多年前曾带过的那个实习生小萌妹!

  自己根本毫不知情,

  但就在下班途中,在自己带着蛋糕和礼物准备去孤儿院陪孩子们庆祝六一的红绿灯路口,

  那辆收了钱的大货车司机,

  就直接一踩油门,

  直接踩碎了自己好不容易拼搏奋斗回来的人生!

  “阿乐哥,那个,我先走了,你好好注意身体。”

  堂弟不敢再在这里继续逗留下去了,转身推开书店玻璃门离开,他还要接自己老爹出院回家,再加上现在周泽这个情况,他还真怕刺激到了这个有些文青病平时文文弱弱但狠起来连他都觉得害怕的堂哥!

  “我要弄死那个家伙,弄死他!用从她那里拿到的钱,弄死他啊啊啊啊啊啊!!!!!!!!!!!!!!!”

  堂弟至今还记得半年前的那个傍晚,堂哥把好几沓钱放在自己面前说这些话时的面容扭曲。

  这个曾被自己在背地里笑话,觉得骨子软,懦弱,甚至不惜攀龙附凤倒插门连孩子都不能跟自己姓的堂哥,

  在那个黄昏,

  彻底改变了他在自己心里的形象。

  看着堂弟的背影,周泽流血的手掌,指甲一次次地长出来,又消退。

  那一缕缕黑气,不停地在指尖环绕。

  周泽的眼眸,也有着血色和黑色暴戾的光泽不停地交织。

  这是他的仇人,

  谋杀自己的主谋之一,

  他想把这个人永远地留下来,

  他想让白莺莺把这个人当作食物,吸干他全身的血,让他变成一具人干!

  但他,就这样走了,

  而周泽,自始至终,

  都没有出手。

  甚至连站起来喊一声“站住”都没有。

  理智,

  这该死的理智,

  这让人绝望让人几乎崩溃的理智!

  周泽清楚,自己不能杀他。

  哪怕他不去计较自己鬼差的身份,为自己复仇而引发的其他后果,

  就说如果杀了他,

  那个在监狱里的司机得知这件事后会怎么想?

  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在杀人灭口?

  那么,自己难道还要再去把那个司机一起杀了?

  是啊,司机才是谋杀自己的第一杀手啊!

  是那个该死的混蛋,在那个夜晚,一直盯着自己,然后在红绿灯路口闯红灯主动撞向了他!

  堂弟该死,

  那个司机也更该死的!

  但如果把这两个人都杀了,无论用何种方式去隐藏布置什么意外现场,

  警方肯定能发现其中的异常的。

  到时候,一条线也就清晰了!

  其实,

  事情最关键的是,真正的花钱买凶杀人的人,是现在的周泽啊!

  他才是真正的主谋!

  如果要复仇,杀了他们,等于是暴露了自己。

  他们已经毁了自己第一个人生了,

  难道说,

  还要因为他们再毁掉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借尸还魂的机会?

  毁掉自己,

  现在第二个人生?

  周泽双手握拳,重重地捶在了柜台上。

  “砰!”

  一阵天旋地转,

  周泽身子一个踉跄,整个人后退了好几步,后背贴着墙角,缓缓地坐了下来。

  鲜血淋漓的手捂着自己的眼睛,

  另一只手无意识地在瓷砖上刮蹭着。

  你很愤怒,

  但你却没有办法去发泄,

  这,

  艹蛋的人生!

  这狗日的天理昭昭,

  这简直王八蛋一般的因果循环!

  我上辈子,救了很多人啊,也帮了很多人啊!!!

  周泽眼角有泪水滴落下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脆弱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只是用手掌遮住自己正在流泪的双眼;

  每个人,也都有自己怨天恨地埋怨世道不公的时候,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纯粹的机器人,总是能在遇到时候冷静地去从自己身上进行分析。

  周泽上辈子,自认为没做过什么亏心的事情,在他手中,有很多病人的性命被保住,很多人的人生和家庭被他给拯救。

  他没去放任自流,也没有去同流合污,哪怕有着极强的往上爬和往上钻的功利心,但他依旧恪守着自己做人做医生的本分,也因此,自己往上爬的时候,所面对的难度和所需要的付出,比其他会低头的人更大!

  柜台一角,有一张冥币落在那里,

  应该是那晚回来后自己烧的纸币里剩下的一张。

  正如白莺莺所说的那般,死人给的冥钞,相当于阴德。

  呵呵,

  或许是因为上辈子老天看自己积德了太多,所以这辈子给了自己补偿。

  让自己“重生”回来,直接拥有一个美丽的妻子,让自己拥有一家书店,甚至,为了彰显他的“青天大老爷”的英明,

  让自己从地狱里出来,魂魄在路边摇摇晃晃即将崩溃消散时,

  撞见了被一个小毛贼错手杀死的徐乐。

  让自己,继承了徐乐的人生。

  让这个本来主谋杀了自己的家伙,付出在老天爷看来理所应当的代价。

  但……谁又问过他周泽是否同意?

  乃至于,

  弄得现在的自己,

  连复仇都没办法去做!

  那个混蛋,走到自己面前,说买凶撞死那个医生的事情时,

  自己只能颓然地坐在那里,

  一动不动!

  夕阳下的余晖,

  洒落在书屋的门口边角,

  带走今日,

  最后一抹残存的微暖。

  “对了,我这儿刚开发了一个新款的草莓汁,你要不要先尝一尝口味,我再做做改进?”许清朗端着一个酒杯推开门走进来。

  看见坐在墙角手上鲜血淋漓的周泽,他愣了一下,马上放下草莓汁跑了过来,在周泽身边蹲下。

  “你怎么了?”许清朗问道。

  “为什么……这不公平……不……这该死的公平。”周泽喃喃自语。

  许清朗沉默了,他不知道周泽发生了什么事情变成现在这样,这个一直以来他所认识的周泽不管什么时候都闲得很理智很云淡风轻。

  甚至在严谨和刻板之中,还时不时和你开开玩笑,这是一个很自律的人,但自律的人往往在遇到打击后崩溃时,更加地无助。

  此时的周泽,让许清朗仿佛看见了那天被小萝莉在店里收走父母亡魂时的自己。

  他埋怨不公平,

  因为隔壁的周泽也是一个鬼,

  但小萝莉却放任了他的存在,转而收走自己父母的亡魂。

  许清朗叹了一口气,

  伸手搂住了周泽的肩膀,让周泽的额头靠在自己的胸口,同时也跟着一起附和道:

  “兄弟,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你现在的情绪,我能感同身受。

  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咱的悲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