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周泽医生!

  “不行,你得继续出轨!”

  “…………”林医生。

  林医生红唇微张,她有些不知所措,也有些不明所以。

  是自己“丈夫”还没原谅自己?

  又或者,自己“丈夫”本身就有着带着某种颜色帽子的情节?

  林医生在愧疚和压力下选择了妥协,其实,她所说的两个条件,只要选择方不傻或者没那么单纯,都肯定会选择第二个。

  第一个是拿一百万外加一个亏损的书店,

  第二个,则是包括她的人和她的钱一起到手,有了她的人,还缺一百万?

  况且,她又不是丑富婆。

  然而,对于周泽来说,他面对的局面更困难一些。

  老子忙活了大半天,结果你说你要忘记我,转而准备认命去和徐乐那个小王八蛋安心过日子?

  周泽不可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原本是他绿了别人,美滋滋,

  成就感biubiubiu,

  现在变成自己被绿了,就不是那么美好了。

  周泽伸手,指着自己的脸,很认真地道:

  “我不是徐乐,我是周泽。”

  林医生愣住了,

  然而二人沉默了许久,

  最后,林医生叹了口气,道:

  “不管你选择哪一条,我承认我对不起你,但你不该这样戏弄我,或者,你心里还有怨气,是么?”

  周泽耸了耸肩,“我真的是周泽,我出车祸死了,但莫名其妙地醒来后,穿越到了这家伙身上。我不知道你平时看不看小说和电视剧,总之这种穿越的桥段应该不是很罕见才对。”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林医生附和道。

  但周泽清楚,眼前的女人估计是打算明天给自己联系心理医生了,要是再绝一点,把自己强制送精神病医院都可能。

  远处,传来了120急救车的声音,医院大楼那边也一下子沸腾起来。

  “我去看看。”林医生站起身,打算暂时放弃对自己“丈夫”的谈话,在她看来,自己“丈夫”精神受刺激不小。

  但也正因为这般,她心里对徐乐产生了更多的愧疚。

  一直偷听八卦的女尸在看见林晚秋走后,来到了周泽身后,道:

  “老板,为什么不让她看看你的灰指甲?”

  “又或者让她看看你是不是凉的?”周泽反问道。

  女尸嘟了嘟嘴,道:“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她手伸进去摸一下,也该懂了。”

  “我想唯美一点。”周泽说道,“尽量平缓一点。”

  “矫情。”女尸在这个时候大着胆子讽刺了一下自家老板。

  “对,就是矫情,当初你是大家闺秀还跟酸书生幽会,不也是矫情么?”周泽伸了个懒腰,“走,跟我进去。”

  “去医院?”

  “废话,那边的动静这么大,肯定是出了大事故,伤者肯定不少,急诊主治医生肯定人手不足。那些实习医生经验不够胆气也不够,应付不了这个局面。”

  周泽一边说着一边和女尸一起走入了医院,然后直接拐入了医务人员的更衣室。

  “但是老板,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周泽选了一件和自己身材差不多的白大褂换上,然后系上口罩,

  “我上辈子就是一名医生,林医生当时是我带的实习生。”

  “嘿嘿,师生恋。”女尸也换了一件白大褂,带着些许激动之色道:“老板,那我要做什么?”

  “给我选个BGM。”周泽拉了拉手套说道。

  “BGM?”女尸愣了一下。

  “因为我要开始装逼了。”

  周泽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

  熟悉的感觉,

  我回来了。

  …………

  现在的大夫和我那时候的大夫差别好大。”女尸穿着护士裙有些别扭。

  “嗯。”周泽不置可否。

  “弄得我都有些茫然了。”女尸感慨道:“感觉自己和这个世界已经有些脱节了,看来以后我得多出去走走。”女尸试探性地说道。

  “别扯了,你连湾仔码头都知道是什么意思,还好意思说自己脱节了?”周泽很快反击道。

  女尸吐了吐舌头,道:“老板,你以前是做什么医生的?我听说做妇产科医生挺好的。”

  “你躺在棺材里也看小说?”周泽反问道。

  “什么?”女尸有些不明所以。

  “金眼科,银外科,脏活累活妇产科。”

  周泽笑了笑,“只有外面不知道的人或者受一些其他文学作品影响的人才会觉得妇产科很美好,很惬意。”

  这时候,电梯打开,一辆担架车被几名护工推了过来。

  周泽马上走过去,问道:“怎么回事?”

  实习医生本能地像是回答自己“师傅”一样回答道:“患者意识丧失。”

  周泽目光一凝,马上翻身坐到了担架车上一边对其做心肺复苏按压一边喊道:

  “快,推抢救室!”

  在这个时候,周围几个护工和护士一起推着担架车向里走,过道里不少病人和家属只能匆忙让路。

  “前面人闪开!”周泽喊道。

  刚刚处理完一个伤者伤口的林医生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走出来,看着那个跪坐在担架车上做心肺复苏的身影,整个人愣了一下。

  然后马上向那边跑了过去,

  他到底要做什么,

  这里可是医院啊!

  到了抢救室,周泽直接下令:“推抢救车,准备气管插管!”

  “是。”实习医生应了一声,周围的几个护士见实习医生都应答了,也就自然而然地跟着命令做事。

  他们互相以为周围人认识这名新医生,实际上这就是最大的误会,当然,这也是因为情况紧急,外加周泽的语气和指挥确实让人感觉不出是“假医生”。

  周泽站在病床头部,亲自做插管,

  同时伸手向左边摊开:“拔导丝。”

  “是。”女护士马上将东西递到周泽手中。

  周泽又对身边的那位实习医生道:“听位置。”

  “好。”之前还有些紧张的实习医生在这个时候也不紧张了,很多年轻医生就是这样,技术过硬,但确实不适合独当一面,更适合在有人指挥下当一个工兵。

  他戴上了听诊器,开始听位置,然后对周泽点头道:“位置没问题。”

  周泽点点头,“换人,继续压。”

  “是。”

  边上的另一名护士马上过来取代了之前那位继续做心肺复苏。

  这时候一名护士看着旁边显示器,惊道:“患者室颤。”

  周泽抬起头,“准备除颤。”

  “明白。”

  实习医生当即拿出剪刀剪开了患者身上的衣服,周泽取代了之前的护士开始亲自做心肺复苏,同时道:

  “充电两百焦。”

  “明白。”女护士马上准备好,然后道:“充电完毕。”

  这个时候,林医生掀开帘子走了进来,看见正在组织抢救的那个身影。

  没错,是徐乐,是自己的丈夫。

  林医生伸手指着周泽,她很愤怒,她不知道自己丈夫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刚刚对自己说自己是周泽,自己觉得可能他是癔症了,但自己绝对不允许他拿患者的生命开玩笑!

  “准备放电,闪开!”周泽对着周围人提醒道,然后着重地盯了一眼林医生。

  林医生身体一颤,一种熟悉的感觉袭遍全身,

  熟悉的画面,

  熟悉的语气,

  熟悉的风格,

  在这个时候,她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第一次除颤之后,周泽继续做心肺复苏,目光一直盯着显示器。

  但情况并没有好转,周泽直接道:“再来一次,充电两百焦!”

  “是。”女护士重新准备,然后道:“充电完毕。”

  “闪开。”

  周泽再一次进行除颤。

  电击之下,患者身体整个人颤了了一下。

  身边的实习医生继续做心肺复苏,

  周泽看着显示器,上面显示终于恢复正常。

  “恢复功率,拉个心电图。”周泽对身边实习医生道。

  “好。”

  实习医生马上去准备,然后将心电图的报告纸递给了周泽。

  周泽拿在手中看了一眼,道:“急性心梗,联系心内科,马上准备急诊PCI。”

  “好,明白。”实习医生擦了擦汗,长舒一口气。

  周泽这个时候也走出了急救室,

  林医生就站在外面,看着他的目光,带着怀疑,带着不敢置信,带着激动,同时,还带着恐惧。

  周泽直接呵斥道:

  “愣着做什么,这么多病人呢,去救人!

  想哭想害怕等下班回家自己躲在床上抱着洋娃娃哭去。”

  林医生当即哭了出来,

  当初的他,

  也是这样训自己的。

  下一刻,

  林医生直接冲过来,双手抱住了周泽,把自己的脸直接贴在了周泽胸口位置。

  周泽愣住了,

  他预想过很多个坦白后林医生的反应,

  害怕?

  崩溃?

  恐惧?

  但唯独没料到这个画面,

  卧槽,

  这就投怀送抱了?

  这就OK了?

  周泽一直都很好奇,自己以前那么光棍儿没情趣的一个人是怎么收获当时还是小萌妹的林医生的芳心的。

  现在他好像明白了一些,

  林医生不会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

  训着训着,骂着骂着,她反而喜欢上自己了?

  不过,好像这种症状的女人似乎也会接受床第之间某些普通人难以接受的情、、、、趣?

  嘿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